懒政官员红着脸上台领“蜗牛奖”网友:一个敢颁,一个敢领

2020-08-23 08:02 大众报业·齐鲁晚报阅读 (1454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尴尬!懒政官员红着脸上台领“蜗牛奖”,网友:一个敢颁,一个敢领

近日,浙江丽水缙云县召开了一次别具一格的“颁奖仪式”。

但与普通意义上的颁奖不同,“获奖”的相关单位负责人走上台领奖时往往都“抬不起头”,因为他们拿到的“奖励”是因工作效率太低而获得的“蜗牛奖”……

浙江丽水缙云县“蜗牛奖”颁奖仪式现场

县委书记颁奖

今年两单位因效率太低“获奖”

8月14日,在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2020年项目推进点评会上,当地县水利局水政科、舒宁医院迁建项目专人专班攻坚组两家单位因工作效率太低,被颁发作风建设“蜗牛奖”。颁奖人则是缙云县县委书记李一波,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正飞。

实际上,今年已是缙云县第四次颁发“蜗牛奖”,早在2018年,缙云县委办公室缙云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便下发了《缙云县作风建设“蜗牛奖”认定暂行办法》,其中明确了7项“蜗牛奖”认定标准,并确定了评选方式:

“蜗牛奖”每季度认定一次,问题线索采取公开征集、专项督查、上级交办、接受群众举报等方式收集,由县委副书记任组长的缙云县作风建设“蜗牛奖”认定小组进行核实认定。“蜗牛奖”的范围涉及推进项目工程和民生实事建设的事项、关系群众利益的事项,“最多跑一次”改革工作的质量和效率,以及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况等7大内容。

对于今年的评选结果,记者在缙云县人民政府网站了解到,由于舒宁医院迁建项目建设进度缓慢,舒宁医院迁建项目专人专班攻坚组才被评为此次“蜗牛奖”得主。

就此,县卫健局负责人在会上作出表态:“主要由于我们项目专班思想重视不够、统筹协调不力、工作作风不实等原因造成。我们将‘知耻而后勇,知弱而图强’,把项目建设作为下半年全局的重点工作,摆正态度,奋起直追。在今后的工作中,也将时刻警醒,认真履责,做到即知即改、立行立改、全面整改。”

“蜗牛奖”另一得主——县水利局机关,则因内部“最多跑一次”改革工作推进缓慢,导致该局水政科也被评为“蜗牛奖”。县水利局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发生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我们存在认识不高、沟通不足、机制不顺的问题。我们深刻反思,并立刻着手整改。在今后的工作中,将深刻汲取本次教训,紧紧围绕政府数字化转型总体部署,全力推进机关内部最多跑一次。”

缙云县纪委宣教室副主任尹碧波向记者表示,该奖项在2018年设立之初,就在同年颁发了3个批次,共计6个“奖项”。在这样的力度下,县政府工作人员震动很大,对作风建设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不少推进速度慢的项目,也在短时间内得到整改。

“工作要抓紧干,不然会得蜗牛奖。”尹碧波告诉记者,这句话已经成了当地不少单位的紧箍咒,因为害怕丢脸,所以担心自己的单位因为懒政怠政被点名。而在尹碧波看来,设置“蜗牛奖”的初衷,就是要倒逼单位、干部提振工作作风,直到有一天这个奖颁不出去。

缙云县纪委:

蜗牛奖颁发不限时间,不限名额

据缙云县“蜗牛奖”认定小组相关负责人介绍,与前三批“蜗牛奖”评奖不同的是,今年的评选结果中,不仅有项目,还涉及到“最多跑一次”改革。

“‘蜗牛奖’的颁发,没有固定的时间,也不限名额。”尹碧波介绍,奖项评选前都会征集线索,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及重点单位领导部门的登记意见,确定线索,再进行核查。而每一次“奖项”涉及的内容、得奖的人数,也会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及核查结果确定,但着重在诸如修路、建操场、安置房修建等民生实事领域的项目上。

据尹碧波介绍,从2019年到现在,纪委部门已累计核查了89条相关线索。同时,尹碧波表示:“除了颁奖,我们对群众反映上来的每个问题,都会进行核查监督,而非只是关注其中某一项。”

当然,颁发这样的奖项,同样也会遇到阻力。尹碧波介绍称,在核查情况时,也会有单位“求情”,希望自己不要得奖,也会遇到一些单位闻讯立刻开始整改,导致核查困难的情况,但对于这些阻力,尹碧波明确:“我们颁奖的决心很大,只要问题存在,整改不到位,就一定会颁奖。”

除了核查和颁奖环节,尹碧波表示,对于“蜗牛奖”得主,缙云县已建立起督察销号制度,严格监督其工作作风整改落实情况、项目推进效率等等,只有达标后,才可能被“销号”,脱掉“蜗牛奖”的帽子。

对于“蜗牛奖”的效果,尹碧波也举例说明:过去村里一条道路建设工程,因政策处理困难,一条路拖了1年多难以完工。但在被颁奖后,项目立刻成立专项攻坚组,在不到10天内,就完成路政策处理工作,大大加快了这一项目的推进速度。再比如一个公厕整改项目,也是在“得奖”后,不到1个月时间就整改完成……

多地颁发“蜗牛奖”

专家: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剑指懒政怠政,倒逼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出效率,“蜗牛奖”一词一度成为2018年度十大反腐热词。记者梳理也发现,除了缙云县,不少地方也在积极开展“蜗牛奖”评选工作。

2016年1月7日,江苏省泰州市最早设立“蜗牛奖”,专治官员不作为。同年4月13日,泰州市向社会公布了首批“蜗牛奖”认定结果,12个市直机关、基层站所榜上有名。当地政府表示,“蜗牛奖”涉及的问题将被严肃处理、跟踪督办。

2019年5月,浙江省嵊州市以“作风建设年”为统领,设立《“奔跑奖”“蜗牛奖”认定暂行办法》。在每季度一次的评比中,“奔跑奖”采取“自行申报+审核认定”的方式产生;“蜗牛奖”问题线索则采取公开征集、专项督查、上级交办、媒体曝光、群众举报等方式收集。上述办法规定,被评为“奔跑奖”“蜗牛奖”的单位,在年度目标责任制考核中分别进行加分和扣分,上榜“蜗牛奖”的,相关责任人要接受问责处理。

2019年9月,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也设立了“蜗牛奖”,该奖项适用于遂溪县各镇、县直副科以上单位及其内设机构和工作人员。“蜗牛奖”不设名额限制,原则上每年认定一次,情况特殊的可适时组织认定。

对于“蜗牛奖”,有网友评论:一个敢颁,一个也敢领。甚至还有网友笑称:“应该还增设蚂蟥奖”。

“我对这样的措施表示肯定。”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表示,不少面向群众的基层政府人员,依然存在不作为、慢作为等现象,而这绝不是小事,甚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政府威信,甚至丧失民心,动摇执政基础。

而对于这样“赏罚分明”的措施,在竹立家看来,能很好地促进干部和基层服务人员扎实工作,提升工作作风,让人民能更切身体验到在新发展格局下,政府工作人员的新风貌和新变化。“这样的措施,我个人建议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竹立家说。

除了设立“蜗牛奖”这样的督促办法,在治理懒政、怠政、慢政现象上,竹立家也同时建议:还应加强政府自身监督,让政府工作人员运用好自己手中的权力,切实为人民服务;同时要依靠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畅通言论渠道,才能让存在问题的行为真正改善。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