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友如云,赵清阁的朋友圈全是大咖

2020-08-24 22:3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04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从来燕赵多奇士,清阁翩翩似健男。侧帽更无脂粉气,倾杯能作甲兵谈。岂因泉水知寒暖,不得山茶辨苦甘。敢向嘉陵寻画料,弹花如雨大河南。”

这是田汉写给赵清阁的诗,赵清阁在上海的寓所中挂了很多年。喝酒、抽烟、爱喝茶,赵清阁是一位豪爽仗义的女子。“赵清阁酒量很大,还擅长喝白酒。如果朋友遇到困难,比如在重庆的时候,阳翰笙、洪深生活困难,她就会给他们预支稿费资助,其实她自己根本没钱”,张彦林先生说。所以赵清阁的朋友很多,在她困难的时候,也得到了他们的倾力相助。

洪钤女士在《梧桐细雨清风去——怀念女作家赵清阁》一文中也说:“赵清阁阿姨对我谈到她和朋友交往时,总是说:‘我是以文会友。’有时还不无自得地、很自然地吟出了‘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诗句。”

通过《锦心秀女赵清阁传》,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鸿儒的名字几乎涵盖了当时文坛、画坛的大多数大咖级人物。

冰心是赵清阁在重庆结识的一位知心朋友。在众多朋友中,赵清阁与冰心交往最为密切,书信往来也十分频繁。因为赵清阁孤身一人,冰心特别挂念她,经常惦念她的身体。同样在冰心的引导下,赵清阁成为第一个把《红楼梦》改编成话剧的人。她俩的友谊一直延续到生命终结。

赵清阁与茅盾的友情维系的时间最长,也是最深的。他们相识于1937年,那时作为编辑的她常向茅盾约稿。虽然1949年后,他们各居京沪,但笺问始终未断。

抗日战争胜利后,赵清阁贫病交加,好友王莹获悉,托人从美国辗转给赵清阁一条金项链,并叮嘱她:“为了健康,买你需要的药物。”赵清阁接后潸然泪下,但她没有卖掉项链,而是把它珍藏了起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把项链转赠给了忘年交洪钤。

赵清阁打算离开重庆到上海,为了筹集路费,在街头上摆地摊卖旧衣服,恰巧碰到了郭沫若和老舍。赵清阁与郭沫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郭沫若兴致勃勃地向赵清阁传授生意经,还建议画几幅国画卖,并说,赵清阁画画,他给题字,后来赵清阁就画了《红梅图》《观音图》,郭沫若不食前言,在画上题了字,两幅画很快卖出去了。这是两位友人在特殊时代的特殊合作。

还有一位好友曾经多次帮助赵清阁,那就是新月派女诗人方令孺。方令孺曾于上世纪30年代来国立青岛大学任教,并作为“酒中八仙”中“何仙姑”的代表,与杨振声、梁实秋、闻一多等人觥筹交错过。赵清阁和方令孺是患难知己,赵清阁从她那里得到了生活的力量和斗争的勇气,以及母亲般的温暖。就在赵清阁打算返回上海没有路费时,方令孺一方面劝赵清阁要冷静,同时还于1945年10月22日设法弄到了1万元钱,汇给了赵清阁,资助她抵达上海。

1948年初,赵清阁在上海的住处,接待过田汉、洪深等名家,安娥(剧作家,与田汉生情,在文坛很有名)就住在赵清阁家的亭子阁,艺术演员俞珊也住过赵清阁家,他们都轮番给苦闷的赵清阁以鼓励。

1948年9月,赵清阁第一次到北平,拜访并结识了很多好友,这其中的名单,可谓星光熠熠。梁实秋是旧友,自然会拜访。1943年,赵清阁为梁实秋翻译的《呼啸山庄》所感动,将其译作收入她主编的《黄河文艺丛书》并出版。后来,她又与梁实秋相互切磋,将其改编为话剧《此恨绵绵》;赵清阁还拜见了清华校长梅贻琦,梅贻琦不但请来学生陈梦家和吴景超夫妇来作陪,还多次款待她;9月29日,访问了潘光旦和“神交已久”的林徽因,因为编写《无题集》时,就曾找林徽因约稿,此次相见,自然很开心。事实上,赵清阁与陆小曼、凌叔华都是好友,她们有共同的爱好:写作和画画。

晚年时赵清阁自制了一本精美的画册,收藏的多是自己的画作。每幅画旁分别有郭沫若、冰心、张恨水等人的题词。齐白石、傅抱石也都曾赠画给她。她和许多文化界人都有文字来往,这些文稿谈诗论画,纵论时事,才情横溢,十分珍贵,后来被她赠与上海图书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