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个“马路工”仅1人参保 小伤靠扛大伤认命?

2020-09-10 20:0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90616)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吕华

 早上不到六点钟,青岛崂山区株洲路两侧已经人头攒动,吆喝声此起彼伏。来这里找活的工人们开始为一天的活计奔忙。由于他们都是打零工,几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因此“小伤靠扛,大伤认命”俨然成为了这个群体的常态。谁来保障这些“马路工”的权益呢?

50名“马路工”仅1人参保

瘦削且有些佝偻的个子,因长期日晒而变得黝黑的皮肤,皲裂的嘴唇,躲闪的眼神,外加一口浓重的北方方言,这是记者对农民工栾师傅的初印象。

一年前,他和几个同乡从河北邯郸来到青岛打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直没能回家。“回趟家也得花不少钱,平常微信视频就行了,为了不让老婆孩子跟着遭罪,还是想趁着年轻多赚点。”讲完这些,这个90后农民工又往拥挤的人群中间挤了挤。他告诉记者,工地上每天的好活数量有限,大家都是在抢。

抢活,抢时间,抢老板,大多数农民工和栾师傅一样,不限工种,不限地区,只要给钱,什么都能干。而为了将个人利益最大化,他们也会舍弃一些保障,比如不签公司,不签合同,不买保险。“在老家买的新农合,这边就没有再买意外险,这样还能多拿点钱。”刘师傅告诉记者,平常的小伤,能抗就抗过去了,大伤那就只能回老家了。“干我们这一行,受伤的地方太多了,医院去不起,一般忍一忍就过去了,受大伤的几率小,真要是碰上了,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记者在株洲路现场随机采访了50位不同工种的农民工,其中参加保险的仅1人,未参保人员高达九成以上。“现在干活谁会给你买保险啊?”工友们认为记者关于“让老板给买保险”的提议有些“外行”了,因为行业内的人几乎是不会跟老板提“买保险”或者“签合同”的。规矩是谁定的?又是在什么时候形成的?他们不得而知。但是他们就是一直很有默契地践行着,并且从没想过要打破。

不买保险,不签合同,所以受了伤只能是自费。“因为农民工与企业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所以受伤之后用工企业一般不会承认与之的雇佣关系,也不会赔付”。作为受访者中唯一的一位参保人,来自山东聊城的木工刘师傅跟记者分享了他的“前车之鉴”:两年前在一次工作过程中,他的一位朋友踩塌了凳子,不小心将胳膊碰到了正在运行的电锯上,去医院缝了二十针,医院当时要收两万块钱医疗费,因为他们没有签合同,也没有买保险,公司不管,最后只能由自己垫付全部医疗费。“他现在还在跟公司打官司呢。”刘师傅说,他们这个活其实安全系数挺高,但保不齐什么时候也会出事,而且一出就是大事,所以自那次之后他就给自己上了意外险。

工作可以“临时”,但生命不行

来自山东济宁梁山的张师傅告诉记者,由于自己从事的架子工风险高,他原本也给自己买过意外险,但每月六百多的金额实在是太高了,所以只交了一年就断了。“很多保险公司都是一年起交,我们干零工的,又不是天天有活,没活的时候还得花钱养保险。”张师傅道出了许多农民工的心声,因为职业的不稳定性,他们对非临时性的东西都格外排斥,“不自由,不随便”是他们拒绝时最常讲的理由。“大家也不是不想给自己买份保障,就是一听一买买一年,就放弃了,大家家里都还有农活,说不准啥时候就得回去干活了。保险又不能取消,不合算的”。

记者在现场也采访了两位前来招工的人,他们都表示就是一般的维修活,工期不超过3天,所以不会跟工人们签合同。“我们这活没什么危险,谈好价钱就上车跟我去干活,干完结账走人,没这么多讲究。”

工作不稳定,时间不确定,生活习惯了自由随性后,“临时性”已经形成了农民工群体固有的标签。记者了解到,大多数农民工对“临时”这个词有很深的执念。“不想跟雇主签约,干零工挺随便的,想干了就干几天,不想干了就休息。”来自济南的腻子工王师傅告诉记者。他说,自己就是个临时工,今天在这所城市干这个工种,明天换个城市也可能换个工种。

建筑行业是农民工就业的最大领域,也是工伤意外的多发行业。为了保障这一行业就业群体的利益,早在2018年,青岛市就实现了全市建设工程领域农民工工伤保险全覆盖。建筑领域企业必须先给农民工参保,才能开工。

记者咨询了青岛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12333热线得知,对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这部分劳动者,需要和雇主商议,自行购买商业保险来保障意外工伤的赔付问题。

山东川佳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宝清表示,在我国法律上并没有临时工这一说法,只要劳动仲裁确认职工与用人单位或者雇主之间是事实劳动关系,那么临时工就享有和正式职工一样的权利。如果临时工在工作时受伤,那么他是可以向用人方提出索赔的。

不过张律师也表示,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个人雇主不愿意赔偿或者自身根本不具备赔偿实力,这给伤者维权带来很大困难。因此,投一份保险成了雇佣双方保障权益的最佳办法。

短期保险或成破题关键

记者咨询了多家商业保险公司了解到,目前在保险行业已经有这类专为“临时工”而推出的短期保险。

平安保险推出的“团体短期意外综合险”,将保期缩短到了24小时,推出的“工程项目保险”又将工种提升到了6类;中国太平保险则专门为建筑工人定制了“建筑工程一切险”,无论什么工种都可以购买,取消了因为工种类别不同而带来的限制。“真没听说过这种保险,也没人给我们推销过,要是花几块钱就能保障一天安全的话,还是很划算的。”

山东也已经有企业涉足这一细分领域。总部位于济南的山东帮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益宏告诉记者,去年夏天,他和团队在自主研发的APP上就推出了一款专门为农民工群体定制的临时保险:高危职业意外险。

“这个保险最大的优势就是随时随地可以购买,随时随地可以生效,工人可以按需按天购买。”刘益宏告诉记者,两三块钱的消费还是农民工普遍都能接受的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他们可以放下戒备心理,愿意选择给自己买份保障。

“其实市面上很多保险公司的意外险对农民工个人来说都是存在着一定的壁垒,比如所从事职业必须属于4类以下,5~6类很多保险公司直接是拒保的,即便是可以承保,也必须是与用工单位签订过劳动合同”,刘益宏表示,而他们推出的产品,个人就能购买临时意外险,还包含4~6类职业,行业内尚属首次。

据记者了解,想要在保险上寻求商机的绝不止一家,由深圳建筑港平台推出的“5G建筑港卡”,办卡首月充值50元就能免费享受“人身意外险”。为了保证流量,他们还联合阿里、字节跳动、联通以及抖音、B站、今日头条、微博等热门APP,实现了“电话卡+流量套餐+保险”的三包模式。

“我们保险公司也在积极寻求转型,去尽量争取瓜分到还没有饱和的那部分市场。”平安保险的工作人员肖磊表示,很多农民工都没有买过保险,抓住这部分群体,用最小的花费带来最大保障,同时也为保险企业带来新的增量。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