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 青岛规划发展史

2020-09-16 21:4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595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青岛,一座独具风韵的城市,山海浑然一体,红瓦绿树交映,万国建筑争奇斗艳,新老城区相得益彰。“红瓦黄墙、蘑菇石、老虎窗、马牙石路”,城市的建设承载了百年历史的脉动,演绎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城市故事,是记忆青岛、品赏青岛、感悟青岛的丰富文化遗产。

顺着这些脉搏,我们尝试一段穿越式的回顾,一片土地,从人烟稀少,到人口大城,从小渔村到旅游大都市,每一个脚步,都留下无尽的故事。

青岛的得名争议很多,一般认为是青岛湾东侧的小青岛。“原来只是个小渔村,位置靠近胶州湾入口附近的小岛,因这个小岛郁郁葱葱而得名”。《莱州府志》记载,明朝万历年间这里曾叫“青岛海口”,万历六年即墨知县许铤在《地方事宜议·海防》中曾记载“青岛”,这是关于青岛地名的早期记载。“胶澳”一词出现于清末时期,是胶州湾海域及其沿岸地区特有的叫法。“胶”当指胶州,澳,是指水边弯曲可以停船的地方。根据《胶澳志》记载,1893年(清光绪十九年),青岛称胶澳,隶属胶县和即墨两县,以胶州湾中心水域分界,以东属于即墨县,以西属于胶县。

在《即墨县志》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从夏朝起,这片土地归属即墨地域,是莱夷之地,一直延续到商周时期。公元前379年,越王勾践打败吴王夫差后,北上争取霸国地位,迁都到了琅琊,今日的西海岸新区,建立琅琊台,检阅军队,号令群雄。到了秦始皇时期,徐福奉命从琅琊启航东渡,寻找长生不老药,当时的青岛归属“不其城”。明朝洪武初年,倭寇横行,频频侵扰胶州湾,卫所制度随之建立。浮山所的成立使得青岛这片土地越来越受到政府的重视。明朝万历年间,许铤为了改变即墨的生活状况,开放了青岛口、金家口、女姑口等海口进行海上贸易,这是青岛从一个小渔村到海港的开端。

历史的车轮推进到了清朝初年,农渔业得到了发展,更重要的是海上贸易日趋繁荣。1861年,清政府在塔埠头和金家口设立了厘金局,在青岛口和女姑口设立分局,掌管港口贸易及征税事务。此时,偏居一隅的青岛慢慢地繁荣起来。1884年,法国意图进犯胶州湾,山东巡抚陈士杰立刻派出200名士兵驻扎在青岛守卫,终于,郁郁葱葱的青岛湾畔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清廷官员详细考察了胶州湾的地理位置,认为“该湾形势完善,又居卫要,似为地利之所必争,应请渐次经营,期于十年而成巨镇”。可惜的是,因为经费紧张,胶州湾防务计划搁浅。

当时的青岛分布着许多村落,如会前村、仲家洼、大鲍岛村、小鲍岛村、杨家村、小泥洼等,村民以务农、打鱼为生。

几年后的1891年,对青岛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李鸿章检阅北洋海军时,途经胶州湾,发现此处地理位置险要,必须进行充分防务。所以,他奏请朝廷,设防驻兵。

1891年6月14日,清廷明发上谕,批准在胶澳设防。李鸿章随即开始谋划建设,派遣登州镇总兵章高元率兵前来胶澳布防。

章高元布防的时间并不是1891年,而是1892年的8月。其实,在1892年的六七月份,章高元就曾先行来到青岛,根据《申报》报道,是登莱青道盛宣怀和章高元、孙金彪一起来到青岛进行的实地勘察。

一个多月后的8月底,章高元就带领着登州广武营炮队驻扎青岛。胶澳设防工程随即开工。设防工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就连章高元母亲于1894年初去世,他都未能丁忧。由于工程吃紧,李鸿章奏请章高元“暂缓回籍”,光绪朱批“知道了”,成为经典。

当时青岛的规划主要是“开辟山路,填筑台基”“定置炮位、购备料物”“建立台基,填筑营盘”等。章高元除了建设炮台兵营外,还从旅顺运来了器材,在前海建立栈桥,作为军用码头。青岛从一个渔港、商港成为了军港,一个繁荣的小镇在胶州湾畔发展起来。有记载显示,至1897年前,青岛四方以南范围内,总人口约为一万人。这时的规划是以章高元的总兵衙门(现人民会堂)为中心区域。

然而,一双贪婪的眼睛盯上了青岛,那就是西方列强之一德国。其实,德国早就对青岛进行过秘密调查。1882年,德国地质学家李希霍芬就提出了在胶州湾建设港口的建议。1896年8月,德国派遣德国远东舰队司令梯尔匹茨对胶州湾进行了秘密调查,1897年,德国海军部建筑顾问、海港工程督办弗朗裘斯潜入中国,对胶州湾进行了十分严谨的测量,一大波资料被送到新任东亚舰队总司令迪利斯的作战指挥席上。

经过一番谋划,1897年11月14日,德国借口“巨野教案”武力侵占胶州湾。翌年3月6日逼迫清政府签订《胶澳租借条约》,强行“租借”胶州湾及周边陆地岛屿。

于是,青岛的城市体系规划就此展开……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