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坛诗坛皆留名 解元季子是传奇

2020-09-27 22:1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066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公元1526年,也就是嘉靖五年,平度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丙戌科会试,一共录取300名进士,当时全国有1330余个州县,平均4个州县考中一名,可见科举之难,而平度人傅汉臣、李学诗、崔廷槐同科考中进士!一个平度考中了三人,真可以说是当时的重大新闻了。

我们要说的主角便是三人中的崔廷槐,崔世荣有谱可考的裔孙(道光《平度州志·崔廷桂墓表》)。

《平度史话》的作者李树先生告诉半岛记者,崔家在平度是大家族,经历了元朝的武将世家后,到了明朝就几乎断了记载,直到崔廷槐,崔氏才又兴旺起来。

崔廷槐字公桃,号楼溪,初任山西阳曲县知县。阳曲是山西省和太原府的首县,住着省、府两级的文武大员。即便是个“芝麻官”大小的七品县令,崔廷槐也不卑不亢,敢于对不良现象说不。

李树先生讲述的经过是这样的。崔廷槐在山西任县令期间,山西都指挥使马某通过山西巡抚指令阳曲县“供应器用”,之前的官员都不敢吭声,崔廷槐可不吃这一套,因为明朝有法令规定,都司衙门所需的供应,应该从下属的各级卫、所取用,也就是军用物资不能找县级政府来要。马某不管,一看碰到了硬茬,便威胁崔廷槐,崔廷槐不怕,直接写信给马某:“执事纳忠服善,可也;怒而毁之,可也;执词以辩,可也;闻之廷臣,集议见可否焉,可也。仆唯服跧待命而已。”你“马大帅”爱咋咋地,我不执行,更自岿然不动。遇到这样高水平的不听话者,马某虽然很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还有一次,崔廷槐为了运送军粮的事和边备道发生了争执。如此按规整制度办事、不为私利让路的做法,最终使得崔廷槐落得个被贬的下场,他拖家带口到了陕西神木县去当了个典史。直到数年之后,才调任直隶束鹿县做知县。在束鹿,他不但冒雨亲自率领民众堵住滹沱河决口,护城堤坝,解除威胁,还重视文教,勤于农桑,灭蝗成绩突出。以后,升任四川提学按察司佥事,管理四川省的学政,以居官清正和长于才学著称。他参加了嘉靖年间所修《四川总志》的编纂工作,并负责文字的最后审定,还为“总志”写了序文。再之后,他又管理过四川省的水利和驿传。有一年,他奉命解领八万余两库银送往辽东的广宁做军饷。后来根据见闻,写了一篇《辽东事宜移文》,很有政治远见。

说完了政坛,再说说诗坛。崔廷槐长于写诗,留下了大量歌咏平度山川秀美的诗作,组诗《楼溪十景》,不但细致地描绘了他所喜爱的平度城西北紫荆山前山石溪流的幽美,还托物言志,表达了他晚年归隐时的“尘襟净如濯”的高洁心志和“终老以为幸”的惆怅思绪。《青山行》是一首记游西汉胶东康王太子读书台的感时怀古之作,诗中对帝王滥用民力建造豪华宫室深表不满,并予以指斥:“土木为妖古所戒,自古荒淫几人在?”他的诗文辑为《楼溪集》,周思兼作序,是《明史·艺文志》中入选的唯一平度人的文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