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吕梁山 | 体力、技能、情商,一个也不能少

2020-10-12 06: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953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珍

护工们常常脱口而出的魏毅经理,是位娇小美丽的青岛姑娘,说起话来温柔和气。

魏毅说,走进护工这个行业,纯属“误打误撞”。可翻看她的朋友圈,大部分内容都和护工师傅们有关。

中秋节前,她的朋友圈是和工作人员一起准备了200份月饼,然后逐个送到护工师傅们手上。10月3日晚上10点的朋友圈,是一条吕梁山护工领导组征集护工师傅“笑脸照”的消息。

这些之前与她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如今每一个都成了她的牵挂。

魏毅(前排中)。

12小时的绿皮火车

魏毅曾经是一家医药公司的高级白领,做过董事长助理。

2016年,魏毅的老板和几名股东看好了家政服务中病患护理和老年护理这个领域。他们认为,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服务业会有很好的前景。人都会老,就算公司不赚钱,自己家的老人也能用得上,“如果赔了,就当做公益了”。

股东们的投资很快到位。护理公司成立起来了,谁来管理?老板想到了护理专业出身的魏毅。

“我那时候是不愿意干的,也30岁了,考虑成家,做创业公司太牵扯精力,何况又是护工这个行业,心里没底。”尽管多次推辞,但种种机缘巧合,促使魏毅最终接了下来。

很长时间里,岛城的护工市场以散工为主,散工们或单干,或有一个领头人,通过比较松散的组织集合起来,向病人家属推荐。

护工是否经过培训,有没有上岗证、健康证?没有太多的病人家属关注这些。

魏毅主持的护理公司,是青岛护工公司化管理进程中第一个吃螃蟹的。所有护工有培训合格证、健康证,和公司签订劳务合同,还有青岛市人社局支持下购买的家庭服务业综合保险。

但创业初期的艰难,魏毅一个没落地体验了过来。客户的不信任,可以用优良的服务克服,但护工难招、人员流动大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她。

2016年,魏毅听说山西吕梁市在培训护工,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当时的吕梁市没通高铁,更没有机场,从青岛出发,只能坐绿皮火车,魏毅辗转12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吕梁市人社局在医科大学里,给50多岁多数是初中毕业的农民军训,从时间观念到社交礼仪,加上专业课程,一个月的培训紧锣密鼓。”认识到当地政府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让魏毅坚定了在吕梁招聘的信心。

带出来就负责到底

在吕梁卫校和山西医科大学汾阳学院招工,魏毅做介绍和其他招工企业都不一样。

她不渲染护工最多能挣多少钱,而是从职业发展的角度,第一个月能干什么样的活,会有什么样的收入,干到什么程度才能挣更高的工资,详细地为师傅们介绍清楚。

“她讲得很实在,人也靠谱。”如今公司的吕梁山护工,多数就是冲着魏毅的实在、靠谱才来到了青岛。

四年里,吕梁修了机场,从青岛飞吕梁的航班现在只需要一个半小时。从绿皮火车换成飞机,魏毅几乎每个月一趟的吕梁之行依然没有间断。

“我们选人是有严格要求的,从身体情况到技能,合适的才能来。”魏毅对每一位她招来的护工师傅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吕梁山护工的平均年龄在48岁左右,很多都没出过远门。把他们大老远带到青岛,魏毅感觉自己身上的责任很重。

“如果不是家里实在困难,谁也不会这么大年纪了背井离乡,何况干的又是吃苦受累的活。”魏毅对他们有理解,但也有严格的要求。

要说这些护工师傅们有什么问题让魏毅感到头疼,除了卫生习惯之外,她感触更深的是师傅们的“抗压能力”。

“曾经有一位师傅,刚到青岛,走在马路上随地吐了一口痰,我就说了两句,他当天就要回去,说什么也不干了。”魏毅说,这当然是极少数,把他们带出来了,就要保证他们平平安安,还要让他们通过自己的技能和努力挣到钱。

除了挣钱,护工在岗时偶尔也会遭到误解,受了委屈,打起退堂鼓,这时魏毅又及时地充当起“心理咨询师”。

有位护工师傅在患者家属那里受了委屈,对自己的工作能力产生怀疑。魏毅就让他先休息,去海边转一转,平复下心情再回来工作。

她最懂他们的辛苦

2019年10月,吕梁山护工张爱生在青岛一家医院上工时突发脑梗,幸亏魏毅和项目经理王延红及时赶到,让张爱生得到及时救治。张爱生的妻子李改萍更是把魏毅当成了依靠,什么事都要问她该怎么办。

今年9月,魏毅结婚,很多护工师傅给她发微信红包表达祝福,但魏毅一个都没收。

“她最知道这些人的钱是多么辛苦才挣来的。”吕梁山护工就业指导组组长韩思九当天从山西专程赶来参加了魏毅的婚礼。

一年对接全国两百多家政公司,魏毅所主持的公司是韩思九印象最深刻的公司之一。

“她是真的用心在做这个事业。没有魏毅就没有青岛的吕梁山护工群体。”韩思九说,吕梁当地人社局、护工群体、医科大学的老师,上上下下对魏毅都非常尊重。

“说实话,让这群50岁的农民群体走出大山,到大城市去打工,本身就是挺难的一件事。”当地人社部门为此做了很多工作。

“他们之前都很少出远门,心理比较脆弱,有一些人遇到一点挫折就不想在外面待了,回来之后也是说什么也不出去打工了。”在韩思九看来,对待这些护工师傅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人文关怀。

有时候有些公司的负责人来问,护工人员流动大,稳岗率低怎么办?

韩思九告诉他们:“你们去跟魏毅学,你看她是怎么做的。”

魏毅的手机里有一张照片,她说照片里那一期的护工师傅18个人在岗三个月,一个都没掉队。

“其实每一期都有掉队的,稳岗率是个问题,这个工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想干好,拼体力拼技能也得拼情商。”

田香香和王姥姥

王姥姥是魏毅的姥姥。

2017年底,王姥姥生病住院,魏毅的父母陪床多日已经身心俱疲,魏毅说服他们,请陪护来照顾姥姥。

照顾姥姥的护工叫田香香。

身为护工的管理者,可以理性地和家属沟通,而自己成为病患家属,要请护工,魏毅还是第一次。“对我们家护工,我是很放心的,不过后来发生的事也的确超出了我的预期。”

护工田香香在给王姥姥读书。

第一个晚上,家属都走了,只留下田香香陪王姥姥。90多岁的老人像个孩子一样掉眼泪,“他们是不是都不要我了?”

魏毅妈妈听说之后,眼泪哗哗的。

选择了请陪护就要交付信任,这一夜一家人都没怎么休息好。

第二天,当魏毅赶到医院时,发现香香在给姥姥揉腿,老人笑眯眯地听香香说话,丝毫没有难过的神情,“香香伺候到姥姥心里去了”。

随后的陪护中,姥姥俨然把香香当成了家人。香香帮她泡脚,姥姥会不停提醒,“把袖子挽起来,别弄湿了衣服”;两个人看电视,不自觉地,香香都会搂着姥姥的腰。

姥姥这次生病后不时犯糊涂,香香每天给姥姥“上课”,让她回答自己六个女儿、女婿还有外孙的名字。姥姥经常答错,但答对了会受到香香的表扬。

除了“必修课”,香香还带着姥姥看《十万个为什么》,每天给她读书。

这期间,魏毅的朋友急需要护工,看到姥姥也稳定了,就让香香去干了几天。那几天里,王姥姥每到睡觉就想念香香,看到女儿来陪夜,就问:“你在这睡了,香香回来睡哪里呀?”

姥姥还给香香起了个绰号,叫“田蜜蜜”。

“体验”了一把患者家属之后,魏毅对护工这个职业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只要护工用心对患者好,服务好,家属一定也会对护工好。以心换心吧。”

田香香对这份工作的投入和用心,魏毅和家人也看在眼里,把香香当成家人一样。有段时间香香的嗓子不好,魏毅爸爸每天早上给家人煎鸡蛋时,也给香香一份,还特意放上香油,据说能祛火。

在山西很少吃海鲜,也不会做,每次看到魏毅的爸妈做海鲜,香香就在旁边认真地看。魏毅妈妈做老年保健操时,她也跟着学,说以后照顾病患的时候能用得上。

用心的田香香收获了很多。去年,她用做护工3年攒的钱给孩子在老家县城买上了新房。

走出大山,致富梦圆

“说实话,现在要说吃喝,大家都不愁。农民有地,有粮食,他感觉自己50多年都这么过来了,能凑合,为什么还要参加培训,还要出去打工呢?”对吕梁山护工就业指导组组长韩思九的采访,在他朴实的开场中开始。

吕梁,革命老区,晋西门户之地。在革命战争年代,吕梁儿女浴血奋战,孕育了气贯长虹的“吕梁精神”。今天,这里也是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攻坚战主战场之一。吕梁市结合市场需求和当地贫困人口的现状,开展了“吕梁山护工”就业培训扶贫攻坚项目,正是看准了当前家政服务业需求大,市场缺少经过专业培训的病患陪护和养老陪护的现状。

在吕梁山区,有些人的确是有意愿打工挣钱的,但是苦于年龄大没有技术,而有人在当地打个散工,一个月挣一千多块钱,家里的贫困状况改善并不明显。

“所以,我们宣讲的时候讲啥呢?我就说,你只要坚持干上三个月,我保证你家的冰箱能换成三开门的,你家的电视能换成55寸液晶的,洗衣机能换成全自动的。”韩思九向乡亲们打了包票,加上每年都有在外打工成功的事例摆在眼前,一批批的农民就这样走进了课堂,走出了大山。

“我们山西的媳妇是最安逸的,只要能给老公做上饭,管好孩子,那就是好媳妇,在农村,下地干活出门打工,都是老公的事情。”韩思九说,妇女占闲散劳动力的比例高,也是他们要动员的主要对象。

“我跟她们讲,你伸手要钱得看丈夫的心情好不好,总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如果你能手心向下,在老公遇到困难的时候还能给他钱,那就是你个人价值的体现。”韩思九的这番话真是打动了女人心。

很多从出生到中年都没有挣过一分钱的农村妇女找回了自信,加入了“吕梁山护工”。“有一名护工跟我说,她挣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没舍得给自己花。怎么花的呢?给孩子交学费了。”韩思九的话里透着感慨。

护工马金花来自吕梁孝义。2019年底,她陪护的一位老人住进ICU,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家属都准备好了后事,但在她的护理下,老人最终挺了过来,康复后一直由马金花照护至今。近期,马金花准备让小儿子也出来跟着她干护工,她觉得这是个朝阳行业,只要服务到位就能赢得尊重。

“马金花只是其中的一名优秀代表,还有不少干得好的女护理员,在大城市挣了钱给家里翻新了房子,给孩子在城市买了新房。”韩思九的语气里带着豪气,“她们不仅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还实现了自我价值,被病人家属需要,为社会创造价值。”

2015年10月“吕梁山护工”项目由吕梁市离石区先行先试,第一批学员为吕梁市离石区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贫困村非贫困人口以及结对帮扶贫困人口的非贫困人口。

2016年4月,“吕梁山护工”项目全面展开。吕梁市选定山西医科大学汾阳学院等6所公办院校和吕梁好大姐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等5所民办学校为吕梁山护工培训基地,以养老陪护、病患陪护、月嫂育儿嫂、家政保洁为重点培训内容,采取分类型、订单式培训方式,对学员进行侧重化、专业化、封闭式培训。培训期一个月,共208个学时。培训中书本费、学杂费、服装费、体检费全部免除,而且包吃住、包就业。

截至目前,吕梁市共培训31期“吕梁山护工”56316人,其中贫困人口23519人;实现就业30287人,其中贫困人口就业11817人。经就业指导组考察后备案登记的合作用人单位累计达222家,就业地辐射全国8省20多个城市……

“吕梁山护工”的成绩在不断刷新,“吕梁山护工”的奋斗故事正在不断续写。

记者手记>>

创造生活的信心

记者跟踪采访在青吕梁山护工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

从岛城一家医院出现散护工和公司化管理护工之间的纷争,到“2018年度最美吕梁山护工”张爱生突发脑梗后得到社会捐助,记者采访中,对护工这个职业的理解也渐渐深入。

记得去年张爱生病倒后,很多患者家属纷纷捐款。吕梁人社局和工会的领导赶来青岛探望,把包括市委副书记在内的捐款交给张爱生的家属;半岛都市报一位忠实的读者专程跑到报社,要为张爱生捐款400元。

魏毅用了一句古话来总结:“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今年中秋节前,吕梁当地汾阳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再次来青岛看望汾阳籍护工。这次采访的宋志林夫妇和三个孩子的母亲邢美玉更是深深打动了记者。

年轻时没有受到过好的教育,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的两位母亲,生活的艰辛让她们咬紧牙关,努力打拼。她们走出大山,不仅挣到了钱,也为改变家庭命运迈出了重要一步。

护工是家政服务中的一项职业,很多人认为这个工作是伺候人的,好像“低人一等”。其实,又有哪一个职业不是“伺候”人,不是为别人服务的呢?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别人的服务中获得回报,实现自己的价值。只要你对自己的职业足够热爱,付出真心,都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怀揣美丽的小康梦,走出大山走进了城市霓虹,不要问我的名和姓,我是您的亲人。革命老区好百姓,靠勤劳双手把幸福播种,脱贫有志气,汗水绘美景,要给吕梁人争光,干啥咱都行……”这首《吕梁山护工之歌》在每次护工推介会上都被唱起。

词作者李幼容接受媒体采访时阐述自己的理解:“几万名护工大军,这是个很震撼的事情,脱贫是一方面,其实它的意义还在于走向社会,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人,尤其是出生在山里面的人,也可以眼光放长远,可以看到全国,看到世界。在打工的路上,他们感受到生活艰辛的同时,也获得了精神上的收获。”

即将收笔之际,记者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任丽琴充满希望的坚定眼神。

她说:“我对未来的生活有信心。”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