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出车 倾力相助!90后青岛小哥率300余人志愿团队冲上抗疫一线

2020-10-15 07:48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42996) 扫描到手机

姜文彬为检测点工作人员发防护服。

文/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吕华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毛梓权

“护目镜还差两个,防护服我们再去给你拿三套。”10月14日,记者来到南京路103号检测点的时候,姜文彬正在忙着给检测点的志愿者们发放物资。除去青岛浩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此时的姜文彬还是“琴岛义工总会”的创始人和组织者,也是一名志愿者。从爱心人士或团体手中接收物资,再给各个检测点分发物资,为各个检测点解决人力物力等几乎一切需求,是姜文彬这两天以来从早上6点便开始的工作。青岛小伙儿、90后、高材生、董事长、无偿、志愿者、接地气……这是记者对姜文彬的初印象。

现实里的“哆啦A梦”

“西海岸新区现在普通维持秩序的人员已经足够了,还缺专业的采样人员,我这边现在能提供五个护士。”“李沧派出所需要护目镜是吧,好的,我们马上送过去。”即便是采访的过程中,姜文彬也仍然机不离手,他的微信群就像是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只要是检测点有需求,不管人力物力财力,他都能帮忙提供。

“我的人脉还算是比较广,一般检测点的需求都能满足。”姜文彬将护目镜和防护服装上车,“像检测第一天基本上就是缺人,正好我们的志愿者团队里面有医生,也有护士,就给安排过去了。第二天就开始缺物资,我们就帮他们找物资。”光记者采访的当天,姜文彬就为岛城的检测点提供了500个口罩、500副防护手套、150个防护眼镜、150个防护面罩、150套医用防护服和3辆防疫物资转运车。

作为“琴岛义工总会”的创始人和组织者,姜文彬的微信会被好友们“一传十、十传百”地推荐,圈子也就这么被打开了。很多想要捐赠的团队或个人都会直接联系他,缺物资缺人力的也会直接找他。久而久之,姜文彬就真的变成了志愿者们的“哆啦A梦”。“那天已经快晚上11点了,西海岸新区那边有个检测点,跟我要一样很稀缺的东西:录入身份证信息的采录机,还要得很急。没办法我只能发动朋友们找各种各样的民宿老板、合作酒店的朋友,最后好不容易才凑了一批给他们送过去。”谈到不久前的战绩,姜文彬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与兴奋。

姜文彬的热情与善意很快便在微信群里一呼百应,近2000名来自青岛各地的志愿者主动加入“琴岛义工总会”,他们当中有军人、老师、建筑工人,也有医护人员,还有正在上学的学生,年纪最大的43岁,最小的只有15岁。对此次青岛疫情,姜文彬也是信心满满:“和年初疫情时不一样,青岛这次各方面准备都很充分。我们为这次青岛核酸检测提供服务的志愿者有311人,每个区都有分配,全是有疫情和卫生护理以及维持秩序经验的。”

从受助到助人

谈起当志愿者时的初心,姜文彬向记者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时间回到2014年的夏天,在厦门大学读大四的姜文彬正在准备毕业论文,他还有着对未来留学、工作等种种规划,一切“美好”都仿佛触手可及。但亲人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痛让他不得不暂时放弃学业,休学回家。在姜文彬看来,2014年像是一条分界线,冷与暖、善或恶、对或错,都在那年夏天有了更加清晰的答案。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么一段被标注为灰色的日子,在那样的日子里,别人的一丁点好,都会被自己写意成暖暖的风景。直到现在,姜文彬都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时在他桌子的右上角,永远能看到朋友们送的零食。“因为我有熬夜通宵的习惯,他们就怕我饿着,给我放袋零食吃。也不说是谁放的,要么是这个人,要么是那个人,就这么一个小细节,大家都形成了一种习惯。”朋友们这种“不署名”的关怀给了低谷时期的姜文彬莫大的鼓励与温暖,也让他由此产生了“做公益”的想法。“因为志愿者就是不求回报的,他们就是让你相信,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依然有一群人能跟你坦诚相对,彼此之间没有隐瞒,也没有亏欠。”

“成为一名志愿者”。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姜文彬很快便与朋友们达成了共识。他们一起去参加关怀残障儿童的“希望之星”活动,在那里,姜文彬第一次被生命的顽强所震撼,“跟这些残疾儿童相比,自己受到的那点挫折真的不算啥。”从此,姜文彬便正式踏上了“志愿者”之旅,正如那些孩子依然乐观坚强一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姜文彬也一直向阳而生。“就是因为有太多的爱关注到别人身上,生命才会迸发出它该有的活力。”

向“野”而生保留初心

从一开始,姜文彬便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的身后还有7个有趣的发小。“我们刚刚建(志愿者)群的时候,还只是那种几个人组成的兴趣群。作为群主,我主要是带着大家一起分享生活,一起玩。后来一起做过几次志愿者活动之后,发现大家都挺热衷的,就慢慢发展成了规模。”姜文彬介绍,从最初的8个人,到如今的2000人,从最初的“兴趣群”,到如今的“琴岛义工总会”,姜文彬也已经把“志愿者”当成了自己事业的一部分。

但是,当周围朋友提议注册一个公益组织或公益机构的时候,姜文彬却拒绝了。“一件事情一旦进入流程化,就会多很多的条条框框,变得有目的性之后,缺失了自愿的成分,也缺失了温情。”坚持向“野”而生,是“琴岛义工总会”成员们共同的心愿。“大家都是自愿过来的,有空就过来,能帮上什么忙就帮什么忙。”在姜文彬看来,这种“野生”的管理方式更能体现出自愿的精神。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