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包机调查:花6万多预订美国直飞中国 等了近半年没飞成

2020-10-18 20:0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1524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好

近日,美联航宣布将于10月21日起恢复中美不经停直飞航线。至此,在严格各项入境既防疫措施的前提下,此前受到疫情影响急剧下降的中美直飞航班正在慢慢增加。

对于远在美国洛杉矶的留学生珊珊(化名)来说,直航航班增加让她看到回国希望的同时,更多的是无奈。疫情发生后,回国机票一票难求,在多次遭遇预定航班被取消后,她在公众号看到美国直飞中国私人包机的推广信息,票价36000美元,并于5月份交了1万美元定金后。然而至今五个多月过去了,仍然无法成行,包机公司甚至在她多次申请退票后将她拉黑。随着中美直航航班增加,回国心切的珊珊对于是否该购买民航机票陷入两难,因为她担心“交了钱再自己买机票回国,包机公司更加不退钱了”。

记者调查发现,疫情累积的跨境出行需求外溢至私人小包机市场,一些旅游公司转而利用手上的资源揽客运作公务机“拼机”业务。不过,拼机由于受制于凑人数以及相关部门出具接收函等客观因素,出行已然面临不少未知。

前员工扒皮私人包机公司内幕

近日,一位自称在一家经营私人包机业务公司工作过的前员工发文“扒皮”公司内幕,在社交平台引发关注,阅读量累计已经超过20万。爆料员工自称曾在美国纽约一家旅游公司任职,今年6月至8月的工作期间内,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包机客人寻找核酸检测地点。当时“美国很多地方核酸检测都不能2天内出报告”,如果距离飞行日期只有一至两天的时候,又有临时客人加入,公司便会进行核酸报告造假,并对打卡不满14天的健康码通过P图等方式人为制造,“从我上班开始,每趟包机上都有客人的核算报告是假的”。

记者辗转联系到这位员工youki,她表示自己在公司工作将近三个月,做了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最后不堪压力辞职,而自己8月份共计工作24天的工资,直到10月份,公司仍然没有支付。

她表示,14人私人小包机每人票价在3万美元左右,约合20余万人民币。由于疫情期间常规民航机票一票难求,私人包机成为不少在美人士和留学生群体回国的重要渠道,youki认为正是巨大的商业利益让公司不惜铤而走险,她希望能够通过“扒皮”公司黑幕的方式,提醒大家选择包机可能的风险。

该文章在社交媒体流传后,引来了不少网友留言讲述自己疫情期间乘坐私人包机的“坎坷经历”,更有网友称自己疑似被骗。

搭乘商务包机半路变普通民航

记者随后与多位网友取得了联系。一位陈女士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常年生活在美国,今年由于疫情影响,国际航班骤减,丈夫回国探亲后迟迟未能返美。6月份,她在朋友圈看到了一家名为美国中信旅游发布的商务包机广告,“广告图上写的是中国商务包机飞美国,从中国经停金边,在当地隔离十四天,然后飞往美国,每人20000美元。”陈女士说,考虑到新冠疫情严重,小包机人少,相对安全,于是她通过微信号与公司客服进行进一步联系。

陈女士朋友圈看到的私人包机广告

然而联系后,陈女士被告知,包机是从第二程开始,也就是从金边到美国的纽约或洛杉矶。“看广告我以为是全程小飞机包机,联系客服才知道第一程我们需要先乘坐民航客机从国内飞到金边,然后从金边飞美国才是小包机。”虽然跟自己看到的广告有出入,但跟丈夫商量后,陈女士还是选择了该包机,并通过线上方式签订合同,转账5000美元作为预付款。陈女士提供的合同中显示,第一程为民用航空,第二程为湾流giv豪华商务机。

随后,陈女士的丈夫于7月30日从上海飞往金边,随后在当地进行了14天隔离。8月14日,隔离结束后,陈女士却收到了意外通知。“突然告诉我们包机取消,需要改坐民航商务仓,先从柬埔寨到韩国,再从韩国转机去美国。”对于包机取消原因,在陈女士出示的与客服沟通聊天截图中,对方表示“现在只能走民航,我们的包机无法收到金边的客源”。

陈女士签订的包机合同约定的行程,第二程约定的商务包机被临时取消。

“当时人已经在金边了,突然说取消包机,我们真的左右为难。”陈女士说,接下来双方对于后续费用也发生分歧。原本陈女士还需支付15000美元包机费用,对方表示改乘民航可以减为收取1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万余元),但陈女士的丈夫自行咨询民航票务代理发现,相同民航线路商务舱只需要26100元人民币。“我们选择私人包机是为了安全,却被半路‘调包’,感觉被骗了。如果所谓包机跟我们自己买票一样,那还有什么意义呢。”最终,陈女士的丈夫放弃了包机,自己购票返回美国。

预订公务机直航,五个多月没飞成

与陈女士类似,今年五月份,多次预定民航机票被临时取消的珊珊,决定通过预定私人包机直航的方式回国。她告诉记者,自己此前都是购买民航机票回国,但因为疫情影响,民航回国机票一票难求,她在网站广告上看到了美国中信旅游的包机广告,随后关注其公众号,并进行咨询。为了避免中转风险,她最终选择的是洛杉矶公务机包机直飞中国广州,票价为36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4万余元)。

珊珊说,她5月11日通过网上转账支付了10000美元后,直飞计划迟迟不能确定,至今未能成行。“公务机要有接收航班城市防疫部门的接收函,工作人员只是说直飞包机很复杂,并且不断催我交钱。”她表示,在沟通期间,客服告知她的飞行计划曾多次改换航班时间及国内降落地址,但最终都没有飞成。失去耐心的珊珊提出退费,同样遭到拒绝。随后她选择通过社交媒体曝光的方式维权,“现在客服把我的微信拉黑了,只能打他们电话,但是一说要退钱就立即挂断电话”。

珊珊通过公众号看到的直飞包机广告

“从5月份等到现在,依旧音信全无,原来打算回国把房子也退了,车也卖了,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打乱了计划,经济也遭遇重大损失。”珊珊还表示,美国中信旅游的公司名称和logo很容易跟央企中信集团产生联想,这也是她一开始信任并选择线上付款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事后她通过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网站查询发现,“他们公司根本没有在FAA备案的,没有经营包机航班的资格”。

陈女士表示,对于包机引发的纠纷,自己和几位维权者正在准备材料,将通过律师函的方式与美国中信旅游公司进行交涉。

疫情累积跨境出行需求外溢,旅游公司转行“卖包机”

在“美国中信旅游”公众号内,有不少关于私人包机及案例视频的推送。根据这些推广文章中的介绍,公司是一站式私人飞机服务平台,总部在美国洛杉矶,分部在美国纽约和中国,拥有中美往返双向包机航权。公开信息显示,账号主体为国内的一家公司。

对于前员工的爆料以及消费者的遭遇,记者拨打其国内公司的公开电话,但无人接听。

不过,通过天眼查查询上述公司工商登记信息可以发现,该企业国内公司股东为自然人,未显示与中信集团有关联的信息。

“其实各种所谓包机公司,大多数就是机票代理。”一位旅游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疫情影响下,机票成为稀缺产品,价格也是水涨船高,“美国回来7月份票价在5万左右,现在大概3万。包机就更高了,二十几万一个座位。”于是,一些旅游公司会利用资源为海外人士提供回国机票,赚取差价。但是对于私人包机业务来说,由于需要一定的资金实力以及客户基础,对于实力相对一般的普通旅游公司来说相对运作难度大,“公务包机一般是14人左右,以前一般都是整机包机。现在疫情导致散客市场需求增加,那么做这个拼机业务就必须凑够人数,这样一来,可能就会周期比较长,各种不确定因素增加,甚至出现飞不成的现象,影响客户体验”。

那么,通过公务机拼机的方式回国,目前一般需要的周期是多久呢。记者随后以客人身份咨询携程旅游从洛杉矶回国的私人包机,对方介绍,由于疫情期间国际大民航包机业务由政府统一安排,因此私人包机主要是通过公务机包机“拼机”,目前因疫情想要包机的购买座位的国内外客户不少,一架飞机可以坐14人左右,人均价格在人民币二十几万,“美国-中国公务机航线每个月都有的,只要接收函办好,都是正常回国的。”

不过,对于具体的拼机公务机起飞时间,对方表示,“拼机相对比较难一点,因为要凑人数,也要看缘分,有些客户也不原因跟别人拼。”对方建议记者如果要选择公务机拼机,需要持续跟工作人员沟通了解人数进展。

中国驻多国使领馆发布私人包机预警信息

早在今年4月20日,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就曾通过其公众号发布防范私人包机不实信息。称美东地区侨胞微信群中多次流传私人租用商业包机载客赴中国的消息,并有人以此为由招揽售票。提醒美东地区中国公民,对社交媒体上此类广告推销等不实信息保持警惕。

此后,又相继有中国驻巴西圣保罗总领馆、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发布类似消息,提醒勿通过机票销售代理机构、第三方平台等非官方渠道购票,不要相信任何非官方的所谓“包机”信息,以免遭遇机票诈骗,造成经济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损。

中国民用航空局相关负责人也曾在此前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国际疫情的变化,民航局实时调整疫情期间公务机审批工作程序,在全国范围内严格控制入境公务机的计划审批,明确执行政府需求的入境公务机,组团单位要提供省部级以上部门的证明函,其他入境公务机需提供目的地机场所在地的副省级以上地方政府联防联控机制提供的接收函。

那么,对于公务包机销售信息以及运营者身份应该如何核实呢?记者致电中国民用航空局综合司,工作人员介绍,在我国境内从事通用航空包机飞行的企业应当取得通用航空经营许可。对于公务包机境内运营者来说,实行清单制,可以通过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官方网站进行查询。不过,他同时表示,商业包机运营和销售可以由不同主体完成,前者由民航局进行监管,且必须取得相应经营许可并进入运营人清单。后者则是一种市场行为,仅销售行为而言并不需要获得特别资质。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