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魔童!独角兽、瞪羚之后,“出生就能跑”的哪吒给青岛企业带来了哪些启示?

2020-10-19 19:0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3343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丹阳

瞪羚、独角兽之后,哪吒企业亦成为了我国新经济时代下涌现出的新物种。

10月18日,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发布了《中国哪吒企业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哪吒企业达163家,这些企业平均成立时间仅有2.5年,其中,6成以上融资额在1-2亿元人民币,融资额最高的甚至达到了100亿人民币。

新经济时代,信息和知识成为了企业的新生产要素,企业的成长路线也发生了变化。从哪吒到瞪羚,从潜在独角兽到独角兽、再到龙头企业,新物种层出不穷。疫情之后,各行各业都迎来了深刻的变革,而高成长、高科技、高价值的“三高”企业,也逐渐成为了企业发展的新目标。哪吒企业的横空出世,究竟给青岛企业带来了哪些启示?近日,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在接受风口财经记者采访时,给出他的见解和建议。

什么是“哪吒企业”?

哪吒,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代神话人物,7岁时便能闹东海,斗夜叉,战龙王,年龄不大,却出类拔萃。

而在中国的企业圈,也有一批有着哪吒气质的企业,他们初创不久,但基因强大、战斗力十足,极具创新精神,一出生就能跑、能打硬仗,成长起点高、专业领域新、创新能力强,市场反应快、发展潜力大。

这些企业,或由科学家、连续创业者、跨区域创业者等高端精英人才创业而生,或由大企业孵化而成,是中国本土创新精神与文化的代表,在各自的产业领域中,有力地带动业态创新、产业升级,乃至区域技术进步乃至经济结构转型。

“哪吒企业”的概念,最初是由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创始人王德禄于2019年提出的,标准是成立时间不超过三年,A轮(含)前已获得1亿元人民币以上融资的创新创业企业,其创新模式和创新科技更加面向未来,具有强有力的竞争力,是我国培育世界级企业的重要源头。

在哪吒企业的创业团队中,不乏来自高技术大公司、世界500强的高级管理人才。他们具有广泛的人脉网络和丰富的商业经验,擅于运用符合新经济规律的开放式创新思维,快速促成前沿科技成果的商业化应用,这些企业未来极大可能成长为带动区域技术进步、业态创新、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转型的世界级领军企业。

新经济时代,企业的发展环境不断发生变化,以数据、信息技术、知识为代表的新兴生产要素与资源在全球快速流动,要素生产率和转换率的迅速提升支撑着新经济的加速发展。以哪吒企业为代表的新经济创新创业是中国创新精神对世界科学与文化的重要贡献,也是中国成为科技与文化输出国的标志性转变。

“小哪吒”如何搅动“大风浪”?

在本次发布的哪吒企业名单中,2019年163家哪吒企业分布在中共的27个城市,“北上杭深”是哪吒企业的主要聚集地,共有106家,占总数的65%。其中,北京共有44家,上海35家,杭州14家,深圳13家,广州11家。而山东省共有3家,其中济南、青岛、淄博各1家,从数量来看,山东的新物种还不够多,与“北上杭深”等城市之间还存在较大的差距。

这163家哪吒企业共分布于71个赛道,相对于独角兽和潜在独角兽企业,哪吒企业新开拓了人源化模型、基因编辑、亲子社交、数据防护、5G通信、协作研发SaaS、沉浸式酒店、3D传感器、智慧防务等十余个新赛道。

此外,哪吒企业也在不断创造着改变世界的伟大场景,围绕衣食住行,哪吒企业开辟了即时新消费、数字化医疗、个性化教育、无人作业、智慧出行五个大的场景及无人便利店零售、即时餐饮、数字驱动下的制造升级、智慧农业等17个细分场景。

从融资能力来看,哪吒企业具有快速聚拢资源,获取巨额融资的能力,参投哪吒企业数量在5家以上的专业投资机构共有8家,其中,红杉资本参投了21家,占总数的17%。

哪吒企业的爆发式成长,让哪吒企业在众多新兴企业中“鹤立鸡群”,势不可当。换句话说,作为新经济的新物种,哪吒企业具备世界级企业的发展基因,是更具潜力的新赛道开拓者,他们代表的不仅是新方向、新领域,也是新经济条件下产业生态发展的新结果,同时这些新赛道也能发展为千亿级至万亿级市场规模的未来产业。而以哪吒企业为代表的高成长企业,作为前沿技术、创新模式与市场的连接器,体现出“智能化、无人化、平台化、个性化”的特征,不断创造着改变世界的伟大场景。

专访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

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

Q:此前,您反复提到一个观点:疫情倒逼新场景的深化,加速新经济时代的到来,如何理解这句话?

王德禄:疫情之前,这还是一个会引起争论的问题,疫情之后,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争议,人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世界正在加速进入新经济发展阶段,而中国在新经济方面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头。

中国的抗疫,从根本上来说是数字抗疫,在抗疫期间,中国有四大万亿级主赛道,电商、支付、社交、物流,发挥了重大作用,这使得中国老百姓在居家隔离期间能够比较容易地维持正常生活,我认为这是中国抗疫取得成功的关键。

这次疫情是千年之变,当年,欧洲黑死病之后,紧接着就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工业革命等巨大变革,而新冠疫情之后,人类肯定能过上比现在好得多的生活。新经济领域会出现很多新生事物,新事物都是要靠探索未来去实现。在这之后,未来产业会是一个很强大的驱动器,驱动社会往前走。所以说,疫后数字经济、未来产业应作为新经济的两个重点被提到议程上来,甚至全国都应该来讨论未来产业应该干什么、怎么干,让更多的创新创业高地涌现出更多的未来产业。

Q:什么是“新物种”?

王德禄:新物种会有基因突变,这个基因突变就是数字,数字带来的商业模式的改变,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基本要素,此外,新物种的诞生还需要隔离,使它有别于原有物种,新场景新赛道,为隔离提供了条件。第一种隔离是改变世界,也就是它要做的场景是此前没有的,第二种是开辟出原来产业没有的新赛道,新赛道一定是跨界的、爆发成长的产业。

疫情之前,人们只强调瞪羚、独角兽,而现在,我们更强调“新物种”,“新物种”的诞生更强调其成长的基底,尤其要强调它的外部基因,正如青岛要打造“热带雨林”,这就是一个“新物种”要产生的环境。

Q:新赛道是如何产生的?

王德禄:2018年,我们曾发布了《中国十大改变世界的场景》,这其中有许多都是无人的、非接触场景,现在来看,这些场景在疫情中已经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也加快了发展的步伐。中国的企业家、创业者都在不停地探索各种各样的新生事物和以前没有的场景。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中国新赛道的出现,最早可以说是从电商开始的,电商发展壮大之后,为了完成线上支付,支付手段随之更新迭代,而为促成交易,实现更快捷方便的沟通,社交赛道也逐渐兴起,最后,物流行业也迎来了爆发式的发展。

电商、支付、社交、物流,尽管这四个新赛道的缘起都在硅谷,但放大全在中国,它们使得中国的商业赛道走向了全球领先。而疫情之后,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原来是商业生态,突然就进入了社会生态,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的智慧出行、娱乐,这些都是互联网+的社会生态。在今年9月份我们颁布的50强,商业卫星、商业航天,从商业到社会再到产业和科技,这都是新赛道出现的规律。由此我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中国在新赛道方面是引领世界的,尤其在中美关系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中国人应该有这样的自信心。

Q:目前来看,青岛企业该如何发力?

王德禄:我们能够看到青岛现在生态做得很好,讲瞪羚、独角兽也讲得很好,但是发展新物种的有两个最重要的工作,一是发布场景清单,二是引入新赛道的头部企业、产业生态和产业组织者。在如今全面转向新经济的重要节点,相对来说青岛这两个工作做得还不够,这也让青岛的创业创新生态还比较表面。

青岛和杭州不一样,杭州有马云,但绝不仅仅只有一个马云,还有众多的头部企业,因此杭州可以做“创新大脑”,来引领新经济的发展,青岛的头部企业还不够,因此政府还需要下功夫、下力气多做引领。

譬如目前青岛有许多企业在互联网面前犹豫、踌躇,有的甚至认为自己没有要改变的需求,从根本来说,还是人的认知问题。需要强调的是,“互联网+”一定不是传统企业+互联网,而是互联网+传统企业。换句话说,不是你在抉择是否要使用互联网,而是互联网要不要把你纳入到体系中来。

头部企业是自带流量、自带C端的,小米为什么能成功?小米依靠的是它的“米粉”,在它的体系下,所有的产品都是依靠粉丝发展起来的,这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直播带货”。而青岛的企业家更多地想的则是,先把产品做出来,然后再考虑如何营销,

而从医疗健康版块来看,现在青岛缺的是医疗健康的头部互联网企业,我认为单纯的某一个做硬件器械的医疗企业并不能带动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只有像春雨医生这样的平台企业才能引领整个产业板块的革新,大的平台可以将上下游产业联络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生态,这个平台可以是大数据的平台,医生的平台,也可以是销售体系的平台,将整个产业链串联起来。

Q:去年的青岛呈现出独角兽迸发的局面,您最看好哪一家?

王德禄:青岛共有11家独角兽企业上榜,从独角兽企业数量来看,青岛已经成为了继北京之后的北方第二大城市,尽管如此,我认为这些独角兽企业中的头部企业还不够,对各自领域中的引领能力有限,而这正是我们最需要的。在这些企业里,我最看好的是能链,这是一家头部引领性很强的企业。这家企业出现的时间很对,前年国家刚刚放开了石油能源进口,就在这个档口,能链成立了,并很快就成为了中国第四大石油集团,以及很大的电力公司,能链能够在石油和电力两个板块同时发力,使得新经济完全进入了国民经济的主战场,这是此前许多新经济企业无法达到的高度。

Q:最后,您对青岛的创新创业者有哪些建议?

王德禄:要创业,就要在场景上下功夫,要成为伟大企业,这是必经之路。现在正是一个窗口期,方方面面、行行业业都在变革,都有机会,因此这个时间段的创业,一定要做改变世界的场景,还要选好赛道,要瞄准那些还未产生太多独角兽企业的赛道,不断打磨场景,成为简单的、跨界的、自成长的企业,制造一个巨大的市场,向改变世界的方向努力。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