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之都丨第一部本土电影流产的背后

2020-10-20 16:5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933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虽然1898年德国人已在青岛拍摄了纪录片,日本人也在青岛拍摄影片,但青岛没有电影制片厂,也长期没有拍摄过故事影片,就连1926年,由美国回来的孙瑜第二年在青筹备拍摄故事片《青岛之波》,也因故流产”,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说。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孙瑜,原名孙成瑜,是我国第一个学习电影的留学生。孙家移居到青岛后,住在江苏路41号,1926年8月初,孙瑜回国,立刻被青岛的美景所折服,他把这里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为了实现电影梦,孙瑜曾试图闯进上海的“电影圈”,结果碰壁而归。1927年的元宵节吉辰,孙瑜和张绮先在青岛结婚,“婚后,我曾有过在青岛自己计划拍摄电影的一段经历”。孙瑜结识了和他有共同理想的王玫、王卓兄弟,以及一位在青岛开药房的天津人钟振东,他交游广泛,富有冲劲,四人经过商谈,共同设计出一个“简单可行”的自行拍片方案:“由我编写一个以著名消夏胜地青岛为背景的抒情喜剧——《青岛之波》,全剧没有内景,完全利用日光拍摄青岛的美丽外景,把一个真假爱情的故事,穿插在青岛每年夏季举行的紧张热烈的赛马中。用极少的资金购买胶片,请一位相识的摄影师,底片拍好后送上海洗印。女主角请一位熟识的牛医生年轻漂亮的妻子(她号称‘青岛第一美人’)担任;男主角由我在同济大学读书的二弟成璠担任。所有的演员,包括导演我在内,都是影片的投资者,不拿工资”,孙瑜曾回忆。

然而,等本土第一个电影剧组终于筹划完毕后,命运似乎给孙瑜开了一个玩笑,“《青岛之波》在我们千方百计筹划之后,仍然无法在当年夏季到来之前开拍,最后终于‘风平浪静’地消逝了”,原因是摄影师等没有到位。虽然王玫未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第一位配乐大师,倒是几年之后成为中国第一把小提琴的制作者。

第二年,孙瑜又遭受了一次打击,“1928年秋,我刚满八个月的女儿小白蒂在青岛夭折了……”历经波折,1928年,再闯上海,孙瑜终于有了起色,并逐渐成长为一位具有慧眼的“捧星导演”,发掘了金焰、王人美等。1935年,他带领《到自然去》剧组来青岛取景,弥补了《青岛之波》的遗憾,也托妻弟在“胶州湾四方镇的一座滨海荒山上”,找到了女儿小白蒂的长眠之处,写下“爱女白蒂”的木条……

在青岛,在第二故乡,孙瑜有夭折的女儿白蒂,也有流产的“孩子”《青岛之波》。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