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教育疑似跑路北京总部人去楼空 青岛多家校区“独立运营”

2020-10-20 22:0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806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郝春梅 刘恺琦

近日,优胜教育疑似跑路事件引发连锁反应,青岛校区也有受波及,有机构表示“独立运营”,有机构表示已“更名改姓”。品牌教育机构关门、跑路时间频发,触碰家长心理安全底线,引发不安情绪。

10月18日,家长到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桌椅板凳堆叠在一起。就在此前的10月17日,该公司曾发布过公告称未跑路。20日下午,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获悉,优胜教育在青岛最火爆时有7家校区,部分校区已经关门、转让或更名,也有几家运营良好,优胜教育市北校区在19日发布声明,主动告知学生家长“我们没问题!”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

多地分校出现疑似跑路事件

据多家媒体证实,10月18日,家长到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桌椅板凳堆叠在一起。有学生家长反映,家长们提前预付但未消费的金额少则两三万,多则几十万,有家长交了40多万元学费,退费无门。一个校区拖欠家长的费用大概在两三百万。

与此同时,有网友爆料称优胜教育接近破产,有校区老师称公司已拖欠薪资长达半年,家长们缴纳的补课费用也无处可退,涉及金额高达上千万元。甚至有学生家长称,优胜教育北京广渠门校区的学生家长已经提前预付学费但未消费完的不完全统计的未退学费已经超过900万元。而据财新时间,10月19日,大批维权者聚集在位于北京朝阳区光华路的优胜教育总部,其中就包括被拖欠工资的优胜教育员工,超500名教师被欠薪。

不只是公司总部一夜间人去楼空,今年10月,媒体接连爆出哈尔滨、沈阳等多地的优胜教育分校区跑路事件。据中国基金报,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优胜教育在全国各地就舆情频发,主要涉及培训退费难、办学不规范、拖欠员工工资等诸多方面。

针对“优胜教育个性学疑似跑路”的传言,10月19日下午,优胜教育董事长陈昊与现场家长进行视频连线,并表示优胜教育绝不会跑路,目前正在想办法维持学校正常运转。此前,优胜教育发布微博称,优胜教育并未破产。但就在该声明下方,多位网友进行了质疑。

青岛部分校区反映:

独立运营,教学暂未受影响

优胜教育在多地爆出负面,关门、跑路的信息接连不断。一知情人告诉记者,跟其他教育类培训机构一样,优胜教育在青岛曾有过非常火爆的时刻,2017年接连开了好几个新校区,在青校区最多的时候达到了七家。“市南、市北、浮山后、崂山丽达、城阳、黄岛、即墨等都有,一边是火热加盟,一边是经营出现问题,直到去年年底,四方校区还刚刚开业,但之前也不断有校区关门,调整经营模式,甚至还有家长退费、员工讨要工资等纠纷,还有的校区直接换了门头跟优胜脱离了关系,总之,近一年优胜的负面几乎没断过,现在还有”,这位知情人表示,现在仍有好几家在正常运营。

随后,记者根据百度地图查询的固定电话,致电了位于优胜教育市北校区的电话。优胜教育市北校区工作人员称,目前校区一切正常,学生也是按照正常上课,北京总部状况并未对分校产生影响,因为分校是品牌加盟校,是独立运营的。“校区只使用优胜的品牌,校区有独立法人,运营、财务和管理是完全独立的,也都是在教体局有备案的。”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接收到了不少家长咨询的电话,希望学校不会受到影响。

记者得知,该校区已就优胜教育其他校区的负面问题发表声明并承诺会一直严把教学关卡,持续给家长和学生提供优质的教育理念与教学方法,“请大家放心,不要受此影响,与我们共同维护好市北校区良好的学习环境,我们没有问题!”

有校区表示:

已与优胜品牌脱离

在采访过程中,位于江西路的优胜教育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学校已经从优胜教育系统脱离出来了,已经是独立的学校。“我们现在的名称是优博优胜文理培训学校,是独立运营,我们有自己独立的法人,和总部已经没有关系了,营业执照上的名称也都已经变更了。”学校工作人员回应。

记者得知,优胜教育在青岛的校区经营模式分为加盟、直营和代管等不同形式,“前几年大家都觉得教育培训是块大蛋糕,谁都想来吃一口,热火朝天地开了一些新机构,有的品牌发展得很快,加盟费收得也很高,但其实这其中是有很多问题的”,一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外行人来干专业的事儿,就很容易出问题,这位负责人表示,原本这些存在问题的机构可能还能撑一段时间,但在疫情之下,问题急剧放大,加速了洗牌和行业进程。

这位负责人表示,利用品牌效应起步的模式很常见,但最终能够经得起风浪的,一定是有内核的,“课程、师资、管理都要经得住考验,还得靠真本事”。

跑路案频发,预付费惹祸

据相关媒体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自2019年开始,国内出现多起教育机构的“跑路”事件,比如迪士尼英语退出中国市场,韦博英语“跑路”等等,而在这些教育机构当中,许多都存在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北京某教育机构产品线负责人向媒体透露,现在国内的教育机构,一般都是采取预收费模式,“如果说每节课200元,家长报了100节课,交了2万元学费,按理来说,是应该等到课程结束,这笔钱才能完全从账上支出。”而实际情况是,众多教育机构出于竞争需要,往往会提前动用这笔钱,拿来扩张师资力量、扩招学员,一旦摊子铺开了,新招收的学员数量却没有及时跟上,资金链必然会出现问题。

除此以外,2020年的新冠疫情,导致培训机构的线下课程无法正常开展,也是许多教育机构无法正常经营的原因。

值得提醒的是,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要求,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线上培训机构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因此,广大家长朋友要瞪大眼睛,切实维护好自身权益。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