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少将杨汉黄曾作为空军飞行员参与抗美援朝 航迹遍布朝鲜

2020-10-22 07:45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8023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吴璟 通讯员 崔克华 史晓莹

“朝鲜地面没有我的脚印,空中却密布我的航迹。虽然犬牙交错,但却无影无踪——只是留在我的脑海里,记录在我的飞行日记本里。”现年91岁的杨汉黄,给人第一印象是和蔼可亲。这位为共和国做出重要贡献的海军少将,作为全国解放后空军首批飞行学员,曾在朝鲜战场上与美国王牌空军过招。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装备、经验等方面存在巨大差距的情况下,凭着超凡智慧和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一次次让敌方机毁人亡。日前,这位老将军带着记者重温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双方飞行员军事素质天差地别,我军歼击机飞行员飞行时长也就二三十个小时,而敌人多数有五百至数千小时;我们没有战斗经验,而敌人不少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手。

与美国空军飞行员的战斗结果,和我在陆军战斗中目睹太多的敌我伤亡规律一样,敌人越怕死越要死,我们越不怕死越不死。

——杨汉黄

机缘入选空军

耍心眼去一线

1929年12月,杨汉黄出生于江苏省启东市一个贫困农民家庭。13岁小学毕业,正艰难筹费想升中学,却被伪军绑架,最后家人拿钱赎回,贫农变赤贫无奈失学。杨汉黄14岁担任民兵小队长,1945年7日1日离家出走找到新四军,任连队上士18天后改行学医,学习期间日本投降。解放战争中,杨汉黄先后任连队医助、营部医生、医务副所长,194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与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数十次大小战斗。

1950年,陆军中选调空军飞行员,杨汉黄作为医生参加体检组。当时招飞条件异样严格,他所在团的参检者一个也不合格。这时有人提议杨汉黄符合条件应该体检,结果竟有幸成为全团唯一一名合格者。只有高小文化程度的杨汉黄,来到空勤中队后集中全部精力钻研飞行技术,为了不干扰学习精力,他进航空学校后不给任何人写信。直到1952年,杨汉黄空中战斗员身份定格,这才写信给父亲报喜。

“1951年1月2日,是我终生难忘的第一次飞上蓝天,但第一次不是自己飞行,是感受飞行,全是教员操纵。第二次以后,教员、学员共同操作飞行,之后教员逐渐减少操作,最后经考试合格放单飞。”据杨汉黄回忆,在中级教练机训练中,大队长看中了他的飞行技术,要把他留校充实教员队伍。

杨汉黄对于留校任教很不情愿,因为在陆军时吃过敌人的苦,深知中国人民志愿军需要空中支援。于是他就耍起“心眼”——假装飞不好。着陆是飞行技术难点,杨汉黄就在不摔飞机不淘汰的原则下故意落不好。最后如杨汉黄心愿,他被分配到战斗部队去参加抗美援朝。从第一次升空到飞行毕业不到7个月,如此速度空前绝后,因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太需要空中力量。

深知彼此差距

参战视死如归

1952年4月,杨汉黄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他只想着什么时候轮上他牺牲就算完成革命任务,视死如归。据杨汉黄回忆,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的基本作战方式是,立足我国边疆机场出征朝鲜战场。1952年2月,杨汉黄所在的空军17师转场到辽宁安东(今丹东市)大东沟机场(靠近中朝边界),经熟悉战区后进入战备值班状态。

那段日子,杨汉黄天天在战斗值班岗位上,间隙中训练和学习。“参加抗美援朝时,我们训练水平低得可怜,只飞了9个课目,是昼间一般气象条件下飞行课目中的零头,只能算最起码的作战条件。”据杨汉黄介绍,当时敌我空军力量对比悬殊,美国是世界头号空军强国,装备和训战素质无可比拟,还有名列前几名的英法等国空军,飞机总数比我军多六七倍,虽然双方歼击机性能基本相当,但是飞行员军事素质天差地别:“我军歼击机飞行员飞行时长也就二三十个小时,而敌人多数有五百至数千小时;我们没有战斗经验,而敌人不少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手。”

不畏美军神话

孤胆智取敌机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牺牲的事常有,特别是1952年8月6日我们中队牺牲两人,其中有我僚机曾仁同志,所以憋着一口气要复仇。”据杨汉黄介绍,1952年9月17日恶战悄然来到,我军16架米格-15歼击机从机场起飞,他担当二大队二中队僚机组长机,任务是寻歼敌机和支援陆军作战。将要进入朝鲜时,遭遇美军4架F-86歼击机。

当时,杨汉黄所在机群未察觉到敌机,还在继续爬升,飞机外挂两个500升副油箱,好比人负重爬山很不灵便。而敌机已投掉副油箱,机内油料也消耗较多,是轻装上阵机动灵活。“敌机已抢占攻击位置想要偷袭,约再过30秒钟我机群就要被咬尾攻击。”杨汉黄称,当时时间不允许向指挥员报告并等待处置,他嘴里高喊“左转弯攻击”,左手前推油门加速,右手投掉副油箱、略带杆上升,升至我机群上方20米后,操纵战机急左转弯冲向敌机群。

此刻,敌机群刚绕到我军机群尾后,杨汉黄在明知不会命中的情况下,开火用曳光弹吓唬驱赶。敌机惊慌失措放弃偷袭,改为右转弯逃跑,弄巧成拙改变攻防态势。杨汉黄抢占敌长机尾后300米处呈反戈一击状态,可是在他尾后约150米有三架敌僚机左右包夹。环视四周,杨汉黄不见僚机和我方机群踪影,成了孤单一人在强敌群中的局面。杨汉黄决定破釜沉舟,抓住敌长机拼个同归于尽:“让高鼻子老飞陪葬,够本,给党和人民,留个忠魂!”

“决心下定,一门心思想在‘光荣’前抢先开火击落敌长机。”据杨汉黄回忆,敌长机依仗技术高、飞机性能好的优势进行摆脱,他顽强地对敌长机追击,不断复制对方复杂多变的避攻飞行轨迹,再反作用给准备攻击他的三架敌机。这一招很管用,三架敌僚机抓不着开火机会,打不着杨汉黄也救不了他们长机。约经5分钟搏斗,敌长机施尽浑身解数智穷才尽,在犹疑瞬间露出破绽,杨汉黄三门炮齐射,敌长机被击中坠毁在我国宽甸县山谷中。

“这次与美国空军飞行员的战斗结果,和我在陆军战斗中目睹太多的敌我伤亡规律一样,敌人越怕死越要死,我们越不怕死越不死。”杨汉黄说道。

被迫跳伞求生

得到倾力救援

击落敌长机后,杨汉黄对后面的三架敌僚机进行摆脱格斗,但终因位置不利和敌众我寡,飞机升降舵连杆被打断失去操纵,杨汉黄被迫在11000米的高度弃机跳伞。

“此前我师弃机跳伞10人次,结果7人牺牲、3人次受伤,不安全主因是弹射跳伞系统和试用火箭伞存在先天不足。尽管飞行员手册中的跳伞动作我可以丝毫不差做到,也吸取了牺牲负伤同志的经验教训,过程中还是遇到5次险情,好在灵活快速处置安全降落,成为师里第一个毫发无损安全跳伞者。”杨汉黄告诉记者,这次跳伞在靠近中朝边境的我国宽甸县境内:“当我在伞上飘降时,四面八方许多民兵对着我的下降点追来。他们的任务,是敌人就抓,是我军就接待护送。”

民兵确认完杨汉黄身份后,亲热地握着他的手说“同志你辛苦了”。后来,杨汉黄被民兵扶送下山,遇上前来接应的部队人员。杨汉黄登上汽车后,与民兵们一一握手致谢告别,车距离拉远后民兵们还在招手和目送了好长一段。这个情景,令杨汉黄十分感动鼓舞,至今记忆犹新。

作战声东击西

再次击落敌机

杨汉黄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第二次击落敌机,是在1952年12月20日。当时,他所在中队在朝鲜大同江上空遭遇美军F-4U机群。F-4U是航母舰载机、机动性好,其飞行员是航空部队挑选出的尖子,战技高狡猾凶狠。

“我咬住一架敌机,几次攻击正要开炮,都被对方利用飞机转弯性能好和驾驶技术高的优势,急转弯钻到我机腹下,几个回合、几个措施都不奏效。”杨汉黄回忆道:“想抓猴子必须比猴子精,我改用声东击西战术,假装返航远离。在敌机与我战友纠缠中,神不知鬼不觉折返到敌机下后方,利用对方视线遭机身阻挡的机会,突然三门炮齐射袭击,让对方葬身大同江。我的照相枪胶卷摄录射击距离183米,敌机浓烟大火下坠。最终,这次战斗全胜凯旋。”

杨汉黄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先后入朝巡航作战57次。“值得骄傲的是,美国是世界头号空军强国,而我们战损比小于1:1取胜,击落美军飞机数量最多的也是我们。”杨汉黄表示:“现在中美空军装备和军事素质差距很小,再打就没有那么‘便宜’他们了。”

安全飞行32年,自学拼音打字敲出回忆录

1954年,空军17师改编为海军航空兵某师。1956年1月,杨汉黄参加解放一江山岛战斗。此后,杨汉黄主管团、独立大队、师训练15年都是安全年。个人飞行遇险16次都逢凶化吉,有一次付出7级伤残代价避免事故,安全飞行32年。1977年调北海舰队任副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1990年1月离休,现定居青岛。荣获独立功勋荣誉章、解放奖章、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淮海战役纪念章、渡江战役纪念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军功章等。

“离休是我人生一大改变,适应新环境,挑战新机遇。”杨汉黄说:“身体因为锻炼而健康,脑子因为多用而灵光。人的知识不该退化,应该不断进化,要跟上时代发展,严格地说应该超前学习。对老年人来说,跟上时代发展有困难,但不该落后太多。”杨汉黄说,看到小学生用电脑打字、用手机收发短信都很熟练,感觉已经落伍是个现代文盲,不服输的他下决心从零学起。

2005年,已经76岁的杨汉黄开始自学拼音和打字,经过一年多就能使用电脑,手机输入电话簿、收发短信等也轻松自如。80岁时,杨汉黄敲出186000字的回忆录《峰云浪迹》,并将80张照片扫描安置书中,自己刻录成光盘。回忆录记录对旧中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国土防空等重要历史阶段的亲历见证……回忆录4次大量印刷,先后被海军博物馆、空军博物馆、解放军博物馆、军事科学院、抗美援朝纪念馆收藏,还有许多部队、地方单位收藏,海空雄鹰团翻印并列入海空雄鹰系列丛书。

省军区青岛退休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杨老将军现在虽有91岁高龄,但仍旧每日坚持读书看报,通过自学现已可以用电脑打字发邮件,闲时种地摆弄花草,性格和蔼可亲、幽默风趣,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捐款85000元,是他们眼中的时代英雄和楷模。

■延伸 抗美援朝老同志老战士 青岛目前有2000多名

本报10月21日讯(半岛全媒体记者肖玲玲) 10月21日,记者从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获悉,目前全市共有抗美援朝老同志、老战士2000多名,平均年龄近90岁。近年来,青岛坚持多措并举、综合发力,重点投入、优先保障,在生活、医疗、住房、养老、精神抚慰等多方面强化优待服务,抗美援朝老同志、老战士生活质量持续提升。

青岛市持续提高补助标准,不断加大资金投入,大力提高抗美援朝在乡复员军人生活补助标准;多重保障医疗服务,在参保缴费、健康查体方面给予充分保障;住房修建重点优待,出台《青岛市抚恤定补优抚对象住房优待办法》,市级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定向补助抚恤定补优抚对象危房翻建修缮,有效提高抗美援朝在乡复员军人的住房条件;养老服务社会化保障,修订完善《关于做好优抚对养老优待工作的实施意见》,抗美援朝复员军人可根据个人意愿,选择集中养老或居家分散养老;对抗美援朝老同志、老战士,多方实现尊崇尊重。

与此同时,青岛广泛开展入户走访慰问功臣活动,坚持“八一”、“十一”、春节等重大节日走访慰问,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给予临时困难救助。市级统一制定免费乘坐市内公共交通、公办旅游景点优惠、冬季取暖费、有线电视优惠等优待政策,发动社会力量开展“爱心献功臣”“寒冬送温暖”等活动,使抗美援朝老同志、老战士始终感受到组织和社会力量的温暖。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