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假“明星号”背后产业链:三百元可买账号和个人信息资料

2020-10-22 10:15 红星新闻阅读 (50033) 扫描到手机

10月13日,江西赣州的黄女士因迷恋短视频平台上的“假靳东”,不惜与家人大吵大闹,甚至离家出走一事引发关注。据知情人爆料,类似“假靳东”的短视频平台“明星号”在各平台上多不胜数,且已运作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不论是“产号”、“养号”,还是销售、运营,都分工有序,明码标价。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上,均有大量假冒的“明星号”存在。而这些账号的操作手段普遍雷同,均是通过明星效应骗取点赞与粉丝,并在积累一定量的粉丝后开始直播带货变现。

假冒靳东账号与女网友互动

那这些“明星号”是如何生产、运营并以此赚钱的呢?通过潜入进多个“明星号”交易群里,与知情者、售卖者深入交流,红星新闻记者逐渐摸清了这一产业链的运作流程。

疯狂的“明星号”:交易台上类别繁多,个个明码标价

此前,黄女士迷恋某短视频平台上“假靳东”一事登上热搜,也将各短视频平台上假冒明星的账号曝光在众人面前。对比国内多家短视频平台,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除靳东外,任意输入其他明星的名字,均能搜到相关的假冒账号,且数量均在10个以上。如,在抖音上,输入“杨幂”可出现近百个相关账号;在快手上,输入“华晨宇”同样会出现相关账号上百个。

在一些短视频平台,输入明星名字后可搜索出相当多的假冒账号

“这些账号并非某一个人在生产、运营,往往都是一个工作室在批量性运作。”一名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知情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专门的工作室操作下,每个“明星”都不止配有一个账号,大多是数十个相关账号在同时运营,“为了以防其中一个或几个号被封。”而这些“明星号”在相应的交易平台也都标注着对应的身价,金额在几百到几千之间均有,“想要买号,不仅可以在虚拟交易网站上下单,也可以加一些社交群,进行私下购买。”

据了解,虽不少短视频平台官方已在《用户服务协议》中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赠与、借用、出租、转让、售卖或以其它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账号”。但通过关键词检索,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多个虚拟资产交易网站上,微信公众号、微博号、小红书号、短视频等账号仍明码标价,进行着公开交易。

某新媒体交易平台上,包括“明星号”的各类账号明码标价

在某新媒体交易平台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不同平台的账号交易被分门别类的标注出来,每一个交易类别点击进去还会进行包括账号类目、粉丝数量、价格区间等的二次分类。其中,仅抖音号中的“明星号”可供交易数量就有48条,标价最高的账号为4200元。在该账号的备注上,明确写着:优质三无账号(无违规、无实名、无认证机构),有4.2万粉丝量和67.7万点赞量。

此外,在QQ上,红星新闻记者以“收/卖XX账号”、“XX账号交易”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后,发现竟有上百个有关短视频账号买卖交易的QQ群存在。

交易短视频账号交易的微信群内容

“微信上也有很多这样的群,只是需要群成员邀请才能进入。”在知情者提供的多张截图里,记者看到,有关短视频账号交易的微信群比比皆是,名字多以“XX短视频账号交易担保1群”,“XX高质量账号交易三群”,“抖音快手交易3群”为主,且每个微信群人数均在450人以上。

“产号”:不同类型注册卡,可注册不同平台账号

10月16日,在知情者的邀请下,红星新闻记者加入了一个名为“XXX抖音资源交易所”的500人微信群。通过3天观察发现,该群在正常工作时间一直处于活跃状态,且每隔一两分钟,就会有人发布买卖消息,叫卖手中优质的短视频账号。如,“出马云千粉、三千粉、万粉号,量大从优”,“出直播广场号,同时在线几百到几千人”,“收明星号,上千粉丝,未实名,价格私聊”……若有需求,买卖双方则会私信对方,进行一对一的私下交易。

  有关短视频账号交易的微信群中大量叫卖“优质账号”

据一名专门出售“明星号”的工作室成员介绍,他们在“产号”(注册账号)前,会先在卡商处购买大批量的注册卡(未投入市场未激活的“空号卡”),然后根据不同明星进行号量分配,“一个明星,一般是起6-10个号,每一个的头像都必须用这个明星的真实照片,名字则可以稍微不同,但必须能联想到该明星。注册成功后就可以进行‘养号’包装了。”

20日,红星新闻记者以某公司员工身份添加上微信群内一名专门出售注册卡的卡商,表示想要购买多张注册卡进行短视频账号注册和运营。“300元,含一千五个账号加料子(他人身份信息资料)。”该卡商告诉记者,若是批量购买注册卡,300元不仅可以拿到1500个可供注册的手机号,还能附带同数量的他人手持身份证正反面照片的隐私信息,用于账号认证或绑定。

明星号“产号”前会先在卡商处购买大批量注册卡

从该卡商处,红星新闻记者还了解到,在卡贩手中以170开头的长城类和分享类手机卡号,多为企业实名。其中,长城类手机卡号可供抖音、支付宝、微信注册,需14元;分享类手机卡号则能接收短信,但无法注册微博,需12元。而以165开头的朗玛类手机卡号则属于个人已实名号码,可注册、换绑多个平台账号,但一张卡需18元。

“养号”:扒明星素材吸粉,够猎奇流量“一下就上去了”

在一短视频账号交易QQ群里,群管理员吴小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培养一个可出售的抖音号“非常容易”,不仅所需成本低,获得收益的速度也很快。对于为什么要培养账号,而不是直接出售,吴小姐表示,因部分较火短视频平台要求,只有粉丝量和播放量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利用该账号进行直播或增设商品链接,“为了账号能变现,买家都愿意选择购买成熟的账号。”

据吴小姐介绍,不同于“影视号”或“科普号”等的用户群体局限性,“明星号”在粉丝覆盖方面比较全面。因此,许多工作室或产号人都喜欢培养“明星号”,“这也是最简单的,因为明星自身就带有热度和流量,网上随便一扒就能找到相关素材,再将标题或内容做得猎奇、夸张一点,就会有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忍不住来点赞,粉丝量和播放量一下子就上去了。”

此前在短视频平台以“马总”为关键词搜索,还能看到部分以马云、马化腾照片为头像的账号

以上操作,与在一自媒体曾发表的“短视频账号养号步骤”文章大体相符。文章称,“明星号”在“产号”完成后,会将明星的照片当作头像,然后将昵称改成与明星名字相近、相似的样子,再在简介里写明引导关注的内容。最后则是在网上下载有关该明星的视频、音乐、图片等素材,加工成可发布的原创短视频,每天持续更新,“大约2天就可以养出一个万粉号或千粉号,10万粉的账号则大概需要1个月左右。”

对于“养号”过程中所需的明星相关素材是否真的容易获取,红星新闻记者尝试在网上进行搜索。通过输入“明星视频素材”等关键词后,记者发现,网上不仅有专门出售批量正版音视频素材的平台,也有免费提供相关素材下载的网盘资源。

买号:购买“明星号”后可变现,甚至有人实施犯罪

“粉丝量、播放量上来后,‘明星号’基本上已经可以对外出售了。”一业内知情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买家对短视频账号大多要求能够开橱窗卖货,或是可实名认证进行直播带货,故不少卖家还会提供实名认证服务,“这种都是批量出售的,50元就可买到上千份他人的身份信息,但这个无法保证买家使用后是否会因他人追回账号带来其他影响。”

抖音平台上未认证的假冒杨幂账号

尽管如此,在门槛低、收益快的刺激下,仍有不少人从事着短视频账号生产、运营与交易。据了解,这些被批量制造出来的“明星号”在被购买后,大多以植入广告、电商带货、直播打赏等形式获利,也不乏一些不法分子借此吸引一些缺乏网络辨别能力的用户,并将其引导至外平台进行诈骗,甚至诱导其参与到网络“黄赌毒”等犯罪行列。

在某短视频自媒体的“账号变现”文章中,红星新闻记者看到,部分开了橱窗的“明星号”,通过购物车售卖定制商品,最多一天达到7万多流水;某“明星号”在260万粉丝情况下,开了一家自己的网店,三个月内销售额达270万。

此外,也有网友曾公开表示,她的家人在某短视频平台刷到了马云的创业类视频,称马云团队要帮穷苦人致富,30天能赚几千,但是需要先交1700元入场费。而她家人对此深信不疑;另一位网友则表示,她爷爷点赞了一条和董卿有关的短视频后,平台根据算法推荐出一大批“假董卿”,导致爷爷沉迷其中。

封号:

“明星号”已大幅度减少,若涉诈骗受害者可起诉

据澎湃新闻报道,10月15日,抖音平台发布了10月份平台处罚公告。该公告以“打击仿冒名人黑产”为标题,将矛头直指此前引发争议的“假靳东”短视频平台账号,称将对这些仿冒名人的不法账号予以处罚,并展示了部分已封禁账号。同时,红星新闻记者在该平台进行相关明星账号检索时,发现此类“明星号”已大幅度减少。

抖音公告展示的部分已封禁账号

对于这类账号是否存在法律风险,平台方将承担何种责任,红星新闻此前采访的多位律师表示,平台实质性的责任承担,是接到属实侵权举报后,未及时断开链接或者删除,承担扩大损失的连带赔偿责任。若及时断开,则不承担责任。

对于明星来说,如果账号运营者未经明星本人同意,将其肖像作为商业化使用,则侵犯其肖像权。但如果仅使用明星姓名和照片作为头像,发布明星视频,甚至明确提示账号用途,则不具有营利目的和存在商用行为,不构成侵权。

而对于粉丝而言,倘若运营者以明星作为第一人称运营该账号,导致个别粉丝轻信其就是明星本人,并要求或诱导粉丝转账、购买产品等,则涉嫌诈骗。受害者应当及时收集和保留证据,同时向平台服务提供者投诉反映甚至提起诉讼。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