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记忆丨那些曾经名噪一时的地名

2020-10-27 19:1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620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鲍岛,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从平静的乡村生活,到打着殖民的烙印拆建,一步步发展至今,名称已渐行渐远,分界线也不再清晰。八大关、台东以及八大院,在大小鲍岛的拓展中,起到了分流的作用,富庶人士到八大关修建疗养别墅,平民百姓或被驱赶,或被安置在了台东和台西,替代了简陋的窝棚。于是,青城记忆最后一站,我们翻开了泛黄的照片,在旧档案中寻找城市发展的印痕,即便有的已经消失,仍不会也不应被忘却。

大鲍岛,留在青岛老百姓口中的名字,相传多年,却有渐行渐远的趋势。

鲍岛,在清代的地图、文献中有不同的写法,如抱岛、豹岛、包岛等。原是胶州湾的一个小岛,人们把鲍岛对面岸上的一个渔村叫鲍岛村。随着人口的繁衍,人们纷纷转移到了鲍岛东山另一侧居住,名为小鲍岛村(今辽宁路一带),原来的鲍岛村就叫做了大鲍岛村。

大鲍岛相传是明洪武年间由云南移民立村。1898年9月2日,当第一版规划图纸公之于世的时候,相信大鲍岛村民已经意识到,他们即将面临同样的命运。只不过,拆迁是按序进行,所以大鲍岛村民在叮叮当当的建设中,平静地度过了一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第一版建设计划出炉后,德国很自然地将观海山南侧定为欧洲人居住区,背山面海,以今天的青岛路为轴线对称分布,在中央城区西侧开辟第一条主干道——费里德里希大街,也就是今天的中山路南段。德国人首先做的是大张旗鼓地拆除青岛村等村庄。1899年11月,大鲍岛村没能逃脱被拆除的命运。

大鲍岛村的消失,意味着“中国城”的开始。

“中国城”街区是给上层富裕华人和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工作和居住的,底层劳工和原住民被支配到了当时看来比较远的“大东北”——3.5公里外的台东镇。就这样,以青岛地名和附近县城命名的街区便形成了:据《胶澳发展备忘录》记载,1899年大鲍岛有四个街坊建满了房屋;1901年,青岛主城区新建房屋367栋,其中有234栋位于大鲍岛,占据近三分之二;1902年,山东街(今中山路北段)、潍县路与即墨路道路两侧的房屋基本建成。

纵观大鲍岛街区,从十个街区发展到40多个街区,其速度是德国人始料未及的,因为街区自打“出生”就打着殖民的烙印。欧人区的长度在100米到150米左右,中国城的则只有一半,在50米到75米左右;南部的道路宽度在20米到30米之间,而中国城的街道宽度只有12米到15米,以德县路为界限,中国城内的所有的道路被设置成了丁字路口,不能贯通南北。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在青岛城市历史专家李明先生看来,德国人确实是戴着有色眼镜来规划的。殖民者在中间规划了一条宽约二百米的隔离带,除了空间上的隔离外,规划利用观海山余脉作为分水岭,“这样一来,华人区产生的污水便不会对欧人区造成威胁”。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