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孩子的心灵

2020-10-30 20:2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9561) 扫描到手机

走进孩子的心灵

我匆匆的吃完午餐,大片的阳光铺洒在校园里,感觉整个校园都是温暖的,我忍不住想到各个班级看看孩子们午餐的情况。

他们大多匆匆的吃了早餐就赶到了学校,一上午的学习也许早让他们饥肠辘辘,学校为他们备的这一顿午餐是否也能像这肆意的阳光一样滋养了孩子们的身体。

当我走到初一二班门前的走廊时,一个女孩急冲冲的走过来,扯住我的衣服说:“老师、老师,你写的字我一个也看不懂,只听到你在黑板上写字时沙沙沙沙沙沙的声音。”

这个小姑娘,是我教的一个学生,她大概是先天性的原因,走路歪歪斜斜,一面脸是酱红色的,嘴角有点歪,上课的时候从来不说话,老师们因为知道她的特殊性,对她没有过高的要求,在我教她们班传统文化的这段时间,她好像也没有说过什么话。

今天她竟然这样一脸急切的抓住我,努力的向我表达,这使我对她充满了好奇,原来她能说话,而且还能观察到我写字的样子,她仰着头看着我,继续说: “昨天晚上我回家在妈妈的胳膊上模仿你写字的样子,妈妈问我,‘你在干什么?’“我说,教我们传统文化的老师就这样写字,我也要学着这样写。妈妈问我,‘为什么要模仿老师写字的样子’,我说,老师写字的样子好看”。

她一股脑说了这么多话,并且口齿很清楚,发音很标准,我心里愈加充满了对她的好奇和爱怜,我真心的对她说:“真抱歉,我写的字竟然让你一个也看不懂,我以后要好好写字,让你能看懂,这样你不但可以模仿我写字的样子,还可以模仿我写的字。”她的眼睛瞬间亮起来,连连点头说:“嗯,嗯。”

接着又听到她声音急促的喊我:“老师,老师。”她大概她还有想表达的,感到她的呼吸都有些紧促了,大概她担心我会走开,我索性静下心来听她讲完,她在学校里大概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

她继续仰着脸看着我说:“老师,你上课的时候,我就仰着头看你,有时在操场上也仰着头找你。”

真的吗?天使一般的孩子,我们以为你什么也不知道,你却这般的心细与敏锐。

我听她继续说到:“我就想,想,你是从天外来的,从国外来的,反正看你的眼神你不像一个中国人。”

她砸吧砸吧嘴,为了证实她的判断,她继续说:“我妈妈带我到过泰国、新加坡,有时我看国外电影时,你就像外国人。”

她还在努力的想着用什么方法证实他的老师是外国人,此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内疚和惭愧,平常的日子里,我们把这些孩子看成了发育迟缓的特殊孩子,而他们却把我们看成了天上来的,看成了外国人,老师在他们的心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这是一个偏差多么大的视角啊!作为教育人,作为教师,我们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走到每一个学生的心里?我们不放弃一个孩子的教育理念,到底是仅仅为他们提供一套桌椅让他们在教室里有一个位置,还是真正让每个孩子都能得到顺乎自然的发展,特别是这些特殊孩子,能不能给他们也找到一些发展的契机,让他们将来能记得当年在学校里,他们也感受到了温暖与关爱,就像得到阳光一样自然。

我低下头认真的告诉她我不是外国人,我的老家在平度,是青岛的一个县级市,在老家我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我认真诚实的回答使她相信我确实不是外国人,更不是天上来的。我急着要去开一个午餐现场会,就和她说再见了。

等我开完现场会时,发现她还待在我们刚才谈话的地方,我走过去,邀请她到我的办公室坐坐,在交流的过程中,了解了一些她的家庭情况和成长经历,她的表述基本是清晰和完整的,孩子实际的情况比我们看到的要好的多。

晚上回到家,我给她的班主任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试图对孩子的情况能有更多的了解,也期待能在和老师的交流中发现孩子一些特殊的禀赋,上帝为她关闭了一扇门,也许会在某个地方为她留着一扇窗,如果我们能在教育她的过程中帮助她发现自己的这扇窗,那她将来的日子一定会从这扇窗户里看到美丽的风景,让她有赖以生存和生活的乐趣与依托,这于她于她的家庭应该就是最需要的教育。

第二天中午,我在操场上看学生活动,远远的看到她向我跑来,她果然经常在操场上仰着头找我,像第一次和我谈话时一样,她依然仰着头,一脸的虔诚,“老师,昨天晚上我回家和我妈妈说起昨天的事。”她的语气依然充满了急切,我甚至能够从她急促的语言中触摸到她小心脏的激越的跳动。

她继续复述妈妈的话:“我妈妈说有一次会议上曾经见到过你们的校长,孩子,真的是你们的高校长吗?”

此时孩子显得有点激动,她仰着头,睁大眼睛问:“老师你真的是我们的校长吗?”

我说:“是呀!”

孩子的眼睛里跳跃着喜悦,声音明显提高了:“我妈妈说,高校长是全中国最好的校长!我妈妈说。”

大概担心我没有听得清楚又重复了一遍,“我妈妈说,你是全国最好的校长。”

听到这里,我似乎也有一份冲动的激情。我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校长,但作为一个教育的老兵,这么多年来,我的情绪经常被家长和学生左右,似乎成为一种无法改变的性格了。

我用手扶在她的肩上,弯下腰,不至于她仰着头太累,我说:“谢谢你妈妈和你,我不是中国最好的校长,但我会努力成为更好的校长。”

我还没有从刚才的感动中缓过神来,她又一次仰着头问我: “校长,你认不认识北京师范大学的康震,他也讲传统文化,你没和他比一比,谁讲的好?”

我的天来,她果然把我看成了天外来客,她竟然一本正经的让我和康震教授比一比,我真心感到汗颜,但让我高兴的是,她竟然知道这么多人和事,完全不是我在课堂里所看到的样子。

她继续说:“校长,康震的诗词讲的太好了,每一首诗词都能将画面给讲出来,当时曾宝仪都听得瞪大眼了。”

她果然有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她能看的到每一首诗词的画面,真为这个孩子高兴,每一幅画面都是上帝为她留的那扇窗户里的美丽景色,如画卷般一幅幅展开,日月星辰,春夏秋冬,花鸟虫鱼,人物百态……也许从此她的世界不再寂寞,她的世界不再单调,她和这些丰富的画面热切的对话,幸福的碰撞,也许这就是她生活的乐趣与依托,至少在这个阶段她有这样一个互动的世界。

我笑着问她:“你看过诗词大会?”

她说:“嗯、嗯,我每期都看。”

我说:“真的吗,你比老师厉害。”

她却并不接我的话茬,继续沉浸在自己思维里“校长,你真的没有和康震比一比?”

看来康震在他的心目中很厉害,作为她心目中的神一样的老师,在康震面前不拿出个态度她不能理解。

我说:“我努力学习,争取把传统文化教的越来越好,你继续好好看诗词大会,把每首诗词的画面争取能画下来,将来出一本你自己的诗词画册。”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不着急,慢慢来。我越来越发现你很优秀,内心的世界很大也很美,好好努力!”

体育老师集合的哨音传过来了,我让她回到队伍里去,她显然有些恋恋不舍,虔诚的神情,期盼的眼神,也许在她的世界里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知己呀。

我对她说:“我以后到班级找你或者你到校长室多聊聊,好吧。”

她说:“啊,好呀,好。”跑出几步,回头看我,我也正在看着她,她冲我点点头,露出笑脸,我也对她挥了挥手。

孩子们结束了阳光活动,操场一下子变得空旷安静起来,我的心却是满满的情愫在涌动,有感动,有惊喜,有惆怅,有希望……如果大自然中有一万种不同的花朵,那么生活中就会有超过一万种像花一样美好的生命。爱惜每一个生命吧!让每一种生命都能绽放出自己的花朵!

2020.10.30匆匆记之。

(青岛65中校长 高福生)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