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齐下整治“带金销售” 药企销售费用下降明显

2020-11-08 08:51 中国商报阅读 (78771) 扫描到手机

仿制药企今年第三季度业绩出炉。据悉,在带量采购、严打“带金销售”等政策实施下,多数仿制药企销售费用下降,还有药企已破产,医药代表也将“转型”。业内人士表示,仿制药高毛利时代已过,药企需加强研发,提升竞争力。

集中带量采购 销售费用下降明显

据悉,今年第三季度仿制药企销售费用下降明显。例如仿制药巨头华海药业今年第三季度的销售费用为2亿元,去年同期销售费用为3亿元。对此,医药行业专家王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这是由于国家实施带量采购,减少了药企的推广费、差旅费、会议费等,使得药企的销售费用下降。

据悉,华海药业目前有多个药品参与集中采购。华海药业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共有12个产品中标;而在第三轮国家集采中,华海药业又有三个产品中标。目前,华海药业的中标品种包括氯沙坦钾片、厄贝沙坦片、赖诺普利片、盐酸帕罗西汀片、缬沙坦片、奥氮平口崩片等,这些产品多为年销售额上亿元的大品种。

除了华海药业外,今年第三季度,仿制药企信立泰的销售费用从去年的11.66亿元降至7.16亿元,降幅达38.59%;普洛药业销售费用为1.28亿元,同比下降39.8%。华北制药、华润三九等知名仿制药企的销售费用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根据公开数据,上述药企均有多个药品中标带量采购。

河北省某药企销售经理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一些仿制药企销售费用下降一方面是由于产品中标,不需要医药代表做宣传,公司减少了医药代表出差次数以及学术会议次数;另一方面是由于“带金销售”行为被相关部门重点监控,此类行为减少,企业的销售费用也随之下降。

行业政策叠加 打击“带金销售”

据王洁介绍,药企的销售费用一直是业内关注的重点,因为一些药企的销售费用中包含给医院的“回扣”,这不仅导致医药行业销售费用高企,还导致药品价格虚高、医保基金流失。

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给予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其中频率最高的企业三年涉案20多起,单起案件回扣金额超过2000万元。医药上市公司平均销售费用率超过30%。

为此,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例如针对仿制药企的带量采购。据悉,在带量采购推行之初,国家医保局就明确表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作用之一就是促进公立医院深化改革,通过挤掉药品销售费用、改变“带金销售”模式,净化医务人员行医环境,让患者以比较低廉的价格用上质量更高的药品。

目前带量采购已经进行到第三轮。据中国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北京、上海、湖北、福建等20个省(区、市)已确定将于今年11月执行国家带量采购结果。

除了带量采购外,自今年下半年以来,相关部门还开展了多项针对医药购销领域的反腐行动。例如,9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医保局联手反腐,共同签署合作备忘录,建立医药领域商业贿赂案件定期通报制度,共同推动全系统各层级开展信息交流共享,深化治理医药领域商业贿赂协同合作。

8月28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事项目录清单,实行动态调整,列入目录清单的失信事项主要包括在医药购销中给予回扣或其他不正当利益行为、实施垄断行为、不正当价格行为、扰乱集中采购秩序、恶意违反合同约定等有悖诚实信用的行为。

仿制药企淘汰加速 药代“转型”

“相关政策的实施对仿制药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王洁表示,除了销售费用下降外,一些仿制药企在行业升级中已经出局。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0月就有三家药企破产。10月21日,南京医药公布其控股子公司辽宁南药民生康大医药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事宜;10月13日,海正药业发公告称,同意其控股子公司云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向人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10月9日,重庆重药医药有限公司也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据中国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今年超过十家药企已宣布破产。

王洁认为,药品带量采购将常态化,“带金销售”行为将被重点监管,并加大惩罚力度,“小散乱”的药企走向破产是一种必然结果。“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竞争力不强、在行业变革中没能抓住机会的药企被淘汰”。

此外,在“带金销售”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医药代表”也有了新变化。按照国家药监局要求,今年12月1日,《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该办法提出,医药代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不得参与统计医生个人开具的药品处方数量。

有医药代表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医药代表起初的职能是向医生介绍药物的功效并及时收集不良反应。但随着仿制药企竞争加剧,医药代表不得不变成药品推销人员,这不仅滋生了“带金销售”现象,也导致药价虚高、过度医疗等诸多问题。

在上述医药代表看来,新规定不是为了打击医药代表这一职业,而是为了促进医药代表升级,使医药代表从“推销型”转为“学术型”,从而加速行业整体转型升级。

“仿制药高毛利时代已经过去。受此影响,药企的战略、人员调整将会越来越频繁。”王洁表示,在此过程中,企业想要实现良性发展,必须把研发放在第一位,提升竞争力。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