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支教,传递梦想|听说是支教老师,卖菜摊主非要免单

2020-11-20 12:3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15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华敬方

    今年9月,金文艺作为即墨区的一名普通教师远赴甘肃文县,开启了自己一年的支教生涯。

在别人眼中,他跨越2000公里,打开的是一年辛苦付出之路;而在他眼中,却是开启了自己的“收获之旅”。他说,他喜欢教学,也喜欢写作,能到甘肃文县支教,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两件事情,是人生幸事。

49岁的他,远赴2000公里外支教

    金文艺今年49岁,是即墨区新兴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喜欢写诗,喜欢写散文,但比起这些,他更喜欢教育事业。今年5月,金文艺得知即墨区对口帮扶的文县需要支教老师,家中虽有年事已高的父亲,以及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但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报名,踏上了为期一年的支教路……

    乘飞机到西安,转火车到广源,再坐近4个小时的汽车,遇到山体滑坡和泥石流,就要停车等待前方清理完毕,才能继续前行。跨越了2000公里路程后,9月1日,金文艺成功抵达了他要支教的学校——文县城关中学。

    “文县的山上宛若仙境,因为在这360度环山的环境里,无论何时你望出去,总能看到洁白的云雾包裹着座座山顶,如梦似幻,缭绕,缥缈,令人无限向往,我想倘能坐到那么一朵两朵云上,一定会像坐在自己家里一样暖和、自适、惬意。”初来此地,金文艺便被这里四面环绕的大山给震撼,有感而发,他写了一篇千字散文《文县的大山》。

    “有时忘记痛,会活得更舒服;默默地做事,迎战困难,逐着心心念念的梦想一寸寸走,会让痛减轻伤痕;多少年之后,再去想想,我们也只是用心活过,曾经追过梦,这就足够了。”金文艺所写也正是他心中所想,他告诉记者,决定要来支教也经过一番心理斗争,“父亲由大哥暂时帮忙照顾吧,家人都很支持我来支教,来之前就听说过这边的教育事业发展不足,而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给孩子们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让他们对外面的世界产生向往,走出大山学习深造,回来更好地建设家乡。”

从宿舍到办公室要走2600多步

    金文艺任教七年级五班和六班。

    早上6点40分,夜幕尚未散去,天空中还能看到许多星星。金文艺已经起床,穿衣洗漱烧水,简单整理一下内务,宿舍也是厨房,金文艺煮了一碗面条,煮了两只鸡蛋。从宿舍到办公室要走2600多步,7点20分,金文艺准时到达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要做的事在他起床时,便已在脑海中勾画好了轮廓。

    从早读开始,金文艺一口气连上三堂课,课间他也没有回办公室,在班里继续和学生待在一起,“一来,方便学生问我问题;二来,我也打算趁着和他们交流的时间,对他们知识掌握情况进一步深入了解,还能增进与他们的友谊。”这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中午,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晒着温暖的阳光,他充满了动力。

    午饭很简单,到校外的商铺买了一张核桃饼,到宿舍用电水壶烧水后泡着吃下,开始了简短的午休。

    晚上九点半,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上课本,金文艺迈着轻快有力的步子,向宿舍走去,踏过2600多步,抬头望望缀满星斗的洁净璀璨的天幕,他的心里在盘算着:在明天的语文课上,要带给他可爱的学生们生活与学习中那些幸福与美好……

组织成立“牵手文学社”

    “作为一名教师,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看到自己教过的孩子进步。”支教三个月的时间,金文艺组织成立了“牵手文学社”,“取名为牵手,有两个含义,一是东西牵手,共同发展,二是师生牵手,共同进步。”

    金文艺介绍,成立文学社的目的,主要是提高孩子们学习语文的兴趣,印象最深刻的是班里的一名学生,之前学习成就很不好,课上从不主动发言。金文艺发现后,就主动与他聊天,打开孩子的心门,带他参加文学社的活动,     “没过多久,这名孩子的改变很大,我看在眼里,真是打心底里感到欣慰。”

    初来乍到,自然有很多不适应。环境、饮食、方言……但这对金文艺来说都不在话下。金文艺工作之余就去爬山,登高写诗,写下了《念奴娇·玉虚怀古》——

雨霁云长,秋空净,玉虚滴润翠苍。

堆石累累,人道是,三国邓艾塑像。

壁立千仞,青青森木,残迹显凄凉。

阴平小路,古柏云松霄杨。

遥想士载当年,裹毡滚悬崖,履险逞强。

偷入蜀都,成名处,阿斗浑身筛糠。

可怜牛娃,旋即遭戮,功名一时亡。

悠悠白水,最终汇入长江。

听说是支教老师,摊主非要给免单

    文县的饮食偏辣,吃什么都要加辣椒,金文艺经常在宿舍的简易灶台自己买菜做饭,在买菜时,金文艺还遇到了暖心事。“这里基本所有人都讲方言,很少有外地人来这里,因此我买菜时说普通话,他们一听就知道我是外地人,就问我来这里做什么呀,我说是来支教的。摊主得知后就非要给我免单,坚持道‘你们不远千里来到这,帮助我们,哪能收你们的钱,你们都是好人,是伟大的人。’每每听到他们表达的谢意,我都非常感动,觉得再苦再难也是值得,不过,该付的钱是一定要付的。”金文艺告诉记者。

    “这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了,因此有许多留守儿童。”金文艺告诉记者,由于文县四周全是山脉,没有耕地,可建设房屋的地也稀缺,不少学生都是从偏远乡村来到县城读初中,因为住房紧张,孩子们大多都和陪同的家人租住在楼房的最顶层,金文艺来到这里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很担心学生,曾经逐家走访了解,与家长聊着聊着,方言全都能听懂了,还会讲几句。

    金文艺喜欢写作、热爱写作,10月21日的日记中金文艺这样写道:自青岛即墨来陇南文县支教不觉已两个多月,每天的日子简单而充实。参与着这份有意义的工作,与老师、与学生们开心地交往、愉快地交流,体会着老子的名言: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那“东西协作、共同发展”的梦想时时充盈在心间。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