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烦恼并非只是“矫情”!警惕:抑郁症向低龄化蔓延

2020-11-21 11:2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593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郝春梅

上初二的优等生知道家人养育不易,拼命地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可是总也很难实现,于是厌学了,抑郁了;考上大学了全家人都开心,但紧接而至的校园生活却出现了问题,人际交往困难,甚至一到打饭的时候就焦虑,因为不知道该买几个馒头几份菜……日前,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方案提出,今后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诸如抑郁症等在内的心理健康问题呈现低龄化趋势,很多问题的出现是日积月累的结果,相对于孩子自身和教育系统,对于抑郁症等心理健康问题,反而是家长更加“讳疾忌医”。

意外:

近俩月门诊上一年级新生多了

最近两个多月,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儿少科主任田博发现一个新现象,每周两次的门诊上,出现了部分一年级小学生的身影,“应该是跟疫情有一定的关系”,田主任说,今年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的大班下学期基本都没去幼儿园,在家里的情况差别很大,有的父母能跟上,在孩子的习惯培养、幼小衔接等方面做得不错,但有的孩子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处于放养状态,“一上学进入集体生活,学校里的要求和规矩比较具体,有的孩子不太适应,就容易出现问题”。田主任告诉记者,门诊上有个小男孩上课不听讲,注意力不集中,不但在家里不听话,到了学校也不听老师的话,“在他的世界里以为这样很正常,他一不高兴,就可以随意发脾气,想要的东西得不到,就一直哭闹,因为在家里的时候,哭闹就会得到满足,但是学校里是不会这样的,如此一来,即使是有经验的老师也束手无策",因此,在一个多月到两个月的适应期之后,孩子的情况得不到改善,老师就建议家长带孩子到医院看看,“今年这种情况有所增多,是跟往年很不一样的地方,家长的压力也很大,如果老师一找就上火的话,还会打骂孩子,更是雪上加霜,还是得从家庭教育上进行引导”。

心疼:

好孩子想更好,却厌学、抑郁了

在田博主任接触的病例中,最让他感觉心疼的是来自即墨区的女孩静静(化名)。静静成长于单亲家庭,来医院的时候读初二,妈妈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知道妈妈又要工作养家又要照顾她的学习和生活,非常辛苦,静静成熟懂事得特别早,一直以来学习都很努力,成绩也不错,但是,上了初中以后,静静和妈妈对成绩的期望值越发明确,“本来是偶尔考个班里第二名或者是第三名,但是现在母女俩都想让孩子的成绩保持在前三名”,这个目标对静静来说,完成起来比较吃力,“初二两次考试没有达到这个目标,就承受不了了,再加上小中考的压力比较大,就崩溃了”,一直都很懂事的静静情绪低落,不想上学,不但频繁地请假,还不想吃饭,不想说话,觉得自己没有用,经常无缘无故地哭,还拿小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口子,伤疤一道一道的,整个人都消瘦得厉害,老师和妈妈都很着急,辗转了多家综合性医院以后来到精神卫生中心儿少科。

孩子很真诚地告诉田主任,割手腕会很疼,但是,那种疼痛和血流出来的一瞬间,竟然有些快感,“至于其中的生理学原因尚不明确,这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课题,但是孩子确实觉得这种发泄方式能让心理舒服一些"。经过两个多月的药物治疗和心理疏导,静静的情况明显好转,“妈妈也表示,不对孩子施加压力了,不会有太高的要求,后来这个孩子继续上学,今年还参加了中考,成绩也不错"。

着急:

一打饭就焦虑,只因不知道该买几个馒头几个菜

最近,来自岛城某大学的大一新生刘宇(化名)被诊断为焦虑症,也让记者吃了一惊。原来,刘宇家在外地,经过多年的努力考上了岛城的一所不错的大学,全家人都为孩子感到高兴。但是,进入大学校园之后,一系列的问题却让刘宇和他的父母很心焦。从来没有住过校的刘宇遇到了不少生活和人际交往上的问题。宿舍里有同学要过生日了,刘宇不知道该不该准备礼物,应该准备什么样的礼物,纠结了好久什么都没做,结果这位过生日的同学请大家吃饭的时候,只有自己空着手,感觉很尴尬,整个吃饭的过程都如坐针毡;因为从小到大一直受到父母的精心照料,每顿饭有汤有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上了大学需要自己打饭的刘宇猛然发现,自己一到饭点就很焦虑,因为不知道该买几个馒头几份菜;刘宇的妈妈特别想请假过来照顾儿子,帮他整理一下内务,洗洗衣服,上了大学的儿子仍然不能让她放心……

田博主任表示,这是明显的生活习惯培养不足,导致孩子进入大学生活以后出现了很多不适应的情况,“像买几个馒头几份的菜这样的情况,稍微灵活一点的孩子就知道,第一次多买点,吃不了的话,下次可以少买点,按理说不需要焦虑,但是因为性格等先天因素,在同样的问题面前,每个人的应对能力和反应确实不同"。

“一白遮百丑”,田博主任说,父母只关注孩子的学习,生活教育严重缺失,过多的包办代替导致孩子在进入社会(大学也是一个小社会)之后面临着诸多本不是困难的困难,“有的能够不断适应和改善,但有的如果日积月累得不到引导和改善的话,就容易发展成为心理问题”。

变化:

近年来抑郁症出现低龄化趋势

日前,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方案提出,今后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

对此,田博主任觉得很有必要,他同时认为,抑郁症存在低龄化的现象,“抑郁症最多的是初中生,且以初二为主,这跟目前的教育体制有一定的关系”,很多家长望子成龙,从小给孩子报很多班,不少孩子在小学阶段就已经压力很大,到了初中以后,环境和氛围有所变化,孩子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到了初二以后就会看出端倪,“前几年大都是初三、高三的来看抑郁症,现在更多的是初一、初二的,五六年级的也不少”。

因为专门针对青少年精神疾病的科室较少,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儿少科的门诊病号有本市的、烟台的、高密的、日照的、诸城的,辐射范围较广,“来我们这里的,基本都到综合医院去查过,有的表现为躯体症状,比如头疼、肚子疼,有的表现为情绪问题,焦虑、抑郁、烦躁、懒散,生活不规律,甚至有的比较重的会出现自伤行为和自杀想法”。

做法:

高一新生入校俩月以后做心理筛查

那么针对抑郁症,教育系统都有哪些援助和支持手段呢?记者采访了青岛十九中专职心理教师王琳。王琳老师告诉记者,她入职五年来,每年都有针对高一新生的心理问题的筛查,特别是近几年这种筛查越来越精细化,“从去年开始,学校签约专业团队在每年的11月底或12月初对新生开展网络调查问卷,并出具报告”。报告有针对整个年级的、每个班级的,还有针对学生个人的,如果有警示内容的话,心理教师和班主任、家长等就会互动起来,重点关注,必要的情况下就医检查。

“抑郁症是其中一个因子,焦虑、强迫、逆商等各个方面都在筛查范围内”,王琳老师介绍说,学校会开设专门的心理课,上来第一堂课就是要澄清所有关于心理咨询的误区,“学生的接受度越来越好,从这几年接受咨询的情况来看,基本消除了病耻感,因为学生接触的都是最前沿的心理知识,反而是年长一辈儿的家长存在病耻感,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学生都是主动要求家长带自己去医院,有的家长同意去检查,有的就不承认,觉得自己的孩子不会有问题”。

针对有心理咨询需求的学生,学校会采取多种措施为学生提供支持,“引导学生有个正确的认识,你求助了,不是你脆弱,恰恰是你坚强、勇敢的表现,比自欺欺人、没有勇气面对自己要好很多”,也会让班主任和任课老师、舍友等对学生给予更多的支持和鼓励,还会引导家长接受孩子目前的情况,积极地关注、鼓励、陪伴、倾听孩子的压力和烦恼,“让家长多带他游山玩水和社交,通过家长的改变给予学生积极的正面的影响”,王琳老师说,“让他知道,这么多社会支持都在,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建议:

多鼓励,少打击,巩固优点弱化缺点

对于家长比孩子更加“讳疾忌医”的情况,田博主任也有同感。他表示,除了教育体制原因之外,孩子出现心理问题,跟家庭教育有很大关系。

“有的孩子受到的批评比较多,就越来越破罐子破摔,老师跟家长一沟通,回家可能又得挨训,如此恶性循环,孩子的状况越来越不好”;还有的家长对孩子的要求比较高,总爱拿自己孩子跟别人的孩子比,“回家就给孩子加作业,弄得孩子总是处在紧张的环境当中”;还有的父母不看优点,光看缺点,“批评得多,弄得孩子总是没有成就感”。田博主任举例说,他最近接触了一个孩子英语不大好,老师和家长就拿这个短板说他,“孩子跟我说有一段时间我就努力学习,数学考了个一百分,高兴地拿回家给家长看,结果家长直接一句话:英语呢,直接把孩子打击到冰点”,一听到孩子说这个,田博主任就心里着急,嘱咐家长多鼓励孩子,“固定住优点,慢慢地缺点就弱化了,孩子整体都会慢慢变好。”

田博主任特别提醒妈妈们,很多家庭都是妈妈管孩子,“妈妈本身就很焦虑,自己的工作压力很大,还要处理家庭关系,忙活家庭事务,在教育孩子方面难得有好心情,但是妈妈的状态的确会影响孩子,会把自己的焦虑情绪传递给孩子,弄得孩子无所适从”,因此,田博主任建议妈妈们做好孩子的榜样,引导孩子学会正确处理问题的方式,正确识别自己的情绪问题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做个健康、积极、阳光的妈妈,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让孩子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中成长。”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