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独居”在家只为方便工作 退役老兵帮400多人找到家庭

2020-11-30 06:23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13347)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华敬方 王磊

一床,一桌,一椅,填满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北屋,这就是于大凯在家里的“独居”卧室。

不到三年的时间,于大凯先后帮助400多人找到了家庭和亲人,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别人家的团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他自己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当大家在比拼上班“995”还是“996”时,“007”早已成了他的工作常态。他说,自己回家太晚,还经常半夜外出,怕打扰家人休息。于是,靠近入户门的那间小北屋,就成了他的“独居”卧室。

走进于大凯的卧室,桌子的书架上放着的一盒小点心特别显眼,“这是应急用的,没饭吃的时候吃两块。”于大凯告诉记者,因为经常半夜才回家,有时深夜接到电话就要出去救助,为了不影响妻子和儿子休息,他就住进了这间小屋中,进出都方便。

于大凯在自己的专属卧室里梳理流浪人员信息

流浪人员的档案已经积攒了厚厚的一摞

“儿子会到我这间屋里写作业。有时工作了一天,回家很累,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看到儿子认真写作业的背影,也会心酸。”于大凯说,自从做了这个工作,自己的时间全被工作填满了。每到周末,他很想带孩子去赶个海、爬爬山、逛个公园,可是他不敢,如果中途接到救助流浪乞讨人员的任务,他怕会耽误到现场的时间。

儿子航航读小学五年级,很喜欢户外活动,非常喜欢爸爸带他到公园、海边玩耍,但是航航也知道爸爸妈妈工作忙,懂事的他很少会主动跟爸爸撒娇,让爸爸带他出去玩。

“爸爸妈妈,等你们休假,带我出去旅游好不好?”于大凯知道,这是航航目前最大的心愿。

“儿子有自己的书桌,但只要我在家,他总会跑过来,在我这写作业,和我多待一会儿。”于大凯的话里透着欣慰和满足。

其实,鲜有时间陪伴家人也不是这两年的事。于大凯曾经是一名服役12年的老兵,之前在部队,只有放探亲假时才能和家人共享欢聚时光。而最近三年,接手了社会救助工作,曾经身为军人养成的强烈责任感,让他自然而然地又放弃了很多原本应该用来和家人共享的时光。

妻子黄祖娟有时候也感觉委屈,“做饭、家务、照顾老人、辅导孩子作业……都是我,我也感觉很累,希望他能帮我。可是,当我看到有人流浪街头,需要他去帮助的时候,咱又不忍心留下他来帮我……”

黄祖娟说得非常真切,身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今年因为疫情突袭,黄祖娟的工作也变得异常繁重,她能读懂丈夫的付出,也更心疼丈夫的辛苦,“有时大凯很晚才回家,我都会给他热一点饭,不过他每回比预先说的时间都要晚,煮的面条都成了坨,热的饭菜凉了也是常事。”

“大凯很会做饭,做得比我好吃多了,但是想尝他的手艺,得看是不是有机会。”已经和儿子很久没尝到于大凯做的饭菜了,这也成了黄祖娟的一个小心愿。

正是因为让妻子承担了过多的家庭重担,于大凯总感觉有点愧对妻子。但是,有一件妻子总是反对的小事,于大凯却偏偏不改正。

从事医务工作的妻子特别反对于大凯吸烟,对他在“独居”卧室里吸烟的行为更是“深恶痛绝”。对此,于大凯却有一个不愿提及的理由:“我每天跟流浪乞讨人员接触,身上经常会有异味,我吸烟是想遮盖一下……”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