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贝尔实控人欲罢免董事长 董事长主动请辞私下协议曝光

2021-01-08 17:2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864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谭风敏

1月7日,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与已请辞的董事长段学锋的框架协议曝光,“实控人欲罢免董事长”事件的真相浮出水面。当日,“A+H”上市的服装第一股拉夏贝尔在两市均跌停。沪市跌至1.25元/股,跌幅5.3%;港市0.275港元/股,跌幅11.29%。1月8日,拉夏贝尔股价有所回升,沪市、港市分别报收1.29元/股、0. 285港元/股。

股东大会申请无人应,实控人自行召集股东会

1月4日,拉夏贝尔董事长段学锋提交了辞职报告,赶在这个时间点请辞,与预计于1月11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不无关系,大会议案是罢免段学锋的董事长职务。而此前,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曾走程序向董事会和监事会提议召开这次临时股东大会,董事会与监事会却均未在期限内作出回应。随后,邢加兴以最大控股股东的身份,自行召集并主持此次会议。

事件蹊跷,上交所也起了疑心,就此事向拉夏贝尔发放《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披露董事会、监事会在此事中是否尽职尽责,披露为何没能在期限内对大股东的提议作出回应,并披露公司目前的控制权关系。本应在2020年12月29日前提交的回复函,拉夏贝尔却一拖再拖,从2020年12月31日又拖至2021年1月6日,理由是“部分事项仍需确认”。投资界议论纷纷,背后真相扑朔迷离。1月6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董事长请辞、临时股东大会取消。

实际上,段学锋担任拉夏贝尔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的职位,不过短短8个月。2020年4月,拉夏贝尔财务暴雷已久,时任董事长和执行总裁的邢加兴辞职,将沉疴深重的拉夏贝尔托付给了段学锋,以公司最大控股股东的身份退居幕后。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5月8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邢加兴任执行董事议案的股东支持率仅在10%,未能当选,而其他几位当选的董事支持率均在99%以上。

私人协议曝光

据公司公告显示,邢加兴罢免段学锋的原因有三:业绩没改善,管理结构混乱,还分心经营同行业与拉夏贝尔存在竞争的公司。但是,拉夏贝尔经营下降、管理层动荡等问题在邢加兴在任之时就存在,段学锋自2019年6月起就任迈尔富时尚服装董事长,邢加兴凭什么以这三项理由就能让段学锋主动请辞呢?

原来,两人之间早有协议。1月7日,拉夏贝尔披露了邢加兴与段学峰私下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的内容。段学锋曾任职光大股权投资基金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中科融通投资基金公司执行董事,是投资管理人出身,熟悉并擅长企业的资本运作。而邢加兴被股权质押违约缠身,急需融资解燃眉之急,故而寄希望于段学锋的到来,解决他的股权质押违约问题,并为公司找到新的融资渠道。显然,这一条段学锋并没有做到。

真正让邢加兴坐不住的,是他的实控权或将被取代。2020年7月,邢加兴的股权质押被曝违约后,海通证券动用司法手段冻结了邢加兴的全部股份。2020年11月,邢加兴又收到了全部股份将被上海金融法院拍卖的《执行裁定书》,若拍卖完成,则他的实控权不保。

危如累卵的拉夏贝尔

2020年,拉夏贝尔动荡不断。

从2019年公司年报延迟发布开始,拉夏贝尔成了上交所和新疆证监局的重点关注对象,仅监管关注函就收了七封,包括股价异常波动、案件纠纷金额过高、股票回购不足额、延迟发布年报以及公司控制权不明等问题。

此外,拉夏贝尔的高管层频频辞职。仅总裁一职,一年内四人请辞,在任最短的章丹玲于2020年11月5日被聘任,2020年12月10日即辞职,在任仅一个月。不止如此,首席财务官、证券事务代表以及合作的审计事务所也经历了更换。高管的频繁离职让投资者们纷纷猜疑拉夏贝尔“树倒猢狲散”。

财务的不景气、管理层的混乱,让拉夏贝尔的股价一跌再跌,市场信心愈发不足。2020年6月,拉夏贝尔一再拖延的2019年年报出炉,归母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2018年亏损1.595亿元,2019年扩大到21.66亿元,符合退市风险预警要求,被盖上“*ST”的帽子。

图片来源:拉夏贝尔2019年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