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会谈丨家校关系舆论频起,看看代表委员怎么说

2021-01-14 18:3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043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雪莲

因为老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家长做得不到位还要在群里批评,一位家长愤怒在网上发出退群视频,称“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这一退群视频在网上引起热议,引起又一轮对于家校关系的关注,全国多地教育部门下发文件要求禁止家长代批作业。去年年末教育部发布的《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则试图在“惩戒”这一家校关系敏感点上,立一个明确规矩。

家校关系这一话题,也成为今年两会代表委员们关注的议题。

青岛市人大代表杨艳

家校之间应畅通沟通渠道

杨艳

杨艳是一名人大代表,同时也是一名小学生的家长。家校关系问题也是她长期关注的。

杨艳认为,很多家校矛盾,源于老师与家长的沟通太少。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缺少沟通就容易造成误会,而且对孩子的教育是不利的。每个学期开一次家长会是不够的,而且又是所有家长都在一起,无法全面详细的交流。

“每所学校应该有一个窗口或者电话。”杨艳表示,当家长有话想说,有情绪想表达时,可以有渠道让他们表达,可以解答他们的疑惑,甚至解决他们的不满,及时消除和解决问题。

搞好家校关系,杨艳觉得学校和家长都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从学校层面来说,学校和老师的责任心格外重要,因为毕竟每个家庭情况不同,大部分家长面对社会、工作和家庭的压力,往往教育问题又是他们的弱项,他们会寄希望于老师和学校。

从家长层面来说,从幼儿园到大学,在每个阶段,孩子的表现和成长是不同的,家长与学校的关注点也就不同。新时代的家长要多了解和学习每个阶段孩子的特点,和老师打好配合。杨艳建议可以通过自学和公开课等多种形式,开展相关的家长教育课堂。

“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好的老师,能够互相理解,互相交流,互相配合,我也在不断学习和反思,孩子也在不断进步。”杨艳希望能看到越来越好的家校关系。

青岛市人大代表杨越

不少家长从幼儿园大班开始焦虑

杨越

人大代表杨越,多年来一直从事学前教育工作。

孩子上幼儿园,经常有家长因为收费问题和园方发生矛盾,尤其是收费较高的民办幼儿园。杨越说,到去年底,青岛幼儿园的普惠率已经达到90%,超过全国80%的标准,孩子入园的托幼费压力小了很多。

至于老师和家长之间的关系,杨越表示,首先幼儿园老师要不断学习提升,然后正面影响家长,得到家长的配合,这种家园之间的合力又会反馈到幼儿身上,形成一个非常圆满的闭环学习过程。

在家校关系的问题上,杨越觉得幼儿园阶段还好,但不少家长从孩子上大班起,就逐渐开始焦虑。

“经常会听到已经毕业上小学的孩子家长跟幼儿园老师们抱怨,说孩子上小学真不一样了,感觉在幼儿园期间还是最幸福的。”杨越说,从幼儿园大班开始,不少家长就开始为幼小衔接而焦虑。

到了学校之后,因为对于学生成绩是有评价压力的,这些对孩子的评价给了家长相当大的压力,体现到诸如批改作业、每天班级群内进行接龙、对孩子分数患得患失、不同孩子之间互相攀比等事情上,家长心理就很容易失衡。

“是不是我们学校现在的评价体系,给家长的压力太大了?”在杨越看来,在目前的教育评价体系下,孩子的学习成绩至关重要,如果孩子学习能力不是特别强,或者是家长靠不上,就很容易在学生成绩问题上,导致家校之间的矛盾,良好家校关系的建立,也需要更多元的评价体系,肯定不同孩子的发光点,缓解家长的成绩焦虑。

青岛市政协委员郭振虎

让“好家风”助推“好教育”

郭振虎

青岛市政协委员郭振虎,是铜川路小学校长。在他看来,理想的家校关系应该是同行共好的关系,双方有分工,有合作。家庭教育应该侧重于习惯和品性,包括教育孩子敬畏知识、尊重老师。学校教育则侧重于学业和综合素养。家长能够理解教育,能够尊重老师,家校之间形成教育合力。

“从老师的角度,打交道比较困难的有两类家长。”郭振虎说,一是甩锅的家长,比如在培养孩子良好习惯和品行责任方面,过度依赖学校和老师;二是遇事不理智,动辄和学校对立起来,把老师当被告。

对于家校关系对立引发的舆论,郭振虎认为其根源是家校教育错位:应该家庭教育解决好没有解决好,学校承担了家庭教育的一部分责任;而学校应该把学业和综合素养问题解决好,但是,多种因素导致没有解决好,很自然把一部分本该老师承担的责任转嫁给了家长。

“出现这些问题需要坐下来认真地分析研究,探讨破解之道,相互指责和甩锅于事无补。”郭振虎认为,家校双方的结合点是对“好教育”的共识,只要共识达成,那很多问题都是可以沟通的。

在铜川路小学,近一年来开展了“好家风”建设活动,每月一期家风校报,并且同步学校公众号,每期推出几个家风好榜样家庭。因为都是大家身边的人,既有说服力,又有可行性。

“家风好的家庭,孩子的教育一般也没问题。”郭振虎呼吁在全市范围内深入开展“好家风品牌”建设行动,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加大家长培训力度和弘扬“好家风”宣传“好家风”的力度,打造一批书香之家、孝亲之家、健康之家、艺术之家、环保之家、科创之家等品牌家庭,全面提升青岛市的家庭品质,重构和谐共好的家校新生态。

青岛市政协委员刘晟

家长代批作业该禁,惩戒教育该有

刘晟

曾是平度一中校长的刘晟,认为禁止中小学教师让家长代批作业是完全正确的。布置作业和批改作业本来是教师教学的必要过程,老师是受过专业教育的人,完成必要的教学任务是自已的职责,不能把自己的教学任务让家长代替完成。

教师独立完成作业批改,可以更好地了解学生知识掌握情况,有利于对学生针对性教学。

学生家长大多数没有完整地学习教育学和心理学,也没有受到专业培训。所以,让家长代替批改作业,不仅加重家长的负担,而且还可能传受给学生错误的知识和错误的学习方法,不利于学生学习。

刘晟认为,教师让家长代替批改作业,实际上是教师的一种劳动转嫁行为,不仅严重影响教师职业公信力,而且加重了学生课业负担。所以,家长不能代替老师批改作业。当然,学生家长可以协助老师督促孩子独立完成作业,批改由老师完成。

在谈到惩戒教育时,刘晟表示,前些年我国教育改革过程中,有人曲解欧美教育模式,“让老师蹲下教育学生”。结果,老师蹲下了,学生站起来了。有的学生不尊重老师,有的家长不尊重老师,老师不能批评学生。

“如果老师失去应有的教师尊严,又如何去教育学生?”刘晟认为,对一些有缺点和不足的学生,教师就应该承担起为师者责任,教育好学生。对一些确实难以教育的学生应该实行必要的惩戒。惩戒不等于体罚,惩戒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教育。惩戒的方式可以针对学生的不足有目的教育,比如:学生书写不认真,可以罚学生规规矩矩地抄写课文等等。其实教育惩戒与赏识教育同为教育手段,皆有其存在的学习心理学依据。学校教育中应该有适当地惩戒,家长要理解学校,积极配合学校,让学生健康成长。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