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全省港口一体化改革 山东港口威海港跻身“百万标箱”

2021-01-15 10:38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阅读 (73639) 扫描到手机

繁忙的山东港口威海港。(记者 陶相银 报道)

  “我们现在对韩客滚航线有两条,对韩集装箱航线有4条,对日集装箱航线有4条。日韩航班密度每月可达70班。”山东港口威海港集团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田玉军说。

  威海是我国距韩国西海岸最近、对韩航线最密集的城市。威海到韩国海上仅需13小时,航班夕发朝至。探索实施威海—仁川“四港联动”新模式是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内容之一。

  “四港联动”,就是充分利用威海与韩国仁川在区位、交通运输、政策等方面的优势,依托两地海港、空港开展多式联运,实现物流一体化协同发展,构建中韩及世界各国货物通过威海、仁川转至日本、欧美乃至全球的双向物流黄金通道。

  一年来,山东港口威海港的区位优势和“四港联动”模式的优势,从国际寄递业务上可见一斑。依托威海密集的对韩航线优势,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威海国际物流园跨境电商出口业务量6186TEU(标准集装箱),同比增长24.67%;海运快件业务业务量完成3985吨,同比增长3.2%。

  “每年约有4万标准集装箱的小商品从广州、义乌、苏州等地运抵威海,再以海运方式由威海出口至韩国。”对于这些货物“舍近求远”的原因,田玉军说,“我们有着‘海运价格、空运服务’的优势。”在速度上,广州到仁川的海运时间为4天,广州到威海的陆运时间为36小时,威海到仁川的海运时间为13小时,广州货从威海走海运,可节约一天半的时间。在价格上,广州到仁川的空运价格为5-6元/公斤,威海到仁川海运费为300美元/集装箱,整体运费可比空运降低300%。

  优势放大的同时,短板也在补齐。

  威海港位于山东半岛的末梢,运输距离远、港口影响弱、辐射面积小曾是它的短板。

  2020年1月,山东港口威海港青威集装箱有限公司市场部副经理吴振铭偶然在路上看到一辆外地的货车拉着硅砂,职业敏感性促使吴振铭上前了解了一番。原来,这辆车来自辽宁省阜新市彰武县,给文登区一家企业送硅砂。“这家企业每个月都要通过陆路从东北往烟威地区送三四百标箱的硅砂。如果能够洽谈成功,意义重大。”吴振铭随即联系上了文登区的这家企业,进而与发货方取得联系。尽管价格优惠,买卖却没谈成。

  “威海港当时并没有往来东北的内贸航线,如果开通一条新航线,这一家企业的货源也支撑不起来。”吴振铭说,山东港口一体化改革的作用骤显,“以前大家抢货源,现在是一家人,货源共享。”很快,威海港就找到了玉米、硅砂、水泥、矿渣粉等订单,完全能够支撑起航线的开通。两个月后,威海—锦州航线正式开通。

  “有了航线的依托,再站在发货企业的角度考虑问题,我们继续优化方案,将威海港摆在了一个内贸中转港的位置,最终‘吃下’彰武这家企业运往山东的所有货源。通过协调船公司梳理威海与潍坊、青岛、日照等地的内贸支线,最大限度为企业节省运费。”功夫不负有心人,吴振铭在三次北上后终于“拿下”了这家企业,威海—锦州内贸航线也因为货源充足,运行稳定。

  2019年8月,山东港口威海港与山东其他六市港口,搭乘全省港口一体化改革发展东风,各项业务全面发力,强劲发展;同时借助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加快推进,威海港迅速由一个小港发展成“承东启西、连南贯北”的重要交通枢纽。

  “一年多来,我们新增开了威海到营口、太仓、连云港等10条航线,实现了威海港与山东港口旗下四大港口集团集装箱航线的全面贯通;同时,不断增设内陆港场站网点,开通‘宁夏-威海’海铁联运集装箱班列。”山东港口威海港生产业务部部长接铭伟介绍。

  2020年12月22日上午11点28分,在山东港口威海港青威集装箱码头,一个挂有“山东港口威海港第一百万标箱”横幅的集装箱在岸桥的精准操作下,稳稳吊装到货轮上。自此,百年老港威海港跻身“百万标箱港口”行列。

  山东港口威海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连伟亮说,“我们在2020年初即制定了‘六个增量’的目标——向航线开发要增量、向陆港造箱要增量、向港口整合要增量、向业态创新要增量、向链条延伸要增量、向海铁联运要增量。”

  今年,山东港口威海港还将加密现有航线,开发内贸航线,培育外贸航线,进一步拓宽“朋友圈”,力争120万标准箱的目标。(记者 陶相银 通讯员 王丽萍)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