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姓氏谱丨小县令新官上任排场不小,一品大员看不过去了,直接给掳了官职

2021-01-23 22:1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779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明末崇祯十一年(1638)六月十八,在即墨古城西南的郭家巷路北旧宅里,一声啼哭打破了巷子的宁静。添丁的人家是25岁的郭景昌和20岁的周氏夫妇,他们给新生男孩起名为郭琇,这是他们的次子,此后他们陆续又生了两子。郭家也算是诗书世家。郭琇的曾祖父郭师仲,“高才博学,登门受业者甚众”,而后师仲生文耀,文耀生景昌。郭景昌字开先,为庠生,“学识奇伟,诗文卓绝”。在诗书礼仪之家,郭琇从小就生得不凡。

在那个年代,似乎后来的高官出生时都有祥瑞或者奇特的故事。郭琇也有。郭氏第十九世孙郭显平先生在接受即墨电视台专访时,曾在《即墨百家姓》系列之《即墨郭氏》中讲过这个传说,“即墨有个家喻户晓的郭琇传说,也是最为著名的郭琇传说。郭琇当年出生,是在阴历六月份,阴历六月份下大雨在即墨是经常的事情,郭家巷又正好靠着一条大河,容易发大水。当时郭琇出生那个时间,正好下着大雨、发洪水,即墨的一个县官和一个县丞在即墨巡视汛情,就在郭琇家门口避雨,这时郭琇奶奶因为家里生了小孩出门,县官对她说:‘你们家这孩子厉害,门口还站着两个七品、八品的官员,将来这个孩子一定有出息,怎么也得七品八品官’,郭琇奶奶说:‘不用七品八品,一品就行了’。他奶奶觉得七品八品的官职更高,后来还真被奶奶说中了,郭琇成为了一品大员”。不过,郭琇官居的是从一品。

当然,传说毕竟是传说,郭琇出生的场景让记者想起了另一位名人:薛禄。薛武侯出生时,天也突降暴雨,恰巧有两位指挥史奉命稽查沿海军事时路过,在其门外避雨,同样指挥史也感叹“此子日后必定大贵,否则哪得两位指挥史为其护门?”这是蒲松龄老先生写的《阳武侯》一文,与郭琇的出生情节有相似之处。蒲松龄也写过郭琇,系《聊斋志异》中的“公孙夏”记载了一段郭琇去湖广赴任总督途中的传说:“吾乡郭华野先生传有一事,与此颇类,亦人中之神也。先生以清鲠受主知,再起总制荆楚。”传闻讲述郭琇赴任途中,只带了一点行李和四五个随从,身着旧衣,全然不像大官。行进途中,遇到一个新任县令,“驼车二十余乘,前驱数十骑,驺从百计”,和郭琇形成鲜明对比。两支队伍一会儿你先,一会儿我先,交叉进行,对方见郭琇几人碍事,严加呵斥。到了镇上,郭琇命人打听才得知对方只是小小县令一枚,便将他叫来,得知他是出钱捐的官,于是便教训他说:“一个小官,排场不小,如果履任,当地百姓岂不遭殃?你别去了,回去吧!”随后收了他的官凭。“世有未莅任而已受考成者,实所创闻。盖先生奇人,故信其有此快事耳。”这就是蒲松龄老先生眼里的郭琇,奇人奇事!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