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机票低至0.7折,旅客流失2.4亿,航空业这个冬天有点“冷”

2021-01-25 23:3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109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吕华

还有不到二十天,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的首个春节假期将正式拉开帷幕。连日来,全国已有30多个省区市陆续发布“就地过年”的倡议,人们响应国家号召,纷纷取消国内长途旅游甚至是回家过年的计划,这对于本就艰难生存的航空公司来说无疑又是一记重击。

记者调查发现,春节期间,从青岛出发,飞往北京、上海、深圳、南京、武汉等多个城市的机票价格大幅跳水,部分路线的起售价格甚至低至0.7折。疫情之下,航空公司苦熬过了最艰难的一年,旅客流失2.4亿人次,2020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400亿元。航空公司赔本赚吆喝,空姐空少转行再就业,航空业的日子不好过。

青岛出发,机票最低0.7折

往年临近春节,机票的价格都会随着假期出行需求的增加变得水涨船高。而作为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的首个春节,航空业的这个假期特别“冷”。

记者从“携程旅行”、“去哪儿旅行”等多家旅行平台了解发现,从青岛出发飞往北京、上海、深圳、南京、武汉等多个城市的机票价格均出现大幅跳水。据“携程旅行”平台显示,春运期间,青岛-上海的机票起售价最低至1折,青岛-三亚的机票最低至0.8折,青岛-南京的机票价格甚至低至了0.7折。

春节期间青岛飞往全国各地的低价机票

以青岛-上海航线为例,机票折扣最低时,如1月29日当天的最低机票价格只有115元,而当天的高铁票价却为556元,足足比机票贵了441元,即使是最便宜的普快硬座票价也要178元。

而该航线并非个例,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一线城市如青岛-北京、青岛-广州、青岛-深圳,二三线城市如青岛-南京、青岛-宁波等航线,均出现了“春节机票价格低于火车票价格”的情况。

1月29日青岛-上海机票与火车票差价

“2021年最后悔的事情一定是早早买好了机票。”、“本来自己提前买好的机票不仅降价了800块钱,还从没有免费行李拖运变成了免费拖运20kg,一股愤怒直冲我的脑壳。”、“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打开手机看看机票降价没?”……在微博平台,每天都有网友在分享自己关于机票降价的故事,#国内机票不到百元#、#机票卖出白菜价#、#机票促销#、#免费机票#……相关话题阅读量已达10亿。

旅客流失2.4亿,三大主流航司合计亏272亿

疫情防控常态化的第一年,各航空公司经历了生死考验,根据民航局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旅客运输量为6.6亿人次,2020年全年旅客运输量为4.2亿人次。这也就意味着,2020年全年旅客运输量锐减2.4亿人次,同比降低约三分之一。

旅客数量锐减,航班量必然也会随之下降,据航班管家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春秋航空、吉祥航空5家主流航空公司执飞航班总量为170.3万班次,较2019年减少了66.6万班次,同比下降39%。

一方面是上不来的客座率,另一方面是下不去的固定成本。旅客数量锐减、航班量下降减少了收入,但场地费用、维修成本、飞机租金、人员工资等费用却是真实存在的。而这一切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航空公司亏损的加剧。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三大主流航司2020年三季度累计财务状况均为亏损状态,分别亏损101.12亿、74.63亿和96.81亿人民币,合计亏损272.56亿元。

从个股来看,截止2020年末,三家航空公司仅南方航空市值年变化出现正增长,上升13.87%为913.63亿元,中国国航、东方航空总市值分别下降17.14%、10.67%。

其中,中国国航市值蒸发最大,一年内消失225亿元。1月25日14时56分,中国国航股票突然停牌,截至记者发稿,停牌原因未明确说明。

中国国航25日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7家H股上市航司中,华夏航空是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上市公司,2020年三季报总营业收入为33.25亿元,净利润1.71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华夏航空主营国内支线,即距离大约在一小时以内、中小城市之间的非主干航线,在行业大量停飞长途航线的情况下,华夏航空反而具有较强的抗压能力。

没有航班飞,空姐搞副业摆地摊

“我们平时忙的时候一个月能飞80到90个小时,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个月也飞不了一班。”疫情发生以来,从大学毕业后就在南方某航空公司当乘务员的青岛女孩王晴告别了四处飞行的日子,开始过起了居家生活。“没有航班飞,天天在家呆着,日子虽然过得很悠闲,但是也只能拿基本工资。”

王晴表示,自己从2020年二月份开始就基本处于待业状态,八个月之内只飞了两三次。“我们空乘的收入结构是由底薪加飞行时薪的,没有航班可飞的话,我们的收入就只剩下底薪。”据王晴介绍,自己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规模不算大的航空公司,内部职员仅有2000人左右,公司给的底薪本就不高,扣除五险一金之后就只剩1500元左右。

“收入剧减之后,我的很多同事们都干起了副业,有干微商的,也有开小店的。”如今,王晴也在老家青岛某街道摆起了地摊,卖一些自制的饰品,或者偶尔搞搞直播,“这只能当做空窗期的缓兵之计,不能当做正式职业。”

事实上,王晴算是幸运的,没能躲过航空公司破产失业的人也有很多。据全球航空数据公司Cirium显示,2020年期间至少由40家航空公司停止或暂停运营,预计2021年将有更多航空公司倒闭,航空业所有从业人员都在经历着一场“生死劫”。

此前有关媒体报道,澳洲维珍航空一位名叫萨拉露丝夏普的空姐,由于疫情原因失业后,果断脱掉高跟鞋,放弃光鲜亮丽的生活,深入到井下成为了一名矿工;泰国机长维查育,一家人都在航空公司上班,受疫情影响收入暴跌,以至于开始卖起了香肠;菲律宾前空姐Maurice Maureen Avila2020年9月因疫情被公司辞退,先是和男友拖着煤气桶卖煤气,后又加入金融界,开展新事业。

疫情影响之下,转行相当于自救。好的是,摆地摊、卖香肠也好,进矿井、卖煤气也罢,他们们从来没有放弃生活的希望。正如王晴所说:“从前我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做空乘,现在才发现我也有无限可能。”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