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博生:本硕7年早已把青岛当家 过年准备登山俯瞰青岛美景

2021-02-09 06:30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126420) 扫描到手机

一个人留守的鲁俊良,平时更愿意把时间交给实验室。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金震高芳

春节,满满是对家的思念。留下,则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今年留青过春节的队伍中,学生是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发布了春节留校过年的学生人数,跟往年相比几乎是翻了两番。鲁俊良便是春节留校学生的一员。在青岛生活和学习七年,这里早已是他的第二故乡,而春节留校连接起来的,是即将因毕业离开的不舍,以及对家中父母的牵挂。

留校的决定

鲁俊良是辽宁省葫芦岛人,青岛科技大学研究生三年级,所学专业为轻工技术与工程。倘若不考虑疫情因素,他极大可能已经返程,享受与父母的团聚时光。寒假,也是他一年到头,唯一返程的时间。

在疫情背景下,越是临近寒假时间,内心纠结就越深一层。那段时间,围绕鲁俊良最多的问题:“今年,你还回家吗?”那段时间,他频繁地刷手机,关注着疫情的最新消息。满心盼疫情快速好转,自己就能顺利安全返程。当手机推送信息声响起,他拿起来最先寻找的,就是信息里城市的名字。

“我们老家安然无恙,却处于疫情地区中间。返程火车途经河北等地,一路过站走走停停,不可控因素比较多。”他在2020年11月前后,还向华南理工大学提交申请,争取了攻读博士的机会。消息预计春节后传来,届时得奔赴广州参加复试,万一因疫情无法返校,极有可能影响申博进度。忖度再三,鲁俊良决定:留青过年。

对于鲁俊良而言,在外地度过新春佳节,也是破天荒第一次。虽然跟父母进行了商议,在“留青岛怎么住宿?吃饭能有保障吗?这个春节怎么过?”的三连问面前,他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但学校统计留校学生信息时,鲁俊良还是用手机线上报了名。

他记得,留校申请很快得到回应,1月18日就搬到了集中宿舍。“搬家”当天的校园里,因寒假显得有些冷清,但宿舍楼内却非常热闹。从崂山校区赶来的留校生,与四方校区聚在了一起。他发现,宿舍就位于学苑餐厅楼上,楼上住宿、楼下就餐。原本六人间的学校宿舍,寒假期间只安排三到四人,每个宿舍都配上电热油汀,每个楼层都安装着饮水机、洗衣机,暖心周到,温暖如家。

跟鲁俊良同一个宿舍的,还有两名2018级本科生。三人从这里打开话题,很快就变得熟络起来。一切安排妥当后,鲁俊良赶紧联系了家中父母,一五一十地汇报住宿情况,避免他们为不能回家的自己担心。

两个“家乡”

从本科到研究生即将毕业,鲁俊良在青岛生活了七年。

那个最初略显懵懂的少年,早已褪去脸上的稚嫩,变得愈加沉稳和理性,对一座城的爱也更加浓厚。用他的话来说:青岛就是他的第二故乡,青岛科技大学就是他的家。

在他的眼中,青岛与老家葫芦岛很像。同样拥有一片大海,有海味十足的饮食,以及宜居怡人的气候。但在来到青岛读书之前,他的脑海没有青岛的模样,填报志愿时,莫名的亲近感让他有了期待。他选择有关轻工、化工、材料、高分子等自身感兴趣的专业领域,最后成为轻化工程专业一名新生。

青岛读书生活伊始,鲁俊良便爱上这座城。“有山有水有历史,更是一座现代都市。”只要周末不去实验室,他就会约上三五好友,走一走青岛的大街小巷,转一转中山公园,看一看八大关里的风情。比较喜欢运动锻炼的他,还在青岛养成爬山的习惯,足迹辐射崂山、浮山。

2018年本科毕业,他毫不犹豫选择考研,既没有调整专业,更没有变换学校。他说,这座城市给了他太多,包括个人未来发展的方向。鲁俊良本科阶段得到老师关注,帮他坚定了自己的专业目标,决心从事轻工精细化学品领域,为国家环保新材料研发做贡献,直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今年就要离开青岛这个家,鲁俊良的言语中透着不舍。“在这座城市求学和生活,七年里唯一一次留下过春节,反倒成了这段时光里的独特记忆。”他太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走在安静的四方校区校园,呼吸都恨不得更深一些。时至今日,食堂门口的一棵大树上,依然悬挂的注释性铭牌,还是鲁俊良和同学在本科时制作的。这样的铭牌差不多有150块。

寒假留校,他给自己列了新年首登计划,打算去享受站上山顶的一刻,俯瞰这座城市最美的风景,将这座城市一览无余地尽收眼底。再赶一场贺岁档,忙碌之余放松一番。

最近的距离

2月4日是北方小年,学校组织留校学生团聚,大家吃上了一顿团圆饭,还收到爱心满满的年货。活动结束之后,鲁俊良掏出了电话,将喜悦分享给爸妈。自从决定春节留校后,他基本上每天都报平安。

每当说起父母的时候,鲁俊良总低头沉默几秒,“如果现在是研究生二年级,我会毫不犹豫地回家,跟父母享受团聚的时光。”毕竟,鲁俊良是家中独子,父母已经年过半百,头上白发愈加增多,岁月的痕迹爬满脸颊。

鲁俊良也想念老家的一切,往年春节画面仿佛就在眼前。他记得,每年过春节时的春联、福字,都是他和爸妈亲手贴上去的。一家人准备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一边吃着喝着,一边看着春晚,有说有笑。他计划,今年春节就跟爸妈“云相会”,通过视频方式送上新春祝福。

其实,学校对留校学生的关怀从未停歇。导师张恒知道爱徒春节留守,心里始终有一份牵挂。“学校安排的住宿环境怎么样?”“自己在青岛过春节能习惯吗?”“生活上是不是还有什么要帮忙?”张恒时不时就打来电话,或隔三差五到校看望。看着鲁俊良状态不错,他也就放心了。

说起自己的导师,鲁俊良说,师从张恒多年,俩人亦师亦友、关系融洽。导师既在学业上给予指导,生活上又给了他很多照顾。“我们导师平时忙于科研,现在还要分心关注着我,我自己都快不好意思了。”

伴着疫情防控好消息传来,已经有部分学生陆续返程,春节时会仅剩下九名学生。在鲁俊良搬进去的宿舍,现在只剩他一个人在留守。这使得他可以更好、更加沉着安静地从事自己的“事业”。但宿舍仅是港湾,水手总要远航,因此平时他更愿意把时间交给实验室,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归属感。

食堂厨师也是东北老乡,鲁俊良经常可以吃到可口的东北菜。这来自于老家饭菜的味道,是他与老家最近的距离。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