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 ——李学明的明月美学世界

2021-03-01 11:4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9777) 扫描到手机

李学明:

中国当代人物画大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顾问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月亮是美好的象征。人人都喜欢美好。人人心里都有一个月亮,都有一片月亮地。古,今,中,外,我没看见世界上哪一个民族不喜欢月亮,我没听说哪一个人不喜欢月亮。月亮是纯洁的标志,是梦想的寄托。对明月的喜爱与向往,是整个人类共同的情感。

表达对月亮的感情有多种途径,有的人用诗歌,有的人用音乐,有的人用笔墨。在我见过的画家中,没人像李学明那样对明月有着如此澄澈而深沉的情怀,他的生命似乎与明月有着心灵深处的高度契合。不仅他的名字里有“明”这个字,他生命中的月桂、清风、古典乡愁、童年追忆,哪个不与明月紧密关联呢?

读李学明画笔下的明月,我的内心总是涌起别样的情愫。这情愫澄澈而温柔,寂静而渺远,吐纳着来自于时空深处的某种深情。要知道,那里有一个澄明的本体的世界在等待着你。

让我们回到中国画的本体:笔墨,沿着笔墨的赋比兴,走入李学明的明月美学世界。这个美学世界具体可以分为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古典美学层面。

李学明天性里似乎就具备明月气质。他喜欢明月,歌明月,咏明月,观明月,步明月,画明月,对明月有着超乎平常人的热烈。千遍万遍画不厌,不仅画不厌,而是越画越澄明,越画越深邃,越画越广大。这明月,尤其在我们今天这个信息化时代里散发着独特的美学的光辉。

纸上的月,天上的月;笔墨里的月,内心里的月;古典的月,今时的月,皆是同一轮月。

在古典美学里,李学明最喜欢描绘的就是苏东坡的明月,或明月里苏东坡。《上元步月图》,描绘的是苏东坡流放儋州时在上元节那天晚上与友人相携步月的情景。李学明数十年读东坡、画东坡,直直画出了一个在画史里别开生面的东坡,这与他深厚的古典文学和传统文化修养有着根本的关系。要知道,画好一个千百年来众人眼里脸谱化的苏东坡,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啊。

“遗世而独立,抱明月而长终”。明月万古高悬,其背景是宇宙的永恒。李学明画明月,画东坡,不仅意在明月、意在东坡,其笔墨的深度观照,凸显出的是人生的须臾与短暂,这是一种宇宙永恒而人生如寄的哲学层面的慨叹。

月亮地里,古典诗意的铺陈。《承天寺夜游》《夜游赤壁》《明月东上》等作品,都以独特的视角和精粹的笔墨为我们推出了一个童心鲜活的寻月、踏月的苏东坡。这是表达月亮的一种古典方式,更是在塑造一种古典的明月美学。

除了表达明月的古典美学,李学明画的更多、更熟悉、更动情的则是儿时乡间的明月。这是李学明明月美学的第二个层面:乡愁美学层面。

月亮升起来了,大地上流淌着月光的水,它洗去了夏日白昼里的尘土与燥热,教人回归清凉世界。

月亮地里,少年心事的铺陈。月亮地,可游戏,可纳凉,可讲古,可吹箫,可发呆......老故事生新故事,新故事长成老故事,一年又一年,在月亮地里持续发生。

李学明是恋家情结很重的人。他笔下的月亮地,描绘的是广袤的鲁西平原、古老的徒骇河畔,悠悠月色里的那些再平常不过的悲欢离合,那苦中作乐的畴昔岁月。一个板凳,一只小狗,一把蒲扇,野老村儿,望月怀远。成群的村儿玩一种叫做“丢手绢”的乡间游戏。河对岸的树林里,传来“东邻李秀才”呜呜咽咽的箫声。少年的心,飞得很远很远。那时发生在乡村的故事,那时朴实善良的人们,那时岁月的清欢,都一一收纳在李学明的笔墨里,浸泡在他浓浓的回忆里,发酵为乡愁的酒。李学明笔墨里的月色告诉我们,笔墨是一种回忆,更是一种乡愁,是艺术的形式,更是生命的酵母。他不仅用笔墨来表现故乡明月,更在在自己的多篇散文里屡屡写到难忘的故乡明月。《月是故乡明》《月如水》《故乡月明》《明月夜》《明月何时初照人》《故乡明月》《月圆》《月夜箫声》《拜月图》《东邻箫声》《月上中天》《见山堂观月图》......幅幅精妙而到位,幅幅亲切而感人。

人生天地之间,月亮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事物之一,但也是我们最陌生、最神秘、最看不厌、想不透、思不尽的事物之一。千万年以来,源自于人类的潜意识,明月在其自然属性的基础上被赋予了深刻而丰富的人文内涵,成为各种艺术形式歌咏不尽的美好题材。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明月是造物的杰作,它丰盈的体态,它清幽的光明,它渺远的神秘,它的阴晴圆缺,它的东生西落,给予了人类多少浪漫的想象和精神的慰藉,激发了人类多少诗思与画兴,多少诗人、画家、音乐家在月光里登场,书写世间美好的生命历程......海上山间,城里乡野,窗前床前,天涯此时,明月本身就是天地之间不可思议的存在。与乱花纷谢的时候、空堂兀坐的时候一样,月白风清的时候,举头望明月的时候,就是低头思故乡的时候。

在老家莘县的李学明美术馆,一进门,有一幅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大斗方作品《月是故乡明》,让观者不由自主地驻足观望。此作描绘的是祖孙三人月夜纳凉的情景。画中祖孙三人着短衫,背对读者,面向天心圆月,祖父坐一把竹椅,双臂交叉置于秃顶的脑后,脚边放着一把旧蒲扇。个孙子坐着小板凳,一个正襟危坐,凝神静虑,一个微微向左侧身,似在倾听什么。一只小花狗静静地趴在他俩身边。天上地下,中间是高远到让人震撼的空白。即便是对于明月的刻画,李学明也尽量淡化处理,仅仅是淡墨轻写,别出心裁的是,这个画中的明月,是由射灯的圆形灯光打在画面左上角完成的,让人抚掌称妙。画面简约到了极致,但又丰富到了极致,惜墨如金,但什么都在这里面了。这昔时乡间熟悉的景致,这安静而古旧的时光,读来让人十分感动,何也?因为,在这笔墨里安放着的,是你我岁月深处的回忆,是你我再也回不去的童年。月是故乡明。这故乡,是现实的故乡,更是心灵的故乡;是纸上的故乡,更是文化里的故乡,总而言之是我们的精神原乡。

除了以上两个美学层面,明月还是人格完满的象征。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从某种意义上说,宇宙的规律和人生的规律大体相似。表现在李学明画笔下的明月美学还有第三个层面:人格美学层面。李学明先生层为我题写对联:“多留余地铺明月;不筑高墙放远山”,何尝不是这样美学境界的写照?

打开泛黄的线装书,沿着中国人的文化人格一路走来,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诗经里的月亮、楚辞里的月亮、乐府诗里的月亮、古诗十九首里的月亮、唐诗宋词里的月亮......可以看见诗中的月亮,画中的月亮,音乐中的月亮......那都是人们对于美好生命的想象和向往。世界上大约没有一件事物能像月亮那样被寄寓了无穷无尽的情思和天马行空的想象。无论是纤纤乎初月之出天涯,还是半个月亮爬上来,抑或是星汉皎洁满月在天,明月都是夜晚无偿馈赠给人们的礼物。“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天地有慈悲的大心呀!放下一天的忙碌,吃了饭,漱了口,换上宽松的衣衫,步出家门,来到郊外乡野,或在河边,或在山上,或站着,或倚着,或坐着,或躺在草地上,你尽可以让全身神经最大程度地松弛下来,接纳并享受那不花钱的明月与清风,放松地面对自我。何其快哉!何其乐哉!何其福哉!

“今人不见古时月,近月曾经照古人”。日落月升,昼夜交替,茫茫的夜的天宇之中,那一尘不到的明月似乎是打通人间天上的时空的隧道。无论是李白的醉月、苏东坡的步月、辛弃疾的寻(好)月、司马光的苍月、张岱《夜航船》的邀月、张潮《幽梦影》里不同人生阶段读书的明月比拟,还是马远的山中对月、赵孟頫的白沙留月、八大山人的瓜月、戴进的泊月、文徵明的中庭步月、金冬心的月华、齐白石的借山之月,皆为明月前身。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一样的际遇。将笔墨托付给清风明月,那是怎样的旷达与澄澈。

面对李学明画笔下那轮古旧简淡到文化深处和内心深处的明月,我们常常有这样的感受,世间万物皆逃不过岁月的锈蚀,唯有月亮从未生锈,它始终不染一尘,处子一样洁净光明。明月是大光明之象征。明月是夜空的大写意。有明月的夜空是诗思的天空。明月诗思不坏。没有人能消减或破坏明月坚固的诗思。即便是阿姆斯特朗登月,也不能破坏人类对月亮的情怀,那月亮已然是古典精神里的月亮,心里梦里的月亮,是现代科学无法解构无法摧毁的月亮,是任何人动不了、染指不了的精神家园的月亮,只要人类还有童心,还有梦想,还有诗思,还有乡愁,还有心心念念的对于澄澈的敬畏与向往,明月就永远是那轮凝聚着我们人类集体人格的明月。

一代高僧大德弘一法师临终偈语:“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而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大约是我们这个文化里最让人动容的写明月的句子。这是何等完满!这是何等的安详!这是何等的慈悲!满月是人生完满的象征,是心魂安详的表现,是慈悲为怀的寄托。

我常常想,月亮是天心里的泉眼。这眼泉,明澈见底,汩汩不息。这眼泉,涓涓细流,天长地久。月亮照见光明世界,照见举头遥望的我们,月光之水不仅洗涤着我们的脸、我们的眼,更拂拭着我们时时落尘的心台。

月是故乡明。明月千里寄相思。人类对月亮的情感,真是说不完道不尽。那不仅是游子对于现实故乡的思念,更是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文化故乡的思念。画家李学明,文人李学明,将这中国笔墨里的明月美学发扬光大,并藉这月光美学告诉你,无论红尘如何争逐,世事如何变迁,生活如何纷扰,在有月亮的晚上,到月亮下面站一站,我相信,你的人格会圆满起来,你的人生会光明起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一年一度元宵佳节,让我们一起读李学明画笔下的明月,徜徉在这美好的明月美学世界吧......

大凤   辛丑正月十二夜于石头小记草堂

李学明作品欣赏

李学明,1954年生于山东莘县;1978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艺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顾问、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1994年工笔重彩插图《宋小官团圆破毡笠》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1995年参加第二届全国名家邀请展;1996年作品《十叟长寿诀》入选“第四届中国体育美展”;1997年作品《夏夜》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人物画展”;1999年作品《故乡吉日》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2012年参加《水墨泰山》第八届中国画名家提名展;2013年作品《沂蒙丰碑》入选“山东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鹊华秋霁》中国画名家;2018年在广州办个展《我从岭南走过》并出版画集;2019年参加庆祝建国70周年《山东-贵州》中国画邀请展;2020年江苏凤凰美术出版《李学明精品选》中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精选·第四集·全十册。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