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李沧嘉莱多国际游泳健身会所突“关门”老板失联 300多名会员如何维权

2021-03-03 08:18 青岛晚报阅读 (3104343) 扫描到手机

事发的健身游泳会所。 刘卓毅 摄

健身游泳会所的玻璃外墙上张贴的 “升级改造”的通知。刘卓毅 摄

2020年11月下旬,市民贾女士花5000元在九水东路合川路路口一家游泳健身会所办了健身卡,没想到刚上了一节“体验课”,10多天后会所闭门了,只贴出一张手写的告示,称最近在 “装修升级”。令贾女士和其他300多名会员没想到的是,这次“升级”的大门一关就是三个多月。“3·15”到来之际,会员们向晚报反映了自己的遭遇。

是升级?

办卡不到两周,游泳健身会所闭门

2020年4月,市民陈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到“嘉莱多国际游泳健身会所”锻炼。 “当时我交3000元购买了22节产后恢复的私教课,店长是我的教练。 ”陈女士称,她上了两节课后因为家中有事,一直没有去。 2020年底,陈女士准备再去锻炼时,发现会所已经闭门。 “店长不见了,微信、QQ、电话都联系不上。 ”陈女士称,会所在闭门之前,没有任何形式的通知。

2020年初,市民张女士和孩子也在这个会所办理了游泳和健身会员卡。 “当时说是创始会员有优惠,交了3900元。 ”张女士称,她和孩子经常去会所锻炼,直到2020年12月会所闭门。 “门上贴了个通知,说是内部装修升级。 ”张女士称,会所闭门前,没有任何形式的通知。“从12月到现在,一直没开门。”市民贾女士也有一样的遭遇:2020年11月20日,她花了5000元办了健身卡,刚上了一节“体验课”,不到两周后会所就闭门了。

会所闭门后,会员们在健身微信群里开始商量对策。有人把店长电话发到群里,可拨去电话后,对方不接电话。“群里有300多人在维权。”会员张女士称,据她了解,会员中,有的花了上千元办卡,还有人花费上万元购买了私教课。

是跑路?

会员找不到店长,员工们也被欠薪

记者经过查询发现,会所是由一家名为“青岛嘉莱多国际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机构运营。会员们告诉记者,“嘉莱多国际游泳健身会所”的店长姓杨,是一名40岁左右的吉林男子。他们提供了两个杨先生的电话,但记者多次拨打,一个已停机,一个提示“号码不存在”,随后记者亮明身份添加杨先生的微信号,但对方一直没通过。记者在“爱企查”网站查询到“青岛嘉莱多国际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留下的一个136开头的电话拨过去,接电话的女子姓王,自称是“代理记账”并不是公司员工。 “他(杨先生)还欠着我一年两三千元的代理费呢!没想到把我的电话放上去。 ”王女士大倒苦水:自己不仅被欠着钱,还经常有人给她打电话。

记者通过会员贾女士联系上了为她办卡的会所顾问,这名顾问表示,会所拖欠了大家的工资,目前,他已提起劳动仲裁。

记者在“嘉莱多国际游泳健身”的公众号2019年11月刊载内容中,看到了一名“杨教练”的电话。杨教练告诉记者,自己并不是会所经营者杨先生,只是以前的游泳教练,目前已经离职。 “他(杨先生)还欠着我4000多元工资没给。 ”杨教练称,2019年,会所营业的头几个月是盈利的,但到2020年就遇到困难了。杨教练向记者出示了去年6月的聊天记录截屏,他希望店长能及时足额支付他和同事们的工资。

是失联!

被市场监管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3月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合川路九水东路路口找到了这家会所。原址上还挂着招牌,但已是“铁将军”把门。会所门口的玻璃上贴着两张自来水公司的催缴单,显示到2020年12月,会所已拖欠了2100多元水费。还有一张2020年12月1日的通知:12月3日进行环境升级改造,会员有效期正常延期到重装开业当天,最新消息将在公众号通知。但记者关注了“嘉莱多国际游泳健身”的公众号后发现,这个号已经停更了三个月。

记者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后发现,2019年1月,“青岛嘉莱多国际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是杨先生。 2020年12月25日,李沧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 “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为由,将这家公司列入了“异常经营名录”。

“爱企查”显示,“青岛嘉莱多国际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先生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王先生告上法庭。一名知情者告诉记者,王先生是会所的房东。记者从李沧区人民法院了解到,目前案件已经结案。

300多名会员该如何维权?

游泳健身会所闭门,经营者失联……种种情况,让300多名会员无法接受。大家认为,会所要么退掉剩下的款项,要么找个地方让大家继续锻炼。大家曾向公安机关反映,但公安机关表示,这不属于诈骗案件;大家也向市场监管部门反映过,但事情一直未解决;有些会员想去法院提起诉讼,但杨先生一直联系不上、数千元的标的额是否值得聘请律师、耗费的时间精力是否值当等因素,让大家又犯难。

带着大家的问题,记者咨询了山东驰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刘兵。刘兵告诉记者,这是一种典型的“预付卡退卡退费”消费纠纷,其实质是一种违约纠纷。“其实大家完全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问题。 ”刘兵表示,大家首先要做的是,保存好当时办卡的收费、单据和卡等凭证,手机拍摄过的视频和照片、录音等资料也要保存好,以便届时以适当形式提交给法院作为证据。

刘兵建议,如果大家要走诉讼程序维权,可以选出3到5人的诉讼代表,来联系律师进行集体诉讼,“打包收费”的方式更加划算:这样的费用比各自聘请律师的费用总额要低,大家还可以按照标的额的比例来分摊费用。一旦开始走法律程序,法院立案并准备开庭,即便经营者杨先生处于失联状态,但他注册有公司,就有办公地点,法院的开庭传票可以送达或者视为送达,如果届时无人出庭,法院也可以缺席审判。

多部法律法规,拦不住办完卡“跑路”

近年来,预付式消费作为一种新型消费模式发展迅速,在餐饮、美容美发、汽车、健身等多种行业广泛使用。预付式消费解决经营者资金短缺问题的同时,也给消费者带来一定方便和实惠。但有关预付式消费的纠纷也不断增多,经营者卷款“跑路”时有发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近年来,从国家层面到青岛,都有出台过多种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制度,试图规范“预付卡”市场:国家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商务部出台过 《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 (试行)》,2020年,青岛市市场监管局、青岛市商务局、青岛市体育局、青岛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还联合制定并印发过《青岛市预付费式消费合同范本(试行)》,并提出要聚焦群众集中反映强烈的“预付卡退卡退费”等热点难点问题,在全市开展消费纠纷管理服务提升行动。可在此背景之下,还是有类似事件发生。针对预付卡投诉多、维权难度大这一情况,市消保委也给广大消费者发出过提醒,预付消费时应当谨慎理性,提高防范意识。

观海新闻/青岛晚报 首席记者 刘卓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