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这7家山东企业IPO为啥主动撤单

2021-03-04 08:37 大众报业·经济导报阅读 (89297) 扫描到手机

在注册制的大背景下,IPO申报企业的撤单潮来势汹汹——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月底,上交所科创板共受理首发申请企业540家,89家公司终止审查。在终止审查的企业中,83家企业因主动撤材料而终止;深交所创业板共受理首发申请企业546家,58家公司终止审查。在终止审查的企业中,54家企业因主动撤材料而终止。

证监会日前表示,要深刻理解注册制改革的初心和使命,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把好“入口关”,为市场引入优质的“源头活水”。

记者盘点发现,上述137家主动撤单的企业,包含青岛中加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加特”)、华夏天信智能物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天信”)、赛克赛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克赛斯”)、山东泰丰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丰智能”)、威海市天罡仪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罡股份”)、国网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网智能”)以及大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汉科技”)等7家山东企业。

“带病闯关”无异于玩火

这137家主动撤材料的企业,分布在29个行业,位于撤材料数量前三名的行业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25家)、专用设备制造业(24家)、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6家)。这137家企业注册地分布在23个地区,经济发达、上市公司较多的地区,撤材料的企业也较多,撤材料数量前三的省份为广东(31家)、江苏(19家)、北京(16家)。

从中介机构情况来看,共有44家保荐机构存在撤材料的保荐项目。撤材料最多的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撤单企业达12家;其次为民生证券,撤单企业9家;共有25家审计机构存在撤材料的审计项目,撤材料前三名的审计机构为天健(31家)、立信(24家)、大华(14家);共有39家律师事务所存在撤材料的服务项目,撤材料前三名的律所为国枫(17家)、中伦(16家)、金杜(13家)。

随着监管趋严,IPO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导致撤材料的企业数量快速增加,2020年12月到今年2月,撤材料的企业即有80家。

“近一段时间,一些保荐机构、发行人听说要现场督导、现场检查,便火速撤回申请。这说明,相关保荐机构对自身的执业质量缺乏信心,企业对自身的质地也缺乏信心。”南方一家券商的基金经理严鹏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毕竟,拟IPO企业通过“带病闯关”去试探监管方的底线,无异于玩火。

就在2月26日,上交所、深交所强调:对于现场检查进场前撤回的项目,如发现存在涉嫌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保荐机构、发行人都要承担相应责任,绝不能“一撤了之”,也绝不允许“带病闯关”。

中加特在上会前夕撤单

从上述7家主动撤单的拟IPO鲁企来看,情形各不同。

中加特的撤单之举,颇为令人疑惑。据悉,上交所原定于2020年12月3日召开中加特首发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议会议,却不料,中加特及其保荐人招商证券在2020年12月2日,也就是上会的前一天,突然撤回了申请文件。鉴于此,上交所决定终止对中加特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此前,有市场人士指出该公司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收购实控人资产后转眼就要注销、通过关联方采购原材料却不披露关联交易、毛利率奇高或靠关联方垫付成本、故意贬低竞争对手技术指标以抬高自身、研发费用存虚增嫌疑、拒绝披露员工受教育程度等。

中加特是一家专注于变频调速一体机、专用变频器等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维修服务的企业,其实际控制人为邓克飞。邓克飞不仅创立了中加特,而且是华夏天信的创始人之一,后者先于中加特递交了科创板申报材料。

华夏天信此前拟申请登陆科创板,其申报材料于2019年5月31日被受理。同年10月11日,华夏天信回复上交所第二轮问询。同年10月21日,华夏天信向上交所提交了撤回材料申请。接着,华夏天信于2020年6月5日在青岛证监局再次进行辅导备案登记,辅导机构为民生证券。

作为能源行业工业物联网技术的引领者之一,华夏天信于日前完成近2亿元Pre IPO轮融资,由知名基金东方富海领投,青岛国信集团、民生直投、中车基金等跟投。

泰丰智能已三次冲击IPO

泰丰智能的科创板IPO申请于2020年6月30日获得受理,同年9月23日,泰丰智能和保荐人撤回了上市申请文件。值得一提的是,这已是泰丰智能第三次冲击A股IPO。

早在2012年,泰丰液压(泰丰智能的前身)曾披露招股说明书,欲登陆创业板,但此后进度缓慢,最终未能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于2016年4月挂牌新三板,在短短半年后从新三板摘牌,继续冲击创业板。2019年11月,泰丰智能因“战略调整及上市计划变更”,再次终止了上市进程。

公司此次申请科创板IPO,依然无功而返。2012至2020年,泰丰智能三次冲击IPO均未获成功,彰显出公司自身成色的不足。8年来,公司研发投入低、家族控股比例高、应收账款高企等痼疾并未获得实质性改善,或成为其IPO旅程的拦路虎。泰丰智能主营业务为液压元件及电液集成控制系统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

赛克赛斯是总部位于济南的企业。去年6月30日,上交所受理了赛克赛斯的上市申请。同年12月8日,赛克赛斯便向上交所提交了撤回科创板上市的申请,其审核状态变更为“终止审查”。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介入生物材料类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赛克赛斯在止血及手术防粘连类、介入栓塞类及医用封合类等生物材料领域拥有领先技术,部分产品实现“国产首创”和“进口替代”,系细分行业国内领军企业。

大汉科技1月刚撤回申请

今年1月22日,深交所官网消息显示,因大汉科技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深交所已终止大汉科技的发行上市审核。据悉,深交所于2020年7月16日受理了大汉科技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时间仅过了半年,大汉科技便选择了主动撤单。

公开资料显示,大汉科技成立于2001年,位于济南章丘,主要从事建筑起重机械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租赁业务,产品主要包括塔式起重机和施工升降机。公司法定代表人康与宙持股51.22%,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15年11月,大汉科技登陆新三板,2020年4月22日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公司曾因信披违规,先后被股转系统、山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作为国家电网旗下孙公司,国网智能曾在2019年11月接受上市辅导,试图冲刺科创板。2020年9月29日,国网智能撤回上市申请文件,科创板IPO之旅宣告终止。今年1月27日,山东证监局官网的信息显示,国网智能拟再度“冲A”,公司已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

国网智能的前身为山东鲁能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最早成立于2000年,位于济南市高新区。公司聚焦电力机器人、无人机及变电站在线智能巡视系统,致力于打造以电力机器人(含无人机)相关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研发、制造、应用和技术服务平台。

此外,2020年5月19日,上交所决定终止天罡股份的科创板IPO审核,天罡股份的科创板之旅就此结束。彼时,该公司已在科创板排队5个月。

在上交所受理天罡股份IPO材料后的问询中,监管层对公司提出了“违法违规行为”“财务报告存在较多调整事项”等涉及36个方面的疑问。近两年,天罡股份曾受到过两次消防处罚,被罚款合计3.5万元;公司还受到过一次税务处罚,被罚款3100元。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