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哥”还是丁真?“素人网红”们面临的终极之选

2021-03-04 09:11 大众报业·海报新闻阅读 (26761)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拉面哥”还是丁真?素人网红们面临的终极之选

山东临沂费县的“拉面哥”程运付因经营的3元拉面15年不涨价走红网络。随后,不少人专门跑到当地与其合影、拍摄视频或进行直播,严重影响了“拉面哥”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短短几年,网络时代“素人”(指相对专业明星而言的普通人)一夜之间,从“人名”到“名人”的蜕变成为常态,但能热度不减的却屈指可数。无论是精耕细作还是无心插柳,成功的素人网红们总是会经历一条从突然爆红到持续刷屏再到自带流量的发展路线。当流量褪去,素人网红们何去何从?他们需要聚光灯还是不被打扰?

素人网红被改变的人生轨迹

他们一夜成名,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曝光在摄像头之下。

元宵节当晚,“拉面哥”家里十几平米的堂屋被十几位自媒体主播霸占,有的还直播到凌晨,严重影响了他和家人的休息;第二天,为了躲清静,他不得不跑到县城的亲戚家睡个囫囵觉。

走红后,拉面哥开通了短视频账号

在他之前,他的山东老乡“大衣哥”朱之文,已经被打扰了近十年,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群围在他的小院门口,吸引流量。

“流浪大师”沈巍,流浪26年因为垃圾分类在上海街头走红,他热爱国学,也能对经济侃侃而谈。在一年零两个月的网红生涯后,“流浪大师”因遭受网络暴力宣布退网。

清空动态的沈巍

与“大衣哥”“拉面哥”不同,有些素人的走红后,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注定要生活在聚光灯之下。

颜值是素人走红的一大因素,因为几秒钟的微笑,丁真就屠榜热搜,先后带着家乡四川和最想去的城市西藏刷足了存在感,丁真成为了“理塘旅游大使”,成为了“公务员网红”。和丁真之于理塘一样,“不倒翁小姐姐”皮卡晨也带火了西安城。去西安旅游的人,不是在看她,就是在看她的路上。因为颜值,他们被网友选中,最后成为一个城市的旅游名片。

皮卡晨和丁真

因为颜值而红的太多,但是能留下长久热度的太少。鬼屋最帅NPC甘望星与奶茶小哥胡烨韬,都是因为网友随手一拍而引发讨论,为了能保持长久的热度,他们签下公司去学习唱歌跳舞,参加男团选秀,渴望能够在互联网短暂的记忆中留下更多印记。

胡烨韬和甘望星

陡然而红的为什么是他们

在网络空间里,素人网红在短暂的流量狂欢后,宛如昙花一现。究其走红原因,不难发现他们也有迹可循。

1、逐年提升的网络普及率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网民数量已达到9.89亿人,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到了9.6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了70.4%。可以预见的是,在网络提速降费和不断普及的过程中,将会有更多普通人获得成为网络红人的契机。

图片来源于全媒派

2、新型媒介平台的桥梁作用

网络的海量包容性和网友口味的千变万化让越来越多的素人有了成名的机会。竖屏视听模式的普及,让短视频为主体的新型媒介平台开始发力并逐渐脱颖而出,根据分析,大多素人网红的走红均与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和长视频平台相关。

图片来源于全媒派

3、成为消费符号的素人

素人网红原本并非公众人物,连走红都是因为网友拍摄的视频。他们不是内容生产者,却得到了许多内容生产者拼尽全力也无法获取的巨大注意力资源。在观众眼中,他们不只是网红,而是一个被赋予了某个标签的“消费品”。以“拉面哥”为例,他做到了“3元一碗,15年不涨价”,网友是因为他淳朴、真诚精神品质而点赞。

赢取流量vs摆脱围观

素人网红走红,总要面临两种选择:选择一条可持续发展道路继续红下去,还是回归普通。看以上素人网红的选择,我们发现“明星梦”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偶像包袱”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背。

一旦普通人身上的闪光点被打捞,被放置于公众视野中传播,这对其本人良好的德性无疑是一种嘉许。“拉面哥”因其淳朴与善良被公众关注,他希望通过个人努力过上好日子。拉面摊是全家的谋生手段,也是全家人实现梦想的依托。从“拉面哥”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奋斗者的身影。而梦想不容亵渎,希望更不能被流量浇灭。刹住蹭热点之风、刹住过度消费当事人之风,把自媒体创作拉回健康发展的轨道,把正常生活还给“拉面哥”们,不让任何一次点击量建立在他们的痛苦与无奈之上。这是流量时代最基本的素养,也是短视频产业最长远的航向。

网红的产生及一路的发展是互联网娱乐的产儿,也是时代变迁的印记。但网红一代代的更迭中,它似乎始终逃脱不了“短命”的结局。素人爆红的正确打开方式,即摒弃短视而投机的利益,追求一种更为长远健康的发展,最终实现个人与社会的双赢。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