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挹翠武术青年初长成,闯荡青岛为谋生

2021-03-06 23: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321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学武第一天,陈挹翠一大早就从城外赶到城内国术馆所在的东岳庙大门,大门紧闭,直到日上三竿时才开。当时只有教师宋培亭一人在馆,见陈在天寒地冻里等候多时,在雪地里跺脚取暖,心中感动,日后将锁喉枪教给了他。不过陈挹翠真正的老师是上海精武会螳螂拳传人张子扬,跟随他一年多,学了螳螂拳,又跑书店和旧书摊,买了几本相关“破书”来研习,武艺渐精。身体有缺陷,如何习武?同为习武之人的高恒仑表示,习武讲究悟性和感觉,陈挹翠悟性极高,感觉敏锐。陈永胜也说,父亲极聪慧,记忆力好,武术里面的一个套路,别人走两遍,他在旁边看,回家自己一练就会了。

陈挹翠为书画作品盖印章。

1936年,19岁的陈挹翠第一次来青岛,参加武术竞赛。第一场比赛,在穿枪动作中,一时失手,枪飞出一丈多远掉在地上,他不慌不忙地一个跃步前纵,伏身扑腿,顺手把枪抄起,继续练下去。裁判和观众为之惊叹,他拔得头筹,无奈失手明显,识破者抗议这位外来新秀,改为第二名。据陈永胜回忆,这次来青,陈挹翠是和母亲、弟弟、妹妹一起来的,“我姑姑当时才两三岁,不怎么记事,模糊地记得来青岛不久,我爷爷病重,他们又都回去了。”陈挹翠父亲常年在外营生,一年半载才回家一次,家中之事基本全由母亲照料。此番病重,母亲带着陈挹翠兄妹三人返回潍县。1938年,陈挹翠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又带着他们兄妹三人再度来到青岛,投奔自己的兄弟。

陈永胜说,父亲这次青岛来是为了谋生,不过第二次来青,对他来说就像“回故乡”一样。据陈永胜猜测,“九岁之前,我奶奶带着父亲他们住在娘家,后来回了潍县我爷爷家里,但是爷爷在外工作经常不在家,大家相处不太融洽。”或许是出于家庭原因,父亲去世后,陈挹翠的母亲便带着子女来青岛投奔了自己的娘家人,落脚在当时曹县路上的振业宿舍,八平米的房子,住了全家四口人。

在潍县的时候,二十岁那年,陈挹翠被东南镇文昌阁小学聘为武术教员,其间师从仅大一岁的堂叔陈寿荣学习书法、绘画和篆刻。这几项技能成为他初到青岛时的谋生工具,卖过字画,开过印社。都是赚小钱儿,日子清贫,还在火柴厂打工,摆过旧书摊,卖过油炸糕、油火烧。他也在太平镇牛王庙的武术讲习所做拳师,后来陈被聘为教务长,还经考核后被任命为青岛国术馆第二十二练习所所长。

经过十年打拼,逐渐在青岛扎稳了脚跟。1948年,31岁的陈挹翠经人介绍认识了俞淑兰,两人结婚。俞淑兰是即墨人,也是个聋哑人,两岁时因高烧所致。陈在外谋事业,妻子在家理家事,两人在青岛过着平淡安宁的日子,1953年迎来了长子陈永胜,后来再添一儿陈永和一女陈永春,从此长居青岛,成为青岛万千家庭里平凡又不平凡的一份子。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