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一曲《加州旅馆》网络爆红,沉寂多年,“传奇歌手”沙建微在青岛找到“港湾”

2021-03-08 20:1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6197)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实习生 吴云舒

3月7日下午3点,第一次在鹿啦音乐酒吧看到沙建微时,就被他和搭档萨克斯演奏者郭龙合作演唱的《那些花儿》吸引住了。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忧伤的萨克斯、略带沙哑的嗓音,特别有辨识度。鹿啦音乐酒吧也是青岛市首批免费开放的20个室内场所之一,这对像沙建微和郭龙这样的岛城音乐人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在这个平台上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给了我们这些自由音乐人像家一样的避风港”

“烤串杂工”意外网络走红

虽然下午音乐酒吧的人不多,两个人还是安安静静地唱了近两个小时。最开始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的沙建微,有点腼腆,但也积极表达着对能在室内免费演出的支持,回答问题的过程中时不时拨动着琴弦。

在好友郭龙的眼中,“老沙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在音乐上厉害”。 在百度上搜寻“沙建微”三个字,网页就有几十页。沙建微是个90后,他来自云南临沧,“我来自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寨,十五六岁就跟着表哥去深圳打工,在一个小工厂做电子元件,后来觉得没意思,又一个人去了广州,做餐馆服务员。”机缘巧合下,在街上看到流浪歌手的演唱,勾起了沙建微骨子里对音乐的热爱。“从那一刻起,我就想做一名流浪歌手。我感觉这是一个特别神圣的职业,对于我来说,做流浪歌手就是很单纯地做音乐。”

这个布朗族小伙的足迹经过广东、北京、青岛等地,送外卖、流浪歌手,卖烤串……停留时间最长的是在北京,“差不多待9年。”

2011年,还是“烤串杂工”的沙建微,改编并演唱了一首《加州旅馆》,被同事录下来传到网上,打动了众多网友的心,也获得陈羽凡等音乐人的支持,沙建微也一夜爆红,他参加过很多歌唱比赛,包括“央视网络春晚”和各大卫视的节目录制,无论是《加州旅馆》、《故乡》、《飞得更高》、《火柴天堂》,还是《只为了》,只要是他唱的歌,就有属于沙建微独特的味道。

和青岛的气质感觉很“对味”

回忆起这段人生的“高光”经历,沙建微却淡淡地说,“有收获,也有失落。”那时候他才21岁,根本不知道可以这么红,“有点膨胀”。

“火的时候很多公司来找我,签约了一家公司,签了5年,但真签约后却没有再发新的音乐作品,可能我的作品商业价值不够。”站在风口上的“网红歌手”,却紧接着经历了几年的沉寂,这对沙建微来说,“就像过山车一样,很长时间不能适应。”那也是沙建微最低谷的几年,“有时候我一个人在家里,很迷茫,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走,每天吃饭就是一个人下挂面,下着下着就有点难过”。

两年前沙建微来到青岛,“可能和这个城市的气质特别对,海风能把所有的忧伤都吹散了,青岛人特别热情、真诚,没那么多心眼儿,跟我差不多。”

沙建微现在住在市北区,“平常我也是个宅男,不太出去逛。因为一般的演出都在晚上,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白天中午才起床,下午一般就是弹琴、练歌。”

参加音乐比赛收获好友

沙建微说自己喜欢唱许巍、朴树、汪峰、迪克牛仔的歌,记者第一次采访他时,他和好友、萨克斯演奏者郭龙刚刚演唱了《那些花儿》。“我们都在全职在做音乐,是音乐认识的,虽然在不同的地方唱歌,但都会抽个时间聚在一起,分享对音乐的感悟。”

好友郭龙是土生土长的青岛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透露,“我和老沙认识两年,因为音乐相识,我俩性格截然不同,他比较内向,不太爱讲话,特别稳,我们性格互补,音乐上惺惺相惜,互相都看好对方的那种,现在就成了很好的兄弟。”郭龙和沙建微平常并不在一起演出,“他在红尘客栈,我现在是在胶州的天使音乐餐厅。“这两天就是一块儿喝酒、聊天”,在郭龙看来,无论是从音乐的角度和做人的概念上,“老沙都是非常佛系的那种”。

去年在第30届青岛国际啤酒节青岛最动听—山音海乐“激情夏季”原创歌曲比赛中,沙建微获得金奖。当天晚上沙建微还参加青岛市歌舞剧院的“云上歌王”录制,过关斩将的他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晋级挑战。谈及青岛本土音乐的发展,沙建微说,本土音乐的耕耘需要根植青岛本身的土壤,让更多的音乐人在青岛找到自己的梦想。

记者手记:

在青岛找到驻足停留的“港湾”

在这次采访的“街头艺人”中,沙建微是比较特别的一个。他不是青岛人,却在这座城市找到了可以驻足停留的“港湾”。

他的经历很传奇,去过很多城市,做过很多工作,因为一次偶然的演唱成为“网红歌手”;他也迷茫过,从爆红到沉寂,他走了近10年。在青岛,他收获了几位知己好友,也有了相对稳定的演唱场所,还参加了几次青岛市比较大型的比赛,他的眼睛里又有了光,“虽然追寻音乐大部分时间都是孤独的,但在这里,我又找到了音乐梦想。”

青岛16个艺术街区和20个室内场所的免费开放,对像和郭龙这样的岛城音乐人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能在这个平台上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都要靠音乐来生活,以前大多在户外演唱,有时候天气不好就不能出来了。现在又多了室内演出的选择,刮风下雨也不会有影响,让我感觉更温暖,给了我们自由音乐人像家一样的避风港”。

郭龙则认为,艺术街区和室内场所的开放,给了岛城音乐人展现本土原创音乐的平台,“我们可以更多地创作发布新作品。”鹿啦音乐酒吧负责人朱永茂也表示,“我们敞开大门欢迎青岛的音乐人来演出。”

记者获悉,首批开放的20个室内场所包含了商场、美术馆、音乐吧、地铁站等区域,艺术爱好者进驻场馆不需缴纳任何费用。演出地点涵盖了青岛各个区市,其中有华润万象城、伟东乐客城、丽达购物中心等大型商场,也有嘉木美术馆、鹿啦音乐酒吧等时尚地点,还包括红树林度假区、鲁邦精品百货等时尚去处。同时,还协调了青岛北站、五四广场、李村等地铁站,允许艺术爱好者进驻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