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变“人不理”?狗不理疑退出京城,“王府井视频风波”男主:这可别怪我

2021-03-29 23:2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2679) 扫描到手机

“竹板这么一打哎,

别的咱不夸,

夸一夸传统美食狗不理包子。”

2000年春节联欢晚会上

郭冬临一首旧曲新唱

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狗不理包子

一夜之间

狗不理包子成了天津包子的标杆

今日

一则热搜引起网友们讨论

↓↓↓

发生了什么?

狗不理官方承认的北京最后一家门店

北京总店(前门店)大门紧闭

其门店“狗不理”招牌的位置已空空如也

门口贴着“店内装修”的字样

据狗不理北京总店(前门店)周边

其他门店工作人员介绍

狗不理前门店已关闭近半个月

虽然门店贴有正在装修的纸条

但是门店内也没有太多装修动静

2020年被取消加盟资格的王府井店

则更换新的招牌“京门马记包子铺”

继续开店卖包子

除了门头发生了变化

其店内装修、桌椅、产品、服务模式等

和此前如出一辙

根本没有做出明显的改变

至于“正在装修”的北京前门店

是否会重新开门营业

狗不理集团某负责人称:

“目前我们还在考虑之中。”

目前狗不理共有17家门店

除北京前门店以外

其余16家门店均位于天津

不过,根据大众点评显示

目前天津的多家狗不理门店

和如今的狗不理前门店一样

已经显示“暂停营业”

相关话题冲上热搜后

不少网友表示

一手好牌被打烂

有网友表示:

口味不行是硬伤

而且还很贵

而去年亲身体验

大众点评上低至2.8分的

狗不理王府井店的 @谷岳

29日也转发了微博表示:

“这可不怪我啊。”

当时他在品尝包子后

认为“感觉里面全是肥肉”

“特别腻”

并称“100块钱两屉有点贵”

面对吐槽

没想到这家店迅速发声明称

视频侵犯了名誉权

要求有关微博账号和制作人员道歉

还表示已报警

随后不久

该声明及发布声明的账号

均被删除

消息一出

广大网友们提出疑问:

以后吃完饭

还能不能在网上发表评价了

2020年9月15日

狗不理集团通过官方微信

发布声明回应此事:

“狗不理王府井店”为2005年狗不理改制前的加盟店并存续至今。

狗不理集团改制后,为了维护品牌美誉度和保障食品品质,狗不理集团坚持以直营为主,截至目前已陆续收回各地加盟期满的80多家加盟店;其中北京原有12家,收回11家,仅存此一家加盟店。

狗不理集团方面表示,由于该店严重违反了狗不理集团企业品牌管理规定和与狗不理集团签订的加盟协议相关约定,严重损害了狗不理集团名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狗不理集团从即日起,解除与该店加盟方的合作。

就在前几日

多家媒体爆料

企查查APP、天眼查APP显示

狗不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于3月17日变更经营状态为注销

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

  企查查APP显示,天津狗不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于3月17日变更经营状态为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该公司曾于20年11月25日进行简易注销公告,该公司唯一股东为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而狗不理官方在当日

就发表了情况说明

称其连锁店因经营达不到预期

集团决定关闭并注销该店

而非网传“狗不理被注销”

↓↓↓

       今年初,狗不理集团董事长张彦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今后会将发展重心放在食品工业及电商业务方面,同时在减少店面数量的基础上,做好留下的门店。

       与此同时,狗不理将更多精力放在线上,预包装包子和各类预包装食品已然成为狗不理眼下的发展重点。

  狗不理曾于2015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但自2020年5月11日起终止挂牌。在退市以前,狗不理包子交上了最后一份年报。2019年的财报显示,其全年营业收入为1.55亿元,净利润为2424.58万元,毛利率为37.99%。

  从2017年到2019年,狗不理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08亿元、1.29亿元和1.55亿元;净利润分别是1821万元、2068万元以及2425万元,毛利率分别是39.80%、39.26%以及37.99%。

  光从数据上来看,狗不理的业绩是在逐年上升。单细分到经营层面上来看,速冻包子是狗不理最赚钱的产品。

  以2019年的财报数据来看,速冻包子贡献的营收达到了6398.62万元,占当年营收的41.34%。

速冻包子贡献了超过四成的营收,而门店经营大约只贡献了20%的营收。

据狗不理的财报,其旗下的连锁餐饮酒店等是主要产品的重要销售渠道,其中,该渠道在过去三年完成的销售额占比分别是23.4%、20.4%和20.3%,逐年下降。

随着线下餐饮酒店的收缩,其速冻食品的销售理应是继续下降的。但是根据狗不理集团的回复,狗不理集团2021年1月-2月的营收同比增长38%,春节期间同比增长4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基金报、东方网、北京商报、新闻坊、网友评论、中国新闻网、21世纪经济报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