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离“莫干山”有多远?山美海美吸引资本介入 各自为战还盼抱团弄潮

2021-04-08 06:21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47782) 扫描到手机

◤坐落在崂山的“隐居西山”民宿。 ▼从“隐居西山”内部可以看到山海一景。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高芳 谷朝明

明有数据显示,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民宿搜索指数是酒店的133倍,迅速扩张的网红民宿,逐渐取代许多人心中酒店的地位,成为出行住宿的首选。《2019中国大陆民宿业发展数据报告》显示,青岛的民宿数量位列全国第五名,排名前十的城市还包括重庆、北京、西安、成都、广州、武汉、上海、秦皇岛、杭州等。青岛有着不可替代的旅游资源,老城区百年建筑,5A级风景区崂山,迷人的海岸线,使得青岛发展民宿有着先天优越的自然硬件条件,“青岛的民宿业还处在起步阶段,还有很大的潜力空间可以挖掘。”这是民宿从业者的普遍认识。

“开一家成规模的民宿成本是很高的。”崂山“隐居西山”投资人之一李斌介绍说,网红民宿要打造一步一景,一座老别墅或者崂山几间民房的装修成本都在500万元以上。其次是人员成本高,标准化酒店打扫十几间房,聘用一个保洁人员。民宿只有几间房,也需要聘用一个保洁人员。酒店房间多可以分摊人工成本,民宿的人工成本则更为昂贵。“一个好项目是需要资本推动的,行业要想发展壮大,没有资本推动是不行的。成规模的民宿必须得有资本介入,才能做成网红店。”

近年来,民宿成为风口,吸引各路人才和资本进场。生活方式众筹平台“开始吧”就凭借民宿众筹,成为国内领先的众筹平台。一年多时间,有近400个民宿项目在“开始吧”上线,95%的项目众筹成功,总认筹额超过15亿元,实际认筹额达到10亿元,平均每家民宿拿到约250万元。

根据“开始吧”提供的用户画像,这些共建人70%为女性,大部分在25~45岁之间,用家庭闲散资金投资,单个项目最高投资30万元,最低1万元,是典型的普通投资人。

此外,提起民宿,不得不提莫干山,它是中国内地民宿的起源地,与青岛有许多相似之处。其一,历史上,都是名人的度假胜地,留下不少诗歌、建筑,这与青岛极其相似。其二,两地都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莫干山有“江南第一山”美誉,青岛也拥有“海上名山第一”之称的崂山。其三,大量的村民旧房改造成为民宿,这与崂山又极为相似。

有如此多的相似点,青岛与莫干山民宿业发展的差距在哪呢?

李斌说:“崂山对比莫干山,山海自然风光更胜一筹。但是崂山对于民宿业发展来说,交通方面配套设施不是很完善,像村里的路一般都很窄,一到春季赏花季,游客们都堵在进山的路上了,这部分的工作需要政府出面去完善。”

崂山民宿协会会长董延光表示打造一个有规模的网红民宿,必须有资本进入。政府对外来资本进入的政策还需要再细化一下,制定出全面系统的细则,敞开大门做生意,打通投资通道。其次,民宿要有一个标准,就像酒店一样评星级的标准。每一个标准对行业内提出要求,对外形成定价体系。“从青岛的整体旅游环境来看,还是依靠沿海一线的自然景观为主,而去莫干山旅游的人中,大部分只是因为民宿而去的,民宿周围的配套设施、业态布局成为留住人的关键。”

“莫干山是一条线路,民宿分布比较集中。但是青岛的民宿是分片扎堆的,老城区一片,崂山一片。单就崂山来说也是不成片的,因为崂山线路分南线、北线、中线三条线路,崂山本身的旅游景点就不集中,民宿更是散落在这些景区的附近位置。”李斌认为:青岛的民宿各自为战,没有形成统一的品牌效应,“进入崂山后,位置‘不好找’是游客们普遍反映的问题。能不能由政府牵头,出一本民宿旅游地图手册,把这些网红民宿的位置都标记在地图上,在火车站或者飞机场进行推介,这样方便了游客查找,也方便打造青岛统一的民宿品牌。”

评论丨民宿“混好圈”才能留住客

半岛评论员 高书华

清明小长假,青岛旅游业强势复苏,共接待游客144.98万人次,过夜游客占33.89%,同比增长670.23%。能留住近处游客,除了星级酒店,各类民宿也功不可没,尤其是网红民宿,一房难求、定价赶超星级酒店。

数字部分消解了之前旅游业“不能留游客住一宿”的担心,让旅游业信心大增,有人描述中国民宿业的市场前景,大蛋糕值几百亿,但青岛能分到多少呢?这是从城市管理者到民宿从业者都需要仔细思考的问题。

近10年以来,民宿业在中国发展迅速,对地方经济的拉动权重呈不断增长态势。青岛民宿业发展迅速,具备一定规模、有一定管理服务水平的旅游民宿超过200家。《2019中国大陆民宿业发展数据报告》显示,青岛的民宿数量位列全国第五名。民宿业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这是民宿从业者的普遍认识,也成了地方发展经济的重要抓手。比如乡村旅游和老城复兴,都瞄上了民宿这个朝阳产业。

位于崂山北宅的凉泉理想村,正在将废弃20多年的老村打造成民宿特色旅游村,先期改造运营的特色民宿,清明节天天客满,对于后续发展也充满想象,引进了设计师工作室、咖啡吧、乡村酒肆、艺术工作室等,多种业态互相影响,迸发出新的生命力。同样的还有崂山的东麦窑社区,由政府带动引领,用居民闲置的石头房子发展民宿产业,构筑了山-海-村独具特色的品质乡村空间布局。年接待游客达三万多人,社区居民纯收入已达3万多元。

而在中山路片区复兴的蓝图上,两处精品民宿早已被列入发展计划。将于6月底开街的宁阳路片区首批项目中,傅炳昭的旧宅宁阳路17号,将引入高端民宿。另一所高端民宿酒店也在装修改建中。这两处民宿酒店将成为中山路步行街的网红打卡点,成为中山路老城复兴的助力之一。

青岛网红民宿靠特色留下了客人,或因山海乡村特色,或因老城百年建筑,或因管家式特色服务,理念都走在前列,其经营人也因为一肚子情怀而引得客人好感,好评无数。比如炒茶的、种花的,再就是在民宿装修风格上下功夫,一下投入几百万的也不在少数。

但差距是客观存在的,人们想去莫干山,是为了体验那里的民宿,而人们想来青岛,首先是为了看海和山,其次才是体验特色民宿。为何会这样?不同之处在于莫干山打造了一个“旅游生态圈”,数十栋树顶别墅、夯土小屋、跑马场、游泳池、餐厅、会议中心、SPA康体中心、有机农场和活动中心……丰富的业态为整个莫干山注入了活力,一座山拥有的业态就能撑起3~5日的游玩,这才能留住游客过夜。

再看青岛,想要客人多住几天,必须要有能让客人沉浸其中的旅游项目,单靠情怀已经不够。这就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加强管理、完善相关设施和业态建设。比如崂山,除了爬山、出海,应该有更多更丰富的新型业态,从而大大提高崂山的整体经济价值和影响力。

业内人士认为,青岛民宿业分布较散,老城区一片,崂山一片,西海岸一片。民宿各自为战,没有像莫干山一样形成统一的品牌效应。其实,民宿业内人士也意识到这一点,比如位于大学路街区的民宿业人士为了留客,从去年开始就着手打造“文化业态”,咖啡店、话剧场、市集等多种经营业态相互搭配,形成一个小型“生态”,组合拳引流。

业内自发引流,自然不如在政府主导下的大型引流效应,具有宏大叙事的效果。如果每处民宿集聚地都能在政府引导下,形成各有特色的旅游业生态圈,如果当人们想到青岛,除了山和海,还有众多精品民宿的时候,民宿业就真的OK了。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