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图说 | 邵丽珊:“居家留学”一年半 被迫成长的日子

2021-04-15 15:2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730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胡蕾

“你还没毕业?”

“对,大四,在俄罗斯留学。”

“什么时候回俄罗斯?”

“不知道……”

“毕业之后怎么安排?”

“还没想好……”

一场“被安排”的相亲饭局上,青岛姑娘邵丽珊有些尴尬地回答着男生抛来的问题。这几句常见的寒暄,在“居家留学”的这一年多,她已经被亲戚朋友们问了无数遍,但每问一次,就仿佛在她纠结的心里又补上了一刀。

今年25岁的邵丽珊,高中毕业就去俄罗斯留学了,先读了两年语言,之后上大学,学的是自己梦想的设计专业。和所有青春洋溢的姑娘一样,邵丽珊爱美爱玩爱四处搜罗美食,在圣彼得堡这个美丽的城市,享受着美好的大学时光。

疫情仿佛是一道残忍的分割线,把邵丽珊的大学生活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段。2020年1月,大三寒假回国之后,邵丽珊一直没能回到学校。转眼,已经是大四下学期了,她对回去早已不再奢望,“能顺利毕业就行吧!”

刚回国时,邵丽珊还盘算着,在家过了春节就尽快返校。但没想到,一场来势汹汹的疫情,让她不仅没能出国,甚至有段时间连家门都没敢出。“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宅在家里,心想过一阵应该就好了,不会耽误学校的课程。”

一等再等,眼看着假期结束了、学校开学了、远程上网课了……“按道理,签证过期之前我是有机会回俄罗斯的,但是,家里人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在国外,身边也没有同学贸然回去的。”邵丽珊说,这种观望等待一直持续到去年10月份她的签证到期,由于学校一直没有给留学生们发邀请,导致不能续签,她就“彻底”留在了国内。

“大三的课程挺多的,基本上每天都在家里上网课、写作业,有时候还要倒时差上课。”邵丽珊说,“居家留学”的日子刚开始还算充实,但自从去年下半年升入大四之后,学校的课程突然少了,整天宅在家的她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闲人”。

父母平时都要上班,朋友们也大多工作了,无所事事的课余时间,邵丽珊会偷偷地上网查查招聘信息,“随便查一查,看看学设计能找什么工作,在青岛有哪些工作机会,总不能一直在家里闲着吧!”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在青岛找工作其实并不在邵丽珊的规划范围内,或者说,只占了一个很小的可能性。“我想过继续读研究生,也想过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工作,毕竟学设计到大一些的城市机会更多。”

之所以开始有这样的念头,源于心里不断滋长的焦虑。“居家留学”的日子里,邵丽珊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另类”了。很多在国内上学的同学,都已经毕业或者在读研究生。而她,各方面的“节奏”都比别人慢一些:“人家毕业了,我没毕业;人家工作了,我没工作;人家都有对象了,我还没对象……”邵丽珊说,25岁的她,也开始憧憬自己工作挣钱养活自己的日子。

终于,去年11月,邵丽珊如愿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在青岛当地的一家报社做实习生。“我一直对报社、对记者行业很好奇,想体验一下,也增加一些生活阅历。”邵丽珊说,在这家单位,她跟着同事去采访、学着写新闻稿。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不知道跟采访对象聊什么而感到尴尬,因为憋半天写不出像样的稿子而沮丧,但整体来说,这份带着新鲜感的工作,让她觉得日子不再无聊。

“有的同事比我还要小一两岁,已经是合格的职场人了,明显比我成熟,能力也更强一些。”邵丽珊说,虽然她看同事的目光带着羡慕,但也能感觉到这份羡慕是相互的,“也许这就是‘围城’吧,我盼着工作、盼着独立,但在已经工作的同事们看来,多读几年书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都还鼓励我继续深造。”

那么,究竟继续读研还是选择工作?邵丽珊又没了主意。

2021年的元旦,闺蜜们约着一起跨年。“本来开玩笑说,有对象的都带着对象,但她们三个都有男朋友,就我一个单身,最后为了照顾我的感受,大家都没带‘家属’。”邵丽珊说,2020年的最后一天,她们四个女生找了个地方,一起谈天说地、畅想未来,等待着新年的钟声敲响。那个夜晚,大家开心地笑着、闹着,忘记了时间,似乎所有的烦恼都离她很远,但邵丽珊知道,“焦虑”这个不安分的家伙还是会不时从心底冒出来,“毕竟,又老了一岁!”

在亲戚长辈眼里,邵丽珊也是一个“另类”。“在我姥姥这边,表哥表姐要么结婚了,要么有对象了,每次一大家人一起吃饭,我就是被催的那一个。”邵丽珊说,趁她在国内这些日子,长辈们不止一次给她介绍了对象,有时候,她不得不去参加那些“相亲饭局”,这让她有些苦恼。“在国外上学的时候,生活非常简单轻松,但现在,虽然还没毕业,但在家宅了一年多,很多事情就被堆到了眼前。”邵丽珊说,她是个喜欢走一步看一步的人,很多未来要面临的人生选择,她都习惯性地拖延着。但“居家留学”的日子,催着她更早地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生活中我们渴望有些仪式感。比如,用一场隆重的毕业典礼,宣告学生时代的结束。但生活没有给邵丽珊这样的机会,在等待、观望与焦灼中,她的毕业季已经近在眼前。熟悉的画室、熟悉的校园,还有没来得及告别的出租屋,都已经悄悄淡出了她的生活。

“听说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同学们都会穿得隆重一些,男生穿西服,女生穿晚礼服……其实我早就开始期待了,想象着那一天的场景。”说这话时,邵丽珊的脑海里仿佛浮现出那些美好的画面,但很快,目光回到现实,她的语调明显低了下来,“不知道学校还会不会办线下的毕业典礼,当然,不管办不办的,都应该跟我无缘了。”

经典电影《毕业生》的结尾,追求自由的男主角拒绝了与成人世界的妥协,选择了逃离,但在随意选中的那辆车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要去向何方……也许青春永远伴随着迷惘与惆怅,有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期待,有面临抉择的犹豫不决,更有对不可抗因素的默默接受,不管怎样,在邵丽珊的心里,“居家留学”的这一年半,她始终在努力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