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死蜱随便买 追溯电脑蒙层灰!《问政青岛》关注市农业农村局工作推进情况 老问题未整改新问题触目惊心

2021-04-29 06:39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122986) 扫描到手机

莱西市院上镇等地的农田灌溉设施成了摆设。 

农民守着不能用的灌溉设施,浇地却只能自己想办法。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4月28日晚,《问政青岛》继续上线为岛城市民撑腰。在当晚的问政中,重点关注农业农村局的工作推进情况。当天的问政可谓针针见血,其中对于高标准农业设施建设中存在的问题,此前在《问政青岛》中关注过,问题仍然没得到整改;而对于农药的购买、使用、包装回收等出现的乱象,更是触目惊心;同时问政关注了家禽家畜养殖打疫苗、农业信息化建设“看上去很美”等乱象。

农田水利设施成“摆设”

水利设施是农业生产的基础保障,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设施。但在问政调查中发现,很多高标准建设的农业设施成为摆设。近日,平度市白沙河街道巡寨村的村民眼看着小麦到了拔节抽穗的关键时期却浇不上水,更让人难以捉摸的是,明明井里有水,但投入大量资金建设的高标准供水设施却拉不上电,供不了水,浇地还得居民自己想办法。而这种情况还不是个案,在莱西市院上镇张官庄村,村民说水利设施建起来就没有用上过,“真是浪费,白花钱。”对此,莱西市农业农村局答复,这事儿得找当地镇街。

建好的高标准水利设施,农民想用却用不了,该出面解决的只有属地政府吗?而就在一个多月前的调查中,面对同样的情况,莱西市农业农村局农田建设服务中心负责人刘永亮答复,要求镇街进行排查,倒排工期,限期整改。

这个钱白花了,“农民说得对,这个事儿确实是不应该发生的。”市农业农村局局长由翠玉表示。

而这个问题也是此前《问政青岛》中关注过的问题,问题依旧。不仅如此,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发现,有重点农业设施在建设中缺乏管护,造成有当地居民不小心受伤。而对照本市高标准农田安全生产管理指导意见,像这样的危险部位未按要求设置安全警示标志的,已经属于较重的违规行为了。

问政中,两地的农业农村部门相关负责人都进行了解释,对此由翠玉表示对其回答并不满意,“同时也反映出我们局里在抓这项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她认为,前一个阶段该局对高标准农田建设也进行了检查,发现了13个共性问题,包括当天曝光的这几个问题,都在进行制度推进。

对于这个问题,特邀观察员陈维民表示,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是小麦急需浇水的季节,结果高标准农田项目是摆设,要电没电,要水没水。“这是在助农还是在误农,是在惠农还是在坑农?尤其是我们以前的节目已经问政了的问题,有关部门也做了承诺了,结果最后没解决,这恐怕很说不过去了。”

农药追溯系统电脑蒙灰

为了保障食品安全,农药从流通到回收,我国都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尤其在流通环节,明确实行农药经营许可制度,经营者要建立采购台账,消费者则要实名登记购买。然而有群众举报,很多农资店依然在违规销售。同时田间地头随处可见废弃的农药包装,也对生态环境埋下了隐患。

在问政调查中,记者发现,被农业部列入农药限制使用名录的毒死蜱,很容易在不少药店内买到。不仅如此,让实名登记流于形式的还有技术上的倒退。2014年本市开始建设农药追溯体系,消费者购买农药时,农药经营者进行扫码,并输入购买人信息,数据实时上传到农药追溯平台。但在不少药店,这些追溯终端的电脑却蒙上了层层的灰,药店表示电脑坏了后找相关部门来修,却一直没有人来。

失守的不只是流通环节。在很多区域的田间地头,农药瓶乱扔的现象比比皆是。当地百姓甚至对此认识不够,将农药瓶随便当普通垃圾扔掉。2020年11月,本市实施青岛市农业废弃物管理暂行办法,提出建立健全三级回收体系,确保实现农药包装废弃物应收尽收。但在一处回收点咨询是否可以回收农药,直接遭到了拒绝,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收够数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市农业行政执法支队支队长沙剑林表示,“这个情况我们是了解的,因为当时我们建追溯系统的时候,新的农药管理条例还没有出台,新农药管理条例出台之后,原来的制度设计与新的能源管理条例是不太吻合的,所以这件事我们正解决。现在老百姓通过传统的电脑平台来进行追溯,其实并不便捷。” 

诡异的是,在追溯系统官网上,只有几家农药店的记录在更新,但记者购买的农药一直没有出现在系统中。“(这个系统)曾经一度发挥过作用。”沙剑林在谈到农药包装残留问题时说,全市一共设了340家回收点,每个回收点是有回收数量任务的,但同时还要考核其所负责的区域有没有应收尽收。

对于以上回答,由翠玉再次表示“不是很满意”,她说,“老百姓最关心的是农产品质量安全,关注了药瓶子,就关注了农产品质量的命根子。”

对此线上观察员杰文津表示,以电脑追溯系统案例为例寻找问题所在,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为了装一个所谓的查询系统,弄了一整套电脑,价值肯定不菲,很快就不能用了。这个项目在启动的过程当中一定是有报批的一整套手续,谁负责质量,谁负责经销,谁负责采购,循着这个就能从答案里面去找问题。”

对于农药瓶子乱丢的问题,他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不作为问题,在回答中表示有两个指标可以来衡量农药包装回收的考核,但是两个指标没有一个发挥出来作用,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我们在设定监管机制和标准的时候就已经出了问题。

农业信息化,看上去很美

在随后的问政中,关注了家禽家畜打疫苗的问题。家禽家畜在养殖中都需要打疫苗,从2016年开始本市实施动物疫病强制免疫先打后补政策,由畜禽养殖场养殖户自主采购疫苗,自行开展动物强制免疫,打完之后财政直补到位。但真金白银的补贴在实际操作中却受到了冷落。跟打疫苗一样受到冷落的还有农业信息化推进中的一些设施、措施,让农民无所适从。

让农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用信息化提升农业发展水平,是实现乡村振兴的有力抓手。近年来,本市农业农村部门通过搭建大数据平台,建设益农信息社等方式,畅通农村信息渠道,助推农业发展。然而有群众反映,有的信息化项目竟然好看不好用。

在问政调查中发现,在农资店推进的益农信息社成为很多人吐槽的对象,原来在工作人员上门安装了标识牌和电脑后,却没了动静,设备也成了摆设。

对此线上观察员杰文津不禁问道:你当年在装这个系统的时候,规划在哪里?管理效能在哪里?这是需要好好去反思的问题。“我们曾经做过调研,现在全国的各地方政府系统当中,维护管理使用都遇到类似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条块职能部门之间互不打通的问题,另外一方面也确确实实是我们没有真正去理解信息化。”他说,我们对于信息的取得、使用、分配、再利用的整个过程,都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系统体系。

他还提醒,在执政中对于设备购买兴奋应有一种强烈的警惕,特别是那些要花大钱的系统、设备很快又用不了的,其中要么有巨大的隐患,要么存在巨大的浪费,不管是哪一种,都必须有人出来负责任。

特邀观察员陈维民认为,我们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认识不到问题,或者是说我们面对问题的时候推诿扯皮,文过饰非,这是可怕的。他说此次问政的4个案例,背后深层的是形式主义在作祟。

在总结中,由翠玉表示,案例感觉反映的是工作问题,实际上背后的是作风问题。“今天来问政,给我一个很好的启发,我想对于我们来说重点在于转变作风方面,要对我们局里的39项工作全部回头看,让党的政策真正在农村落地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