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跑友谈越野:失温、悬崖、疲劳和黑夜中的未知因素都让人恐惧

2021-05-23 16:5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922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5月23日一大早,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多人死伤的消息让无数跑步爱好者扼腕叹息,在很多跑友交流群当中,大家都在谈论着此次越野跑的相关情况,越野赛到底会出现哪些危险?为何又有那么多的人去挑战难度如此大的比赛呢?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了青岛多位参加过越野赛以及山地搜救的相关人员了解到,无论是参加山地越野赛事还是普通的登山活动,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失温已有多案例警示

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的悲剧发生之后,大家对于大自然有了新的了解,根据相关气象资料显示,当天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出发点的天气不算极端,风力在4-5级左右,温度也只是从10℃以上掉到了7℃上下,但在海拔高一点的位置,天气则完全不一样了——由于冷空气在22日中午之后剧烈南下,在稍高一些的位置,风速显著大于地面,温度也远低于地面,高海拔地区午后则迅速降至0℃以下,加上下雨,让参赛选手们的比赛变数增大。曾为各类马拉松比赛提供保障服务的李波曾经多次参加过越野比赛,李波谈到,中暑和失温,是出现极端天气容易发生的事。

青岛市救生协会山地救生救援队总队长赵希勇同样曾经给各类越野马拉松赛事做过医疗保障,谈到失温问题也是很严重:“这类比赛一个最大的危险就是降温后选手失温!而且这个失温是野外的一大杀手,很难救治!下雨,降温,结冰,湿透了体温迅速流失,暴露在风雨中的环境下很难解决!而且参赛的选手为了更快的成绩往往都会轻装上阵,也不太可能做更多的物资准备,组办方如果再忽略了天气情况,那么很容易出意外。”赵希勇作为一名攀岩高手在青岛攀岩圈内十分有名,近年来曾经参加过无数次山地救援行动,被赵希勇救下的登山爱好者可以说数以百计,结合自己的经验,赵希勇表示五月底的天气虽然逐渐转暖,很多人在爬山的时候在山下觉得热往往就会把外套脱了再上山,却忽略了山区海拔和昼夜温差大的问题,加上山区交通和通讯联络不便,驴友遇险之后很难表述出自己的具体位置,救援往往会花费更长的时间,甚至有的驴友在山上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而失温造成选手出现意外的情况此前已有先例,今年5月4日,2021乌蒙山超级越野赛的过程中,一名选手出现失温乃至幻觉,加上“抢救过程中由于山体塌方耽误最佳抢救时间”,最终不幸离世。5月7日,在一场戈壁挑战赛中一名选手心脏骤停,抢救无效,不幸离世。相关参赛者都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气候的快速转变和地形上的复杂变化,都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压力。如果无法适应这样的极端环境,就算平时是个马拉松爱好者,也很难完成挑战。

资料图片 文图无关

未知地形让人更受伤

由于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赛段内地形地貌复杂,加上夜间气温再度下降,搜救难度进一步加大。另外,由于景区的地形高度差在60到200米之间,很多地区的通信信号很差,也给搜救造成了一定困难。多位曾经参加过类似越野挑战赛的跑步爱好者告诉记者,这类越野赛都是在山地之间上下起伏,加上关门比赛,比赛时间往往都在数天数夜,加上参赛选手赛前都没有充分的时间去熟悉地形,在未知的地方踩空一脚往往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此前半岛都市报曾经报道过的跑牛小分队相关负责人网友“有间客栈”曾经在上个月刚刚前往外地参加过一次越野比赛,他回想起自己的越野经历同样十分后怕:“我第一次参加越野赛是2019年,有一次在一处平坦的小路我摔了一跤,当时跑得并不快,不过那一瞬间没注意脚下,被山路有一点凸起的石头拌倒了,当时左腿膝盖破皮,右胳膊肘破了一点,停下看了下伤的不重,就继续比赛了,那次受伤至今记得很清楚。还有同时参赛的一位选手在下坡跑动时脚被树枝卡住而拉断了韧带,休养了大半年才能恢复运动。”

刚刚参加过青岛马拉松的跑步爱好者“刚子”也向半岛全媒体记者讲述了自己的越野经历:“我去外地参加过三次越野赛,大约50公里左右,白天的时候还好,但是在深夜里爬山特别危险,视线只有头灯照射的几个平方范围,还要抬头寻找路标防止迷路,半夜2-3点的时候特别困,下山路上几次差点摔下去,凌晨4点多,是视线最黑暗的时候,山里已经在零度左右了,呼吸可见哈气,幸亏穿着冲锋衣,只要不停下身上不至于失稳,那个时候的那种疲劳、恐惧心理错综复杂,很难描述那种黑暗当中找不到依靠的无助感,稍有不慎更容易造成失误,在这种悬崖峭壁上行走,受伤是难免的,我那次身上也摔破好几处。当时路上还遇见一个小伙子,膝盖摔伤,全是血,也没有求助,自己硬扛着到了补给站,保障人员看不过去了才给他包扎上。”

不仅要知彼更要知己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参加越野比赛更是如此,多位跑步爱好者表示,经过几次经历之后,百公里越野确实是极限挑战,超越常人的生理心理极限了,加上这次甘肃的事故,更是在参赛之前要好好掂量掂量。赵希勇表示做好功课是必不可少的:“做为选手来说只能是自己把握是不是适合参赛,不能盲目挑战不适合自己的运动!全国很多这类赛事,每个地方的气候和地质都不同,选手应该提前做功课,去了之后才能有备无患。”

“有间客栈”还谈到,即便是跑马路也会提前熟悉地形:“我虽然跑了很长时间马拉松和几次越野比赛,发现越野和在马路上跑完全不一样。参加越野赛首先要休息好,头灯准备一个轻便的,换装点再放一个备用,了解电池持续时间,准备好2-4副备用电池。 带好防沙套,压缩裤避免大腿磨破皮,提前涂抹防滑液,救生毯必须带好,我参加的都是低海拔的比赛,相对危险性小很多,特别是长距离,更要做充分的准备,即便是跑马路我也会提前自己先测试几次熟悉地形之后再组织其他跑友一起,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当儿戏。”

此外,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越野赛由于报名费高,报名收入往往就能覆盖住比赛成本,然而,近些年越野赛有不少公司投机取巧,为了节约成本忽略了安全和保障的方案以及预案。以甘肃白银马拉松越野赛为例,该赛事100公里越野赛的报名费为1000元,172名选手参赛带来了巨额的报名费,十一名到四百名发放补助1600元(在规定关门时间内完赛的选手),前3名则分别奖励15000元、12000元、9000元。对于参赛选手来说,只要安全完赛就可以把报名费给挣回来,加上2020年整年因为疫情而没有举行大规模的跑步赛事,2021年更是点燃了跑步爱好者的热情,参与越野的人数越来越多,参与者的观念却没有跟着赛事数量和赛事规模的增加而提升。想不到这次意外给越野爱好者们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在2021年初,国际越野跑联盟(ITRA)就给出过一项数据,中国拥有越野跑“表现数据”的跑者就有超过10万人,成为越野跑人数前五的国家,甚至已经接近了拥有近百年跑步历史的美国的越野跑人数;参与者的年龄结构最大部分集中在35岁到44岁年龄段。这些生命的遗憾逝去,足够让中国越野跑和户外挑战赛的主办方和参与者们都冷静下来思考——怎样的奔跑才有意义和价值,安全回家才应该是比赛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