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在青岛·图说 | 玄安娜——嫁到青岛这七年 那些琐碎、波折和收获的幸福

2021-05-27 14:3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151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冬梅

玄安娜出生于1983年,来自韩国的全罗北道。2013年,师范专业毕业的她提着小皮箱,只身一人来到青岛青云韩国国际学校当老师。当时,她已经30岁了尚未结婚,相比于家人的着急,玄安娜却显得有些淡定,她一直认为缘分未到,不可强求。

让玄安娜没想到的是,刚到城阳不久,她就遇到了惜福镇街道的小伙薛元辰,缘分终于来了。2014年4月,她们结婚了,在青岛喜结连理。

提起和丈夫相知相恋的故事,玄安娜有些不好意思说,当时薛元辰在青云学校周边的披萨咖啡店工作,而周末的时候她喜欢和朋友去店里聚会聊天,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为朋友。在韩国读高中的时候,玄安娜学过两年中文,日常简单的交流没问题。薛元辰的工作地是韩国人在城阳经常聚会的几个地方之一,平时店里接待的顾客也大多是韩国人,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中薛元辰也学会了一些韩语,所以两人在沟通中不存在障碍。

“其实,第一次遇见薛元辰时,我就有种强烈的感觉,仿佛是上帝把他带到我的面前。”玄安娜这样描述自己对丈夫的一见钟情,但后面经了解,她发现自己比对方大5岁,这让玄安娜心里有些犹豫,不敢向前迈出一步。但薛元辰却一次次约她出来,带她吃美食、玩景点,介绍青岛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在玄安娜要搬家找房子的时候,他也积极主动帮忙。很快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她很乐观,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灿烂,她身上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着我。”薛元辰坦言,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曾犹豫过,毕竟玄安娜是外国人,还比自己大不少,但和她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看清了自己的心。恋爱不到一年半,两人决定结婚,这避免不了要过父母这一关。“公公婆婆都对我很好,也非常支持我们,但我爸妈那边就没那么顺利了。”玄安娜回忆。

韩国有很多优秀风趣的男人,为什么要和一个中国男人结婚?吃又吃不到一起,想的又不一样,怎么能过到一起去……最开始,不仅是玄安娜的父母,就连朋友们都劝她放弃薛元辰。“我妈妈尤其反对,她观念传统,并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外国人,我知道她是担心我。”虽然一开始不被家人看好,但玄安娜却非常坚定,最终打赢了和父母的这场“持久战”。

两人按照青岛的习俗结婚时,玄安娜的父母也来到了青岛,婚礼现场听着父亲的祝福,她笑靥如花。在宾客眼中,新郎高大英俊,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沉稳,新娘明媚动人,两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

婚后,玄安娜并没有和公婆一起住,而是另外买了一套房子。“其实当时我老公家拆迁,在惜福镇分有房子,但离我们上班的地方太远,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买个房子。”玄安娜说,没想到的是,他们在万科桃花源买完房子的第二年,房价就翻了一番,她庆幸当初做了明智的决定,公公婆婆也夸她是个能带来福气的儿媳妇。

2014年年底,玄安娜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宝宝,她当时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为夫家生一个儿子,不管在中国还是韩国,都是一种正统观念。玄安娜坐月子是婆婆伺候的,每天鸽子枸杞汤、甲鱼汤、猪蹄汤等各种大补食材端上来,让她有点招架不住。“我知道婆婆那份爱,但我真的吃不下,在韩国坐月子一般是吃海带汤、养生粥这些清淡的食物。”除此之外,在孩子出生不久的时候,丈夫家的一堆亲戚朋友经常登门去看望,对孩子又抱又摸,也让玄安娜心里有点不舒服,在她的观念里,婴儿时期抵抗力、免疫力比较弱,不应该有过多的人来家里看望。后来,玄安娜私底下和丈夫说了自己的这些担心,表达自己心里的不舒服和焦虑,丈夫也及时在中间帮着周旋处理,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结婚后,玄安娜和丈夫之间也出现过“闹崩”的时候。玄安娜看不惯丈夫理所应当地指使婆婆来帮干家务,有时还挑三拣四。“你怎么能对父母这个态度?”有一次,玄安娜气急了,一个劲地说丈夫自私。“这是我亲妈,从小到大家务活都是她干,我们一家人都习惯了,不用你管!”丈夫也冲她嚷嚷。双方冷静下来后,玄安娜解释,在韩国家庭,和爸妈说话都要使用敬语,不可肆意地指使父母做这做那,这种观念是与生俱来的。最后两人沟通达成协议,一起分工协作干家务,少让婆婆操劳。

尽管韩国离青岛很近,但娶了个外国媳妇还是成了村里的新鲜事。最开始,每次玄安娜回婆婆家,少不了被村里的人围观、议论。“看看,这就是老薛家娶的韩国儿媳妇啊!”玄安娜学着邻居们的语气和记者说到。她始终对乡亲很有礼貌,见人笑嘻嘻的,其实她知道街坊邻居这样做,只是单纯出于好奇。

2015年,薛元辰的老板要离开城阳去其他地方发展,于是他把披萨咖啡店盘了下来,自己既是老板又是员工,意味着更忙碌,对家庭的顾及就少了。“我老公家亲戚很多,基本每个月有一两次喜酒宴会,我平时白天上课晚上看孩子,好不容易周末休息了,我还要抱着孩子和公公婆婆去赴宴,吃饭的时候亲戚朋友都聊得很开心,但他们说的是乡音,大多我都听不懂,所以全程有点尴尬,无所适从。”

一段时间后,玄安娜身心疲惫,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她委屈巴巴地和丈夫说了自己的苦恼,薛元辰也很尊重她,及时和父母沟通解释。“我很感谢我老公这样理解我,避免我因为这些琐事和公婆产生矛盾,也解决了我的困难处境。”

“再有一个孙女就更好了,凑个好字”“一个孩子多孤独,安娜赶紧再生一个,趁着还没有成为高龄产妇”……儿子上幼儿园以后,公公婆婆、亲戚朋友开始有意无意,开门见山或含蓄委婉地劝说玄安娜要二孩,但她最初的想法是,一个就好,毕竟从怀胎十月到养育孩子,都不是一件易事。

经不住大家轮番“洗脑”,原本意志就不怎么坚定的玄安娜内心动摇了。“这件事,我老公是尊重我的,一个孩子确实有点孤独,以后养老压力也大,那好吧,就再生一个。”玄安娜耸耸肩,摊手说道,言语中有些无奈。

2017年,玄安娜怀上二孩。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她没有太紧张焦虑,也知道在外国生产再回来中国上户口,流程手续也没有想象中的繁琐,所以她选择回韩国待产。2018年7月,玄安娜生下来女儿,信息传回来,公公婆婆很高兴。这一次坐月子,玄安娜选择了一家韩国当地的月子会所,孩子的照料、一日三餐都有专人负责,操心的事情少了,她身体恢复得也比较快。

生完女儿,玄安娜工作调动,来到青岛大元学校工作。这是一所全日制国际学校,设有托管、幼儿园、小学到高中教学部,很多韩国孩子在这里上学。学校位于惜福镇街道,离玄安娜公婆家不远,坐公交车也就两站的距离。

现在玄安娜的儿子7岁,女儿3岁,在大元学校分别上幼儿园大班、托管班。“孩子们下午三点多就放学了,我要五点多才下班,所以先是他们爷爷来接回惜福镇,我下班后过去一起吃晚饭,再带孩子回自己家。”玄安娜表示。

提起公公婆婆,玄安娜毫不掩饰对他们的感激。“没有他们帮我照顾孩子,我恐怕都没办法去上班。”从两个孩子上学开始,玄安娜的公公每天风雨无阻去接他们放学,回到家时,婆婆早早就准备好孩子爱吃的食物,事无巨细照顾他们,日复一日,两个孩子和爷爷奶奶格外亲。

不过公公婆婆太惯着宠着孩子,把他们当“小祖宗”一样对待,现在孩子爱挑食,吃饭也要大人督促着,这让玄安娜有些头疼。“在韩国,老人也疼爱孩子,但不是这样有求必应的方式,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不会天天围着孩子转,所以爷爷奶奶帮照顾孩子的时候,子女一般要付报酬。”

薛元辰每天要在店里忙到晚上10点才回家,而一般晚上6点多,玄安娜就带着两个孩子从婆婆家吃完晚饭,回到家里。“在9点睡觉前,我会辅导孩子写作业、学英语,给他们读韩语的故事绘本。”玄安娜非常看重孩子们的教育,把孩子送到青岛大元韩国国际学校也是她的想法,平时她也会告诉孩子一些韩国的习俗、文化,甚至会给孩子们推介自己小时候爱吃的韩国零食。“孩子们入的都是中国国籍,他们在中国长大,接触中国文化会更多一点,但我觉得让孩子多了解妈妈成长的环境和文化,丰富他们的知识,也不是一件坏事。”

一路走来,虽然生活中偶然有磕磕绊绊,但不管出现什么问题,夫妻俩都会共同协商解决,尽管中间也有不少曲折和妥协,但这并不影响玄安娜对幸福度的认可。两个孩子聪明可爱,家人也尊重和理解她,特别是生完孩子后,并没有要求她在家当全职主妇,而是全力支持她的意愿。“近一半的韩国女性,婚后都会放弃工作做全职主妇,在我的家乡,我认识的还在工作的已婚女性很少很少,所以我无比庆幸自己没有放弃独立的能力,也感谢我的公公婆婆和老公。”

更让玄安娜欣慰的是,丈夫非常体谅她,有时尽管前一天晚上他工作到很晚,但第二天早上仍会起来帮着做早饭,以一个父亲的威严让两个小家伙乖乖吃早餐,并给两个孩子收拾书包,让玄安娜也能吃点东西,不至于饿着肚子出门。

其实,玄安娜是一个很恋家的人,每年丈夫会陪她回韩国一两趟,有时寒暑假有时间了她也会单独带孩子回去。“我还有一个哥哥,在航空公司工作,平时在家时间也少,怕我爸妈孤独所以我也经常邀请他们来青岛玩。”看着玄安娜现在生活得这么幸福,她父母也发自内心替她感到开心。

采访的最后,玄安娜向我们分享了近期她最开心的事情,她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也俗称“中国绿卡”。现在,玄安娜教的是韩国语文课程,但她有三种教师资格证,分别是中文、哲学、韩国语,她还是实用汉语专业的在读研究生,平时工作之余,她也在自修中国区域文化研究和电视剧翻译。未来,她计划等孩子大一些后,考取博士学位,去青岛的大学里应聘当外教老师。

“中国有一句俗语叫‘七年之痒’,今年是我和老公结婚的第七年了,但我却觉得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我们的感情更加深厚了,我知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互相扶持、互相理解的结果。”谈及对这段婚姻的感受,玄安娜思索片刻后,认真说道。其实,维持一段“看上去很美”的跨国婚姻,往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在携手前行的路上,文化习惯、价值观、家庭观等差异,都是摆在夫妻面前的一道道沟坎,幸运的是玄安娜走过来了,并收获了满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