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橙子成就大产业!四季鲜橙出三峡进青岛 记者探访甜蜜的事业

2021-06-11 06:2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4068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特派首席记者 王永端

夏日的三峡库区,当应习惯燥热。

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距青岛1500公里。这里是三峡大坝所在地,这里是脐橙之乡,这里有着“四季鲜橙”生长的独特地理与气候优势,这里有着2000多年的种植史。秭归县242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种植着35万亩脐橙。脐橙每年带给当地的收入超过31亿元,综合产值超50亿元。而在去年12月,秭归县委书记、副书记一行,专门赶往半岛都市报社推介秭归脐橙。

又到秭归脐橙成熟时,半岛记者越高山、穿隧道,行走三峡库区,与橙农零距离接触。橙园边上是奔流的江水,看不到顶端的大山和望不到尽头的群山。

110斤的他背着120斤的脐橙

两名快递员在货车里搬运橙子

水田坝乡,一个离秭归县城近80公里远的偏远乡下。从县城出发,两小时的行程要穿越兵书宝剑峡、数条峡谷隧道、秭归长江大桥、屈原出生地等地。秭归被群山环绕,是三峡河谷地带的“冬暖中心”,因为“冬暖”,故这里四季都可产鲜橙。水田坝乡是秭归脐橙的重要产区之一。眼下尽管已是夏季,但群山环绕的水田坝与他地相比,早上太阳越过高山的时间仍要晚一些。当下,是春夏之交的橙子的最后采摘季。住在龙口村山腰上的果农向恒茂早早起床与他雇用的农工,赶往他的脐橙园。在秭归,因地势的特殊性,所有的脐橙都种植在山坡上。一年四季的早上,山坡时常被轻雾环绕。向恒茂脐橙园所在的谷底,是滔滔奔流的长江水。因春夏脐橙进入最后的采摘和销售季,当天,向恒茂雇了四名农工在果园抢收。“四名农工早上六点多就来了。”向恒茂说,“年纪小些的农工爬树采摘,年纪大的将橙子背到山下的公路上。”

向恒茂在采摘橙子

在秭归,采摘后的橙子下山不是简单的事情,因为地势险要,脐橙落筐后不能挑、不能驼,至今绝大部分种植户仍靠人工背。身为种植户,雇4名农工,向恒茂一天要支付千余元的工钱。此时,当太阳越过一道道山梁,烈日普照水田坝时,一辆满载塑料搬运箱的农用运输车穿越长江支流上的大桥,再一路爬坡,来到了向恒茂的果园下。农用车是脐橙的收购商的,他们前来是现场分拣橙子,将橙子运出山外,进行销售。

进入橙园后的农工开始站地上或爬树上摘橙子,已经58岁的农工房昌龙则负责将橙子运出果园,送往停车的收购与分拣点。身为种植户,向恒茂除了在现场看着4名农工做工外 ,自己也提着篮子进行采摘。当下的秭归,气温已在30℃以上,每个农工的头上都戴着草帽,脖子里缠着毛巾。和向恒茂一样,每个农工的脸上爬满了汗珠。三峡库区的气候阴晴不定,变化无常。往往是,这边晴朗,那边云雨;上午晴朗,下午阴雨。这里,独特的气候、地势和相连的山水孕育出多样性生物。

脐橙产自深山

鸟儿在橙园和山谷啼鸣,热浪裹挟着农工、半岛记者以及陪同记者采访的当地相关部门的脐橙专家们。一个上午,房昌龙身上的竹筐没有离背。在三峡地区,盛装和转运橙子的器具由背篓和竹筐组成。橙子被采摘下之后,再倒入树下的竹筐里,向恒茂负责将装满橙子的竹筐放到房昌龙的背篓上端,房昌龙将橙子运出橙园。三峡地区的居民靠背篓和竹筐背小型器物,房昌龙也不例外。背篓是生活,背篓是家,背篓是他们的全部。别看房昌龙的体重仅有110斤,但他肩上背篓里却装着重达120余斤的橙子。他右手手持当地特制的一个能支撑他身体的拐棍,步履稳健地行走在橙园和公路上。他时不时用左手抹一把额头和脸庞的汗水,他将一筐筐脐橙送往出售点。“老了,不年轻了。”他说,“我年轻时能轻松背起170斤重的橙子。”几乎每10分钟,房昌龙会将一筐橙子送往目的地。一个上午下来,房昌龙要运送60筐橙子,总重达7200余斤。

一名农工在背脐橙下山

“百佳农民”的“四季鲜橙”

当向恒茂忙着收获春夏之交的最后一批成熟的脐橙时,胡志刚却在忙着整修从山坡橙园到公路之间的山路。1988年出生的胡志刚早在高中毕业后,就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家乡。“当时家境不好,父亲去世早。”胡志刚说,作为家庭中的男子,他要回到母亲身边承担家务。于是,并没有上大学的他,依靠当地的自然优势,开始学着父辈种植起脐橙。胡志刚也是农民,但他与三峡两岸普通的农民又不同,他有文化、有思路,会变通思维。

罗脐,这个古老的橙子品种早前在秭归有着多年的种植历史。不例外的是,胡志刚起初在家乡水田坝乡也曾种植过罗脐品种。“每年11月~12月是成熟期。”胡志刚说,罗脐这个品种在他种植数年后,发现口感并不好,于是干脆淘汰了这个品种,开始试种伦晚脐橙。“伦晚脐橙在4~6月份是集中成熟季节。”胡志刚说,被称为“橙中之王”的伦晚口感好,售价也高,地头价最高卖到8元/斤,当下橙农抢收的就是伦晚。当伦晚收获完毕,胡志刚和众多的橙农们将忙着收获8月份前成熟的夏橙。秭归,是全国鲜橙三大产区中唯独能保持“四季鲜橙”独特优势的地区。我国“柑橘之父”章文才生前每年都来秭归指导当地橙农种植并改良橙子品种。在章文才改良脐橙的基础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邓秀新对秭归脐橙进行了遗传改良和品种选育,使得秭归脐橙品质愈加优越。

胡志刚被评为宜昌市百佳农民

胡志刚站在山坡上,指着远处的一片脐橙说,当夏橙成熟之后,每年的10月~12月,就是九月红脐橙上市的季节。“我们这里一年四季有成熟的橙子,这是其他地方没有的。”胡志刚作为当地橙农的年轻代表,他不但建设起了60亩的脐橙基地,还成立了柑橘种植家庭农场。“低头是奔流的江水,抬头是看不到顶端的大山,远眺是望不到尽头的群山。”胡志刚说,三峡库区正常蓄水水位175米,当地脐橙种植区域都在水位5米之上到420米之间的山坡上。“水位420米之上,种植的橙子就口味差了。”胡志刚说。因为善于研与学、问与思,胡志刚在江水之上的峡谷间闯出了一片天地。去年,当胡志刚被评为宜昌市“百佳农民”时,时任宜昌市委书记亲自为他颁发荣誉证书。胡志刚不光是“百佳农民”,他还是宜昌市第二届“拔尖人才”。

为橙子而忙碌

三峡地区山势陡峭,悬崖丛生。三峡,和其他一些地方一样,近年来年轻人外流严重。但三峡适合脐橙生长的独特气候,使得脐橙种植面积越来越大,品种更新越来越多,脐橙的质量越来越好。同样,三峡地区的独特地势,让生产出的脐橙难以下山或上山。“年轻人外流了,当前背橙子下山的几乎都是55岁以上的老人。”当地一名橙农说,雇一人250元~300元/天。

一名橙农背脐橙

一名农工背脐橙下山

“这名橙农的说法是当地面临的实际情况。”胡志刚说,他种植的3000多棵橙子,最让他头疼的是采摘后如何运下大山。当华中农业大学发明的单轨运输机的消息传来时,胡志刚率先将这种在当地被称为“小火车”运输机械引到了山上。我购买了两条火车线路,一条161米,是依靠电力运行的,光机头就2.6万元,总费用超过6.7万元;一条600米,是依靠汽油机作动力运行的,机头1.8万元,总费用超过15万元。这种小火车的轨线一头固定在山体上端,一头固定在山体下端,多个装满着橙子的车厢在轨道上来回穿梭,源源不断将橙子运送下山或上山,这不仅省掉了人工,也为疫情的预防减少了人员的聚集。截至目前,秭归县尽管已上了150辆单轨运输车,单轨达3万余米,但对于全县35万亩、年产61万余吨的脐橙而言,150辆单轨运输车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分散种植户运输橙子“上山下山”之需。

“从树下到公路,当前绝大多数种植户仍靠人工运输。”一名种植户说。“这个脐橙重达300多克。”在胡志刚的家庭农场,胡志刚拿起一个脐橙说,“别看它小,但一个就卖两三块钱。”脐橙让三峡两岸的橙农腰包鼓了起来。向恒茂的身份尽管仍是农民,但半山腰的一栋别墅是他的新家。“如果没有橙子,哪里会有钱住上别墅。”向恒茂说,现在的他几乎不出门,一年四季所有的精力都在围着小小的橙子转。

在橙农周青的家中,家人正将从树下拣回的小型落果或特意摘下的小果进行晾晒。周青说,这些小果在当地被称为“柑子果果”,这些绿色的“柑子果果”被晒干后呈黑色,将成一种中药,市场售价达10余元/斤。作为橙农的周青,不但是当地种植大户,他种植出的橙子还曾获过“橙王争霸赛”的冠军,为此,政府奖励了他一辆面包车。在秭归县农村,似乎绝大多数农民都在为脐橙而忙。64岁的周青之前不用智能手机,但自从家里的脐橙大面积种植后,他不但用起了智能手机,还被拉进了秭归柑橘产业协会群。“有了这个群,几乎所有的疑难问题,都能解决。”周青说,“病虫害的防治、脐橙价格、政府政策,都能在群里去问。”

秭归脐橙的青岛渊源

脐橙产自深山

屈原镇也是脐橙产地

身处三峡库区两岸的半岛记者浑身被汗水裹挟着,身上如洗澡一般。车穿行在峡谷底端库区的狭窄公路上,这个炎夏,到处都是收购脐橙的车辆。小车将脐橙从田间地头运输到收购点,收购点再人工分拣后进行装车,大型货车再将脐橙运出三峡进行机械精选和清洗,再进行装箱,或运往外地,或进行加工。

在屈原的家乡屈原镇,一名妇女在公路上正对果农送来的脐橙进行二次分拣。这名戴金耳坠的五旬妇女说,前些年他曾在青岛的农贸市场打工,这些年他发现家乡的鲜橙一年四季都有,家门口就可以赚钱了,于是她从青岛返回了秭归。橙子的销售路径和价格,关系到橙农腰包的鼓与瘪。在秭归,老农们主要靠常规的办法进行采摘后的集中销售,如橙农向恒茂;对于年轻橙农,他们的销售途径线上线下结合。“我每年产脐橙约13万斤,其中8万斤为线上销售,剩余的5万斤线下销售给商贩。”胡志刚说。

以2020年为例,全县所产的61万吨脐橙为当地带来30亿元收入,涌现出了3个亿元村,12个超过5000万元的村庄。这61万吨脐橙通过陆运或水运出三峡,或在三峡就地加工。位于秭归县城周边的华维电商物流园是秭归县最大的电商销售平台。在这家物流园,百名工人对运输到这里的脐橙进行人工精细分拣、装箱、挂牌,销往北京、东三省等地。

一瓶酒用百斤橙子酿造 

“秭归的脐橙与其他地方的脐橙不同,这里的脐橙酸甜可口。”物流园总经理杜晓斌告诉半岛记者,仅这一处物流园每年销往全国的鲜橙达3万吨,从采摘到外地消费者的舌尖,最快3天即可到达。在湖北屈姑国际农业集团,文旅公司总经理熊本旭告诉半岛记者,如今的农业集团实现了从种植脐橙到深加工脐橙的过渡。脐橙如今被集团制作成了果酒、粽子、橙皮丁、脐橙干片、橙蜜等产品。“这一瓶酒用100多斤橙子制作。”他拿起身边一瓶售价988元、68度的脐橙蒸馏酒说。

秭归脐橙,与青岛有着不解的渊源。杜晓斌说,每年通过他们公司走向青岛即墨东方鼎信农副产品交易中心的脐橙就达100万斤以上。而在去年12月,秭归县委书记卢辉、县委副书记徐本禹一行专程赶往青岛,做客半岛都市报,向青岛推介秭归脐橙。对于熊本旭,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将秭归的橙子产品推介到青岛。周青的亲家在青岛胶州,周青在青岛的儿子专门将家乡的橙树带到胶州的岳父家种植,如今这棵来自秭归的脐橙已枝繁叶茂并结出硕果。

熊本旭介绍橙子可以生产出各类产品

一名快递员从装箱的橙子旁走过

一名电商工作人员在货车旁分拣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