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丨大熊猫被“降级”,珍禽异兽频频现身!为保护生物多样性,中国都做了什么?

2021-07-08 21:3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2550) 扫描到手机

从南方到北方

从内陆到海滨

消失多年的珍禽异兽正在“归来”

受威胁程度等级由濒危降为易危

7月7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2021年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新闻发布会,生态环境部自然生态保护司司长崔书红说,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达到1800多只,受威胁程度等级由濒危降为易危。

其实,早在2016年9月5日(当地时间9月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就曾在美国夏威夷宣布将大熊猫受威胁程度由“濒危”降为“易危”

图片来源: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对此,当时我国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大熊猫仍是濒危物种,将大熊猫保护等级降低还为时过早。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将物种濒危等级划分为7个等级由高到低分别为:灭绝、野外灭绝、极危、濒危、易危、近危、无危。

其中极危、濒危和易危物种又被统称为受威胁物种,而此次被降级是因为野外大熊猫数量达到了1800多只,生存环境越来越好了,滚滚(网友对大熊猫的爱称)才“被迫降级”。

>>声音<<

大熊猫受威胁程度降级,外交部:中国环保故事精彩纷呈

7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提问,我们看到昨天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达到了1800多只,受威胁程度等级由濒危降为易危的消息。发言人对此有何评价?

汪文斌表示,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我们高兴地看到,近年来,中国环保故事精彩纷呈。野生大熊猫、藏羚羊、麋鹿等珍惜濒危物种生存状况得以改善,荒漠猫、棕颈犀鸟等神秘动物的身影再次出现。东北虎进村,亚洲象北迁,鲸鱼又现大鹏湾。在当今的中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早已深入人心,“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正成为各级政府和广大人民自觉的行为规范。

“生态环境关系各国人民的福祉,生态保护离不开国际合作。”汪文斌表示,作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中国坚定践行多边主义,努力推动构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环境治理体系。以“低碳转型 绿色发展——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为主题的2021年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即将于本月举办。中方还将于10月承办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我们愿继续同各方一道,不断加强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国际合作,共同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

网友:希望早日实现熊猫自由,人手一只熊猫

近年来,我国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修复方面所取得各种成就,崔书红在发布会上表示,为全面提升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监管水平,探索生物多样性保护、持续利用与经济发展共赢的模式,促进绿色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生态环境部在“十四五”期间还将加快完善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政策法规,持续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空间网络,构建完备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监测体系,着力提升生物安全管理水平,创新生物多样性可持续利用机制,深化国际合作交流和全面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公众参与。在良好的工作基础上,继续采取有力措施,持续改善我国生物多样性状况,全面提升生物多样性保护水平。

看到这里,滚滚的铁粉们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网友们纷纷开始畅想:在不远的将来“早日实现熊猫自由,人手一只滚滚”的美好画面。

还有网友留言点赞中国的成就:现在环境真好,我家附近好多野生白鹭。

也有网友调侃:听说四川人年满12岁可以分配熊猫,希望可以全国推行,谢谢。

>>现状<<

部分珍稀濒危物种种群逐步恢复

近一段时期

关于生物多样性的新闻不断刷屏

从南方到北方

从内陆到海滨

消失多年的珍禽异兽正在“归来”

祁连山保护区拍摄到

世界上最神秘的猫科动物之一、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荒漠猫;

云南海拔2000多米的山林里

拍摄到三只棕颈犀鸟

今年6月

鲸鱼又出现在深圳大鹏湾

今年4月19日

有青岛市民在奥帆中心海域

发现江豚身影

这可是一种古老而稀有的物种

北京首次在房山大石河发现黑鹳巢穴

今年,野生保护工作人员首次在拒马河以外的区域房山大石河发现了黑鹳巢穴。这是继拒马河流域之后,北京发现黑鹳巢穴的第二处,有力证明了黑鹳的繁衍已经走出拒马河,扩散到北京市其他区域。在这些区域内已经找到了12个野生黑鹳的巢穴,有5个黑鹳的巢穴还在繁殖还在用,它们都来自于北京房山地区的拒马河流域,目前,全北京市的黑鹳已经达到了100只左右。

甘肃祁连山国家公园拍到近白头白唇鹿

前不久,摄影师在甘肃祁连山国家公园内拍到了一个近百头的白唇鹿种群。白唇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生活在高寒地区,分布海拔较高。据分析,这群白唇鹿是随着气温升高从海拔较低的地区向高海拔地区迁徙。

唐家河保护区首次记录新鸟种牛背鹭

在大熊猫国家公园唐家河自然保护区博物馆房后的树上,停歇了4只在本地首次出现的头颈有橙黄色羽毛牛背鹭。这是唐家河保护区成立43年来首次记录到该物种。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成立于1978年,经过保护区几代守山人的守护,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良好,是大型兽类和鸟类的生活天堂。

甘肃安南坝保护区拍到两只雪豹同框活动画面

甘肃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外相机意外拍到两只雪豹同框活动画面,这是继2013年在海拔2500米的斯班泉拍到雪豹活动痕迹以来,首次拍到两只雪豹同框活动珍贵画面。

云南高黎贡山拍到大量珍稀动物影像

近日,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泸水管护分局红外相机拍摄到4-6月大量珍稀动物活动的影像。高黎贡山是我国西南生物生态安全的第一道屏障和生物多样性宝库,被誉为“世界物种基因库”。

河南董寨自然保护区发现24对朱鹮筑巢产卵

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董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测人员已在野外发现52只朱鹮配对,24对朱鹮筑巢产卵孵化,数量较往年有所增加。图为雌朱鹮(右)正给小朱鹮喂食。

山西沁源华北豹带娃出游

在山西省沁源县的花坡风景区,几名摄影爱好者发现两只华北豹出游。一只母豹携带着可爱的幼崽在群山游荡,与人相遇时全程淡定且高冷,毫无惊慌躲避的意思。

云南文山保护区发现星空湍蛙动物新记录

云南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发现新物种无尾目蛙科湍蛙属的星空湍蛙。星空湍蛙生活于海拔1850米—2656米森林茂密的山间流溪,多见于急流的瀑布附近,整个背面为深紫色或黑褐色,满布不规则黄色小圆斑点。此次发现星空湍蛙,是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新记录,体现了保护区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效。

上海时隔78年再次记录到大鵟

在上海市崇明区金日东苑小区发现一只受伤的大鵟,这是自1943年以后上海市再次记录到该物种。

陕西再现野生棕色大熊猫

大熊猫国家公园周至管理分局意外发现拍摄到野生棕色大熊猫的影像资料,这是周至管理分局辖区首次拍摄到野生棕色大熊猫,这也是迄今为止,秦岭第10次发现野生棕色大熊猫踪迹。

珍稀鸟类黄胸鹀首次现身深圳沙头角林场

深圳市观鸟协会部分鸟类专家在沙头角林场进行鸟类野外调查时,意外发现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黄胸鹀。这是深圳市首次在梧桐山地区发现黄胸鹀。黄胸鹀是一种雀形目、鹀科、鹀属的鸟类,繁殖于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越冬于中国东南沿海、南亚和东南亚地区。

广西九万山自然保护区首次拍到褐林鸮

广西九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中心巡护员在辖区内巡护时发现并拍摄到1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褐林鸮。这是首次在保护区内拍摄到褐林鸮。

云南贡山首次记录到白颊猕猴两个种群分布

记者6月14日从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贡山管护分局了解到,近日,贡山管护分局独龙江管护站工作人员在整理野外收回的红外相机数据时,分别从两台相机中首次发现并记录到白颊猕猴的珍贵影像资料。

小麂“出镜”重庆阴条岭保护区

重庆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安装的红外相机监测到小麂及其活动的清晰视频。从视频中看到,小麂毛色黄亮,膘肥身健,四肢纤细。它们正低头啃食地上的青草,还时不时抬头望望,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样子呆萌可爱。

红外相机监测到西藏多种珍稀野生动物

西藏林芝市林业和草原局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今年上半年展开野生动物科研调查监测。科研人员在雅鲁藏布大峡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慈巴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利用红外相机拍摄到了豺、贡山羚牛、金猫、云豹等多种珍稀野生动物。

黑脸琵鹭集体做客温州龙湾海洋保护区

在浙江省温州龙湾省级海洋特别保护区树排沙上观测到25只国家一级重点保护、世界濒危黑脸琵鹭。

部分珍稀濒危物种种群逐步恢复

东北虎、东北豹、亚洲象、朱鹮等

物种数量明显增加

↓↓↓

西藏藏羚羊升至30万头

据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6月3日发布的《2020年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截至2020年底,西藏已建成各类自然保护区47个,保护区总面积41.22万平方公里,占全区国土面积的34.35%。

西藏绝大多数保护物种种群数量恢复性增长明显,藏羚羊种群数量上升到30万头左右。

湖北石首野生麋鹿种群达2300头

每年3月到5月是麋鹿产崽季节。今年,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增麋鹿幼崽196头,保护区内麋鹿数量近1300头。如今,石首麋鹿保护区及荆江故道一带野生麋鹿种群约2300头。

1991年,国家在天鹅洲建立麋鹿自然保护区。1993年,保护区开始分批从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引入94头麋鹿,致力于恢复麋鹿野生种群。

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冲垮石首麋鹿保护区拦网,36头麋鹿自然扩散。自然扩散麋鹿逐渐适应野外自然环境,种群数量逐渐增加,目前已在杨波坦、兔儿洲、三合垸、洞庭湖形成四个野生种群,数量超1000头,并被纳入保护区定时、定点监测范围。

保护区成立30年来,拦网、给排水、饲料基地、救护站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生物多样性监测系统升级,巡护设备全面提升,多种科技手段能实时监测麋鹿状况。中科院、华中农业大学、长江大学、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等多家科研机构合作研究麋鹿种群疾病预防预警系统,呵护麋鹿健康生长。

我国持续织密东北虎豹保护网

卫星遥感数据显示,黑龙江省2000年至2019年间,植被生态质量持续转好,2019年全省整体植被生态质量较近20年平均值提高13.9%,较2000年提高27%,为近20年来最优。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位于吉林、黑龙江两省交界的老爷岭南部区域,跨吉林、黑龙江省两省,与俄罗斯、朝鲜接壤,总面积1.46万平方公里。自成立以来,相关部门开展修复栖息地植被、恢复猎物种群、植树造林、巡山清套等常态化保护工作,科研部门也对东北虎开展大量监测与调研。

2017年10月以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局试点区共监测到东北虎影像190次,东北豹影像200多次,东北虎、东北豹等野生动物种群呈现出持续恢复的良好态势。

未来亚洲象将生活得更好

近段时间,一场罕见的野生亚洲象远距离迁移活动牵动人心。

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亚洲象种群扩散前的主要栖息地。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负责人武明录介绍说,按照2018年的中国云南野生亚洲象资源本底调查,62.4%的亚洲象生活在自然保护区外,22.9%生活在保护区内,14.7%生活在保护区边缘地带。

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境内拍摄的象群(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据国家林草局监测数据显示,我国亚洲象种群数量已由1995年全国首次陆生野生动物调查时的180只,增长到现在的300只左右。

据全国亚洲象保护专家组副组长、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所长时坤透露,我国正在研究亚洲象长远保护规划。“为实现更好保护,规划首先考虑的是亚洲象的栖息地,要让目前比较破碎化的亚洲象栖息地联通起来,改善亚洲象的生存空间、提升栖息地质量,让亚洲象生活得更好。”他解释说。

朱鹮保护创世界濒危动物保护典范

从“秦岭一号朱鹮群体临时保护站”,到洋县朱鹮保护观察站正式成立;从升格为陕西朱鹮保护观察站,再到设立省级朱鹮自然保护区,直至2005年升格为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朱鹮保护体系日渐完善。

2007年,研究人员放飞了26只人工饲养的朱鹮,这是全球首次异地朱鹮野化放飞。

专家为放飞的朱鹮佩戴卫星追踪器,开展跟踪监测,及时掌握放归朱鹮的生存状况,研究朱鹮野外觅食、繁殖、迁飞等规律,为恢复朱鹮长距离迁徙进行科学探索。对不适应野外生存的朱鹮个体及时救护收容。

在陕西省洋县溢水镇老庄村一处朱鹮巢点,成鸟觅食归来。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从仅剩7只到千鸟竞翔,中国朱鹮保护已经走过40年历程。40年来,朱鹮栖息地向历史分布地不断扩展。“朱鹮栖息地面积,已由不足5平方公里,扩大到1.5万平方公里。”陕西省林业局局长党双忍说,“由最初发现时的陕西洋县逐步向东亚历史分布地恢复,呈现出以秦岭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的趋势。”

目前,朱鹮栖息地集中在中国陕西、河南、浙江。日本、韩国在中国的支持和帮助下也建立了野外种群。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朱鹮数量已扩展到现在的7000余只。朱鹮受威胁等级从极危降为濒危。

>>原因<<

我国85%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得到有效保护

今年是我国加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40周年。通过40年不懈努力,我国90%的植被类型和陆地生态系统、65%的高等植物群落、85%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已得到有效保护。

据悉,CITES公约于1973年3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签署,其宗旨是保护野生动植物种因国际贸易而遭到过度开发利用。我国是CITES第63个缔约方,该公约于1981年4月8日正式对我国生效。

中国各类自然保护地已达1.18万个

7月7日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自然生态保护司司长崔书红介绍说,生物多样性保护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逐步纳入我国各类规划和计划,将维护生物多样性作为生态保护和修复的重点工作进行部署。《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2011-2030年)》作为纲领性文件,指导中国中长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各项工作。2020年6月,《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重大工程总体规划(2021-2035年)》发布,对全面加强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修复作出了安排部署。

目前,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基本完成。“初步划定的全国生态保护红线面积比例不低于陆域国土面积的25%,覆盖了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覆盖了全国生物多样性分布的关键区域。”崔书红说。

视觉中国供图

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各类自然保护地已达1.18万个,总面积超过1.7亿公顷,占国土陆域面积的18%,提前实现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爱知目标”提出的到2020年达到17%的目标要求。同时,我国建立了各类植物园、野生动物繁育基地,使得大量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人工繁育成功。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已经全面实现了禁捕。从今年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将实行为期十年的禁捕。

“这些重大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对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的恢复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崔书红说。

视觉中国供图

森林覆盖率和蓄积量连续30年保持双增长

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国家海洋局局长王宏介绍说,在加强生态保护修复方面,自然资源部出台市场化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红树林保护修复等政策文件。实施了25个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开展“蓝色海湾”整治行动、海岸带保护修复工程、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红树林保护修复专项行动。同时,推进实现我国首例蓝碳碳汇交易。全面推进自然资源节约集约利用。2018年-2020年,3年累计消化批而未供土地1041万亩,处置闲置土地290万亩。“十三五”时期,建成绿色矿山953家。

崔书红介绍说,通过开展部门、区域和国际联合执法,严厉打击生物多样性违法犯罪行为。2019年,全国涉及野生动物违法案件将近1万起,通过严厉打击,涉野生动物违法案件的总数持续下降。生态环境部会同国家有关部委,持续开展了“绿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强化监督检查专项行动,从2017年-2019年,累计发现了342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存在的违法开矿、违法建厂案例,在保护区的核心区、缓冲区违法建设旅游设施和小水电站等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5503个。目前,已经完成整改5038个,整改完成率达到了92%。

视觉中国供图

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格局更加优化,资源能源利用效率持续提升,森林覆盖率和蓄积量连续30年保持双增长。来自生态环境部的数据显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建设体系初步建立,自然保护地约占陆域国土面积的18%,“绿盾”自然保护地强化监督不断深化;积极推进生态保护红线划定,不断完善生态保护红线的监管制度,强化生态空间管控。推动建成了262个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和87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打造了一批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实践的样本。

>>探讨<<

野生动物频“亮相”,人与动物如何和谐相处

近年来,野生动物频频靠近人类生活区,这既是我国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的信号,也为人类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带来新的问题和挑战。“想相处好,先得规划好。”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安然认为,对野生动物的迁徙和繁衍,有了预期目标才能规划出较为合理的保护区和栖息地范围,同时设立缓冲带,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进而有效避免人兽冲突。

在不少专业人士眼里,感知、探测、摄像等科技手段的利用也能帮助人类在尽量维护野生动物“安全感”的基础上,对它们进行更为精准的观测、保护和必要的干预。要做到“护而不扰”,安然认为需要通过深入的宣传工作,让公众了解野生动物,遵守与野生动物相处的规则,并掌握必要的自我保护知识和技能。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新华社、央视新闻、国家林草局网站、长江日报、中国林业网、北京日报、新华网、央视财经、各地林业局、红星新闻、河南商报、海报新闻、中新网、澎湃新闻、网友评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