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16天3次被高空抛液,“大喜哥”与他人理论时腰部受伤入院手术

2021-07-13 19:3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940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实习生 刘洪馨

16天内3次被楼上泼下的液体湿身,这样的事情摊在谁身上谁都会愤怒。而这事偏偏就有人做了,也有人摊上了。湖清路22号保障房小区的“大喜哥”,出门倒垃圾时,第三次被泼了液体,当他站在楼下对着楼上质问之后,却遭到他人的拉扯并被摔在石沿上,导致腰部受伤,入院手术。

手术后的大喜哥独自在家,出门拄拐杖。以往靠直播赚小费的他,连直播也停了。事后,他在一篇日记上说“这算是飞来的横祸,又一盆污水从天而降!”喜好穿着奇装异服、扎红绳、抹胭脂的大喜哥,何以被楼上屡次泼水?记者在其所在小区采访时,门卫和小区业主说大喜哥不是坏人,从不惹事。

大喜哥就在此处被液体泼

16天里被液体泼3次

这盆液体毫无征兆从空中落下时,在天刚黑时分。住在湖清路22号保障房小区的“大喜哥”,习惯了早早吃晚饭。这天晚上的大喜哥也不例外,他吃了晚饭后,将家里的垃圾提出门,扔到楼外不远处的垃圾桶内。

大喜哥真名叫刘培麟,因为他喜欢着奇装异服,而且又爱涂抹口红、腮红、用红绳扎辫子,整个人看上去很喜庆,久而久之,青岛市民给其冠以“大喜哥”的名号。之前的大喜哥并不在保障房小区居住,2019年,他申请了这里的保障房才搬到了这里。大喜哥今年65岁,当时他搬到这里居住时63岁。因为年龄大了,所以他在申请房子时,要了1楼方便出行。

住在这里近两年来,他与邻居相安无事。6月26日晚上,当这盆液体再次落向他的身体时,他憋不住了,站在门口的他,使劲仰头盯着楼上。这时,他开始粗鲁叫喊起来。“我承认当时我喊了几句粗鲁的话。”大喜哥说,当时他将垃圾放进垃圾桶后,就蹲在门口,看花坛里自己种下的几棵小花,大喜哥一直以来喜欢小花,因为花草开花了。

他站在楼下用粗鲁的话进行了谩骂,使劲盯着楼上,他想看清楚这盆液体到底来自哪里。

“我骂人,是因为我16天里被液体泼了3次。”大喜哥说,“我不知道从空中倒下的液体是水是尿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反正我闻着这液体有股异味。”

返回现场观察被打

大喜哥说,他在此处被打

16天被泼液体3次,谁摊上都上火。正当大喜哥喊叫起劲时,他的一个朋友来到了面前。看到朋友来了,大喜哥守住了嘴,他赶忙带着朋友走向自己家中。他和朋友一边走,一边将长发和身上的液体甩来甩去。此时的他气愤未消,他向朋友诉说着自己刚才遭遇的一幕。进门后的朋友并没有在大喜哥家中逗留太久。“只逗留了两三分钟。”大喜哥说,“朋友就离开了我的家。”

当朋友离开,大喜哥仍为前几分钟液体湿身而上火。此时的他,又出了家门,站在被泼现场。“当时我没有骂,但我扔抬头看着楼上。”他说,“我倒要看看楼上还有没有动静,这液体到底是谁泼下来的。”就在他仰头时,一名男子来到了他身边,开始和他争执起来。“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液体一定是这个男子从空中泼下来的。”大喜哥说,“不然他来现场瞪眼骂我干啥?”

事实果真如大喜哥所料。这名男子到现场后,开始拉扯起大喜哥。毕竟大喜哥已经65岁,六旬有余的他,怎奈一个中年男子的拉扯?“后来这个男子对我动手了,他一边说着‘让你骂’,一边动手。”大喜哥说,男子几下就将他推倒在了地上,当时大喜哥的腰部着地,已经无法起来,动弹不得。

大喜哥倒地后,有些楼下遛狗的邻居看到这一幕,在现场围观起来。忍受着疼痛的大喜哥在痛苦与气愤中,不得不选择拨打110报警。“整个人爬不起来,我当时以为自己的腰椎被摔断了。”他说。过了五六分钟,警方赶到了事发现场,对事发情况进行了调查。因为站不起,挪不动,最终120急救车赶到了事发现场,在警方的见证下,大喜哥被送到了海慈医院。

腰部受伤,做了微创手术

医院对大喜哥检查并拍片后,发现头部有外伤,腰部损伤严重。“检查结果出来时,是在住院的第3天。”大喜哥说,“当时我穿得花花绿绿的,医院里也有一些人对我的入院很好奇。”但是,众人好奇的背后,却不知大喜哥身体上忍受着的痛苦。当时医院要求做手术,“不做手术可能会导致瘫痪”。当听说要做手术的建议后,大喜哥才在痛苦中意识到伤情的严重性。此时的大喜哥本意并不希望手术,在他看来一是自己没有钱手术,二是没有人在医院照顾自己。

大喜哥腰部被固定

大喜哥的x光片

事实是,大喜哥之前曾有过婚姻,后因感情危机分手。他说,有时他觉得自己很不幸,自己被父母收养,两个姐姐年轻时就去世,母亲去世后,留下了孤身的自己。早年的他,在青岛的一服装厂工作,还做过男模,对服装有所研究。“所有亲人都离我去了,全家现在就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就是全家。”他说。退休后的大喜哥每个月只有2000多元的退休金,当他面临眼前的手术时,他无奈中选择“退却”。不过,医生的再次警告在他脑里回响:“不做手术可能会导致瘫痪”。在关于“钱”和“瘫痪”的问题上,他最终决定选择健康。当医生再次征询他的意见时,他很果断地表示“把手术做了”。

就这样,大喜哥躺在了手术室内,医生在其腰部做了微创手术。当他的手术做完时,照顾他饮食的是医院的护工。大喜哥因被打伤,自己没有支付手术费用。“我在医院时,打人者的家人曾来医院看过我,”他说,“我至今不知道手术费是具体如何解决的,可能是对方支付的。”

受伤之后,直播停了

大喜哥说,打人者的家人曾询问过他,对于该起事件能否私了,但他给对方的回应是:“被泼了不只一次,而且又报警了,看警方的处理意见。”手术之后,大喜哥腰部进行了固定,觉得自己多在医院住一天就多一天费用。住院7天后的他,选择出院回家慢慢养着。“被打的大喜哥回来了”的消息,在小区里起了涟漪。毕竟,以往身着奇异装束的大喜哥每次出现在小区,都会引来一些眼光。

离家7天,去医院前家里的剩餐在碗里生了蝇虫,一些物品在室内发霉。尽管他是一个奇装异人,但他也有朋友和好邻居。邻居来到他家,为他打开了窗户,通风透气。大喜哥回家,还有人为其送来了一根拐杖。做微创手术不久的他躺在床上不想起床。每次起床,他要使劲用手撑着,费一番力气。有时邻居来敲门,他使劲起身,拄着拐杖,颤颤巍巍挪着小步要费一番功夫去开门。以往,大喜哥的家中并不清洁,经受了这次手术,家中变得更加凌乱。时常,剩饭剩菜就这样放在碗里,而不去清理和洗刷。

大喜哥家中悬挂着自己的画作

大喜哥向记者展示自己所作的画作

大喜哥将自己被打的经历写在了记事本上

他的家中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很小的风扇。因为行动不便,他甚至难以打开室内的窗户。每天,他就一个人在家里穿着花裙子,用红绳扎着大辫子,抹着红唇,穿着红鞋子,面对那个小风扇,面对着一面镜子。以往的大喜哥除了喜欢画画还喜欢文学,有写文学作品的习惯。手术之后的数天里,他还将自己被打以及住院的经历写了下来。他在一个本子里记录:这算是飞来的横祸!昨天晚上,我出门倒垃圾,又一盆污水从天而降!这情景,旁边晚上出来遛狗的都看见了。有人指责、有人劝我,可是出来一个男子,他出手了,一脚把我踹倒在石头街沿上。当时,疼痛难忍!我忍住巨疼站了起来,才发现根本办不到。我想,坏了,腰断了!“没受伤之前,写得多,这段时间很少写了。”他说,他的退休金微薄,受伤之前,他曾靠做直播赚些小费,但现在的直播也停了,出门买菜都要费一番大力气。

不惹事的大喜哥

门卫说大喜哥在小区不惹事。

在大喜哥所住楼座的墙体上,一个“严禁高空抛物”的警示牌向所有业主进行着无声提示。大喜哥拄着拐杖来到这个警示牌前,满脸愤怒:明明不让高空抛物,我16天被泼水3次,这人是何居心?这就是违法!

楼上何以多次向楼下泼液体?记者来到被大喜哥所指的楼层的某一户敲门时,这一户主并未在家中。同楼层的邻居说,住户为一男子,但这名男子当天不在家中。楼上真就时常向楼下泼液体吗?在楼下,记者遇见了楼上的几名邻居,也有邻居说,楼上确实曾向下泼过液体,但何以泼,他们并不知情。对于该起事件,小区一名保卫人员说,他怀疑事件的背后可能是楼上的邻居看着当事人以往少于洗澡,又奇装异服,从高处作出了泼液体之举。当然,他的猜想并没有证实。

大喜哥尽管天天穿着奇装异服,但小区业主均表示“他不坏,在小区从不惹事”。“人挺好的,不惹事,但就是穿着奇异了一些。”一名门卫说,有一次大喜哥骑自行车外出,突然小区大门口的电动护杆落下,打到了大喜哥,大喜哥并没有发怒,而是对门卫说“没事,没事”,大喜哥起身骑着自行车就这样离开了。“如果护杆落到他人身上,可能就和我们翻脸了。”门卫说,“大喜哥还是有些素质的。”

楼上泼液体,不光引发大喜哥不满,一些业主也表示不满。“不管如何,从高处泼液体是不文明之举。”一名业主说,“他(大喜哥)又没惹你,你泼人家干什么?”

大喜哥说,最近身上遭遇泼液体的并不只他一人,他的一名高龄邻居之前也被高空泼下的液体湿了身。

严禁高空抛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