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印记丨瞻仰伦克忠烈士纪念碑 再现英雄感人往事

2021-07-19 18:1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418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张文艳

寻找红色印记,重温峥嵘岁月。早在采访工人运动时,就已经听过伦克忠烈士的故事,他的纪念碑如今安放在青岛一战遗址博物馆所在的青岛山上。为了缅怀先辈,半岛全媒体记者赶赴青岛山,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找到了伦克忠烈士纪念碑。松柏遮阳,石墙围绕,环境幽静,处处表达着对革命烈士的敬仰。几位游客注目瞻仰,他们“不熟悉”伦克忠,但他们知道,他是为革命事业而牺牲的烈士。

踏着先辈的足迹,专访党史专家,还原敢作敢为的工运领袖伦克忠的感人故事。

青岛山上

松柏掩映烈士纪念碑

京山路26号,沿坡而上,一座巨大的“和平鸽”立于眼前,上书“青岛一战遗址博物馆”9个大字。这里是全面展现一战对中国命运影响的国家一级博物馆,和平鸽的造型,寓意和平:“鸽心寄语、珍爱和平”。

正门正对台阶,拾级而上,走过一片花园绿地,再登台阶而上,便是青岛山。

青岛山,老百姓口中的京山,德国侵占时期名为“俾斯麦山”,一战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企图长期侵占青岛又将其改名为“万年山”,青岛主权回归后才定名为“青岛山”。

青岛山是太平山向西延伸的余脉,青岛建置后,章高元曾在这里设防。德国侵占时期建了两座永久炮台,一战期间历经炮火,足见这座山是青岛的战略要地。

夏日雨后,山上游客络绎不绝,葱翠的山林覆盖,让一切显得愈加清新。一战炮火的硝烟散去百年,留在山的遗迹,警示市民和游客,和平来之不易。因此,每次登山,心生敬意。

在温润的空气中,博物馆工作人员戴天佑带领半岛全媒体记者,找到了伦克忠烈士纪念碑。纪念碑庄严肃穆,上面镶嵌有瓷制烈士遗像,那平静而又镇定的眼神,透露出烈士的坚毅性格。

一战遗址博物馆贺金嘉馆长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2018年,园区升级改造过程时,专门对烈士墓进行了修葺,在改造中使用了大理石石材,同时原有植被基本保持不变,尽最大可能避免打扰烈士英灵。

那么,伦克忠是谁?他的纪念碑为何会来到青岛山?

于是,一位工运领袖站在讲台上振臂而呼的身影,跃然而出。他就是伦克忠,出身于苦难,为苦难工人而奔走;积极参与领导工人运动,没有读过书却出口成章、据理力争,为声援工人多次站上演讲台;他是青岛地区最早为工人阶级事业献身的烈士之一。

伦克忠,字子亮,生于1894年,山东章丘人。童年时,因父亲去世较早,家中贫寒。全家仅有一亩多薄山地,最终也典卖出去。为了生计,他从小就打短工、拾煤渣,干推脚夫,过着衣不蔽寒、食不果腹的生活。然而,虽然几乎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伦克忠自幼聪颖,口齿伶俐,在同龄小朋友中,显得豁达成熟。

1913年,19岁的伦克忠决定到外面去闯荡,于是,他告别母亲、妻子和年幼的弟弟,到东北投奔堂兄,进入辽阳南满铁工厂当学徒。然而,亲眼目睹了日本人的暴行,伦克忠心中满是愤恨。三年后,他和堂兄一起回到山东,经人介绍,进入青岛四方机厂做了一名锅炉工。

艰难的岁月,养成了他敢想敢干、豪爽义气、肯为穷人打抱不平的性格。所以,早在1918年,他就参加了四方机厂要求增加工资的罢工斗争。日本厂长船田迫于工人压力,不得不答应工人的部分要求。这让伦克忠更加坚定了斗争的决心。1923年,伦克忠积极协助郭恒祥、张吉祥等人,组织“圣诞会”,并多次参加“圣诞会”发动的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待遇”的斗争,赢得了工人的信任。

“因为他始终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所以斗争最勇敢、最坚决。”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李草晖副院长说,1923年,中共一大代表、山东党组织创始人之一的邓恩铭来到青岛,开展建党建团工作和工人运动。他以《胶澳日报》记者的身份为掩护,经常出入四方机厂,在工人中传播《向导》《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并和圣诞会会长郭恒祥等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在党的教育和帮助下,通过斗争实践,伦克忠的思想有了升华,懂得了更多的工人团结的道理。

1924年9月,圣诞会被反动当局封闭,伦克忠便积极协助邓恩铭串联工友,秘密酝酿成立工会。是年10月,邓恩铭在三义小学主持召开工人积极分子会议,分析总结圣诞会的经验和教训,决定成立四方机厂秘密工会。伦克忠参加了这次会议,并被选为工会委员。会后,他与郭恒祥、傅书堂等一起,分头深入各车间,发展工会会员。1924年年底,秘密加入工会者达800余人,占全厂工人的60%以上。

底层的生活经历,不但没有打垮伦克忠,反而让他愈挫愈勇。接下来,他充分展现了口才了得、处事果敢的一面。

旧址石碑

来自工友的悼念

杭州路四方机厂旧址,正在进行改造。机器的轰鸣声不时响起,不过,仔细聆听,仍能真切感受到那来自岁月深处的呐喊声。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赋予这片土地耀眼的色彩。

厂区边上的一排青松挺拔而立,“这里曾经是四方机厂的大门”,抗战研究专家张成先生介绍说,就在这周边,曾经有过重大发现。

那是1997年6月,工人在四方机厂扩建小车库挖地基时,挖出了一个纪念碑,上面刻有“伦克忠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拂去碑上的泥土,一些字迹依稀可辨:民国十四年九月六日,张宗昌枪杀烈士伦克忠于济南。越五年,同人乃得表扬烈士之,所以为烈士者书之碑……十四年五卅案起,烈士目击心伤,深信非实行三民主义无以救国,因组织工会大势宣传,四方一带民气盖稍稍激昂矣!

此地是伦克忠奋斗过的地方,也是工友们纪念他的地方。

1925年2月,胶济铁路管理局发生交通系和山东地方势力争夺局长职位的内讧。青岛党组织研究决定,乘机发动全路大罢工。根据中共党组织的指示,2月8日,四方机厂1000多名工人在傅书堂、伦克忠等代表的率领下,向厂长提出了复工的“五项条件”,厂方不但不予答复,反而派出荷枪实弹的警察进厂镇压。警察处长还蛮横地指责:“停工就是罢工,罢工就有罪!”说罢就命令士兵拔枪恫吓工人。伦克忠挺身而出,质问警务处长:“罢工有罪?铁路上带头罢工的处长有没有罪?”对方一时语塞。

伦克忠接着质问:“你们每月拿七八十块钱,又有房子住,又管吃管穿,我们工人一天只挣三四毛钱,老婆孩子一大拖拉,还能活下去吗?不答应条件我们决不复工!”铿锵有力的话语得到工人群起响应,警务处长理屈词穷,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伦克忠的号召力很强,作为罢工委员会成员,他积极组织工人坚持罢工,并与傅书堂等人日夜奔波于全市的工厂、学校、商店,争取广泛的社会同情和支援。在党的领导下,罢工持续9天,终获胜利。“胶济铁路四方机厂工会”的牌子堂堂正正地挂了起来,全厂工人几乎都加入了工会。

不久,在四方机厂工会的基础上成立了胶济铁路总工会,下设青岛、坊子、高密、张店、济南、四方机厂等6个分会,伦克忠被选为交际委员。

在斗争中,伦克忠经受了锻炼,1925年春,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是年5月,伦克忠同傅书堂作为胶济铁路工人代表参加了在广州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并向“全总”副委员长刘少奇汇报了青岛地区工人运动的情况。中旬,他与傅书堂一起陪同刘少奇到青岛视察工作。在刘少奇的帮助教育下,伦克忠对党的认识进一步加深,多次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

遗憾的是,伦克忠牺牲得太早了,他生前没能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

振臂高呼

他,晕倒在演讲台上

“枪声大作,弹流如雨,女工和童工吓得不敢行动,有的藏于棉花包内,有的躲进箱内,有的避入车下,还有的钻进下水道。其情景真是惨呀!更有甚者,当时十二三岁的童工被关起来之后,饿得实在没有办法,就爬到墙头寻讨点食物,而残暴的日本人竟在后面又开枪射击,以致纱厂宿舍的工人个个都成为囚犯了,不见天日,失去了生存的自由,孩啼妻嚎……”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无不落泪。伦克忠高呼:“青岛各界同胞们,青岛是咱们中国的,咱们要团结起来,抵制洋货,和日本厂主战!战!战!”

这一幕发生在1925年6月,伦克忠在齐燕会馆(现馆陶路)雪耻大会上,慷慨陈词,对敌人进行了血泪控诉,激起了与会者的同仇敌忾。

事情的背景是这样的。

1925年4月,在四方机厂工人运动的推动下,青岛各日商纱厂工人也相继举行了大罢工。日本资本家勾结反动军阀进行血腥镇压。5月29日,震惊中外的“青岛惨案”发生。5月30日,上海又发生了英帝国主义枪杀中国工人的“五卅惨案”。青沪惨案,引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恨,点燃了五卅反帝运动的导火索。

“青岛惨案”发生后,胶济铁路总工会成立了“沪青惨案后援会”。6月14日,四方机厂千余工人在伦克忠、傅书堂等17名工人代表率领下到警察厅、督办公署和日本人聚居的聊城路和市场一、二、三路示威游行,要求惩办杀人凶手,释放被捕工人。随后,又深入市民、工人和郊区农民中进行宣传和募捐活动。伦克忠终日往返于胶县、高密的农村之间,一次就募得银元58块、衣裤21件。胶济铁路总工会还将每日募捐的情况,通过进步记者胡信之在《公民报》上登载,以稳定工人情绪,鼓舞工人坚持斗争。

6月16日,青岛市各界人士在齐燕会馆举行雪耻大会。伦克忠受党组织委派,作为四方机厂工会代表在会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愤怒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勾结反动军阀惨杀工人的暴行,号召全市罢工、罢市、罢课,以支援纱厂工人的斗争。

迫于爱国群众的压力,胶澳商埠警察释放被捕的工人。但是,日商纱厂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故意延长工时,随意打骂工人。7月22日夜,大康纱厂日本监工,将一名童工打得头破血流,不省人事。工友们得知后,悲愤交加,第三次同盟大罢工进而爆发。

奉系军阀张宗昌窜到青岛,接受了帝国主义和买办资产阶级的巨额贿赂,派兵封锁四方,封闭胶济铁路总工会及其惨案后援会,枪杀了共产党员李慰农和胡信之,宣布通缉傅书堂、伦克忠等60余人。

为了迅速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张宗昌在青岛的暴行,争取广泛的社会同情和支援,中共党组织当即决定派伦克忠和胶济铁路总工会委员韩文玉赴北京进行宣传活动。

在中共党组织和北京学联的协助下,伦克忠、韩文玉先后走访了工厂、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结识了许多工人、学生代表及各界进步人士,参加了多次不同规模的集会,揭示了青岛惨案的真相,呼吁北京各界支援青岛工人的斗争。

8月16日,北京各界人民在天安门广场召开了追悼在青、沪、宁各地惨案中遇害者大会。李大钊、宋庆龄、于右任,日本共产党代表崛一郎等出席了大会。伦克忠代表胶济铁路总工会作了长篇讲演,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张宗昌惨杀青岛人民的滔天罪行,“讲到激动处,伦克忠不胜悲愤,突然晕倒。与会群众无比激愤。崛一郎先生当即捐款5000元,寄往青岛”,李草晖说。

由于伦克忠的讲演“最为痛切”,北京大学学生会据此编写出《张宗昌祸鲁十大罪状》,在群众中大量散发。天津《益世报》适时予以转载,很快引起各界强烈反响。

英勇就义

后人缅怀英烈

“严缉要犯伦克忠、韩文玉等二名,如有拿获一名者,赏洋二百元,提升一级等”,“兹查警署二等巡长张斌奎、一等巡警于善福等二名,已于八月二十七日,随同商埠局王稽查官德鸿在京,将伦、韩二犯一并拿获”,“该长警等对于此案不无微功”……

这是半岛全媒体记者在青岛市档案馆查阅的档案,名为《呈请奖励查获要犯伦克忠等案内出力长警指令》,申请者是胶济铁路工会整理委员会。指令上有毛笔签署的“总办交赏洋三百元矣”,几个墨黑的大字背后,是伦克忠鲜红的热血。

伦克忠在北京进行的声援活动,使张宗昌感到严重威胁,如坐针毡,他匆忙勾结直隶军阀,并派特务张斌奎到北京,对伦克忠暗下毒手。8月27日,伦克忠、韩文玉在皇城根学府公寓11号房间被捕,次日押往济南。他们给伦克忠戴上项锁、手铐、脚镣,关进了军法处监狱。

开始审讯时,敌军法处长袁致和气势汹汹地问:“伦克忠,是谁指使你去北京,煽动那里的民众?”

伦克忠从容地回答:“纱厂受难的弟兄们。”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要的好处是广大人民能同情和支援那些被你们杀害的爱国同胞,同时对你们这些狐群狗党……”

“住嘴,你想死,还是想活?”

“随便,死活由你!”说完,伦克忠仰天大笑,敌人无可奈何。

伦克忠被敌人审讯多次,屡受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深灰色的破衣裤都被汗水、血水渗透。但他始终威武不屈,正气凛然。

1925年9月6日深夜,张宗昌在济南纬一路北海医院前将伦克忠枪杀了。临刑前,伦克忠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劳工万岁!”

就在这一天,抓捕伦克忠的刑警领赏呈文开始依次签署了。12天后,“出力长警已拿总办奖赏洋三百元,业经转交该署具领以示鼓励”。张斌奎、于善福领到的赏钱,沾满了鲜血,也带有共产党员对刽子手的控诉。

因为韩文玉年龄较小,在进行陪决后坐牢两年出狱。

1926年,青岛党组织根据伦克忠生前的表现和要求,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伦克忠牺牲的消息传到四方工厂,工人们无不落泪。

1930年9月6日,在伦克忠牺牲5年后,四方机厂的工友们在厂内为伦克忠立起了烈士纪念碑,纪念这位工运领袖的英勇和不屈。1938年日军再次入侵青岛,为了保护烈士纪念碑不被破坏,工友们悄悄将其秘密埋入地下直到近60年后才重见天日。

青岛解放后,人民群众和工运战友也没有忘记伦克忠,他们赋诗怀念这位工人运动领袖:“伦理当寻救国路,克难应靠共产党。忠诚赤胆工运起,赞美声声著文章。”

青岛一战遗址博物馆将纪念碑安立青岛山,对碑身进行了保护性修补,镶嵌上瓷制的烈士遗像,使后人不忘革命历史,令烈士事迹更好地发扬传承。纪念碑所在地也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宣传革命传统的重要地点。

“多年来,不断有游人在此默默感怀烈士,每逢清明时节,经常有群众自发在烈士纪念碑前摆放鲜花、祭品”,贺金嘉说,目前,青岛一战遗址博物馆已将“走苦难归程之路,参观伦克忠纪念碑”,并在纪念碑前敬献鲜花作为青少年研学游的重要课程之一,以实际行动纪念革命烈士,让革命烈士的事迹铭记于学生心中,让革命烈士的精神指引同学们前进的道路。“已有数百位青少年通过研学活动前来纪念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