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现场 |父母和启蒙教练接受半岛记者专访,讲述陈梦的成长之路

2021-07-28 23:0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21490)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超级现场 |父母和启蒙教练接受本报专访,讲述陈梦的成长之路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7月28日中午,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单1/4决赛,青岛籍运动员陈梦在0:2落后的情况下完成大逆转,4:2击败中国香港球员杜凯琹打进四强。经过多年的努力和付出,陈梦正一步步靠近她的奥运冠军梦。在陈梦打入四强后,陈梦的父母以及启蒙教练吴乃蝉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专访,讲述她是如何一步步从汾阳路小学的水泥球台走到如今的奥运赛场。

逆转之局令陈爸爸步步惊心

半岛全媒体记者来到陈梦家中时,陈梦的父亲陈樑和母亲逄敏正在通过电视关注女儿的比赛,他们对比赛点评相当专业。

观赛结束后,陈樑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他说当他看到陈梦0:2落后的时候,通过电视转播看到女儿表现有点紧,还好最后找回状态重新咬住了比分,“今天的比赛,可以说是步步惊心,这个孩子很有韧劲儿,不服输,从小就这样,当然人偶尔也会有放松的时候,还好最后重新找回了感觉和气势,能在关键时刻顶住!经过这场比赛的考验,相信陈梦能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会有更精彩的表现。”

在陈梦昔日的母校汾阳路小学,陈梦小时候的启蒙教练吴乃蝉同样在关注着比赛,他对陈梦的韧性印象深刻:“这孩子挺内敛的,有股韧劲儿。输了球不哭,低着头默默听你讲。打赢了也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大喊大叫,只是自己乐一小会儿。陈梦小时候非常听话,训练很刻苦,悟性也很高,当时就觉得这个孩子会有出息。”

陈梦能够有如此优秀的表现,与她小时候的家庭氛围分不开。其实,陈梦的妈妈逄敏就精通乒乓球,曾经获得过青岛市某部队乒乓球冠军。退伍之后,看到女儿陈梦对乒乓球运动产生了兴趣,她就因势利导教女儿打球,一直做女儿的陪练。巧合的是,逄敏和陈梦都曾是汾阳路小学乒乓球教练员吴乃蝉的徒弟。吴乃蝉对陈梦这个徒弟相当自豪:“全国有数以万计的基层乒乓球工作者,能站在奥运赛场上的人一届也就个位数,我带过的队员能够站在奥运赛场,这辈子也是值了!”

从水泥球台起步从不叫苦叫累

在陈梦的家中,乒乓球元素到处可见,客厅正中间有一张迷你乒乓球桌,客厅的墙上挂着陈梦捧起奖杯的各种照片,柜子里面放满了陈梦获得的上百块奖牌和数不清的参赛证件,记录着陈梦从孩童时代到世界冠军的成长历程。逄敏告诉记者,陈梦很小的时候就很细心,参加的比赛都会把参赛证件拿回来留作纪念:“拿回来之后,我就替她收着,现在几乎已经摆满了,摆放奖牌的地方还空着两个地方,一个是留给奥运会的,一个是世锦赛的,期待这次奥运会之后能把这里的空白给填上。”

据吴乃蝉介绍,当年陈梦的母亲和陈梦的姨妈都跟着自己练球,陈梦的妈妈还拿过山东省第二名。在陈梦5岁时,妈妈又将陈梦送到他这里学习乒乓球,第一件事就是请求自己加强对陈梦的步伐训练。如今已经70岁高龄的吴乃蝉依然每天坚持前往学校教孩子打球,汾阳路小学当中的户外水泥球台也曾经记录着陈梦小时候练球的身影,吴乃蝉回忆说:“当时还没有这么好的球桌,都是水泥球台,夏天烈日当空都热得发烫,陈梦在水泥地上来回进行步伐练习,从不叫苦叫累。”逄敏说:“我家是国棉八厂,那有一个特色学校,跟吴老师(吴乃蝉)练了几年,然后就跟着董熙教练去了更高年龄段的队伍。”

少儿时期,陈梦就表现出了超人的乒乓天赋,连年在全国幼苗杯比赛中取得突出的成绩。因为陈梦得到的少儿冠军太多,吴教练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座冠军奖杯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青岛市乒乓球少儿比赛,具体赛事名字忘了,当时还上二年级的陈梦就能战胜所有三年级的选手拿到青岛市冠军。当陈梦到了9岁左右的时候,董熙教练看上带到了市队。”

说起陈梦小时候能取得成就的原因,陈樑认为陈梦的刻苦和自律是关键因素之一:“小时候练球的时候,几十个孩子一起练,有的孩子累了之后,往往通过捡球和系鞋带的方式稍微偷个懒,陈梦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很少有偷懒的时候,即便累了也会坚持下去,教练和家长都看在眼里,拿到冠军是孩子努力的结果。”

小时候曾因加练耽误年夜饭

董熙作为陈梦乒乓球道路上的领路人,这些年一直关注着弟子在国家队的表现,“她这几年走过的路可以说是跌宕起伏,整个奥运周期四年多时间,她面对的对手很多,但她一直没放弃,顽强拼搏克服困难,不管顺境逆境,积极调整自己的体能、技术、心态。28日这场比赛,感觉陈梦一开始的压力很大,身体很紧,打得比较保守,被对手连赢了两局,但是后来通过现场教练的呼喊还有自己的鼓劲儿等等,打出几个好球,压力一下子就释放了出来,然后就逐渐逆转了不利局面,陈梦的调整能力还是很强的。但是接下来的比赛,虽然大家都知道要放松心情缓解压力,但是真正到了亮剑的时候,还是需要队员自己调整,这对陈梦还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董熙告诉记者。

董熙至今依然能回忆起一些陈梦小时候打乒乓球的趣事:“有一年的大年三十,我带着陈梦在球馆练球,还有她爸爸陪着,一直练到下午6点半,当时觉得有个技术环节不满意,一直给她加练。后来才知道她爷爷在家等急了,陈梦回家还一个劲劝她爷爷,她爸爸现在拿这事当笑话讲,但确实说明陈梦就是那种酷爱乒乓球,特别抗练的孩子。”

这件趣事也让陈樑印象深刻:“董教练训练要求一直很高,当时陈梦在练球,她爷爷等不及生气了,陈梦回来好一个劝。乒乓球这个东西,一天不练就会手生,我们都会尊重专业教练的训练方法,经过董教练的培养,陈梦一步一个台阶,2004年正式进入山东省体工队,2007年获澳大利亚青年比赛的女团、女单、女双三项冠军,同年入选国家队;2011年世青赛上获女团、女单、女双和混双冠军,实现了世青赛的大满贯。”

海捕大虾是“最爱”

进入到国家队之后,繁忙训练、比赛让陈梦很少回家。陈樑回忆称,他们搬到这里有十年了,陈梦回家住的时间加起来到不了一个月:“即使有假期,也很短,她回来的时候都会去以前学习训练过的地方看昔日的恩师,陈梦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归队的时候从来不会迟到,还会提早走几个小时,比如说大年三十放假回来,大年初三就得回队里报到,在家里也吃不了几顿饭,每次回来都是吃好几斤海鲜,海捕大虾是她最爱吃的。”逄敏说,等陈梦回来的时候,还想给她做几顿青岛海鲜。

前些年每逢陈梦比赛,陈樑和逄敏都会到现场为她加油助威。比赛之余逄敏还会给陈梦洗洗衣服,买点营养品,“和陈梦差不多年龄的队员,基本都快退了,陈梦坚持了这么多年也是一直为了这个奥运梦想,孩子很不容易。陈梦在国家队训练的时候,都会过去看她,给她带去青岛的关怀和问候。今年国家队的训练基地在威海,虽然离着青岛比较近,开车几个小时就到了,出征的时候本来想去看看她,但是考虑到防疫纪律,陈梦不让我们去,我们就听孩子的,不给她添麻烦。”

最近因为疫情,陈樑和逄敏无法前往现场助威,不过他们会通过电视和网络关注陈梦的比赛:“我们比赛之余交流的时候,也会通过视频进行聊天,有时候她输了球也会哭,有一次记得是在3:0领先的时候被国家队队友逆转痛失冠军,那次确实哭得很伤心。因为队里有专业的教练团队指导,我们很少谈乒乓球的技战术问题,一般会说一些让她开心的事情,比如说家里准备了一些好吃的,或者电视转播当中的一些小花絮等等,让孩子尽量放松心情,缓解压力。”陈樑说。

链接

陈梦:我连心都打开了

7月28日中午的东京奥运会女单四分之一决赛,陈梦在对阵中国香港选手杜凯琹时一度陷入0:2落后的危险境地,让电视机前的不少观众捏了一把汗,坐在观众席上的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和本场比赛的场外指导马琳都坐不住了,呐喊、掌声和加油声回荡整个东京体育馆。

  从第三局开始,人称“大梦”的青岛女将仿佛如梦初醒,退台、对拉,高质量回球一一奉上,11:6、11:9连扳两局后更是势如破竹,第五局以11:1的大比分胜出。看得刘国梁频频点头:“相信自己,保持节奏,打得越简单越好!”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在感叹大家所熟悉的那个陈梦回来了,进入第六局,即便6:2领先又被对手追平也无法撼动世界第一的坚定与信心,陈梦在关键分的相持中频频得手打出了气势,第六局11:8,陈梦最终以4:2实现逆转,晋级半决赛。

  赛后陈梦表示:“打完这一场,别说身体,我连心都打开了!”对手杜凯琹则称,只有开局逼到陈梦手紧,自己才能有一点点机会。曾随中国国家队一起训练的24岁中国香港小将还说,陈梦是那种“一日三练晚上还要加练身体”的敬业球员,自己崇拜她、想向她学习的正是这种精神。

  陈梦的半决赛将在北京时间7月29日上午10点进行,对手新加坡老将于梦雨堪称是本次女单比赛最大的黑马。在前面的比赛当中,于梦雨4:0横扫中国台北一姐郑怡静,四分之一决赛以4:1击败日本一姐石川佳纯。29日的比赛会很难打,对于习惯性慢热的陈梦来说,需要尽快进入比赛状态,不可有丝毫的大意。

  在另一场半决赛当中,中国选手孙颖莎将对阵日本选手伊藤美诚,期待两位中国选手能够打出水平,在29日晚上的女单决赛中会师。青岛市体育局预祝陈梦在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单比赛中创造佳绩,预祝所有中国健儿所向披靡、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