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看到酒就发愁!10届酒王任光超的凡尔赛,自带流量,他却拒绝变现……

2021-08-02 01:1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5961) 扫描到手机

当下,

啤酒节正如火如荼进行,

说起最受关注的活动,

酒王大赛必有一席之地,

本期半岛《新闻周刊》

聚焦“酒王选手的故事”。

↓↓↓

擂台下的酒王

文/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刘笑笑 实习生 杨亦潘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达

8月,又到任光超去啤酒节领“年终奖”的时候了。

这个被网友戏称“人家是去比赛,他是去进货”的男人,已经在酒王争霸赛上称霸十年,也成了啤酒节上最富传奇色彩的“酒王”——“房子车子妻子都是靠喝酒赢来的”。擂台之外,他又是一个极力与酒撇清关系的人——“平时几乎很少喝酒,看到酒就发愁”。

任光超说,自己从没醉过。在生活中,他也保持着一份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对自己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以前觉得,不赢不行,总要有冠军,为什么不能是我?现在觉得,14亿人呢,就一个冠军,凭什么回回都是我?”

眼熟的大高个

上午10点,在人民路一家社区银行里,一名身穿白衬衣黑西裤的高个子银行员工正被一群大爷大妈团团围住,咨询着存款办理等业务。他始终面带微笑,眉眼弯弯的。由于个头太高,说话的时候总是微微哈着腰。

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大爷来过银行好几回,回回都能见到这个大高个。这天,他又歪着头端详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一旁的记者:“你不觉得他很眼熟?”

当听到“酒王任光超”这几个字,大爷拍着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赶紧转过头对老伴说:“原来这个大高个就是那个酒王啊,小伙子真能哈,年年得第一……”

这样的场景,任光超见得太多了。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有人来办业务时会直接问他。“肯定见过,我在银行干了这么多年。”任光超笑呵呵地回答。他从来不会提及“酒王”这一身份,“工作是正事,酒王是业余,两码事”。

经常站在银行门口的保安周吉明看不下去了,一语点破:“这是我们行长,就是那个酒王任光超。”酒王和行长产生联系,震撼效果不用多说。尽管是社区银行,这个“酒王行长”也足以让大爷大妈们夸上天,“小伙子不光能喝酒,工作能力也挺强咧”。

周吉明觉得,让客户知道“酒王行长”没什么不好的,“还能提高我们这里的知名度,跟客户拉近距离,你说是吧?但是行长太低调了,从来不提酒王的事。”

周吉明记得很清楚,去年8月,酒王争霸赛结束后,任光超就带着“十冠王”的光环调任这家社区支行。“当然,这跟十冠王一点关系没有。”周吉明笑着强调。刚刚得了酒王,大家免不了当面谈论夸赞一番,任光超只是眯起眼笑着,仿佛那个“酒王”不是自己。

不光是在同事间这样。有一回,任光超在儿子幼儿园的家长群里说了几句话,有认识的家长回了一句“哎呀,酒王来了”,群里一下子引起轰动,吓得任光超不敢再发声,潜起水来。

讨厌的“天赋”

今年啤酒节的酒王争霸赛,任光超又悄无声息地报名了。有一天下班,他没把车开走,同事们一问才知道,他是去金沙滩啤酒城参加海选了。

7月初的时候,母亲高爱美就对任光超说,“今年还去?还是算了吧,再别去了。”任光超对她打着哈哈,不说去也不说不去,高爱美就知道,“管不了”。

高爱美对这个酒王儿子各方面都满意,从小到大没有为他操过心,唯独喝酒这件事,全家人都不支持他去,担心影响他的健康。年年劝,他年年去。

18年来,儿子的比赛现场她从未去过,“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不想看”。人家跟她拉家常,夸赞她儿子喝酒厉害,她也并不觉得自豪。“那有什么可骄傲、可炫耀的?”

高爱美不喜欢儿子这项“天赋”。她也不明白,任光超为什么这么能喝,自己和丈夫两边的家里,都没有能喝酒的基因。

任光超将喝酒海量归因为小时候每天放学后妈妈早为自己凉好的一大茶缸子水,渴了一天,端起来咕咚咕咚就干了。高爱美想了几秒钟说,“也有这个可能。”但是,很快她又反问道,“以前谁家不是这么喝凉水呢?”

在很多场合,任光超都说自己不爱喝酒,看到酒就发愁。在广大网友看来,这是赤裸裸的凡尔赛。

“这的的确确是真的,他在家里不喝酒,也很少出去应酬。”高爱美说。

相处了一年,同事们没跟任光超喝过一次酒。就有一回,周吉明亲眼看到,任光超抱起还剩下小拇指高桶底的大桶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我的个天,跟直肠子似的,不服不行。”

海选过后,两周前,任光超下班买了一箱啤酒回家,准备好好练练。结果越看越愁,一口也不想喝,一直放在那里。周末,任光超在家午睡,迷糊中听到客厅传来丁零当啷的声音,过了一会儿,4岁的儿子一手一瓶啤酒走进卧室,“爸爸,你喝瓶吧,就两瓶。”

任光超心里一惊,完了,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喝酒,就端午节看过那一次,还让他记住了。端午节那次,他带儿子去参加了一个活动,为了助兴,上台吹了一瓶,儿子在台下目睹了全过程,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小手也拍得啪啪响。

就像高爱美对儿子的态度一样,任光超也不希望儿子在小小年纪就接触酒,怕他学坏了。18年前,他跟着舅舅第一次逛啤酒节,误打误撞参加了1500毫升大杯速饮,结果一举夺冠抱回家一台微波炉。妈妈得知真相后勃然大怒,连带把舅舅也臭骂一顿。

“不过,如果儿子成年了,也很能喝,他想去参加酒王争霸赛,我肯定让。爱干啥干啥,只要别闯祸。”他哈哈笑起来。

节俭抠门的人

尽管不喜欢喝酒,但是能喝酒这项“天赋”在啤酒节上被发掘后,的的确确改写了任光超的人生。

如果没有参加啤酒节,人生会是什么样?“肯定遇不到这么好的媳妇。”他脱口而出,给了一个求生欲满满的答案。然后,自己也被逗笑了。

人们谈论任光超时,往往会说这小子真幸运,喝酒不仅能赚到钱,还能把采访他的女记者娶回家。“房子车子妻子都是靠喝酒赢来的”,成了任光超身上的独有标签。在很多次采访中,面对镜头,他也笑眯眯地借用这句话来总结自己的幸运。

不算不知道,一算连任光超自己也吃了一惊——喝酒赢来的奖品和奖金折算下来,也得有小100万。住的房子,首付是卖车换来的;家里除了新换的电视,其他大大小小的电器都是喝酒挣的。剩余的钱,都躺在存折里,为儿子存着。

这些年,拿的冠军多了,不光任光超淡定,家里人也淡定。通常比完赛第二天,5万现金发到手。回家一进门,他和妻子的对话是这样的——

“拿回来了?”

“嗯。”

“存上吧。”

“好。”

尽管喝酒赚了不少钱,但任光超是个很节俭的人。赢的那8辆车,他只留下了一辆飞碟UFO黄色小车。那是2009年,他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颜色,赶紧去考了个驾照。一直开到今天,几乎成了青岛大街上的绝版。

开了12年了,这辆两门紧凑型SUV的外观依然很新,车窗膜是透明的,车内放着孩子的安全座椅,一家人出行全靠它。任光超舍不得换,“一点也没坏,换它干吗。”

每回去金沙滩啤酒城,任光超几乎从不打车。比赛当天,去的时候会拼车,因为怕挤公交车出一身汗,喝酒时不舒服。返程时就会坐真情巴士L2路,票价两元,坐到市区的地铁口,再换乘地铁回家。

周末带孩子出去玩的娱乐项目就是赶海。在海滩上刨个坑,撒点盐,蛏子一钓一个准儿,如今儿子也成了钓蛏子的一把好手。

犒劳自己的时候,他喜欢带着儿子去吃自助餐,“因为小孩子不花钱,这样折算下来还能‘赚’半个人的钱”。他笑呵呵地说,近几年的目标就是“趁着孩子小,把青岛比较贵的自助餐厅都吃个遍”。

不怕拍死的前浪

眼下是啤酒节时间,他的小目标就是“再喝个冠军回来”。

这是一年当中,他跟酒打交道最多的一个月,“一天能喝上一年的量”。因为在家实在没有练酒的氛围,哪天下班早,他就去啤酒城练。那里每天都有参加海选的人,交上十块钱,就能吹上一瓶,还有计时器。

任光超一现身,人群中一阵骚动,“酒王来了!”不熟的会恭维他“今年酒王准没跑儿”,熟悉的上来就开玩笑放狠话,“今年你别想了,我肯定喝过你”。任光超脸上还是挂着那个标志性的笑,也不作声。他心里嘀咕,“这一堆堆人,都是从四面八方赶来要弄‘死’我的啊!”

那天,他只练了吹瓶,用时3秒8,去年的亚军张树军,用时3秒6。

如果搁在前几年,任光超会有压力,但现在不会了。在他看来,每年争酒王的前几名都身经百战,论技术战术,都是高手。比拼到今天,比的更多是心态。

刚拿冠军那几年,他还没参透这些。2008年到2011年,连续4年,都因瓶中剩酒超过50毫升被当场宣判成绩无效。“当时输的就是一个心态,太急躁了,跟自己较劲,太想赢了。”后来,好容易平稳了心态,又拿了冠军,但还是不满意,梦里都在琢磨喝快的技巧。

2013年,带着新技能,任光超又去参赛了。第一项吹瓶,成绩从过去的8秒左右提高到了4秒5,全场欢呼。也许是第一项喝得太急,第二项喝大杯,他居然端着杯子一口都喝不下去,喝一口就全吐了。第三项直接弃赛回家了。他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崩溃了,躲起来哭得稀里哗啦,“我都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没拿第一?”

回家后呕吐难受,去医院确诊是急性肠胃炎。医生问他,最近是不是加班太劳累了?任光超心想,“这就对上了,不是加班累的,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任光超想通了——“以前觉得,14亿人,总要有冠军,为什么不能是我?现在觉得,14亿人,就一个冠军,为什么就非得是我?”那一年之后的比赛里,他再未失过手,酒王始终是他,没有出现任何其他人的名字。

每年都是龙争虎斗,每年夺冠都不容易,任光超也做好了随时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准备。“啥时候有个比我厉害的,用实力碾压我,我就服输了。大将总要阵头亡嘛,那时候我再退出江湖,对战胜我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尊重。”

享受争第一

任光超出现在啤酒城之前的18年人生里,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孩——学习中下游,啥特长爱好也没有,更没有好胜心。“考试120分的满分,能得70分以上自己就心满意足了。”考得不好,被老师或者家长批评,他也不哭不恼,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啤酒让任光超的人生第一次与“王”沾了点边儿。第一次披上酒王战袍、加冕皇冠,站在舞台中央的时候,他心想,“哇,这感觉太棒了。”对他来说,人生第一次受到认可,原来自己挺行的。

他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调任现在的社区支行时,该行的存款增速在全行排倒数第三。没人来存款怎么办?他就拿上宣传单去各小区溜达,遇见大爷大妈就主动搭讪,陪着唠家常。银行对面有个早市,老人们赶完早市银行还没到开门的点,他就改了营业时间,八点就开门。能办的业务提早先办,不办业务,让老人歇歇脚也行。

老人新事物接受得慢,有时候难免急躁。任光超总是笑容温和,慢声细语,态度好到客户自己最后都不好意思了。在银行大厅里,放着一本客户留言本,随手翻上几页,都能看到客户给“任行长”写下的好评。

如今,在任光超的带领下,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家银行的存款增速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全行正数第三。“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我们慢慢来,正在努力追赶第二,最后争取拿个第一。”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笑呵呵的,一对眉毛也跟着动起来。

每次听到儿子说起银行业绩,才是高爱美最高兴的时候,“干好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她总是这样对儿子说。让她欣慰的是,任光超也很清醒,“酒王今年是我的,明年可能就不是我的了,只有踏踏实实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稳健型投资者

网红经济在近几年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网络直播、短视频等新兴行业打造了一批又一批网红,让他们在整个市场当中独占鳌头。

挂着“酒王”“十冠王”的头衔,任光超也是个自带流量的人。但在把流量变现、挖掘酒王商业价值这件事上,任光超并不热衷,有时候身边朋友也替他着急、可惜。

“如果我是他,我会好好利用起来,至少比他做得好吧。”去年酒王争霸季军、好友侯德昌笑着说。

其实在前些年,就有啤酒品牌找任光超代言。他尝了尝人家的酒,“是真不好喝,还是算了吧”。“你说我第二年再去比赛,台下一堆人喊着‘你代言的什么破酒这么难喝’,我在上面多尴尬呀?”

这两年,吃播火起来,有人建议任光超开个短视频号,哪怕做个“喝播”也行,搭一把粉丝经济的快车。任光超又否了,“人家做吃播,肯定是热爱美食,厌食症患者做不了吃播。可我压根就不爱喝酒,哪能干得了?”

也有人找任光超做直播带货。他又认真思虑再三,“觉得这个事儿不现实”。“真到了带货那一步,不是说这个货我想带就带,想不带就不带,如果质量不行的话,真就砸了自己的招牌。好不容易干了十多年挣来的名誉,一下子就秃噜了。”

不过,禁不住劝,任光超还是开了一个抖音号,两年一共发了10条视频,粉丝不到4000。今年上半年,他还代言了朋友开发的一款以“酒王”命名的啤酒。卖得好不好另说,至少干不干是他可控的。

35岁的任光超自诩为一名稳健型投资者,“先保证本金,再说受益”。在他眼里,工作就是本金,酒王是额外受益。

在人们的眼里,

酒王争霸的江湖里

总有各路高手的传说;

而在酒王们的眼里,

都是酒杯里的快意恩仇。

↓↓↓

我要当“酒王”

文/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李晓哲 实习生 姚娜(图由受访者提供)

跟任光超坐在银行上班一样,在每年11个多月的时间里,张树军要操心自家农场里的冬枣种植和销售,侯德昌则要为自己的妇儿用品经销生意忙活。只有在啤酒节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才会与各路高手现出真身,披挂上阵,磨刀霍霍,剑指酒王。

“今年我的状态不错,小超他有压力了。”张树军口中的“小超”,便是已经连续10年荣获酒王桂冠的任光超,“他已经连拿了十个冠军了,该换换了。”

巨浪狂潮般激荡着每个夏天的岛城。大潮退去,又会有下一道大潮澎湃而来。今夏风云再起,谁会是新一届酒王呢?

上届的酒王争霸赛 半岛全媒体记者 吴璟 摄

“误”登擂台

如果没有选择夏季来青岛旅游,没有走入啤酒城,或许张树军和侯德昌的人生都会不一样,两个异乡人也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身高1.81米,体重230多斤,平常日张树军喝十多瓶啤酒不成问题,用他的话说,就是“没感觉”。朋友们聚会,大家用酒杯喝得差不多了,他就开始用瓶吹,时间长了,就琢磨出如何让吹瓶速度更快的绝技。

看过张树军日常喝酒的几乎都会惊呼不可思议,一瓶啤酒启盖,刚碰到嘴唇,手一晃、头一仰,光瓶的速度用“一眨眼”来形容毫不为过,只剩下瓶里的酒沫儿慢慢破裂,显出瓶底。

也正是因为有这份酒量和吹瓶的绝技,张树军在朋友圈中被冠了个响当当的“吹瓶王”称号。而这个称号让更多人知道,则是从第十八届青岛国际啤酒节开始。

2008年,来青岛旅游的张树军误打误撞闯入了啤酒节的酒王大赛。当年27岁的他年轻气盛,看到吹瓶环节参赛选手的成绩“太差了”,吹瓶速度大都在每瓶6秒左右,他直接上台,将吹瓶纪录一下带进了5秒以内,拿了吹瓶王和总决赛的亚军。

这次经历,让他迷上了啤酒节的酒王争霸赛,每年都要抽出10多天时间,从一个农家汉子切换到酒王争霸选手的角色。2010年,张树军意外出车祸,整整在家休养了3年。2014年,伤愈后他重整旗鼓,于是,酒王争霸的江湖上又有了他的传说。

“爱找这种感觉吧。”这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感觉,也是平常生活中张树军找不到的感觉:比赛的紧张加上酒精的双重作用,带来的是“刺激”,是“挺爽的”。

张树军认为,他在全国各地的啤酒比赛中罕遇强敌,高手基本上都来青岛了。而高手拿到的“剧本”往往都出人意料。

侯德昌从小就能喝水,小时候父母去田里割麦子,他和几个小孩儿就聚在一起,拿着瓶子从井里打水喝,水打上来之后比赛谁喝得快、喝得多,那时候的他总是能拿第一。长大后回家探亲,童年的玩伴们还保持了能喝水的习惯,“我们聚在一起喝酒时,不能喝酒的就拿矿泉水替代,别人喝一杯酒,他就喝一瓶水”。

侯德昌家族的男人们都很能喝酒,“我弟弟、我爸、我爷爷都很能喝”。侯德昌回忆起五六岁时喝白酒的经历,父亲喝酒喝到一半出去了,他和弟弟就模仿父亲喝酒的样子喝掉了剩下的酒,“喝一口白酒辣得不行,就赶快喝一口凉水。”他和弟弟的酒量大概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2014年夏天,侯德昌和妻子在石老人浴场游玩,夫妻俩玩累了准备去啤酒城买点东西吃,误打误撞来到酒王争霸赛的海选现场。一旁的妻子怂恿他,“你不是能喝吗,上去试一试。”

侯德昌上了舞台,没想到“一不小心‘大杯速饮’项目拿了第三”,海选之后又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半决赛和决赛,最后“又一不小心拿了季军”。

第一次的酒王之旅就拿到了季军的好成绩,初出茅庐的侯德昌成了那一年酒王争霸赛上的黑马。但他坦言,“当时其实是很胆怯的,因为从来没有了解过那些项目,吹瓶和大杯(速饮)都是第一次接触。”侯德昌自认在生活中并不是一个爱喝酒的人,除了同学聚会和应酬时喝酒之外,平常在家的日子从来不喝酒。

侯德昌(中)与张树军在外地的酒王大赛中获奖。

酒林秘籍

酒王是怎样炼成的?当酒王主要靠天赋还是靠技术?

这个问题,侯德昌觉得很大一部分是靠体质、靠基因。而要在高手云集的酒王争霸中突出重围,光靠天赋还不行。

平常喜欢自己琢磨一些喝酒的技巧,侯德昌绝对算得上天赋加技巧型的选手。刚开始参加啤酒节的酒王争霸赛那两年,没什么经验,他就悄悄观察别人怎么喝,边观察边学习,“是小口喝还是大口喝,怎么喝才能更快,就这样慢慢学。”参加酒王争霸赛的次数多了,他对酒也逐渐有了一定了解,不同类型啤酒的麦芽度、粘稠度都不同,喝法也不同,想要喝得快,有不同的应对方法。“这个事吧,别人没法教你,得靠自己摸索。”

在2018年的酒王争霸赛中,由于太过激动,侯德昌在“1500ml大杯速饮”环节拍打计时器失误,成绩被作废,他当即向主办方提出再赛一次的请求,虽然重赛的成绩没有第一次好,但仍顺利完成了决赛。在被问到当时的心情如何时,侯德昌觉得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赢了就赢了,输了就输了呗”。

回忆这几年的参赛历程,侯德昌认为他的心态越来越平稳了,“前两年站在赛场上很紧张,身体都是僵硬的,很不自然。后来就没有这种感觉了,我现在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就觉得,这就是我应该站的地方”。

侯德昌把参加比赛和人生做类比,“都有开始、高潮和结束,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就好”。原来站在赛场上的时候,看着台下几千甚至上万的观众,侯德昌常常会担心自己如果比得不好、喝不完酒怎么办?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比赛经验的丰富,现在站在赛场上,他想得更多的是“这个环节我要拿下多少分,我一会儿要用什么技巧去喝这瓶酒”。

在“1500ml大杯速饮”环节,他会让自己有“我必须要干掉你”的狠劲,喝酒前,他会跟自己说“这不是酒,喝就行了”。

侯德昌给自己定的备赛周期从6月开始,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他就会推掉一些酒局,以保证自己不对喝酒这件事感到疲惫。他还会给自己买几箱啤酒,在家练习吹瓶,偶尔也会举起家里装凉白开的玻璃瓶,以水代酒模拟练习“大杯速饮”。虽然这时青岛的天气已经热了起来,但他为了不让自己在参赛时遇上感冒影响发挥,有时候宁愿不开空调出点汗。

侯德昌在外地的酒王大赛中获得现金大奖。

能喝的秘籍,在张树军看来,肺活量很重要,再就是自己的身体素质。

张树军的老家是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南皮冬枣是当地的特产,他是从小在父亲的枣园里长大的。如今,张树军成了枣园的主人,虽然枣园的规模已经扩大,自己也早已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板,但他还是坚持天天下地干活。

经过十几年的比赛磨炼,张树军已经从一个不懂任何喝酒技巧的菜鸟,渐渐练成了“一天喝一瓶,一瓶喝一口”本事。

参加啤酒节的酒王争霸之后,张树军也开始有意识地联系自己其他技能,朝着总冠军进发。“任光超是全能型选手。我以前吸管喝酒不行,现在慢慢赶上来了。”他说自己偶尔会在家练练用吸管吸水,想起来就练练。

争霸野心

7月24日,张树军专程从河北沧州赶到青岛。当天晚上7时,第31届青岛国际啤酒节酒王争霸赛首场周赛,在金沙滩啤酒城啤酒大道西演艺广场开赛。两个环节的比赛中,张树军以4.7秒多的成绩拿下“吹得响亮”第一名,又用时10秒左右喝完了扎杯里的1500ml啤酒,成功晋级8月7日的决赛。

让张树军引以为豪的,是自己的吹瓶速度。“这么多年,我参加了无数个啤酒节,基本上没遇到过对手”。

张树军并不是“吹”。7月26日晚上,他和任光超等已经晋级决赛的选手在金沙滩啤酒城练酒,每个人差不多吹了一箱。在这次非正式比拼中,任光超的成绩是3.8秒,张树军是3.6秒。而在去年的决赛中,两人的成绩分别是4.17秒和4.01秒。

“麻烦帮我找找这段视频发给我,我好研究研究,看看怎么保持3.6秒的成就。”张树军认真地说道。谁都想当最终的冠军,都想问鼎酒王之王。这一点不言而喻。

这么多年都是任光超拿冠军,有没有憋着一股劲儿非得要赢他?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张树军简单回复了一句,“感觉今年这个状态可以。”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也是要看看自己的状态。”

去年的酒王争霸赛,任光超问鼎酒王。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达 摄

侯德昌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则更直白,认为自己大杯速饮的成绩从去年开始有了起色,从前在大杯速饮项目上自己的成绩略逊于任光超,但“现在他不管怎么喝也喝不过我”。侯德昌从来不掩饰自己想拿第一的野心,他会对媒体记者说明年想要“打败任光超”,也会在私下对任光超说“我想赢你”。

对于今年的比赛,侯德昌的期待是“保三争一”。为此,他一直在算分,对自己每个项目拿多少分就能赢下冠军有一个初步的预判和规划。 他认为比赛中出现黑马的概率不大,因为他们这些老将熟悉规则,技巧熟练,剩多少酒、犯没犯规,他们看一眼就知道,所以新人想“干掉”他们几个是件不太容易的事。

而对于老将们谁能拿第一这件事,侯德昌则坦言,“其实大家都有拿第一的实力,就看谁的状态更稳定一点。”

被问及参赛有没有压力的时候,侯德昌说:“压力肯定是有,这个比赛它还是一个竞技嘛,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拿名次,就把它当成一个每年夏天的娱乐项目吧,每年和老朋友们聚一聚也挺好。”

也许,在我们眼里看来龙争虎斗的酒王争霸赛,在他们眼里早已成为了几个老朋友每年一次的聚会切磋。

张树军在外地的酒王大赛中获冠军,奖品为一辆车。

快意江湖

这个周末,张树军又放下了枣园的工作,赶到淄博去参加酒王比赛,之后直奔青岛,为即将到来的酒王争霸决赛做准备。

每年枣园的活计忙得差不多了,参加酒王大赛“散散心”成了张树军的必选动作。因为喜欢啤酒节上的热闹气氛,张树军会参加在天南海北地举行的各种啤酒节活动,“主要还是青岛这边,其他地方偶尔去,忙的时候也没空去,家里有时候太忙了就算了。陕西、大连、厦门的我都去过,2017年还在大连赢了个冠军。”

在全国其他地方参加比赛也不容易,各有各的比赛规则,但高手不多,“高手就在青岛有,别的地方相对还不算有压力。”张树军说,青岛国际啤酒节上能锻炼人,在这里练出成绩来,到全国各地基本上就能所向披靡了。

从2008年到现在,参加了这么多年的啤酒节酒王争霸,张树军觉得,啤酒节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成长的地方”。2008年以前,他很少走出家乡,之后借着参加比赛的机会跑遍了天南海北。同时,他通过啤酒节认识了很多人。有啤酒大赛的选手,也有当地政府部门的领导,很多人跟他慢慢成了朋友,甚至称了他们家冬枣的代理商,开启了酒王争霸之外的故事。

上台争名次,下台是兄弟。在金沙滩啤酒城第一年举行酒王争霸之后,侯德昌牵头建了一个酒王群,到目前也只有三十多个人,不是酒王争霸前三名的都进不去。在这个群里,喝酒是永恒的主体。交流切磋喝酒技巧,唠嗑娱乐玩。以酒会友,更显快意恩仇。

去年的酒王争霸赛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达 摄

侯德昌这几年跑到全国各地参加比赛,传播青岛啤酒节的酒王文化,不仅收获了丰厚的奖品,也交到了许多朋友。他还会邀请各地认识的朋友来青岛玩,尤其要到青岛啤酒节逛逛。不过,他说这些年在其他地方参加的比赛水准比青岛啤酒节的酒王争霸赛还差点火候,他把这些比赛都当做练手,心里瞄准的还是青岛啤酒节的“酒王”称号。

“在青岛拿第一的话,那种感觉肯定更爽一点”,侯德昌笑了出来,“毕竟青岛高手太多了嘛。”

场下,侯德昌说酒王们关系都很铁,经常聚在一起喝酒,小圈子很固定,他们喜欢和自己势均力敌的选手一起玩,一起交流技巧,分享赛事信息,偶尔也会在群里侃侃大山作为生活的调剂。对于酒王争霸赛夺冠这件事,他们则统一战线,采取的政策是:“(第一名)宁可叫任光超拿掉,不能叫外人拿掉,我可以和你抢,别人和你抢,那不行。”

酒王们的聚会难免会引起旁人关注,有的时候老板送来几扎啤酒,邻桌的顾客送来几个小菜,就当做是给酒王们的“即兴演出”叫好。更多的时候,邻座的客人一开始认不出他们,顶多“觉得挺眼熟”,随着他们喝得越来越起劲,桌子上的空酒瓶越摆越多,大家终于认出了他们就是酒王,有的会上前来要合影,还有的会和他们一起坐下来比划比划。

参加比赛赢得的奖金,侯德昌会给家人买点小礼品,带家人出去旅旅游,剩的部分就存起来。

聊起酒王打算什么时候“退休”的话题,35岁的侯德昌说不给自己设限,只要身体没问题就一直参加下去,他还讲起“老酒王”的故事,“老酒王”姜国庆今年已经65岁了,仍然每年都坚持参加酒王争霸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