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人生下一站,青岛!3位职场人士解码新工作城市的“优乐美”

2021-08-23 00:1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8213)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高书华 图/受访者提供(署名除外)

为何选择青岛工作

每个人有着不同理由

本期《新闻周刊聚焦

外乡人来青拼搏的故事

46岁,迁居青岛

到青岛工作,然后退休。46岁的李林没想到,年初冒出来的想法,到6月份就成了现实。他真的跳槽到了青岛,这已是他在省内城市间的第三次跳槽。

大学毕业后,李林选择回了老家鲁西北,结婚、买房、生娃。安安稳稳生活20多年后,他突然想换个活法,于是跳出原来的生活圈到其他城市工作,跳着跳着跳到了青岛,他动了举家搬迁的念头。

三次跳槽

“这么多年,我学会随遇而安,不确定的事情,不会担心,也不会去想,就从眼前一步步做起。”说这话时,李林已在青岛工作了两个月。他构想的“迁徙图”是这样的:自己先到青岛工作,站稳脚跟;女儿四年后大学毕业,尽量在青岛找工作;如果女儿能在青岛稳定住,就把妻子接过来,一家人在青岛团聚。

妻子小童却不这么想,她舍不得自己的美容店,里面有她的心血,还有她积累了10年的客户资源。但小童语气又不太坚定,“到时候看看孩子工作情况吧”,她承认,孩子在沿海发展比在老家要好。

李林已经实现了第一步:两个月前,他以技术工程师身份入职青岛一家著名的头部家电企业。能拿到这个Offer,得益于他工业设计的业务能力和多年的做人口碑,有人愿意举荐他,这使得整个跳槽过程容易了许多,为他迁入青岛的“庞大工程”开了一个好头。

中年是人生中最负重的阶段,也是最“稳定”的阶段。在一地生活久了,无论事业、财富、人脉、资源,总会积攒下一些,想要完全舍弃,需要很大的勇气,大多数人因为故土难离,想想也就算了。

李林是个例外,此前,他已在老家“稳定”地工作了20年。2019年起,他突然跳出老家那个地级市,先是到枣庄工作了一年,再到临沂干了9个月,第三次跳槽时,他选择了青岛,同时附带一个意愿——举家搬迁,后半生以青岛为家。

跳出来的回报很明显,工资从原先的5000元涨到了10000元,最高能拿到12000元,这是李林可以忍受和妻子两地分居的原动力。

“房贷1500元,车贷1200元,每个月光固定支出就得2700元,一个月5000元工资,除去正常的生活开销,够干啥的?虽然媳妇也挣钱,但是孩子高中毕业,马上要上大学;父母老了,后面的一些事还不可知。到了中年之后,对钱的渴望比以前更强烈……”在青岛市北区杨家群的出租房里,李林坐在床头掰着手指头数算着。

李林1999年大学本科毕业,选择了回老家发展,就职于当时正值黄金期的太阳能行业,做工业设计。中间虽换过工作,也都是太阳能企业,经验累积下,事业不断上升,职位不是生产总工程师,就是技术总工程师,待遇最高的时候到过年薪10万元,但缺点是无法保持稳定。

“没利润老板能月月给你这么些钱?”20年间,李林除了稳定地待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却一直无法稳定,东家先后换了几个,甚至在一家空调企业干了半年,因为是跨行业,工资不到5000元。

2019年年初,李林离开老家,远赴枣庄一家太阳能企业任生产副总,管产品质量,签了3年合同,月薪12000元,年终分红5万元。

一开始老板对李林还可以,毕竟他在技术和人脉方面都有一定积累,后来老板问他要手里的客户资源,李林不想干挖原东家墙脚的事,便对老板有了戒心。后来目睹一名员工的遭遇,让李林选择了离开。

那名员工的妻子患癌住院,厂里为其组织捐款18000元。可能是照顾妻子太累,他意外订错了货,老板大怒,要求李林立即将其开除,并且追回全部捐款,最后还要罚款20000元。那员工每月只拿1800元,妻子又住院,拿什么交罚款?只好辞职。

这事让李林对老板的为人大失所望,犯错员工情况特殊,而且错误并非无法补救,完全可以联系厂家退换货,中间也就几百元的差价,没想到老板却如此不留情面。谁又不会犯错呢?

李林不愿跟着这样的老板,到年底便不干了,老板也当然没给他年终的5万元分红。

2020年初疫情袭来,李林只好猫在老家,哪也没去。挨到当年9月,他又在临沂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太阳能企业任技术总监,同样管产品生产质量,月薪10000元。

如果说前两次跳槽,仅仅是想改变家庭的财务状况,那么今年春节时妻子的一番话,则促成了李林的奔赴青岛之旅。当时妻子对他说:“你必须找一个退休金比较高的地方,咱俩老了以后好有个保障。”

李林和妻子

为啥是青岛?

李林陷入了思考:妻子自从工厂倒闭后,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和别人合伙开了一家美容店,自己这20年多年职业生涯也是起起伏伏,女儿大学毕业后还要回老家吗?

李林不得不承认,他所从事行业的风口已过,所以不论收入还是未来发展空间,都不适合继续待在老家了,自己马上就要50岁,再这样跳来跳去也不现实,要想退休金高,必须社保缴费高,而且缴费需要持续稳定,这就特别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临沂的这家企业,2020年订单情况还可以,也给缴社保,但能保证他干到退休吗?说不准,最起码还能干几年,真干不下去了,也许可以去青岛,那里不光环境和空气不错,很多原先太阳能行业的老同事都跳槽过去了,而且站稳了脚跟。

但那只是一个想法。

有想法和真正去做,有时隔着十万八千里,有时却像孙悟空一样,就是翻一个筋斗云的事儿。让李林想不到的是,过年后回到临沂上班才3个月,那朵“筋斗云”就飘到了眼前。连续3个月,李林负责的工程设计部门几乎没有图纸可画,那就意味着公司没有订单。“如果公司一直不营利,老板不可能老给你开那么多钱,而且我发现老板在找人帮忙逃税,这不是一个企业往上发展的好趋势,说明企业进入了一定的经营困境。”

走还是留?现实逼着李林做决定,本就背井离乡,人生地不熟,若等到老板开口降薪,自己就被动了。

那一瞬间,“青岛”重又闪回李林的脑海。他试着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李林原来在老家的同事,现今就职于青岛某家电龙头企业设计部门,已经在那里打拼十几年了。对方告诉李林,他们正在招人,愿意为李林引荐。

十几年前的老同事,还愿意帮忙引荐,这是对李林工作和人品的双重褒奖。而且,想进这种大企业,引荐人是关键角色,他对企业情况了解,对李林情况也了解,连简历都不用投,只需一场面试。5月,李林来青岛参加了面试,6月初便接到了入职通知;6月底,他离开临沂来到青岛,签了3年合同。过程顺利到不可思议,好像他早就和青岛冥冥之中结下了缘分,现在只是来赴约一样。

为什么是青岛?李林列举了青岛三个方面的优点:机会、环境和空气。

一把就抓住世界500强大企业,满足了李林对工作稳定的预期,至少证明了青岛机会多。当然,也和李林自己有关,他用前20年的时间准备好了能力和阅历,当机会降临的时候,他才能抓得住。

李林也在完成妻子的心愿,今年单位给他按每月10000元的标准缴纳社保,明年还会涨。2020年青岛全市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81231元,同比增长7.2%。其中,全市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81671元,同比增长7.0%。按此计算,这个标准还是挺高的。

李林看中了青岛的发展环境,也在为孩子谋划出路,“孩子刚刚被滨州医学院录取,大学毕业后,我不想让她回老家,因为老家那种环境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落后的。我就想往沿海走,为了孩子以后的发展。如果能稳定住的话,会在这边安家。”

当然,李林也贪图青岛的“美色”,被青岛的美景和气候吸引。来青工作后,他时不时到海边去逛逛,发个朋友圈,或者碧海听涛,或者崂山一日游。比美景更能吸引他的,还有青岛的空气,“毕竟老家的空气环境赶不上这里。”

李林给自己到青岛的过程总结道:“这是一个互相选择的过程,但都是最好的选择,我经历过风雨,也见过彩虹,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没有遗憾了。”

闲暇时,李林最爱爬崂山。

换个活法

古有孟母三迁,今有李林三次跳槽,目的都是一样,都是为全家谋得一处相对优越的发展环境。不过孟母是在孩子小的时候搬迁,李林却在46岁时要考虑全家迁居,这尤其需要勇气。

妻子小童是李林的坚定支持者,“在外面他能多挣点,他也愿意出去见识一下,走的地方多,经验也多,对他搞研发也有利。”

夫妻两地分居,会不会对小家有影响?小童笑了,“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小考验算什么。”

小童说的大风大浪,是几年前三口之家遭遇的大变故,李林突然抑郁了,整天睡不着觉,脾气暴躁,妻子的朋友来家里聊天,他就觉得妻子把家里的银行卡和密码都告诉了对方,暴跳而起,一路摔砸东西,既然不想过,那干脆大家别过了吧。

妻子舍下美容院,陪着他东南西北地看病,花了一年半时间,李林才渐渐走出来,直言回想当时的状态,就像做了个噩梦。

其实,李林知道自己的病根在哪里,当时挣得钱少,过日子比较仔细,量入为出,妻子花钱大方,不知道节省,两人常为此吵架,有时候,妻子扔一把黄了的菜叶也会引发一顿争吵。李林性格内向,不善于表达,两人吵架后他只会生闷气,藏在心里,不懂得找朋友聊天喧泄,久而久之,便发病了。

妻子的不离不弃,最终让这个家庭走出了阴霾,经历过考验的夫妻关系,也比以前更加牢固。痛定思痛后,李林觉得自己前半生是为钱所困,为避免重蹈覆辙,他一定要换个活法,所以才有了离开老家、外出工作的一系列经历。

异地就业,让李林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性格,他想活出不一样的自己。

首先,他不再管钱,财权交到老婆手里,他负责还房贷车贷。在枣庄的时候,他花钱比较疯狂,农历八月十五请工人摆了三桌席,花了5000多元,还在当地办健身卡、买摩托车,不时领工人出去吃喝。到临沂后,老婆安排下“新任务”,除还房贷车贷外,每月再给女儿存4000元。零花钱骤降,他还是月月光。这样的好处就是,他不再为钱烦恼,老婆开美容院一月挣多少、家里有多少存款,他一概不问。

其次,挑战自己,多说话。他在枣庄任生产副总的时候,每天都逼着自己跟员工们开会,布置工作,跟不同部门打交道,不停地说话,锻炼自己的表达能力。这让他如今在青岛的工作中很受益,和其他部门的人沟通起来平滑顺畅。

再就是从心理上接受身份转变。在青岛,李林是从基层工作人员干起,以前管人的高管现在成了被管的,多少有些心理落差。李林慢慢接受了现实,并且对自己未来充满信心,“我原来单位有好几个同事都在这里,他们能在这里落下脚,证明这个环境来说是适合的,我一样也可以适应。”

李林在有意识地跟过去道别,让自己换个活法,并且已经从中获益。

换个活法,除了来青岛工作,将来也可能会把家安在这里。虽然最后是不是要举家搬迁,李林和妻子仍有不同意见,但这并不矛盾,两人的方向是一致的,他们要做时间的朋友,以未来四年后女儿的落脚点,作为判定在哪里安家的依据。目前能够统一的意见是,夫妻都希望女儿在沿海发展,如今李林已在青岛,如果女儿再来了,那妻子还会远吗?

李林在青租住的小单间。

新的方向

李林已经在悄悄关注房子价格了,杨家群附近刚开了一个新楼盘,开盘价是每平方米23000元。李林算了算,老家的房子可以卖80万元,如果将来在青岛买房的话,可以用来交首付。李林不考虑青岛的人才公寓,他觉得自己到了这个年纪,这个收入水平,直接买商品房一步到位就行,位置和楼层都可以自己选,把人才公寓留给年轻人。

小童则没有卖房的打算,她说,如果将来全家都到青岛,一定要租个大点、像样的房子。7月份,女儿报志愿的时候,她跟着来了一趟青岛,住在李林租住的单身宿舍里,挺挤。

这是一处四室一厅的回迁房,住了四名租客,李林租了其中一个北间,房间有七八个平方米,每月租金600元,推开门便看到一张稍宽点的单人床、一个衣柜和一张电脑桌,这些家具占了大部分空间。

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共用,毕竟是四室的,面积都很大,客厅晾衣架上搭着衣服,墙上贴着手写的《轮流值日表》,环境看上去挺整洁。“还行吧”,李林对住所比较满意,“就是个落脚的地方,离单位还近,走着就到了。”

来青岛工作居住已有两个月,李林的感受如何呢?

“夏天潮、闷,每天都要洗澡、洗衣服,和原先想的不一样。”不过,他认为青岛人素质很高,有一次从斑马线上过马路,没注意对面是红灯,司机还是停下车让他先走,“这要在老家,早挨上骂了。”

说起新工作,他又有点兴奋,“第一天来的时候,光入职手续就办了半天,签了很多字,跟小私营企业完全不一样,我最后都快失去耐心了。”

李林对新单位的福利也很满意,很多都是第一次听说,比如头一次知道“带薪年假”,以往在其他企业干过的从业经历,新单位都认可。因此,李林1999年毕业,现在可享受每年15天的假期,以前他从没听说过。“你在别的公司干,到这个公司还给你算假?头一次!”他笑了,露出两排大白牙,因为他刚刚用掉两天的年假,回了趟老家。

“有孩子的报销入托费,还有住院费、门诊费什么的都给报销;因为没有工装,所以一年给500块钱服装费,冬天有取暖费,夏天有高温补贴……”李林说起福利来眉心舒展,脸上渐渐有了光。

“人一辈子不可能一帆风顺,肯定会碰到一些沟沟坎坎,怎么从沟沟坎坎中找到新的方向,有新的突破,升华也好或者沉沦也好,这都是你必须历练的一个阶段。”

“从前好像愤青一样到处冲撞,现在知道了真正的方向在哪儿,就好像找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了。经历过这么多,精彩过、也失败过,都无所谓了,我会慢慢找到一条正确的或者认自己认为对的路。”

46岁,李林选择融入青岛,9月份,一家人就要分成三地了,他在青岛,女儿在烟台,妻子在老家,虽然未来不可知,但未来已来,李林在青岛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择一城终老,你会选哪里?(李林和小童均为化名)

读完中年人迁居青岛的故事

接下来我们一起走近

初入职场的年轻人

选择青岛,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

谁的青春不迷惘?有人相信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有人却果断弃梦,激流勇退。职场是年轻人在城市立足的基石,他们努力地适应新工作,适应走出校园走进社会的各种变化,这都“需要过程”,只要不放弃梦想和希望,未来正在脚下一步步展开……

以青为家

“你问我到青岛工作的原因?我是一个威海人,家乡周围的大城市只有青岛,所以我回来了,就这么简单!”25岁的王宇航特意用“回”这个字眼,是因为他2019年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曾追随一名老板到上海创业,后来辞职回到威海,最终选择留在青岛。

23岁的牛雨老家日照,在青岛读的大学,今年毕业,班里三分之一的同学留在了青岛,她是其中之一。牛雨觉得青岛机会更多一些,有力的证明就是她早早找到了工作。

2021年春招数据显示:青岛高校毕业生流入比居山东16地市榜首,为2.14,这意味着每流出1名本地高校毕业生的同时,会流入两名以上外来毕业生。总体而言,来青岛就业的比例要更高。

来自青岛市人社局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青岛又引进集聚人才11.02万人。

告别沪上

1996年出生的王宇航大学毕业刚两年,工作经历却很“丰富”,在北京实习过,在上海为梦想拼搏过,但疫情阻断了创业梦,他在亲情和梦想之间权衡再三,还是选择了回归。

王宇航学的是财务管理专业,上学时一直和室友不停地去实习,这使得他整个大学时代都很忙。在北京实习的时候,王宇航认识了后来的上海老板。

“我和老板是通过看球认识的,当时他来北京出差,然后吃个饭,觉得这大哥挺有意思,就加了个微信,去上海的时候找过他几次。”

王宇航很愿意结识比自己厉害的人,上海老板本硕都是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的,好房好车,年薪百万,时任产品经理,还没有独立创业,“他的车子都是那样开门的”,王宇航用手从下往上比画了一下。

2019年,上海老板动了创业的念头,进入医疗行业,因为他的同事都创业成功了。他邀请王宇航加盟,月工资13000元,如果公司成功上市还有股权分红,财务自由在向王宇航招手。

王宇航去了上海,刚开始一切顺利,但后来赶上了疫情。

2020年3月复工,王宇航回到上海发现一切都变了,薪酬只有以前的80%不说,工作时间也在延长,以前的早十晚六,变成早十晚十,甚至更长。那几个月,所在的写字楼上陆续有公司关门,他对公司前景也很不看好,人也变得急躁,跟同事相处或者跟爸妈打电话,不自然就会觉得烦。

“这种状态我很不喜欢,那就权衡一下吧:第一,自己有没有能力留下来?可以,但生活怎么样呢?30多岁的白领是你的未来!谁希望每天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背着房贷车贷,还要养俩孩子?想一想就很绝望!”

那一刻,王宇航突然觉得,公司上不上市,跟自己无关了,没必要继续赌一个不知道几年才能实现的未来。

去年9月,家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妈妈告诉他,75岁的姥姥患了直肠癌,幸好发现得早,去医院做了手术,恢复得不错。

这让王宇航陷入深思,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把他捧在手心里,万一他们突然有点事,要从上海飞到青岛再回家,最少5个小时,如果他们挺不到自己回家,那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他下定决心辞职,离开了上海。

谁的青春不迷惘?有人相信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有人却果断弃梦,激流勇退。王宇航是后者,他对自己的认知异常清醒:“我没有办法像老板那样,全身心投入10个小时以上,还可以保持旺盛的精力;我也没有他那种聪明的大脑,聪明到过目不忘。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不想活得很累,我还有退路,自然而然就回来了,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这并不难。”

选择青岛在王宇航看来是最优解。

最优选择

回到威海,和家人相聚一段时间,重新寻找工作的王宇航,自然将目光投向了青岛,一座大城市,且生活压力轻了很多,还跟父母离得近。

选择青岛在王宇航看来是最优解,当然还有一个理由,他的大学舍友都在这边,很好的朋友有二三十个,可以很轻松地建立人脉。

有过上海的经历,他找工作时谨慎了很多,稳定成了首要条件,一定要是大企业。“要有完善的福利制度,社保、公积金必须顶格交,我必须双休,不要加班,因为我可以保证在工作时间内完成所有任务。”

2020年12月,王宇航到青岛就职。第一份工作,在一家民营大企业人力部门做项目管理,月薪8500元。但他不太喜欢自己的主管,也不喜欢那里的工作氛围,感觉周围人都在谄媚主管。上一任老板是名校硕士,这一任主管是中专生,他认为是学历的差异,所以一直无法和主管和谐相处。

今年6月,王宇航又跳到了青岛的一家央企,月薪涨到10000元,而且工资和职级视个人努力情况,一年一涨。之所以跳到这家央企,是王宇航有朋友在里面,对企业了解比较深入。

可能由于走南闯北的经历,使得王宇航在青岛的求职相对顺利,他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压力一下降了好几个维度。

“现阶段我不用买房买车,又没有女朋友,也不用攒钱。有什么压力啊?”王宇航一个人在市北CBD租了套房子,月租2000元,朋友都觉得浪费,他觉得值,“这比在上海花费少多了”。他还养了两只猫,和在上海相比,他的业余时间充裕了不少。下班之后,他会研究制图软件和视频剪辑软件,会看很多的书,一个月能看五六本,他相信这些努力在未来有一天,一定会在各个方面帮到自己。

年轻人定居一座城市后,买房结婚是迟早的事,王宇航打算社保缴够一年就买房,至于成家,则要看缘分,女方要和他的家境差不多,这样两人结婚后肯定一生都不会太苦,还要生两个孩子。

“我是比较自私的,生两个的原因很简单,死一个我能承受得起,你不知道你老之前这两个孩子会怎样,万一有一个因为什么事情去世了……”他的话出人意料颇显残酷,“我需要他律,需要外在激励。别看我现在有点胖,比3个月前减了20多斤,减肥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妈跟我说你减下来了,给你买台最好的电脑,两万块钱的。”

王宇航知道本科生落户青岛,每月有500元的住房补贴,而且落户也非常简单,但他并不是很迫切要领这笔钱,“其实来的时间也不长,不到一年,在这家央企工作两个月就会去办领补贴手续,先落到企业集体户。”

王宇航养了两只猫陪伴自己。

需要过程

出生于1998年的牛雨,同样是本科学历,而且,她还是最新鲜的应届毕业生,就读于青岛大学电视编导专业。

牛雨的老家在日照,在青岛读完四年大学,对这座城市有了感情,毕业时自然而然地以青岛为目的地,找起了工作。她认为青岛是北方大城市,就业机会多。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观点,还在一家媒体实习时,牛雨便早早找到了工作,成为黄岛一家房地产企业的管理培训生,每月8500元。

管理培训生是一些大企业自主培养的中高层管理储备人才,通常是先在公司各不同部门实习,了解整个公司运作流程后,再根据其个人专长具体安排,可以胜任部门、分公司负责人。训练对象一般是毕业三年之内的大学生,主要是应届毕业生。

8月初,牛雨已经上班一个多月了,人正在江苏出差,一直要待到9月份才能回青。这份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工作时间也比较长,天天加班,从早上9点一直工作到晚上八九点,有时候甚至到晚上10点,一周休息一天,但不是周六周日,需要轮休。

入职的时候,领导告诉她,几年以后会当上主管。但新人入职场,总有很多不适。刚一工作,牛雨就感觉到了压力,时间长不说,工作还有指标,完不成虽然没实质性处罚,但“挺丢人的”,甚至为此吐槽“不想干了”。

虽说领导对自己挺好,但上班时间长,升职遥不可及,让牛雨感觉没有盼头。还有一个更加“悲伤”的事实是,她突然意识到,假期严重缩水了,再也没有像寒假、暑假那样长的假期了,而要适应这个变化,“需要过程”。

牛雨晒的朋友圈很甜蜜,里面有个高高的男生——汤先生,她和汤先生一起吃火锅看电影,到小麦岛听乐队唱歌。那是她的男朋友,00后,比她小两岁,今年大四,在山东财经大学就读。

两人是今年3月份认识的,当时汤先生来青岛找朋友玩,朋友的朋友里就有牛雨。大家一起玩密室逃脱游戏,汤先生觉得牛雨很天真,没有心机,喜欢上了她,认识两个月后,汤先生表白了,牛雨也很喜欢汤先生,并不觉得姐弟恋有什么不妥,便同意了。

牛雨毕业后在黄岛租了一个套三的房子,每月房租1300元,和男朋友一起住。男朋友虽然年纪小,但很会照顾人,“好吃的一般都会让我先吃,我吃剩下他才吃。”生活甜蜜却短暂,牛雨突然出差,男朋友便回了老家,暑假后接着回济南读书,准备明年考中国海洋大学的研究生。

男朋友家是烟台的,两人还没规划更远的将来,但都在用力往青岛奔跑,两家的父母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也都支持他们。结婚没有提上日程,但牛雨认定会自己在青岛买房,“当然到时候离不开父母的财力支持”。

牛雨的父母都在日照的大企业上班,除了知道女儿谈恋爱以后,父亲有“白菜被猪拱了”的不快外,他们对牛雨的决定一般都是支持的。

职场是牛雨目前在这座城市立足的基石,她努力地适应新工作,就如同她此前所说,“需要过程”,希望未来能在脚下一步步展开。(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牛雨的朋友圈,晒的多是和男友的幸福时刻。

>>创作者手记<<

头雁自然需要,雁阵更必不可少

就在前不久,共青团青岛市委全面启动“青鸟计划·实习实践季”活动,共征集区、市机关、事业单位、优质企业岗位551个,截至8月11日,已有831名来自浙大、复旦、山大等“双一流”高校的学子在青参与实习。

人才是城市发展和进阶的生力军,一个人会带来一大片的增量,引进人才,投资人才,能给城市带来持续长久的回报,这也是各城市抢人大战日益白热化的原因。

今年是青岛的“项目落地年”,也是“人才政策落实年”,来自青岛市人社局的消息显示,全市人社部门通过引育并举,不断打造人才集聚高地。

比如,在2020年底人才总量达到230万的基础上,截至今年6月末,青岛又引进集聚人才11.02万人。实施新一轮高校毕业生住房补贴、青年人才一次性安家费政策,截至7月底,全市共为4.3万名高校毕业生发放补贴资金3.88亿元……

招才引智,凭的是城市核心竞争力,以落户、补贴等政策吸引人才,只是锦上添的“花”,就业机会多、薪酬水平高才是那张华丽的“锦”。

2021年上半年,山东平均薪酬达6452元,青岛在整个山东薪酬排名中占据第一位,平均薪酬7095元。

这就是李林和牛雨说的机会多,青岛凭借长期积累的综合实力,确实能给人才留下好印象,但并不能就此高枕无忧。

7月中旬,2020年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100强榜单发布,青岛位列第13位,较2019年上升3位,城市吸引力进一步增强,但还有不小的上升空间。

事实上,人才争夺战是动态持续的,任何时候都不能松劲,因为其他城市也在努力:西安2018年底开始仅凭身份证和毕业证就可网上落户,郑州2019年起租房满一年即可落户,杭州2020年推出可一键申请人才补贴的“人才码”,累计兑现青年人才政策12.4亿元……

相比这些城市,青岛的人才政策多为政策跟随,独家和普惠性政策较少,开先河的政策也少,比较难引起人才共鸣。

这就需要施策者以平视的角度来看待人才,真心纳才,尊重每一颗向往青岛的期盼之心,倾听每一个微小但自强的声音,留住想留在这里的大多数,头雁自然是需要的,雁阵更必不可少,非如此,不能形成遮天蔽日的雁群。

当然,更重要的是优化产业结构、协调区域发展,提升人才就业质量,进一步释放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那样,人才定会近悦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