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躺在“金矿”上的穷人会被谁拯救?

2021-09-01 08:10 中国经济周刊阅读 (44959) 扫描到手机

  “王城东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百四五十尺,金色晃曜,宝饰焕烂。东有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也。”这是一千多年以前,中国唐代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对阿富汗的描述。

  “塔利班宣布建国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2021年8月20日,留守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中国企业家余明辉在微信朋友圈里如是说。

  当地时间19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阿富汗,目前已是全球关注的焦点。

  《中国经济周刊》连线了目前还在阿富汗和已经离开阿富汗的人,每一个人面对剧变的时刻,都在做不同的选择。

能够搭乘飞机离开喀布尔是很多人的愿望

中国商人:塔利班找到中国城,说有需求可以提

  “原料进口尚不通畅,大生产要过一段。除了机场挤满了外移的各色人物,整个阿富汗放慢了节奏,喘口气。”留守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中国城”的中国企业家余明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中国城建于2019年,是当地非常热闹的地区。余明辉是筹建“中国城”的负责人之一。他从2001年就来到阿富汗经商,2002年在阿富汗设立办事处,是最早进入阿富汗市场的中国商人之一。

  目前,留住阿富汗的华人已经不多,余明辉说:“阴差阳错,留在阿富汗。倒是遵守了合同中的承诺,却承受着国内亲朋的关心惦念。”

  他和他的伙伴们在筹建完中国城之后,2021年已引进生产包括电缆、塑料包装、油漆、日化、服装鞋子等产品的工厂进入阿富汗,各工厂已陆续投产或调试生产。

  “我曾去过伊朗、阿联酋、俄罗斯考察。当时,我们做了很多调研与实践,阿富汗急需基础工业建设,而且对中国人比较友好,所以我们最后选择了阿富汗。” 余明辉说。

  他认为,现在和过去不一样,在此前十几年的经贸往来中,华商和阿富汗当地客户的贸易关系良好,“如果签了合同,我们就不可能不管不顾,把项目扔下,这也不只涉及一家公司的问题,企业要讲诚信。我们也不想给阿富汗留下中国人不讲信用、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没有定力的印象。”余明辉表示。

  和外界许多人认为战乱是阿富汗的另一个名字不同,在常年生活工作在阿富汗的余明辉看来,阿富汗局势和多数人想象中的炮火连天、阵地攻防场面不同,虽然仍有暴恐袭击,但是现实中激烈的正面战争几乎看不到。

  就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的8月15日下午,中国城也闭门停业了。

  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当天,中国城的老朋友——阿富汗电器协会会长达伍德先生,挨个通知中国朋友带好要紧物品,关门上锁回家等消息。

  余明辉的同事高素素告诉记者,停业主要是为了防小偷和劫掠者,当天除了时不时有零星枪声,并没有大的动静。

  虽然塔利班士兵没有到中国城去敲门,但余明辉和他的伙伴们还是和塔利班官员有了初步接触。

  余明辉告诉记者:“每个区,甚至每条街道都有塔利班的人,塔利班听说中国城有事,于是来了更高级别的官员,问有什么困难?一定帮忙。他们说,中国人是朋友,有任何麻烦、困难尽管说。”

  他的工厂也得到消息:如果担心安全,塔利班表示可派军士值守,绝不像以前的警察要收钱,饭也不用管。他们说,只要留在这儿就是帮助阿富汗人,保护投资者是责任。

  余明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现在还在喀布尔的中国人,基本都集中在中国城。目前,中国城的秩序相对稳定,而且中国城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安装防护网、增加安保值班人员等。

  从8月15日开始,中国城歇业,静观形势变化。

在德国送外卖的前阿富汗部长和在英国的阿富汗难民

  当地时间8月17日,接管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第三天,塔利班举行了首场新闻发布会。塔利班新闻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表示为了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塔利班已赦免所有人。“没有人会敲他们的门,问他们是谁,为谁工作。他们是安全的,没有人会被审问、被追捕。”

  但是,依旧有不少阿富汗人对未来感到不安,一些人想方设法逃离。

  据德国当地报纸《莱比锡人民报》8月21日报道,曾担任阿富汗政府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的赛义德·艾哈迈德·沙特·萨达特,被发现已经生活在德国,而且成为德国莱比锡市的一名外卖送餐员,每天骑着自行车送比萨。

  萨达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现在生活简朴。”

  资料显示,萨达特担任部长时,负责扩建农村地区的手机通信网络。2020年,由于加尼政府拒绝向其领导的机构划拨资金,转而用于支持打击塔利班的国家战略后,萨达特被迫辞职。之后他获得签证去了德国,开始了新的生活。

  虽然从部长变成平民,但是萨达特已经比很多到了国外的阿富汗人幸运很多。

  在英国剑桥的内撒尔·阿哈莫德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他目前失业,全靠朋友救济生活。

  阿哈莫德是在2017年离开阿富汗的,走的是“土耳其—希腊—德国—英国”这条路径。

  8月17日,英国政府宣布,计划在一段较长时间内接收约2万名阿富汗难民。根据英国政府的阿富汗公民重新安置计划(Afghan Citizens' Resettlement Scheme),第一年允许5000名阿富汗人在英国定居,并且会集中于女性、儿童,以及面临危险的宗教及其他少数族裔。

  但是,根据民意测验,很多英国民众并不欢迎难民也不认可英国的安置措施,就在8月18日,前首相特雷莎·梅狠批现任英国首相鲍里斯,英国议会就阿富汗问题辩论。面对议员们的愤怒指责,首相鲍里斯率先否认了英军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时“毫无准备”,坚称和撤离相关的后勤工作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

  “我来到英国已经两年,赶上新冠肺炎疫情又失业。目前我的妻子、弟弟妹妹还都在喀布尔,由于我父亲曾经在加尼政府的内务部工作过,我们全家很害怕遭到报复,据说现在情况很糟。”内撒尔·阿哈莫德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阿哈莫德是阿富汗塔吉克族人,这是阿富汗的第二大民族,约占总人口的25%左右。

  在阿富汗历史上,塔吉克族主导过“北方联盟”与塔利班进行斗争,而且据西方媒体报道,该民族在阿富汗的精英阶层中占有很大比例,并拥有大量财富。

  阿哈莫德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塔利班属于普什图族,普什图族是阿富汗最大的民族,占人口比例大约40%。

  “塔吉克族和普什图族宗教信仰一样,但语言、生活方式、传统服饰都不同。比如塔吉克族人说波斯语,普什图族人则讲普什图语,不过这两种语言均为阿富汗的官方语言。这两个民族都很好,西方媒体对我们进行了很多不好的宣传,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比较而言,普什图族人更为传统。” 阿哈莫德说。

2021年7月的阿富汗喀布尔集市和街头,车水马龙很热闹。

留在喀布尔的年轻人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6月的数据,阿富汗难民最多时超过600万人,仅2021年以来,阿富汗局势动荡就造成40万人流离失所,目前仍有约350万阿富汗难民,想要离开阿富汗的人数也在激增。

  就在塔利班兵临城下之前,阿富汗第一位获得电影专业博士学位的女导演、阿富汗电影协会主席萨赫热·卡里米发出一封求救信,在信里呼吁:“请帮助我们,不要抛弃阿富汗。”

  在乌克兰、土耳其、斯洛伐克和伊朗政府的联合帮助下逃离喀布尔后,她在社交网络上说:“我为我的离开感到羞耻。”

  实际上,并不是很多人能够离开阿富汗。

  虽然美国政府曾经推出过“盟友避难行动”,声称将为2.2万多名阿富汗人发放“特殊移民签证”,但是据国际救援委员会(IRC)的数据,在过去20年间,至少有30万名阿富汗人协助过美国军队,而能够获得美国难民保护资格的平民,仅占极小比例,而且签证流程极为繁琐,申请者等待签证批准的平均时长为3年。

  根据阿富汗中央统计局统计,2019/2020财年阿富汗人口约为3220万,人口年增长率约2.14%。由于常年战争,阿富汗人口中青少年占比非常高,其中15岁以下人口1540万,占47.7%,居全球最高之列。65岁以上人口仅占2.7%。

  留在喀布尔的小伙子胡赛尼在社交网络上表示,自己已经收到了塔利班的要求:赶紧复工去上班。

  目前,这一幕不仅仅发生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在其他阿富汗城市也是如此。

  此前,很多女性都担心塔利班来了会失业,在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掌权期间,女性无法工作或接受教育,从8岁起必须穿着罩袍,由男性亲戚陪同才能走上街头。她们不能穿高跟鞋,不能骑自行车或摩托车,没有监护人也不能叫出租车,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女性不得出现在广播、电视或公共集会上。

  但是在8月17日的发布会上,塔利班新闻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妇女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塔利班将允许女性工作和学习,并享有“伊斯兰教原则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微妙的是,虽然女性可以恢复工作,但是职务却没了。

  多名阿富汗知名女主持和女教授在社交网络上表示,她们恢复了工作,但是职务没有恢复。

  阿富汗黎明电视台当地时间8月20日报道称,数十名曾在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工作的阿富汗妇女当天走上喀布尔街头举行集会,希望妇女未来参与政府事务、接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得到保障。

  胡赛尼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目前最头疼的是物价。喀布尔人平均月收入在40美元(约合267元人民币),如今市场上5公斤的大米是300阿富汗尼(约25元人民币),对于普通阿富汗民众来说难以承受。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20年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98.07亿美元,较2019年的192.91亿美元增长2.67%,人均GDP为508美元,近40%的人口处于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的绝对贫困状态。

穷国富矿和“帝国坟场”

  “虽然阿富汗现在是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是阿富汗拥有丰富的矿物资源。这个国家的贵金属、铀、天然气和石油储存丰富,价值约3万亿美元。”8月16日,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如是报道。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在2020年也曾报道称,美国地质学家于2010年发现阿富汗的金、铁、铜、锂、钴及稀土等矿产资源丰富,其中锂矿资源尤为丰富。这些矿产资源的总估值为1万亿~3万亿美元。

  该报道提到,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数据显示,到2040年,全球对锂的需求预计将比2020年飙升40倍。而美国对阿富汗加兹尼省(Ghazni)的一个地区的初步分析结果则显示,其锂资源储量几乎与玻利维亚一样大,后者拥有世界上已知最大的锂储量。美国国防部在2010年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也将阿富汗称为锂资源领域的“沙特阿拉伯”,这意味着它对全球电池金属供应可能与中东国家对原油一样重要。

  但是,阿富汗的基础设施十分薄弱,电力匮乏,公路、铁路残破不堪。开发矿藏难度很高,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开采矿石资源不可能解决短期内阿富汗经济困局。

  德国《明镜》周刊在8月16日发表文章认为,虽然阿富汗未来重建是一个大机会,但按照目前欧美的政策,西方可能失去参与重建的机会。

  根据2019年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阿富汗的营商环境很差,其中经商容易度排名第173位(173/190)。

  联合国发布的《2020年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阿富汗在15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一。根据透明国际组织2019《全球清廉指数》,阿富汗在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清廉指数排名第173位。

  近年来,许多国际组织和国家,例如世界银行、欧盟、英国国际发展署、美国国际开发署、国际开发研究中心等,都尝试过帮助阿富汗。全世界范围还成立了各种相关论坛,如阿富汗问题部长级会议等,但这些举措均未能给阿富汗带来稳定和繁荣的希望。

  自19世纪以来,阿富汗曾经历3次英阿战争、苏联入侵和美国入侵,在这里,西方国家不曾最终胜利,阿富汗被称为“帝国坟场”。

  目前,很多西方学者将阿富汗称为典型的“失败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