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探访|半岛记者通宵直击开海首夜:鲅鱼、刀鱼“抢鲜”上岸 老船长首日收获4万斤!

2021-09-02 12:2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8081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达

9月2日凌晨2点,鲁青新渔60137号渔船缓缓靠岸,马达的轰鸣声响彻在西海岸新区积米崖码头的夜空里。经过14个小时的海上捕捞作业,这艘在开海首日即开赴渔区的渔船满载而归。在开海的第一个晚上,积米崖码头彻夜不眠,随着一艘艘渔船的相继归航,一筐筐最新鲜的鲅鱼、刀鱼等“抢鲜”上岸。

凌晨0点

凌晨0点50分,一船新鲜的鲅鱼上岸,人们立刻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凌晨1点,鲁青新渔60657的船员们开始将丰收的海货运送上岸。

历经4个月的2021年黄渤海伏季休渔期在9月1日结束,渔民们终于迎来了开海捕捞的季节。从当晚12点左右开始,一批批在开海首日出海的渔船相继靠岸。而在积米崖码头之上,上百位鱼商鱼贩早就等候在这里,他们围聚在一艘艘渔船跟前,争相目睹着船员们打开鱼舱,将一筐筐鲜鱼运送上岸。有的人戴着头灯,有的人打着手电,一束束光柱照射向一条条鲅鱼和刀鱼的身上,在夜晚的海港里散发出一道道银色的光芒。作为国家级中心渔港,积米崖码头在开海的首个夜晚迎来了久违的热闹,从凌晨一两点一直到清晨五六点,积米崖港区内始终人头攒动,交通一度水泄不通,各路人马都在这个不打烊的夜晚里寻觅着、忙碌着、收获着。

凌晨1点,一船新鲜的鲅鱼上岸。

凌晨1点半,归港的渔船在海上远远放起鞭炮,以庆祝开海首日丰收。

凌晨1点半,渔船满载驶回积米崖码头。

凌晨1点半,新鲜的鲅鱼成筐地摆放在码头上。

“开海首日我们开出去两条船,收获量差不多四万斤。”胶南水产供销公司的船长翟开江说。开海第一天,这位56岁的资深船长,指挥着鲁青新渔60137和60138这两艘体长24米以上的中等型号渔船,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收获。翟开江是一位土生土长的灵山卫人,受父辈的影响,他从15岁起就开始在海上打拼。9月1日中午12点,翟开江带着两条船准时出海,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航行,抵达了位于灵山岛附近的渔区。

凌晨1点半的夜幕下,人们在码头上等待海货上新。

凌晨1点40分,各路商户围在新上岸的鲅鱼前。

凌晨2点

凌晨2点,渔船回港。“这一趟带回来的主要是鲅鱼和刀鱼,还有鲳鱼、螃蟹等其他一些杂货。”翟开江表示,如今休渔期延长到了四个月,对渔民们来说表面上看似少了一个月的收入,但从长远看其实并不会有什么影响。“5月份禁鱼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鲅鱼的产卵,从而保证了开海后鱼类的数量和质量。”翟开江说,正是禁鱼禁得好,出海才能捕得多捕得大。同时,由于近年来禁鱼力度的加大,有效地打击了海上偷捕等行为,切实地保护了合法捕鱼者的利益。

鲁青新渔60137、60138两艘渔船归港靠岸。

船长翟开江第一天收获4万斤海货。

翟开江指挥的两艘渔船满载而归。

船员们忙着将收获的海鲜运送上岸,翟开江则开始在码头上进行接下来的指挥。无论是船员还是商户,见到翟开江时都会喊他一声“大哥”,而凭着船长的身份和多年的经验,岸上的海货翟开江看上一眼就能报出当日的价格。积米崖码头的海鲜有批发也有零售,根据当日出海收获的情况不同,每天岸上的海货价格也会不同。“今天晚上五斤以上的鲅鱼价格在十块到十二块左右一斤,三两以上的刀鱼大概十几块一斤。八月十五前整体价格会有所上涨。”面对着不同需求的客户,翟开江经常从船头跑到船尾,得空就顺手拖个小桶坐在上面休息一会儿。

凌晨2点半,工人们开始将大批收获的刀鱼进行处理。

凌晨2点半,船员将新鲜的刀鱼运送上岸。

凌晨2点半,结束了一天海上工作的渔民们坐在船上短暂地休息。

新鲜的鲳鱼。

凌晨2点40分,抵达积米崖码头的渔船开始卸货。

凌晨3点半

“货全部出完,等收拾利索要到明天下午了。”此时已是凌晨3点半,翟开江一天的工作也才进行了一半,在他看来,做出海买卖的人,就得吃得了这份苦。“年轻人上班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我们船上雇一个人一月至少给一万五。”翟开江说,他每条船上都会雇八九个工人,基本都是本地小伙,而码头其他船上的外地人也比较少。出海打渔累确实是累,但大家都是顶着风冒着雨这么坚持着干下来的,而手下众多人的生计也都得靠翟开江去带队张罗。“船长这个活更不好干,现在年轻人吃不了这个苦,都不愿接这个班。”

凌晨3点半,渔民和各路客户们开始忙着盘算交易。

凌晨3点半,积米崖码头上正进行着火热的交易。

清晨5点

清晨5点,东方的海面上已经有些微微泛红,城区新的一天也正待苏醒,而此时的积米崖港区仍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开海后的第一个通宵让渔民和各路客商都格外兴奋,经历了四个月的等待,人们终于又盼到了海鲜满港的日子。

渔船停靠在积米崖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