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梨 你吃过吗?平度南村新品梨迎来首个丰收季 未上市火了预订

2021-09-11 00:1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611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刘笑笑

位于平度市南村镇兰底社区的青岛宜君粮蔬专业合作社,经过多年培育终于迎来新品锦绣红梨的丰收。这种红叶红花红果的梨子外观养眼,口感好,在上市前就被预订一空。

但只有合作社理事长马春雨心里清楚,为了让更多的人吃上一口这个梨,自己花费了多少心血:400亩地土壤改良就花费了300多万元,为避免周边污染在农场周围种乔木种灌木设置生态屏障,还经历了去年暴雨水涝的绝产和今冬的霜冻……

丰收!红梨挂枝头惹人爱

“这几天下雨,你们要早来几天,红梨的口感还好,还甜!这个梨拿在手里都粘手!”9月7日记者赶到位于平度市南村镇兰底社区,刚见面不久马春雨就带着记者来到了他的农场,去看他的宝贝——锦绣红梨。

农场里大部分的红梨已经采摘完成,因为赶上连续几天下雨,还有一小部分没有采摘。

远远地记者看着一串串红色的果子挂在枝头甚是喜人;走进了看,锦绣红梨果然名不虚传:一般的梨是绿色或黄色,而这锦绣红梨红色和黄绿色相间的条纹排布其上,大部分红色的更多一些,看上去十分喜庆。

“人们总说不能分梨,谐音‘分离’寓意不好。但我们这个梨就能分,我们分的是红梨,谐音是‘分红利’!”马春雨开心地说着,言语里尽是对这梨的喜爱。

的确这梨要分着吃,一般大小在150克以上,大个的能达到一斤二两。马春雨说,他们采摘的最大个头能达到一斤八两。

锦绣红梨不仅样子讨喜,口感也属上乘。“分红利”之后,记者拿了一片梨尝了尝,脆甜爽口,并且没有渣滓。马春雨介绍,这种梨子的甜度能达到15,这几天下雨甜度下降了一些,但也能达到13-14。

今年马春雨的农场第一次迎来了锦绣红梨的大丰收,产量预计能达到四五万斤,其中两万斤在采摘之前就被预订一空,都赶不上即将到来的中秋节这波销售热潮;剩下的部分也有很多经销商来询问,但都被他拒绝了,“我们这个梨看上去很喜庆,很适合节庆销售,因此剩下的我都放在了冷库里,一是看看储存情况,再就是探探年节市场。”

多磨!去年水灾减产让人揪心

“本来去年就能吃上了,这又等了一年。”果子好吃树难栽,简单的一句话,背后却藏着马春雨无尽的艰辛和努力。

故事还要从几年前偶然发现新品种说起。当时马春雨和当地农业站的技术人员跑遍全国考察,要选择适合当地栽培的新品种,但都不理想。

2017年的一天,他们来到附近一家种植奥新梨的果园考察。奥新梨表皮是全红色的,耐储存,但口感并不好,皮肉偏硬。进入这个果园,三亩半100多棵梨树,他一眼就瞅见了一棵树上有一个枝条上结的果子与众不同,由于芽变而结出红绿相间的果子。

他们忍不住摘来尝尝。而就是这一尝让他们为之惊艳,就是它啦!

从那时起,他就将这一芽变的枝条嫁接到不同的梨树砧木上实验,最后选择了生命力顽强的东北山梨作为母本嫁接。从一个芽到现在数以万计的梨树,400亩农场终于建起来了。

俗话讲,“桃三、杏四、梨五年”。去年,终于盼来了锦绣红梨进入了结果期。当年春天,满树的红花红叶让马春雨笑得合不拢嘴。没想到的是,当年夏天,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浇灭了他的希望。当时由于雨势太急,造成了青岛市多处内涝,农场所在的区域虽然并不是雨量最大的,但由于周边河道整治等原因造成了内涝,水淹了农场,眼瞅着已经挂了的果子成片地往下掉。

那场雨的确给周边的农民包括果农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损失,不少果树被淹死。

这使得马春雨心如死灰,几年的心血白费了。往常一天下地几趟,这几天他没了心气,只想躺在床上。

几天后的一天,负责农场管理的工作人员给他打来电话,“咱农场的梨树似乎还有得救,树叶都没有落。”听到这话,马春雨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赶紧赶到农场去查看。

这一看让他又有了希望,果树叶子没有掉,树没有死!这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就是好消息,虽然当年等不来收获,虽然当年伤了元气的果树落叶还是提前了不少,但树还在,多年的付出没有白流。

马春雨跟大家比以前更加精心地照顾这些果树。

今年,梨花又开放。

记者关注马春雨和他的新品种梨树已经有多年。去年减产后,通话中他在电话中的语气明显有遗憾;今年,他邀请记者去看他丰收的梨时,语气里满是喜悦。

呵护!果园三层屏障确品质

今年的丰收还有个插曲。去年冬天的极寒天气再一次给果农带来了严峻考验,今年春天花期又迎来一场霜冻。“要不然今年产量还高,霜冻天气冻掉了九成的花。”马春雨说。幸好锦绣红梨属于抗冻性强的梨树品种,并且花期比一般的梨要晚四五天,能有效避开大部分的霜冻灾害。

“明年果树也大了,如果顺利的话产量能达到80-100万斤。”遭受多少打击,马春雨总是乐观面对,对未来做好准备,充满信心。

而这份信心也在自他这些年积累的技术,为锦绣红梨的品质提供最强大的保障。

马春雨当初做农业就是冲着放心吃和老味道去的,多年研究土壤改良的技术,生产的农作物都能达到无公害的水准。而这些技术也都用在了锦绣红梨的种植之中。

“你在我们的果园能感受到,地里挖老深都是用农家肥填的。”马春雨说的就是他擅长的土壤改良技术,通过黄腐殖酸、腐化的农家肥等改良土质。记者走在果园里能明显感觉到土地十分松软,这为梨树根部的呼吸提供了大量的空气。

农场的梨树还有个特点,跟一般的果园里果树的“矮胖”不同,这里都是“细高个儿”。马春雨介绍,这是他们选择的密植的种植方式。之前他们也采取了去掉主干的顶端优势,而让梨树多生枝的传统模式。但有位青岛农业大学的退休专家看了后及时给纠正过来。这样,果园的产量立马上来了。

锦绣红梨的品质保障,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为了减少周边农药化肥的干扰,保证梨的无公害品质,农场四周建起了生态隔离带,一层高乔木,一层矮乔木,一层灌木,这对于400亩的农场来说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而为了保证品种的纯正,对于种质资源的保护更是倍加小心。春天农场修剪后多余的枝条都不能随意处理,都要集中销毁。

……

一颗果子吃起来甜,背后是马春雨和农场的人夜以继日的努力付出。

新品种出来了,为了检验它的品质与其他品种的对比,他们又从全国各地买来了相似品种对比。“我们从网上买来了好多品种,有贵的有便宜的,感觉都没我们这个品质好。”马春雨对锦绣红梨充满了信心。

看着马春雨的新品种培育成功,品质上乘,很多人也想要来一起种植。但在他看来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品种的性征表现还不是很稳定,成体系的培育模式也还在摸索。“未来我们肯定希望种植的人越多越好,希望这个品种让更多的人尝到,让更多的果农因此富起来。”

新闻延伸:

新农人

2006年,马春雨从供销社下岗后开起了小饭馆。那时,他还是一个农业上的小白,如今已经成了当地响当当的农业技术带头人。为了让种植的果蔬达到无公害标准,他坚持土壤改良,十余年间已投入千万。

马春雨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你怎么对待大自然,它怎么回报你。”如今,马春雨所在的合作社种植的无公害蔬菜畅销全国各地,并带动当地农户1000余户增收致富,户均年增收达3万余元。

从下岗到再就业,为食品安全而战

在2006年之前,马春雨供职于当地供销社,是别人眼中捧着铁饭碗的体面人,从未与泥土打过交道。2006年,马春雨下岗了,为了养家糊口,于是在家开了个小饭馆。201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马春雨到朋友家做客,看到对方家中种植的黄瓜,于是就想去摘来品尝。不料,朋友却阻止了他,“那是种了卖的,自己吃的话,我还单独种了一点。”随后,马春雨从朋友口中得知,为了产量高、品相好,那些种了对外卖的黄瓜使用化肥农药都超标了。

这件事给马春雨带来很大的震撼,“种黄瓜的都不吃自己种的,这太可怕了”。也是从这件事起,马春雨仿佛一下子觉醒了,“自己知道应该干什么了,那就是为食品安全而战。”他说,我管不了别人怎么做,但我可以管好自己,然后再去影响别人。

说做就做。一点不懂技术,他就上网查资料,一点点学。他还到处请教技术人员,发现农民使用化肥农药有“多用多产”的错误思维,虽然暂时起到一定的增产效果,但是久而久之,暴露出了土壤板结、作物品质不佳等问题。“要想产生安全无公害的果蔬,首先要改良土壤。”马春雨说。

马春雨先后到黑龙江农科院、青岛农业大学和农业部门求教,在专家指导下,针对不同地块,逐步探索形成了成熟的土壤修复的方法。“腐植酸能改良土壤环境条件,促进土壤团粒的形成,促进植物根系的生长。”马春雨专门从大兴安岭买来纯天然的寒地腐殖酸土,用于土壤改良,这种腐殖酸就是落叶等腐败形成的,富含有机物,对于作物生长非常有益,土壤中的有机质从0.5%提高4%以上。同时,还向地里添加了有益菌,使土壤活性成分激活,作物根系发达。

从家到地头,10年跑了37万公里

那段时间,马春雨几乎天天泡在田间地头做实验,几乎达到了睁开眼就往地里跑的程度。他于2010年购买的那辆黑色小轿车成了他的工作搭档,每天要开着这辆车往返家和地头很多回。如今,这辆没出过远门、开了11年的车,行驶里程竟达到了37万公里。

“一开始我们能试种了小麦,发现没有经过改良的土壤种出来的小麦,根系只有七八根;而经过改良的土壤种出来的小麦,根系达到了40多根。”这让马春雨相信,土壤经过改良后,农产品、果蔬得以充分吸收土壤中的有益养分,从而使产品在外观和内在品质上都有极大的提升。

马春雨说,在用腐殖酸改良土壤同时,增施微生物肥,用中草药防病治虫,这样土壤生态系统就保持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修复改良后的土壤,其理化指标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减轻了作物对化肥和农药的依赖,产出果蔬达到无公害标准。

在一个个项目实验成功后,更加坚定了马春雨进行土壤改良的决心。

2012年12月,马春雨成立了青岛宜君粮蔬专业合作社,为了保证果蔬安全,镇有关部门支持配建了一个农残检验化验室,随时可出化验结果。合作社把土壤修复与改良作为一种社会责任,建立起容纳一百余人的多功能厅,把积累的土壤修复经验传授给社员和全社会,进行示范推广,年均接待参观考察的近万人,免费发放技术资料,免费上门技术指导,为社员提供改良资金60余万元,成功改良土壤3000多亩,种植的农产品经过多次抽检,达到无公害标准,且产量提高10%。

这些年做农业,马春雨投入了大量资金,家人刚开始也不理解。后来看他种出的农作物就是好,也受到了市场欢迎,就不再反对,就是觉得他太操劳了。

的确今年58岁的马春雨头发已经白了大半,半月板磨损站久了就钻心疼。女儿在重庆一所大学教书,也给老两口在当地买了房子。但马春雨觉得还要坚持干几年,他还在坚持自己认定的事。

从小白到技术能手,技术推广到四川新疆

从一点不懂技术的小白、门外汉,到如今技术的技术能手,马春雨已经成为地地道道的新农人。他用技术改变着四里八乡祖祖辈辈的种植模式,也让更多的人跟着他一起富起来。

如今青岛宜君粮蔬专业合作社的加盟社员已经达到了800多户,不仅是平度南村当地的农民,还覆盖到崂山、即墨等很多农场。

这么多人愿意簇拥在马春雨这棵大树下,不仅仅是他的技术过硬,还有他的人品,因为他愿意让利给社员。蔬菜收购商看他们合作社的农产品品质过硬,往往都愿意给出比其他同类产品价格高两毛钱的收购价,而这两毛钱的溢价马春雨也都给了农户,让他们挣更多的钱。“越多的人尝到了甜头,才会愿意用这种新技术种植,才能反过来保证农产品的品质。”

不过,对于质量不过关的农产品,合作社也是毫不留情面的。在合作社有一个专门的质检实验室,对每批产品都要抽样检查。马春雨说,只要按照要求种植就不会有问题,一直以来检测不合格的情况非常少。但就有一次,一户农户拉来的芹菜大量的样本不合格,合作社最后决定,不仅不要这些货,这个农户也不再与其合作了。

正是凭着着这些,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助他一臂之力。他的质检实验室是农业部门出资帮忙捡起来的;前文提到的青岛农业大学退休专家,70多岁高龄还经常到农场来指导技术,不时会电话咨询果树生长情况;还有人,一分钱不拿,在有本职工作的情况下用业余时间帮忙检验……

如今,他的技术也得到了全国多地的关注,他也到四川、新疆等地提供技术支持。“他们那些地方的条件比我们还好,种出的东西更好。”他说,在四川北川,土黝黑黝黑的,说明营养丰富;新疆的光照也充足,种出的瓜果也格外好。他不仅向这些地方提供自己的技术,还把锦绣红梨带到了当地去试种,如果成功了,相信又会有品质更好的农产品问世。

多年前,他刚开始干农业,将保卫食品安全当成自己的信条,身先士卒做食品安全的践行者;现在他希望自己在做到食品安全保卫的前提下,再进一步当好营养食材的引导者。

在他的农场,有先进的种植技术实践,也有祖祖辈辈农人经验的坚守。例如土地种植作物都要轮作,老种一种作物营养就会耗尽。“种地年头越多,感觉自然的力量越强大。只有尊重自然,自然才能给予回馈。”“你怎么对待大自然,它怎么回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