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丨寻·动⑪DNA比对成功了!”贵州男子失散20年 平度警方终于让其全家在这个中秋团圆

2021-09-19 17:3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915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桂东

“从家里外出打工的时候,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9月18日晚上11时许,贵州男子史某在平度公安的帮助下,回到了离别20年的故乡。已经80岁的老母亲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二儿子,一家人相拥大哭,亲戚朋友们听到喜讯也都一同赶来庆贺。跨越20年,这是全家人第一个团圆的中秋。这些年史某到底经历了什么,民警如何通过团圆行动帮一家人团圆以及一家人未来的打算……9月19日,记者独家对史某以及家人进行了专访。

走失:靠拾荒收废品为生 异乡漂泊20年

史某的哥哥说,其弟史某今年48岁,小时候脑部受过刺激,所以有时候跟常人比反映有些迟缓。他是老大,史某是老二,下边还有一个妹妹。弟弟走失前,父亲已经不幸过世,母亲一手拉扯他们兄妹三人。

2001年,他跟着村里的一个人去浙江外出打工。“当时也没有手机,弟弟也不大认识字,”史某的哥哥说,基本上就是跟同乡联系,询问弟弟的情况。

平时弟弟的脾气也比较倔,哥哥经常教育他,两个人也是常常吵架。一开始双方之间还有联系,但是干了一年左右,同村的早已经回来了,弟弟却没有音讯。后来听说,因为工作的原因,弟弟不想干了,中途自己坐车要走,结果跟老乡就分开了,从此再也没有了音讯。

史某的哥哥说,在此之前父亲刚刚去世,母亲一个人照看三个孩子。他是老大,史某是老二,下边还有一个妹妹。当时,他跟妻子在县城里打工,后来到了过年的时候,始终联系不上弟弟,一家人猜测弟弟可能遭遇了什么变故。

史某回忆起当时的经过说,当时本来是想回家的,但是坐错了车,直接来到了青岛。因为自己也没有什么技术,就靠着拾荒跟卖废品为生。后来自己身份证也丢失了,身上也没有钱,也没有家里的联系方式,不知道该怎么回家。这么多年,就一直在外边流浪。

寻找:20年从未放弃 始终坚信有团圆的一刻

史某的哥哥说,当时刚走丢的时候,他跟妻子都在外边打工,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没有时间也没有经济能力外出寻找。父亲过世后,家里的重担都落到了母亲身上。不仅要干农活,偶尔还要打零工挣钱。

每逢过节,母亲总会念叨起二儿子去了哪里,在外边过的怎么样,总是以泪洗面。家里人回家,也绕不开这个话题。从弟弟意外走失后,母亲的脸上几乎没看到过真正的笑容。

随着家里经济条件慢慢好了起来,他们也陆续想办法外出寻找。弟弟是在浙江打工走失的,他后来也去了浙江打工。工作的间隙,也托人问是否见到过弟弟。不过,最后都是石沉大海,没有找到一点信息。他们也多次去派出所询问,也没有一点眉目。

转折:“团圆行动”助力  人海中比对出失散家人

2020年年底,因种种原因史某流浪至平度,被福利院收留。因其存在沟通障碍无法确定史某的身份,平度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和凤台派出所按照规定为史某采集了DNA血样,并将情况报至上级公安机关。

9月14日,接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通报称,史某的DNA样本与公安部数据库中一贵州失踪人员信息比对成功。根据相关信息,平度警方迅速联系贵州安顺警方进行确认,并成功联系到史某的大哥。

史某的大哥获悉走失20年弟弟的消息后非常激动,当晚就乘飞机赶至平度。

史某的大哥跟家人都在焦急地等结果。史某的哥哥说,青岛警方考虑到他们家的特殊情况,专门开会讨论了具体的办法。为了让史某尽快与亲人团聚,民警主动对接安顺警方加快采集了史某母亲的血样并邮寄至青岛作进一步复核,经过比对,最终确认了其母亲与史某的亲属关系。

团圆:分离20年  兄弟俩相拥而泣

史某的哥哥说,他接到电话的时候,是9月16日下午3时许。当地派出所打来电话,说他弟弟有下落了,青岛警方比对出信息。史某的哥哥说,他曾多次到当地派出所求助,也留下了联系方式,希望民警一有消息能及时联系到自己。

史某的哥哥跟青岛警方取得了联系,得到确认的答复后,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听说有了弟弟的下落,母亲激动地流下眼泪,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本来按照程序,应该采集母亲的血样,比对成功后才能最终确定。看到母亲心急如焚的样子,他立马放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开车连夜来青岛。开到贵阳的时候,他觉着还是飞机快,又开到了机场买了当天下午到青岛最快的航班。

飞机在青岛落地已经是晚上9点多,他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到了平度凤台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接待了他,并耐心告诉他不要着急,现在福利院已经下班,等明天早晨上班以后,需要取血样进行对比,然后一起到福利院相见。

“当时深夜11点,在这人生地不熟,”史某的哥哥说,民警帮他导航就近寻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整个晚上,史某的哥哥几乎一夜无眠,他急切地想知道弟弟现在究竟怎样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来到了派出所,民警给他采集了血样。

下午1时许,在民警的安排下,兄弟两个人在平度市福利院见了面。第一眼,哥哥就认出了离别20年的弟弟,他很确定这就是母亲日思夜想的弟弟。弟弟显得有些茫然,没有认出他。史某的哥哥说,20多年过去,自己胖了很多,也有了白头发变化太大,弟弟可能认不出来了。征得民警的同意后,他打开手机让弟弟跟家人视频。

但是,弟弟一眼认出了20年没见的侄女,并叫出了名字。史某的哥哥说,弟弟离家的时候,女儿才十多岁,如今已经嫁人。当时他们夫妻俩在外打工,女儿在家里跟奶奶过。女儿经常跟着叔叔一起出去放牛,一起出去玩耍。叔叔下地干活,女儿去地里送饭。没想到过了20年,他们一下子就认出来了。看到侄女,史某也留下了眼泪。随后,他又跟妹妹视频通话,史某也认出了妹妹,叫出了名字。史某的哥哥再次说出自己的名字,弟弟也终于反应过来,兄弟两个人抱在一起。

回家:20年来最团圆的中秋节

史某的哥哥说,80岁的母亲听说二儿子找到以后,已经连续两天基本没有睡觉,就在家里盼着儿子归来。时不时询问,到哪了,什么时候能到家。

18日下午,办完相关手续以后,史某就跟哥哥打出租车到了飞机场。等飞机到了贵州落地,已经是晚上9点多。史某的哥哥开着车,马不停蹄地往家里飞奔。夜色虽然已经很深了,马上就要回到家的史某感受到了一丝亲切的气息。

开车飞奔两个多小时以后,兄弟二人回到了老家。哥哥刚停下车准备到后备箱里拿东西。弟弟打开车门,就直接跑步到了家里。“停车的距离跟家门口还是几十米,但弟弟跑的比我还快,”史某的哥哥说,虽然已经离别20年,但村里的小路还没大改变。史某说,家门口的路就像是刻在了内心深处,一到那里全都想起来了。兄弟二人前后脚走进家门,80岁的老母亲早已经站在门口等待。弟弟上前跟老母亲抱在了一块,两个人相拥而哭。

老母亲一直拉着儿子的手走到饭桌前,饭桌上摆满了他小时候最爱吃的饭菜。母亲来着儿子的手,询问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平时靠什么生活,都吃过哪些苦。

街坊邻居们听闻喜讯,都纷纷来到家里,给史某一家人庆祝。虽然走的时候才十七八岁,二十年过去了,还是原来的模样。史某说,亲戚朋友们都过来了,有些人变化很大,有些小孩子已经长大认不出来了,很多年老的长辈们,一眼就认出来了。

“盼星星盼月亮,20年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80岁的老母亲跟儿子说,每年过中秋,过春节,别人家都是团团圆圆,自己心里总有一个疙瘩解不开。整整20年,盼到最后终于盼来了。今年的中秋节,是这20年最开心的节日。

打算:回家种田打零工 开启新生活

史某的哥哥说,弟弟回来以后,感觉整个环境并不陌生。分别20多年,一家人还沉浸在团圆的喜悦中。弟弟也是兴奋的只睡了两三个小时。他准备先带着弟弟到村里走一走,看看当年玩过的地方,然后去镇上的大集逛一逛,逛大集也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

谈到未来的打算,史某的哥哥说,弟弟这些年漂泊在外,吃了很多苦。老母亲也是日思夜想的20年,每年过节都要流泪。现在一家人终于团圆了,他们都不希望弟弟在外出打工。而且,母亲也已经80岁了,想让弟弟更多的陪在身边。

现在村里也比以前发展了很多,家里有十几亩农田,让弟弟在家帮忙种田。而他在乡镇或者县城里,给弟弟找一份零工,农闲的时候打零工干活。先慢慢适应家里的生活,然后看看能学个什么技术,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

史某说,在外漂泊这么多年,自己也都是靠捡破烂、收废品为生,也没有什么积蓄或者学到什么技术。现在终于回到家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先在家里帮忙种地,有合适的工作再继续出去。

同时,他也非常感谢平度警方的帮助,要不然自己也没有办法回到家里团圆,在外漂泊的这些年,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再次感谢他们。

链接:

据悉,自2021年1月,公安部组织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重点内容的“团圆”行动以来,青岛市公安机关积极响应,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牵头,各县区公安机关迅速行动,切实推进全市“团圆”行动纵深开展。全面查找失踪被拐儿童的下落,帮助更多的离散家庭实现团圆。

目前,全省公安机关向社会公布了185个免费采血点及201名采血民警联系方式。全省共侦破拐卖案件37起,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230名(时间跨度最长的58年),组织认亲活动50余场次,帮助125个家庭团聚,“团圆”行动战果位居全国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