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波微评丨竞技的归竞技,群众的归群众,也说山东广东到底谁登上了全运榜首

2021-09-27 12: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875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评论员 李志波

9月27日晚,在陕西举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以下简称陕西全运会),将圆满落下帷幕。就在本届全运会闭幕前夕,一个关于山东、广东到底谁是奖牌榜榜首的话题,也开始悄然升温,并引发热议。其中,广东广播电视台体育频道官方平台置顶发布的一张奖牌榜,更是引来广泛争议。

在这张截至9月26日17:25的奖牌榜上,广东代表团以65金37银58铜总共160枚奖牌的成绩,高居榜首;山东代表团则以56金52银45铜共153枚奖牌的成绩,位居次席(9月27日中午,该榜进行了更新:广东是70金41银65铜共176枚奖牌;山东则是60金60银50铜共170枚奖牌)。此奖牌榜一公布,立即引来围观,甚至质疑。

因为此前,在山东与广东的金牌榜、奖牌榜较量上,公认的都是山东领先,广东紧随其后,也正因此,才有了全运会中后期出现的山东、广东奖牌之争进入白热化的情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镜头就是在田径赛场男子4×200米接力决赛上,刚从东京奥运会荣耀归来的短跑名将苏炳添,领衔广东队闪亮登场,全力冲击金牌。然而,比赛的走势却是,广东队和山东队最后几乎同时撞线,成绩均为1分20秒83,但山东队凭借千分秒位胜出。这块金牌的归属产生后,可以说极大撩拨了广东、山东乃至更大范围内体育迷的神经,两地在奖牌榜的榜首之争,更加激烈。

那么,本来位居次席的广东,是如何突然之间超越山东,登上广东体育频道所排奖牌榜榜首的呢?原来,他们将群众体育项目的奖牌也算上了。对此,广东体育频道也不避讳,用括号内小字的形式进行了注明。于是,问题来了,群众体育项目的奖牌和竞技体育项目的奖牌累加在一起,是否合适呢?

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从法理和道理上,这么排于法无据。其实,早在2015年1月,国家体育总局就根据中央巡视组有关“金牌至上的政绩观扭曲了体育精神”的改革意见,宣布取消全运会金牌榜、奖牌榜和总积分榜排名,并在这次改革的背景下,增设群众体育赛事,鼓励群众参加全运会。此后,无论是2017年举行的天津全运会,还是现在举行的陕西全运会,赛事组委会官方都没有发布任何形式的金牌榜、奖牌榜。这种情况下,将本来给全运会奖牌榜“松绑”的群众体育项目,再强行加到奖牌榜上,显然是极其不合适的,非但违背了当初改革的初衷,还进一步加剧了金牌、奖牌至上的焦虑感。

其次,于情理和常理上,这么排难以服众。在官方没有排定奖牌榜的背景下,非官方部门和单位出于营造浓厚体育氛围,增强民众自豪感等需要,根据单项成绩整合汇总排一排,也无可厚非。但怎么排,还是要讲规矩的,至少要做到公平公正。具体而言,将竞技体育项目和群众体育项目放在一起排,是不合适的。

一来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在项目设置、规则制定、运动员遴选、教练员配备、训练方法、比赛强度、裁判标准等方面,有着天壤之别。前者注重的是竞技比拼,比赛成绩;后者体现的是重在参与,广泛多样。也正因此,全运会竞技项目和群众项目是分开比赛的,比如,如果是群众项目的羽毛球比赛,会特别注明群众羽毛球。所以,硬将性质不同的两种比赛项目放在一起比较,是不恰当的。

二来相比较竞技体育有较为稳定的比赛项目,成熟的竞赛模式,公认的评判标准,通用的世界语言,群众体育还有很大的弹性空间。另外,我国幅员辽阔,受地理环境、历史文化、风俗习惯、体育底蕴、普及程度等诸多因素影响,各地群众体育开展中,项目有别,基础不一,水平不等,很难统一衡量。比如,广东代表团在本届全运会群众体育项目之龙舟项目上,囊括了他们所参加的6个项目的金牌。而上届天津全运会上,他们更是包揽了全部10块金牌。显然,在广东,龙舟是开展得非常好的群众体育项目,将这种项目和竞技项目的奖牌放在一起比较,也甚为不妥。

三来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的参与群体,也是完全不同的。将竞技体育运动员和群众体育运动员放在一起比较,对前者而言,有些不尊重;对后者来说,实在难承重。

所以,真要比较全运会成绩,排奖牌榜的话,还是要以更加科学公平的方式进行,尤其要让竞技的归竞技,群众的归群众。

当然,从广东加上群众体育项目奖牌可以升至榜首的情形看,广东的群众体育开展得还是很好的,这值得包括山东在内的各地好好学习,取长补短。

2025年,第十五届全国运动会将由广东、香港、澳门联合承办。届时,广东体育健儿将在家门口作战,山东和各地健儿将前往做客。期待,在粤港澳大湾区举办的这届全运会,将展示新的魅力,迎来新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