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丨齐腰深雪地里,趴了十天十夜!长津湖战役青岛老兵周茂财:太残酷了,一提老掉泪

2021-10-11 00: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258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昌威 朱佳鑫

十一长假虽然过去,但电影《长津湖》的票房热度却没有减弱,10月10日《长津湖》票房突破40亿。一批批观众被电影里战争的残酷画面、极寒天气下志愿军们坚强不屈的精神所打动,热泪盈眶,感慨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

而电影的场影再怎么震撼,也比不过现实的残酷。亲身经历过长津湖战役的志愿军,说起这场战斗,都是他们一辈子无法忘却的记忆,也是他们不忍心去回顾的画面,因为那种浸入骨髓的冷,更因为无数战友牺牲在那片土地上。

10月9日傍晚,记者从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获悉,里岔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工作人员在检索信息中发现里岔镇前观音堂村周茂财老人曾参加长津湖战役,并获二等功。10月10日一大早,记者和胶州市退役军人服务局以及里岔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工作人员,来到胶州市里岔镇前观音堂村,听参加过长津湖战役、并在战役中荣获二等功的92岁老兵周茂财,讲述他亲身经历的长津湖战役。

周茂财

为了顺利完成任务,在雪地里趴了十天十夜

知道记者前来,周茂财已在小女儿周爱霞的帮助下,拿出珍藏的奖章,配戴在胸前。见到记者,周茂财抚摸着奖章向记者介绍每一枚奖章的由来。周爱霞告诉记者,父亲身体硬朗,拄着拐棍自己就能走,只是耳朵有些背,需要人在他耳边大声说话才能听清。在周茂财的床头,记者看到有不少书报。周爱霞告诉记者,父亲虽然92岁高龄依然热爱学习,很多新政策,他都知道。

周茂财获得的勋章

周茂财告诉记者,他17岁的时候入伍,参加了解放战争,十八九岁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上海解放后,部队就地休整,周茂财和战友们在上海过了年。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国家号召大家保卫国家,抗美援朝。周茂财毅然决定响应国家号召、抗美援朝。1950年10月,他从上海坐火车,途经山东滕县,在滕县拿到了统一发放的棉衣,跟随部队一起渡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那一年,周茂财20岁。他是志愿军第九兵团26军77师229团一营一连三排九班的班长。

周茂财随所在部队夜晚从吉林入朝鲜。周茂财说,那个时候,美国兵离中国已经只有40里了。

“朝鲜的天很冷,零下40摄氏度,寒风呼呼的。打仗的时候,没有可以御寒的房子,都在雪地里,大雪有60厘米深。我们明白,敌人有飞机,我们没有,绝对不能暴露。在雪地里,志愿军身穿黄色衣服很容易被敌机发现,部队就发给每个人三尺白布,我们把布披在身上,和雪一样,飞机就看不到。”他们就靠着身上的三尺白布作掩护,徒手挖雪、钻雪坑。

在长津湖战役期间,是天气最冷的时候,而且部队都是夜晚行军。周茂财和战友虽然身着棉袄,但普通的棉袄根本抵不住零下40多摄氏度的极寒天气。而美军士兵身穿鹅毛衣服,用着鹅毛被子,连毯子都是鹅毛的。部队在上海时,给他们发了一双胶鞋,穿胶鞋行军走路还不要紧,但一停下来,就完全无法抵挡严寒,很多战士的脚都冻住了,一脱鞋,脚趾头就掉在鞋里。

周茂财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用来绑腿的留有炮弹眼的布

周茂财说,打长津湖战役,有的师最后就没剩下多少人,除了战斗牺牲的,还有很多人冻伤冻死在战场上。那时候很多战士冻伤得厉害,有的被迫截肢、有的只好割脚,有的战士胳膊整个被冻坏了。“那时候缺少药物,没有公司,没有药,没有工厂,药物从哪里来?”周茂财说,他最难忘的是,为了顺利完成任务,他和战士们在雪地里趴了十天十夜,很多人冻死冻伤了,他在那时也患上了腿疾,再也不能自如地行动。“相对于牺牲的战友们,我受的这点苦痛根本不算什么!”周茂财说。

“太残酷了,那个苦没法说了,我不敢提,一提老掉泪”

长津湖是朝鲜东北部的军事要塞,山峰纵横,丛林密布。在这场战役中,敌人派出了精锐部队,而且装备精良,拥有大量坦克、大炮等先进装备,掌握着制空权。而志愿军武器装备落后,装备数量也很有限。“那时的中国很穷,工厂很少,只有人和枪,子弹也不够用,需要打敌人,从敌人那抢来。”

“当时,我们在山上挖了战壕,除了战斗就直接睡在战壕里。敌人来了,离得比较远的时候,我们先不理他们,等到和我们距离很近时,战友们再一起开枪。当时,他们有飞机坦克、各种先进的机枪,而我们只有手榴弹和机枪,但我们不怕牺牲,等敌人近了,直接用手榴弹、机枪,一气猛攻,把敌人打退。然后我们就从打死的敌人身上,找到枪支弹药拿到我们阵地上,用敌人的枪去打敌人。就这样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周茂财说。

周茂财在抗美援朝期间,身上有被打的枪眼,腿上、鼻梁上都有伤。周茂财说,志愿军不怕牺牲,不怕吃苦,死也要拼上去。“说句心里话,你怕也不行啊,”周茂财说,“我入党以后,明知道去这个地方得死,我也要去。党员就要做到这样!”

长津湖战役太残酷了,“那个苦没法说了,我不敢提,一提老掉泪,”回忆着,周茂财突然哽咽起来。

周茂财和小女儿周爱霞

俘虏了两名美军士兵,立了二等功

在长津湖战役中的一天凌晨,周茂财和战友单纪坤出去执行任务休息时,因过度劳累睡着了,“哗啦,哗啦……”两人被远处传来的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惊醒。周茂财说,当时前方一片草垛中,有两名敌人正慢慢走过来,他赶紧叫醒单纪坤,两人一人拿着一个手榴弹,悄悄绕到他们身后,看到周茂财和单纪坤后,两个敌人害怕了,当场缴械投降。周茂财说,两名美军士兵脸青白,黄头发,十八九岁,两名美军士兵不认识手榴弹,没有战斗力。周茂财告诉记者,当时和单纪坤商量好了,敌人要是不投降,就一起同归于尽,或许这才是让敌人怕的原因。记者了解到,长津湖战役中,周茂财和单纪坤因为俘虏了两个美军士兵,立了二等功。

周茂财在长津湖战役中获得二等功的记功证

在长津湖东山上,有一次美军往上攻,周茂财所在的连往下打,美军顶不住志愿军手榴弹,纷纷溃逃。周茂财说,当时志愿军使用的手榴弹还是很厉害的,三四十米的距离,拽上手榴弹,啪一下就炸了,美军士兵不使用手榴弹,都使用的卡宾枪。敌人虽然装备先进,但打近身战,志愿军不怕死的拼命精神,让敌人很害怕。

在长津湖战役吃的饭是炒面,没有吃土豆

电影《长津湖》志愿军啃冰冻土豆的镜头打动了很多观众。周茂财告诉记者,他还没有看电影《长津湖》,那时部队多,部队吃土豆、大米、炒面的都有,长津湖战役期间他所在的部队吃的是炒面。小麦和豆子混合,上锅炒了后,研磨成面,叫做炒面。没有大米,没有馒头,之所以吃炒面,是因为没有多少量就够吃了。吃馒头需要两个,吃炒面一点就够吃了。

那时志愿军运输困难,缺少食物,朝鲜的公路大多被美军炸毁,汽车没有办法走,没有能运输食物的汽车,只能每人背着一袋炒面,食物也就只有炒面。

长津湖战役后,周茂财所在部队回到长春休整,又从别的兵团调集部队前往前线。周茂财说,包括他所在的部队在内的第一批入朝作战的战士最苦了。“在极寒天气下,志愿军更有决心,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不怕牺牲,不怕吃苦。”周茂财说。

周茂财说,他们和美军打仗必须得很快就结束,很多时候一天一夜就要解决战斗,因为气候不容人。枪和铁粘成块了,枪不敢拿了,粘上了。零下40多摄氏度,铁粘人,重机枪铁和铁粘成块了。“志愿军的手榴弹管用,手榴弹不粘,它的把是木头做的,一拽,啪一下响了,枪倒不如手榴弹好使了,”周茂财说。

周茂财说,长津湖战役伤亡情况很严重,一个连剩下三四十个人,一个营组织不起两个连了。周茂财所在连队里参加长津湖战役的战友没有在世的了。

在周茂财家里,有两个长津湖战役残酷的“证据”,一个是记功证,周茂财在长津湖战役中荣获二等功,另一个是一块布,子弹打在布上留下一个窟窿。周茂财现在用来包裹记功证和奖章。70年了,很多东西都丢失了,这两个“证据”周茂财一直好好留存着。问及这块带着不小炮弹孔的布的来历,周茂财告诉记者,“这个洞是让炮弹打的,这块布是身上的衣裳扯下来的,这是证据”。周茂财卷起裤腿让记者看腿上的伤,清晰可见当年炮弹打中腿部留下的疤痕。

周茂财1951年获得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颁发的抗美援朝纪念奖章

嘱咐年轻人不要忘记革命前辈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归来,1952年周茂财又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警卫连工作,后任文化教员,1954年复员回乡。复员回乡后,他积极投身于生产生活当中,先后在农业合作社、水利局、民政局等地方单位参加工作。

采访中 ,周茂财看着记者感慨地说,你们现在生活这个时代真是太有福气了,你们年轻人要学习革命老前辈,能吃苦,听从党号召,不管走到哪里,党让干啥就干啥,不忘党的教导,因为老一辈革命家成立新中国不易啊!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没有共产党,现在享的福从哪里来?抗美援朝打出一个和平来。世界上没有不知道的,帝国主义都害怕。”周茂财说。

现年92岁的周茂财每天都看电视,特别是央视一套、央视四套。周茂财说,他每天晚上9点按时睡觉,不熬夜,也有活动时间,吃饭只吃七分饱,不吃过多,好饭也不要多吃,年轻人不要多吃大鱼大肉,保护好身体。

周茂财的复原军人证明

周茂财说,他八九岁的时候就报名上了共产党办的学,17岁那年去参加部队,亏着有点小学文化,一个连200个人,只有二三十人识字,他一有空闲就帮着战友们写信,上级就让他做文书工作。“你们现在也要有知识、有文化,文化少了不管用,大学文化都不够用了吧,”周茂财笑呵呵地说。

而党和政府也没有忘记和周茂财一样的老战士,他每月都有五六千元退休金可以领取。采访快结束时,周茂财还不忘叮嘱年轻人,说现在的工作再难也没有过去艰苦,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